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

更新时间:2020-11-19 07:26:00

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 连载中

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

来源:微小宝 作者:苏小小ky 分类:穿越 主角:顾华安景臣 人气:

新书《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苏小小ky,主角顾华安景臣,是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一场变故,沈家全族尽被处死。 作为沈家出嫁女的母亲被送佛堂。 顾华采亦因“养病”为由而被送离上京。 生活艰苦?被人欺凌?与猪狗为伍? 这些都没什么,她只想好好活着。 然而—— 前有心思歹毒的继母。 后有深藏不露的父亲。 外带一堆别有用心的姐姐妹妹。 顾五小姐表示:我也很无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厢双福正在苦苦煎熬着,那厢连翘过来,却是同顾华采说双福失踪一事。

  而顾华采得知双福失踪,可是急红了眼,众所周知,五小姐有多看重双福这个丫鬟,以至于在宴席上还顾忌着双福的腿伤,让她坐下,如今人失踪了,这样焦急也属正常。

  更是求了安景臣,让他帮忙寻找一番。

  到最后,才寻找到了正被棍棒乱打一通而奄奄一息的双福。

  她当即喝止,更是不顾双福身上血迹而拥了上去,一通哭后才问:“是谁,让你们这样做的?”

  “是奴才。”刘管事这会儿只觉得自己不过打了个小丫鬟而已,还是五小姐不喜的,更加不以为意。

  岂料得顾华采怒目而对,她只指着刘管事的鼻子骂道:“畜生!双福一个活生生的人,竟被你给打成这个样子!她到底怎样得罪你了!”

  刘管事内心也是惊讶,明明今天早上五小姐还因为双福意图谋害她而很是生气,怎么如今又对双福的受伤这样的上心,不过他总归是有理的。

  令人将刘二也给抬了上来,刘管事也很是委屈的说道:“奴才的儿子就这样被双福给害死了,怕就是要了她的命也不为过,更不论说她如今还活着呢!”

  双福看着一脸死相的刘二,也不由得呆滞了,再一联想到今日回来的连翘,顿时也明白了一半,张口欲为自己争辩,却奈何如今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顾华采刚一看见刘二的尸体,就往后倒,亏了连翘在后面接住她。

  “双福,你当真杀人了?”她满满都是慌张无措,只让人觉得柔弱极了,“我相信你,你一定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她又赶在双福说话之前说道。

  “想必一定是刘二做了什么对你不好的事情,你才会狠下杀手吧?”

  顾华采循循善诱,带着一丝气喘的说道,双福狠狠的瞪着她,只换来她愈加无辜的对视,长久以来的挨打让双福此刻无力,精神力本就薄弱,更不论说是此刻。

  良久,双福艰难开口,“是刘管事,派人诓了奴婢来,欲强行让刘二和奴婢成亲,奴婢为保清白,这才误手伤了刘二,奴婢……冤枉啊!”

  身体上的伤痕连带着心里的愤恨夹杂在一起,只让双福哭的越发情真意切,她拍了拍双福的肩膀,才说道:“刘管事,双福所言可是真的?”

  “这……”说真也真,说假也不假,他先前只是与双福达成交易,刘二娶的人该是连翘。

  刘管事言语不过刚有模糊,顾华采就严词说道:“原来我身旁的丫鬟,是可以随便就予婚配,而丝毫不用过问我的想法,刘管事,是否于你而言,本小姐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我堂堂安平侯府嫡女,就是让你这样蔑视的?”

  “奴才不敢!”刘管事心下一跳,来不及细想这罪名怎么就安到了自己头上,连忙跪下否认。

  “你不敢?还有什么是你不敢的呢?”顾华采低头睨了双福一眼,“刘管事,你私自拐了双福与刘二成婚,算得上是骗婚了,一个好端端的姑娘的清誉,就让你这样给毁了,你还对上不敬,再加上刘二会死,起因也是你,涉及到人命的事,该是要送官的吧……”

  “哪里使得!”刘管事只觉得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他若真扯上官司了,就是最后无事怕也要引得人猜测了,“不过是自己人之间的事儿,私下解决就是了,五小姐言重了。”

  “这里可不仅仅有自家人呐,刘管事莫不是将王爷没当成个人看?”她玩笑似的说起,刘管事这才瞧到不远处的安景臣,大呼不好。

  当下顾不上许多,跪到刘二面前就是一通哭喊,“我苦命的儿啊,竟被那狠心的妇人给害了命!”

