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邪王专宠:傲娇女妃

更新时间:2020-11-19 07:37:16

邪王专宠:傲娇女妃 连载中

邪王专宠:傲娇女妃

来源:微小宝 作者:灯罩 分类:穿越 主角:温泉慈祥 人气:

新书《邪王专宠:傲娇女妃》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灯罩,主角温泉慈祥,是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她是黎城城主的女儿,天之骄女,时常梦见那繁花似锦的花海,却不知这花海给她带来的究竟是绝望还是希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城主府之行,华曦没有得到任何的答案,也没和黎城主商讨出任何的解决办法,城主所提的婚事现如今也因为自己的身份搁浅了,但是,他却把自己的身份当做一块石头投进了黎峰的心里。

当真是一石激起了千层浪,华曦离开后,黎峰挪步回了自己的卧房,从书桌的夹层中拿出一个小小的木盒,里面赫然躺着一张年代久远已经泛黄的白纸,黎峰抚摸着白纸呆愣了起来。

其实当年的真相黎峰是清楚的,只不过他没法说出来而已,而这张白纸便是真相。

打开白纸,映入眼帘的是些仍不熟悉的字体,落款处却是个熟悉的名字,千羽。

思绪回到了十八年前。

消失了四年多的千羽忽然出现了,没想到首先找到的却是黎峰。

千羽是趁着夜色而来,四年不见的她,气色很好,也稍显丰腴了些。

"黎城主,今天见你是为了四年前的婚约,是时候解决了。"

"公主,稍等,人多嘴杂,跟我来。"

推门竟然撞见了府中下人之间的苟合,黎峰现在想想还是那么的尴尬,两人最也被左护卫驱逐出了府。

来到僻静之处,千羽开门见山便道:"黎城主,千羽自幼听到的都是对你品行的赞扬,千羽尊敬你,但是婚姻大事不是仅靠这点便可,这么多年你也看出了我的决心,我希望我们的婚约就此结束。"

"公主,恕臣还是四年前的意见,我不能违抗皇上对我的厚爱,如果皇上收回成命,臣没有丝毫的异议。"

"好,今天千羽直接来找黎城主便是首先得到你的同意,毕竟传言说你多年未娶是因为千羽的缘故。"

"公主无需多虑,臣下未娶是私人原因。"黎峰想起了仍昏迷在迎晨居中的姑娘。

"那就好,那我直接去找皇兄取消婚约,这事还需要黎城主助我一臂之力。"

"臣要如何帮你?"

"帮我秘密的去见皇兄,我不想因为我的出现再次引起轩然大波。"

当晚,黎峰便派左护卫保护公主,拿着自己的令牌秘密的去见了皇上,左护卫在安全护送到时也回了城主府。

本以为这事可以悄无声息的了去,婚约的事情也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被人忘却。

谁知,过了三天,传来的竟是千羽公主的死讯,而就在噩耗传来之时,一个目不识丁的小孩送来了一封‘城主亲启‘字样的书信。

"黎城主:千羽无能为力,终究万不得已,走上了这条不归路,也许开始便是个错误。千羽有个不情之请,只有你能传达我的希望,我希望仇恨不要延续。千羽急笔"

可以看出这封书信写的潦草,有些语无伦次,而且说明不清楚,对于所知不多的黎峰,不知公主的确切意思,但是凭此可以猜测的出,公主是自杀身亡,但这个传达却被搁置了下来,这一忽略,便是十八年。

黎峰现在才明白,也许千羽想要传达的是想要她爱的夫君和儿子不要追究她的死去。

黎峰知道,千羽的逝去跟皇上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但是公主已丧的消息已然公布天下,自己也不可能去质问当今的皇上。

事情过去了那么多年,黎峰也不想让皇上知道千羽还有个儿子,而且儿子竟然在黎城,应该也有要追寻当年千羽去世的真相的意思。

其实黎峰并不知道,皇上怎么可能不了解这所有的一切,身为一个帝王,怎么可能能让事情将自己蒙在鼓里,况且还是用华曦威胁着千羽。

黎峰明白,华曦既然出现在黎城,就是把自己当成了首要的怀疑对象,可当年的事情,自己也不是没有责任,但如果一引出,将牵连甚广,不如自己一力承担,华曦想要查出蛛丝马迹谈何容易。

随即,黎峰提笔在空白的纸上,写下了一封自白书:"自十八年前,千羽身死,心中一直难安,但愿何时能够偿还,仇恨,停在此处便好。"

停笔后,黎峰将两封新旧不一的信件重新放置在了木盒中,这次却没有放回夹层,也许,什么时候会有人看到吧……

冤冤相报何时了,让真相随着时光埋葬吧!

---

当华曦回到飘香阁的时候,屋内却多出了一人,来人竟是常年伴在华国国主身侧的天护卫,等闲之辈也是进不来他的屋子的。

"是父皇有什么吩咐么?"见到朝自己行礼的天护卫华曦愣了一下,如果不是非同小可的情况,父皇是不可能派天护卫出来的。

“皇上派臣下来协助殿下早日除掉早已该除之人。”

“早日除掉?父皇可是已经下了什么命令?”华曦知道父皇雷厉风行的个性,这件事忍了十八年绝对是一个狠狠的例外。

“回殿下,来黎城非臣下一人,还有地护卫以及一些武艺精湛的护卫。”

地护卫也绝对是华国非寻常事情可以调遣的人,黎峰有些奇怪:“他们人呢?”

