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凤回銮:嫡女皇后是卧底

更新时间:2020-03-25 04:36:28

凤回銮:嫡女皇后是卧底 连载中

凤回銮:嫡女皇后是卧底

来源:微小宝 作者:雪倾听 分类:穿越 主角:叶龙胆 人气:

完结小说《凤回銮:嫡女皇后是卧底》是雪倾听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龙胆,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女卧底被人出卖,穿越进楚馆里,遇到了不三不四的太子爷。 上了不付钱,是什么鬼? 转眼成了皇上的心头宠,卧底做上瘾,卷起皇帝回现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连几天,轩辕谂都没有再出现。叶念惜坐在庭院里看梅花,有些心不在焉,糕点虽然好吃,可是天天吃也腻了,身后两个侍女打着扇子:“主子,皇上命人送来的荷叶粥还放着呢,奴婢给您热热?”

“不喝。”叶念惜没有胃口:“你们谁会讲笑话?讲一个听听,我若是笑了,有赏。”

侍女们对视一眼,半响儿没出声,终于有一个年纪稍长的侍女道:“奴婢们都不会讲笑话,不过倒是有些乐子事儿,讲给主子听,希望能博主子一笑。”

叶念惜点头,于是这侍女开始讲了,“这事儿啊,是关于云王爷的。”

一听说和轩辕谂有关系,叶念惜立即来了精神,这不苟言笑的云王爷身上能有什么乐子?

只听侍女继续道:“去年云王爷过寿辰,高丞相家的大公子不安好心,送什么不好,偏偏送了个鹦鹉,这鹦鹉看到云王爷后便叫爹爹。惹得众人哄堂大笑,那高公子还补充一句:这小畜生与王爷有缘,不如收为养子!当时云王爷不动声色,皇上倒是气的脸的绿了。”

“那云王爷就吃了这个哑巴亏?”叶念惜好奇。

侍女笑道:“咱们云王爷是什么人?谁能占了他的便宜?当时收了这鹦鹉,爱不释手。众人都以为他大度不在意,没想到酒宴上,这鹦鹉便飞到高公子面前,哥哥,哥哥,叫个不停。云王爷也说了句话:我这养子认准了你这哥哥,也算是缘分!不只是高公子,就是高丞相都气的哑口无言。”

这话说完,侍女们哄笑一片,有人插言,“后来宫中举办酒宴,云王爷还带了那鹦鹉过来,鹦鹉喊他爹爹,喊高公子哥哥,这可是有目共睹。后来啊,高公子一听说云王爷带着鹦鹉来,就远远躲开了。”

“没想到轩辕谂是这么有意思的一个人。”叶念惜呵呵而笑。

“背后说人闲话,就不怕被撞上吗?”清朗声音传来,欢笑声戛然而止,说曹操曹操到,叶念惜转头看到了面无表情的轩辕谂。

“参见云王爷!”侍女们俯身施礼,惶恐不安。

“都退下吧,我陪你们主子坐会儿。”轩辕谂坐在了叶念惜的对面,他仍然是一袭白袍,朗如明月,清若浮云,让人莫名地觉得有些凉意。

“那鹦鹉现在如何了?”叶念惜打趣儿。

轩辕谂对这个话题丝毫没有兴趣,“你若是喜欢,明日我带过来送给你。”

“不必了。”叶念惜急忙摆手,万一这鹦鹉管自己叫一声哥哥姐姐什么的,岂不是吃大亏了?

轩辕谂仿佛有心事,坐在那里半天没说话,叶念惜已经习惯他的少言寡语,自顾吃瓜子儿,盯着他看。

轩辕谂忽然转目过来:“盯着看了半天,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我是看王爷的气色不太好,莫非得到了美人儿,累着了?”叶念惜笑道。

轩辕谂并不生气,淡淡道:“我的爱妃死了,自然心情不太好。”

死了?这才几天啊?叶念惜瞪大了眼睛,“怎么死的?”

“我也不知道,醒来后,她便躺在我身边死了,身上插着我的宝剑。府中侍卫说是我梦中杀了她。”这几句话冰冷异常,听不出他的心情不好,仿佛杀的不是一个妙龄女子,而是一只蚂蚁。

叶念惜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你真的不知道?”

