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妃卿莫属:杠上冷血战神

更新时间:2020-10-16 05:24:45

妃卿莫属:杠上冷血战神 连载中

妃卿莫属:杠上冷血战神

来源:微小宝 作者:槿兮 分类:穿越 主角:林槿钰帝王 人气:

《妃卿莫属:杠上冷血战神》由网络作家槿兮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林槿钰帝王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一朝醒来,竟然成了掉落崖底的小萝莉,还被一个逼着自己叫师傅的女人拖回了她的灵剑派,这一去,就是十年的“悲惨”生涯。等到林槿钰终于可以出师执行任务!为什么一上来就是刺杀皇上?师傅,我果然是你因为古代没有垃圾桶,所以随便去崖底下捡回来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无情看起来还想说什么,可是剧烈的咳嗽让她几乎无法再说话,林槿钰别扭的将自己的手从无情手中抽了出来,可是看着无情那瘫软的身子,还是忍不住将她揽在了怀中,道:“师傅,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官兵要来所以才将我派出去执行任务?而且还将三大护法一起派给我?”

  无情闻言轻轻的点了点头,证实了林槿钰的猜测。

  “为师不想让你涉险。”无情好不容易稳住了自己剧烈的咳嗽,随后继续开口道:“天汉是四国之首,天汉帝王在咱们西川被刺,西川定然是要给天汉一个交代的,所以我灵剑派注定会有此劫。”

  “那您既知会有此劫,又为何非要刺杀,究竟是什么仇竟是可以让师傅这么不管不顾!”

  林槿钰闻言也明白了什么,可是她始终想不明白为何无情可以这般不管不顾的非要取了天汉帝王的项上人头,而且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甚至可以不惜失去众弟子。

  “这次是师傅着急了,可是钰儿,答应师傅,一定要,一定要取了天汉帝王的项上人头,还有天汉的魅贵妃,西川的林丞相,这些,都是我们的仇人!”

  无情倒在林槿钰的怀中,又一次死死的抓着林槿钰的手,鲜血顺着她的手一滴滴流淌到林槿钰的手上。

  看着手上温热的鲜红,林槿钰忽然意识到刚刚无情的话,不禁疑惑道:“我们的仇人?师傅,你这是什么意思?”

  “钰儿,答应为师,一定要取了这三人的项上人头,已慰逝者在天之灵……”

  无情并没有回答林槿钰的问题,只一直努力的想要让林槿钰答应自己的托付,执念那么深。

  无情的声音越来越弱,越来越弱,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消失,让林槿钰无法拒绝。

  这个十年来没有一天不严加管教自己,从没给过自己一天好脸色的女人,这一次却在生命的尽头,以最让她心痛的方式恳求着她,林槿钰终于是心软了,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随后林槿钰又嘴硬的道:“我林槿钰向来不喜欢欠人什么,你救了我,教导了我十年,所以这三个人的人头,就算是我给你的谢礼。”

  “好,好……”林槿钰终于是答应了自己的请求,无情心满意足的点着头,声音越来越轻,“在我房间,暗格之中,有你,想要的东西……”

  这是无情最后一句留在世间的话,那只一直死死握住林槿钰的手也慢慢松开,跌落在地,与她一起消失的呼吸一般,变得再无一丝生气。

  林槿钰感受到怀中的人生命散去,缓缓滴下一滴清泪,泪水滴落在以无生气的无情脸上,缓缓滑落。

  待到泪痕干涸,密室中只剩下无情的尸体静静的躺在那里,远处细碎离去的脚步声一点点走远,一句‘这一世,庆幸遇到了你,下一世还做我师傅可好’缓缓在密室中飘荡,不知是在询问着谁……

  出了密室,林槿钰直奔无情的房间,夜风中,林槿钰的脸上是面如死灰的漠然,紧握的双手证明着她此刻的愤怒。

  无情说那里有她想要的东西,所以她要去看看,看看那暗格之中究竟有什么东西。

  无情的暗格很好找,因为昨晚林槿钰便透过窗子看到了大概位置,所以很快便将目光锁定在了书架上一个看起来十分可疑的格子。

  走进轻轻旋转,一声清脆的机关碰撞声响起,书架后的木盒便随着这声清脆的响声缓缓被推了出来,映入了林槿钰的眼帘,木盒旁还有着一柄做工精致,在月光下闪着冷光的冰焰剑。

  这把冰焰剑一直都是无情的宝贝,是灵剑派掌门人的象征,所以纵然是林槿钰,也只在十年间见过这剑一眼,因此现在这剑被无情放在这里让自己找到,分明是一同将将灵剑派交给了自己。

  叹了口气,林槿钰将视线转移到了那长形的木盒上,抬手轻轻将木盒拿起,摸索上面被磨的光滑的花纹,不用想也知道这盒子无情有多宝贝。

  感受着木盒的重量,林槿钰的心中也不觉微微有些沉重。

  想到昨晚自己在窗户处,依稀看到无情那双带着泪花的眼角以及她十分悲伤的面容,还有今日她沉寂睡去的模样,顿觉手上的木盒重若泰山。

  盒子上没有锁,只有一个半环形的锁扣将盒子扣着,只要轻轻拨动便可打开。

  林槿钰看着那盒子良久,终于轻动拇指将环扣推开,打开了木盒。

  盒子中躺着的是一幅有些泛黄了的画轴和两封新旧程度不一的书信。

  其中一封书信已然与画轴上的画纸一般泛了黄,看起来便是年代久远,而另一封则是很新,应该是刚书写完不久的模样,还飘着淡淡墨香。

  林槿钰观察到,盒中画轴边缘的木头已然被蹭的锃亮,想必是是被人长期触摸才会有的痕迹,所以这画轴应该就是每晚无情都会看的那副无疑。

  沉了沉心思,林槿钰小心翼翼的将那令她好奇无比的画轴从盒中拿出,随后一点点打开画轴。

  只是渐渐映入林槿钰眼中的人像却让她原本好奇的内心慢慢变得震惊,一瞬间浑身的血液仿佛也有些凝固。

  画像中的是个女子,女子衣着端庄,一看便是大家闺秀,容貌不算倾国倾城,可是却让人有种不舍转眸的感觉。

  女子淡淡的笑着,眉宇间似是有些女儿家的娇羞在里面,也不知是看到了何人才会露出这的般神情。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画上女子竟是和林槿钰有着七分相似!

  所以这个女子是……

  林槿钰心中顿时疑惑不已,一个想法在她心中慢慢成型。

  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林槿钰赶忙放下手中的画轴,然后三下五除二的将那封与画轴一般陈旧到发黄的书信打开。

  看着泛黄的纸张上那娟秀的字体,上面的每一行每一句都无不透露着惋惜与歉意,最后落款的‘母,苏婉瑜’几个字也算是将所有的疑惑都解开了。

  果然,这女子果然是自己这副身体的母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