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至尊凰妃:深宅嫡女谋倾天下

更新时间:2020-01-22 23:52:43

至尊凰妃:深宅嫡女谋倾天下 已完结

至尊凰妃:深宅嫡女谋倾天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乔阿狸 分类:穿越 主角:荆鸟舒月桐 人气:

完结小说《至尊凰妃:深宅嫡女谋倾天下》是乔阿狸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荆鸟舒月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是二十一世界杀手之王,却别自己死敌所害。 她舒月桐却是魏朝虞国公府的无能二小姐,爹爹不疼,姐妹不亲。竟然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和老太君联合起来逼死。 一朝穿越,她已经不再是她。爹爹不疼?那就不要这个爹爹了。姐妹不亲?她是杀手之王,要姐妹何用?夫人陷害?不好意思,她向来是有仇必报。 什么?她竟然是被休弃的弃妇?竟然还有个三岁的女儿!算了算了,看在这个女儿很可爱的份上,她就勉强接受吧。 但是为什么这个渣男上官燮现在要回来?想要跟她抢女儿?还是想要跟她旧情复燃? 不对,这个渣男好像就是前世杀了她的死敌啊!怎么办?她好像沦陷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摔了个大马趴的舒月桐颤抖着身子爬起来,冲天竖起中指,心里头一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

贼老天!

她亏大发了,想她上辈子连男人什么滋味都没尝过,眨眼间,竟然成了孩子她娘!还是个被孩子她爹轰出大门的孩子娘!娘家更是恨不得将她杀之而后快!

何其凄惨,何其潦倒……

舒月桐突然间想到了那个造成她现状的罪魁祸首,心中一阵无名之火猛然升起,就算将那个臭男人奸尸千遍万遍,都难消她亘古遗恨!

领教过舒月桐厉害的丫鬟,慌得三步并作两步至大小人肉粽子跟前,抖着手帮两人解开绳子。

小粽子绳套一松,慌不跌地扑向舒月桐,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呜呜呜……娘亲……”

舒月桐怔了怔,将怀里的小东西拽出来,打量着眼前这个哭得昏天黑地的女娃娃。头上梳着两个包子形状的女童髻,可爱微翘的鼻尖,滑腻如剥了壳的鸡蛋般的脸蛋儿上泛起微红,一双明亮漆黑的大眼睛正水汪汪地盯着自己,好生惹人怜爱。

好萌啊!

极品萌!

舒月桐对萌物最没有抵抗力了……

前一秒还想将鬼哭狼嚎的小崽子扔出去的某人,此刻已经化身为慈爱女神,拼命堆起和蔼可亲的笑容:“小乖别怕,不哭了。从现在起娘会护着你,没有人敢再欺负你了。”

被安抚的女娃愣了愣,极度怀疑这话的真实性,哽咽着嘟囔:“琳儿不怕被欺负,只怕娘亲被坏蛋欺负……|”

听到这句童言,舒月桐心底荒芜冷寂的冰霜像是被滚烫的岩浆熔化,温暖的洪流蔓延至全身。

前世的她,没有亲人。从有记忆开始就被挑选进组织,接受日复一日地残酷训练,互相依靠的同伴朝自己举起利刃,她满身鲜血赢到最后,再没有过朋友。拼死脱离组织,她依旧逃不开杀戮的命运,最终跻身为杀手界之神。

舒月桐捏了捏小女娃微翘的鼻尖,满脸肃色,郑重其事地地叮嘱:“记住,今后我们才是坏蛋,娘是坏蛋头儿,你是坏蛋崽。”

“……”

柳白闻言,清秀的脸色瞬间惨白,如遭天雷劈过,剪水秋瞳红成了兔子。再看了眼自家小姐血迹斑斑的衣裳和触目惊心的鞭痕,忽然冲旁边立着的领路丫鬟扑上去:“你们真是太残忍了,竟然将小姐弄成了傻子……”

接着噗通一声跪在了舒月桐的脚下,声如杜鹃啼血般凄厉:“到底是受到怎样的虐待啊!都是奴婢太没用了,没办法保护小姐……呜呜……”

舒月桐头疼地抚了抚额,急忙托起她:“你家小姐我活蹦乱跳,口齿清楚,头脑聪慧,你哪只眼睛看出我是傻子了?”