“殿下恕罪,皇上下令一进黎城便安排刺杀黎峰的行程,他们一行人已经开始准备,属下是来通知殿下的。”

“刺杀?”华曦听到此处忽然色变。

刺杀黎峰并不是个简单的事情,况且以黎峰的身份,如果遭到意外黎日国的国主一定会追查到底的,如果纠察出刺杀者的身份,那么两国的矛盾势必讲摆上台面,介时两国交恶可不是两国的百姓乐意见到的事情,他不想因为两国国主的私人恩怨牵扯到那么多无辜的人。

但是他也相信,父皇这么多年稳坐国主之位是绝对有自己的谋略的,既然派出了天护卫和地护卫,必然是铁了心的,十八年的忍耐现在有了目标是一刻也等不及的。

凭天地护卫两人合力想要刺杀一个没有防范措施的黎峰,就算黎峰有艺在身,那也绝对是轻而易举的,可这事却是有些草率,华曦总觉得个中有些不对劲。

“天护卫,传我之令,刺杀事宜暂时停止。”

“这……恐怕……”

“怎么?我没有命令你们的权利?”华曦犀利的目光顿闪。

天护卫赶紧行着武官最大的礼节,低头抱拳道:“殿下息怒,臣下无此意,只不过地护卫带领护卫们执行的是即刻刺杀的命令,此时阻止怕是来不及。”

“来不及……”黎峰的心忽然有些闷躁,心中不仅是对真相没有完全明了的疑问而且脑海中闪现的是悠然的身影。

“剑宁,去打探下黎城主身在何处,还有黎城府现在的情况如何,快。”

只见一个身影快速的闪去,只一会儿便带回了一个令焦急等待在房中的华曦忧心的现况……

带回了一身风尘的剑宁急切的打开了飘香阁四楼的房门。

“回禀殿下,自您离开城主府,黎峰便一直待在府中没有出来,而且臣远远的看到华国护卫的身影在府中,来不及阻止。”

听到回禀的华曦,再也按捺不住焦急的心情,奔出了房门,去往了城主府,可是一切都在发生。

今天发生的一切,让华曦的心中充满了疲累,悠然的谣言也不知该如何制止,想要一国皇子娶自己的女儿,黎峰还是知道自己的分量的。

放任自己修长的身躯软坐在椅子里,没了往日的精气,让脑袋后仰枕在椅背上,合上了双目,脑海中却闪现着各种往日的场景,错乱而又缤纷,身侧书房的窗户敞开着,任有些凉意的微风吹散心中的烦闷。

“叩叩叩”,一阵敲门声惊醒了沉思中的黎峰,但是却没有丝毫的动作。

“什么事?”

一个陌生的声音响亮的响起:“回城主,小人是前些日子来府中送食材的伙计,老板生意出现目前,想来周转些银钱,管家让小人直接来找您。”

被烦杂的事情扰乱的心神的黎峰丝毫没发现这漏洞百出的回答,管家什么时候会私自放人到自己的书房这来。

黎峰只一味的保持着姿势没有动作,丝毫没有发现隐藏在响亮声音中隐藏的声响,一个轻飘的身影从敞开的窗户中潜了进来,悄无声息的绕道了身后。

仰躺的姿势让在窗外观察良久的刺客有了个很好的机会,从事先准备的各种突发情况的刺杀工具中找到了一根编织结实的绳子,套在了毫无思想准备的黎峰的脖颈上,瞬间勒紧。

“额……咕……”反应过来的黎峰已然来不及,窒息的绝望感侵蚀,喉间本能的异响丝毫换不回一丝生存的喘息,黎峰感受到了这是死亡的奏鸣,慢慢的停止了挣扎,垂下了本能挣扎的手臂,这半生的人间百态只在一瞬间熄灭。

推门而进劲装武士打扮的人正是华国国主身边的地护卫,本来没想到会这么容易,以备正面突破,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功夫,这幸亏了黎峰府中人少,鲜有在书房附近走动,而且身边也没有护卫。

“伪装成自杀,绳子吊上脊梁,快!”下了命令的地护卫快步走到了书桌旁,欲翻找黎峰的字迹。

地护卫有一个只有华国主和华曦知道的技能,就是能仿造任何人的笔迹,伪装成自杀自然要有自杀的理由,一切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

可是当展开了眼前的那木盒中的信封,地护卫邪魅的笑出了声,这一切的问题因这两封信迎刃而解,所有自杀的理由黎峰完全给自己准备好了,无需他来伪造了,这是多么的巧合。

地护卫将两封书信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了黎峰的书桌上,和其他人悄无声息的撤出了城主府,一切又回归了安宁,只不过一些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

秋风渐起,萧瑟的凉意也渐渐的袭上人们的心头,一场加剧了寒意的刺杀已经默默的结束,而此时的悠然却只是沉浸在父尊带来心寒中。

“悠然,奶娘知道你委屈,可是城主也是忧心关于你的传言,一时失手的,不要伤心了。”知道始末焦急赶来的奶娘,找了些药油涂抹着悠然稍微红肿的半边脸颊。

“奶娘……”委屈一遇到宣泄的地方便也止也止不住了,悠然腿还坐在床上,上身便趴到在奶娘的怀中肆意的哭了起来,仿佛要哭走这么多天的心结。

奶娘抚摸着悠然的头发,语重心长的道:“傻孩子,城主对你的父爱绝不是假的,奶娘这么多年是了解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