  又阴阳怪调的质问道:“五小姐只想着替双福讨公道,她被人毒打,不过是皮肉之苦,奴才的儿子的命可是没了!”

  “双福虽是失手伤了刘二,却念在到底一条人命,自然也不能就这样算了。”她言下之意即是刘管事犯了错该受惩罚,双福也是,倒一时找不到什么错处。

  “素歌,就不知刘管事这罪名若交到了官府手上,该判个什么呢?”

  素歌回道:“轻则监禁,重则腰斩。”

  他是安景臣的人,这会儿却站在五小姐一方,刘管事的脑子飞速运转,莫不是这位王爷也对自己不满?更是自危。

  顾华采被这说法顿时给吓到了,“竟要受到这样重的惩罚?”

  刘管事一看有戏,很是委屈的说道:“五小姐,奴才是真心知道错了,真要将奴才给送到了官府手里,奴才还不如……不如现在就去死呢!”

  她眉心微蹙,“是有些重了,我也于心不忍。”

  “五小姐真是善心呐。”刘管事急急说道,生怕出了什么意外。

  “不如刘管事你去向父亲请罪,父亲向来处事公道,定不会轻罚了你,自然也不会……重罚了你。”

  刘管事当然不肯,若真要侯爷知道自己做出的这事儿,怕是自己在顾家都待不下去了。

  他这会儿一犹豫,顾华采就道:“莫不是刘管事你想让官府处置?”

  “不!”可要他真去向侯爷请罪,他是万万不肯的。

  顾华采一笑,“那就只能去向父亲请罪了,由你口中说出自然比别人向父亲告发好上许多,想来王爷也会满意。”

  是了,就是刘管事如今能管住这里所有下人的嘴,甚至是五小姐的嘴,可到底还有一个异数——楚湘王!

  刘管事的生死也不过是他一句话的事,想到此刘管事不免动摇。

  “双福当初也是二娘送给我的,这些年我都不曾伤过她一些半点,今日却被你给弄成这个样子,二娘若是知道了,怕也不会善罢甘休。”

  双福是不重要,可顾夫人的颜面却很重要,刘管事如此光明正大的处置了顾夫人的人,结果可想而知。

  “刘管事是想等到二娘发现这件事情后,给你来个措手不及,还是别的呢?”

  她只点到为止,就立在了一旁,刘管事最后遑遑而逃,去向安平侯请罪去了。

  顾华采看着身上满是伤痕的双福,闪过一丝残忍的笑,让人将双福给送了顾家老宅,荣国夫人她二娘的面前。

  想必这么一个废棋,二娘她也不会用了吧,而伤了双福的刘管事,二娘自然也不会让他好过。

  这里也是时候该换换人了……

  她只仰望天空,没了许多碍眼的人,这里的空气都好闻上许多。

  “以前也常见得女子勾心斗角,没得让人生厌。”安景臣从后面而来,素歌在后面一人牵了两匹马。

  顾华采听了这话莫名觉得好笑,因为她以前也这样觉得,“王爷是想说我很令你生厌?”也是该的,毕竟初见是在那样一个不堪的时候,可她也很无奈。

  “你,本王很期待。”以为是朵小白花,结果这朵小白花还带着刺。

  安景臣翻身上马,“后会有期。”

  “臣女恭送王爷。”终于将这一尊大佛给送走了,虽然他也给了她许多帮助,可这样的人,不经意间就洞察你所有的想法,又居高位,也当真是累的很。

  正是雨后初晴时,许多平日里未曾长开的花朵儿都开了苞,顾华采身处鲜花盛开中,正行着那采花的行当,景色美妙,心情自然也是美妙的。

  自从刘管事因为刘二那事被顾侯爷惩罚过后,就提拔了仅次于刘管事的吴管事来顶替他的位置,刘二那事,吴管事也是亲眼目睹了的,俗话说旁观者清,他也是看的明白,这事儿要说五小姐没有插手,他是无论如何不信的,是以对顾华采向来也算是恭敬。

  这样一来,顾华采的日子自然也好了许多,身边又少了双福一个碍眼的,更是心情美妙,是以还种起了花儿,虽然枯萎居多。

  她正同连翘采好了花,撞到了篮子里,就有人过来道:“五小姐,府里来人了,听说还是侯爷派来的,让你赶快去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