柳白抬手用袖子揩干眼泪,围着舒月桐转了三圈,越看越心酸。虽然模样凄惨了些,但确实不像傻子,连忙道:“小姐,刚刚的话可再说不得了,若是传了出去,府里的人肯定又会变着法儿欺负小姐。”

柳白从小就伺候在舒月桐的身边,在她嫁人时也陪嫁到齐家。舒月桐这个做主子的都受尽人排挤和针对,更何况是个奴才命的柳白,可是这丫鬟从没有过怨言和另攀高枝的想法,十分衷心。

舒月桐心底一暖,眼底蕴满不屑,鄙视道:“那群草包要赶着来投胎,我非常乐意送他们去阎王爷爷的阴曹地府遨游。”

“小姐!”柳白连忙捂住她的嘴,转过身委婉地驱赶旁边的人:“眼瞧着午餐时间就要到了,我们这杂草院粗茶淡饭,连分量都是计算好的,可供不起姐姐的餐食。”

那丫鬟被舒月桐的先前的手段震慑得不敢随意动作,心里早就恨不得离开这破败院子。听见柳白的话自然欢喜,顺杆子爬:“是是,我这就告辞了。”语毕,还心虚地瞥了眼舒月桐,见她并没有阻拦,脚底抹油狂奔。

柳白纳闷极了:“这些人平素里见高踩低惯了,今儿打西边出来了,这么好说话。”一边说着一边从箱子里翻出创伤药。

舒月桐抬眸打量着屋子的成列摆设,只有一张纱幔都地没挂的木床,两张黒木椅子,一张老旧得快散架的木桌,瘸了的一只桌腿用正砖头垫着,可是无一收拾得不干净整齐。

落到了这种地步还是细心地打扫好居所,舒月桐赞许地看了眼忙碌的柳白,因为屋子只有一张床,这丫头晚上睡觉都是打地铺。

舒月桐心底的怒火猛然间被点燃,好你个虞国公府,九曲回廊,雕栏画栋,珍馐美味如山。好一个舒家嫡女,破墙败瓦,瘸桌烂木,白菜稀粥度日。

柳白仔仔细细地给舒月桐检查全身,把伤口周围的斑驳血迹用热水清洗干净,才小心翼翼地将创伤药倒在打得皮开肉绽地口子上,满脸愤恨:“国公爷实在太过分了,小姐在姑爷府上受了委屈,回到娘家后还被排挤,您可是国公爷的亲生嫡女啊。”

舒月桐瞥了眼身上血淋淋的鞭伤,讥笑不已:“岂止是排挤,他们恨不得要了我的命呢!”原来的宿主早就被亲爹亲祖母下令处死,魂归黄泉了。

“小姐,今日他们怎么肯放过您的?”柳白尽量找着话题,给舒月桐减伤疼痛,用纱布裹好伤口,下手极为轻缓。

她可不是任人踩踏的小蝼蚁,一抹嗜血的光芒在眼里闪烁,薄唇轻启:“活在世上,没有谁肯放过谁,要想不被人欺负侮辱就得变强,妥协和软弱永远解决不了问题,只能给白白把自己送给敌人倾轧践踏。”

柳白并震惊不已,但没有深想,只是以为自家小姐在受够了欺负之后变得强悍起来了,欣慰又担忧:“小姐本来就是府里的嫡出,由不得被人踩低,可是国公爷和老太君不给您好脸色,其他人都不会把您放在眼里,连庶出的四小姐都可以任意欺负您!”

“舒月桐,你个扫把星,还不快给本小姐滚出来!”舒月星厉声叫嚣,带着一堆丫鬟嬷嬷前呼后拥地迈进院子。

屋里的舒月桐拢好衣裳,眼底寒光闪过:“说曹操,曹操到。”

柳白急的团团转,慌里慌张地推着舒月桐往后门走:“小姐,你快去躲起来,奴婢先出去挡着她们。”

舒月桐红唇勾起玩味的笑容,迅速隔开柳白的手:“既然有人主动上门送死,我岂有不收之理!”

折磨过我的,妄图谋害我命的人,你们都来吧!姑奶奶接招!

新账旧账一起算,今儿就拿你舒月星开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