轩辕谂端起茶碗儿悠悠然喝了口茶水,这才道:“叶念惜,你总是打听我的事情,是对本王有兴趣了吗?奉劝你,收起这门心思,我可不想梦中把你给杀了。”

叶念惜撇撇嘴巴,“轩辕谂,你的皇兄可比你强许多,傻瓜才会喜欢上你。”

轩辕谂默不作声,脸上阴云不散,浑身散发的冰冷让一旁的叶念惜都感觉到不自在。

坐着无趣儿,叶念惜站了起来:“出去走走吧。”

“皇兄已经给了你自由,无须我再陪着,先行告辞。”轩辕谂竟然走了。

叶念惜有些失望,这家伙来一趟就是为了在这里喝口茶水吗?莫名其妙。跟着他身后出了庭院。轩辕谂也不回头,径直向宫外走去。两人之间的距离渐渐拉开,叶念惜停住了脚步。

“来人啊,救命啊,我的心肝儿落水了。”一声女子疾呼划破安静。

叶念惜循声跑去,看到湖面上靠岸处小船里坐着两位女子,一位衣着华丽,像是位嫔妃,一位是侍女,呼救声正是从这两人口中传出来。岸边的宫女急的团团转,有人跑去叫侍卫。

“我的心肝儿,你若是死了,本宫也不活了。”船上的女子泪眼涟涟,呜咽哭泣。

救人要紧!

叶念惜顾不得许多,跃身跳入了湖中,湖水清凉,深不见底,叶念惜的水性不错,潜身游到船附近开始寻找,这湖水下面有些浑浊看不清楚,不过叶念惜还是看到了有东西在挣扎,个头不大,想来是那女子的孩子,看样子是个婴儿,叶念惜游过去伸手拉住抱在怀里,脚底一蹬浮出水面:“找到了,还动呢。”

那女子立即上前:“我的心肝儿,吓死本宫了。”伸手要抱过去。

叶念惜递上岸时低眼看了一下,妈呀,这是什么怪物!手一抖,险些松掉。那怪物微微眯着眼睛看向叶念惜:“喵呜……”

竟然是一只猫!穿着锦缎衣服带着虎头帽子,若是不看这真容,还真以为是个婴儿。

女子将猫咪抱了过去,爱怜的逗弄着,有宫女笑道:“皇后娘娘,心肝儿无事。”

这竟然是皇后,叶念惜爬上了岸,浑身湿漉漉,加上本是热天,穿的并不多,经过湖水这么一浸泡,衣服贴着身体,肌肤隐隐可见。微风吹过,禁不住打了寒颤。

飞快的扫了一眼皇后,杏眼美目,温和中透着几分凌厉,面似桃花带露,万缕青丝绾成华丽的凤凰发髻,缀满珠玉。衣饰华贵,无人能及。

“你是什么人?”皇后朱唇轻启,含威不露。

“她叫叶念惜。”轩辕谂走了上前,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件女子衣服披到了叶念惜身上。叶念惜由衷感激,将衣服裹紧。

“哦,念惜公主。多谢你救了我的心肝儿。”皇后微微笑,仿若春花盛开,明媚带柔。

早知道是只猫就不救了,不过这话不能说出来,叶念惜也是微微笑:“皇后无须客气,这猫咪很可爱。”紧接着一个喷嚏,急忙告辞回去换衣衫。轩辕谂不放心,跟在她身旁。

“以后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走进梅园的时候,轩辕谂嘟囔了一句。

叶念惜不以为然:“不危险啊,我的水性很好。”

“那不是你该做的事情。”轩辕谂似乎有些恼火。

“那什么是我该做的?”叶念惜反问。

轩辕谂停住脚步,语气生硬:“适应后宫的日子,做我皇兄的嫔妃。”

“轩辕谂,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管。你还是早点儿治好你那梦中杀人的怪病吧。”

叶念惜抛下这一句大步进了房间,狠狠碰上房间门,将轩辕谂挡在了门外。自己才不想留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古代。

叶念惜暗自恼恨,听到脚步离开的声音,这才打开房门去看,轩辕谂的身影已经走出院子门口,萧然落寞,宽大的月白色衣袍随风轻轻摆动,更衬得他孤独寂寞。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