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穿越之山村美锄娘

更新时间:2021-01-10 07:32:31

穿越之山村美锄娘 已完结

穿越之山村美锄娘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之秋 分类:穿越 主角:陈双相公 人气:

《穿越之山村美锄娘》是之秋写的一本穿越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穿越之山村美锄娘》精彩章节节选:一朝穿越,陈双穿到贫困家庭,不但膝下有两个孩子,还有个重病在床的丈夫,更有个刻薄刁钻的婆婆。为了起居生活,日出而落日做而归,陈双发明了各种耕田的好工具和肥料,将贫瘠的田地变成了肥沃的土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东方欲晓,远山薄雾霭霭,近处一片村庄,街上小贩们开始推车碾脚,新的一天正在孕育而生。

你这个懒妇人,还在睡懒觉,快点起床做早饭。尖酸刻薄的老妇人的喊叫声打破了茅草屋的宁静,厢房内布帷帐里睡着一个三十最左右的少妇,她身边躺着两个孩子还有一个男人。少妇睁开眼睛,天色蒙蒙亮,自己还想多睡一会儿呢.少妇欲要再次闭上眼睛,身体稍稍动了一下,但是身边拥挤,她用眼睛瞄了一眼,可是,她呆了,自己可是闺中待嫁之人,怎可随便的与陌生的男人同居一室。

娇美的小脸扭曲着,她尖叫着一跃而起,身上素色的布衣罗裙围在她身上,此时,帷帐里的男人轻声地问:娘子,又做噩梦了?

娘子?我是他的娘子,我做梦吧?少妇狠狠地掐了自己胳膊一下,她疼得咧了咧嘴巴,千真万确,我是在哪里?

你这个贱妇,你还以为你是大小姐呢,别磨蹭了,快来伺候老身。又是一声呵斥,少妇闭上眼睛,难道我穿越了?

娘子,娘亲委屈你了。床上的男人支撑起上半身来,少妇捂住眼睛不敢看男人的赤身。而男人并没有做起来穿衣服的动作,两个孩子睁开眼睛喊着娘,少妇悲催了。

她的大脑极度旋转:她名叫陈双,生物学研究院的博士,她正在研究一种再生技术,她好奇研究成果能不能用到人的身上,自己就小酌了一口成品药液,难道因为自己的好奇就穿了?

娘,我饿。陈双没有时间再考虑,孩子们可怜兮兮的抱着她的大腿喊娘,娘,母亲,自己已经是伟大的母亲了,她不由自主的用手抚摸着孩子的头顶:乖,娘给你们做饭去。

程南,程北,不要缠着你娘,到爹爹这来。

床上的男人对两个孩子说,陈双看了看两个孩子,大的六七岁,小的三四岁,大的竖着两个发挽,小的脑后梳着头发,一男一女呀。

东厢房的屋子里有敲打炕沿的声音,这就是那个老婆婆的催促了。

官人,我去给婆婆上茶。陈双起身,见到一把破旧的雕花椅子上零落的散落着粗布花的宽袖袄和长裙,她捡出来,这应该是自己的衣服了,在穿上之前,她转过身去,紧了紧上身束胸的白色长条软布,然后,才罩上宽袖布衣,中裤外系上裙衫,腰间还有一条宽布蓝腰带,但是,她低头发现,自己并不是一双三寸金莲,脚没有穿?

东厢房内,一位白头发的老太太,盘腿坐在炕沿上,头顶挽着发髻,一颗银簪明晃晃的荡来荡去。

给婆婆请安。陈双给婆婆到了万福,几秒钟的功夫,陈双就明白了,这个老太婆是自己的婆婆。

老太婆翻了翻白眼:今天怎么这么守规矩,还知道给婆婆请安了,免了吧,妇道人家,三重四德是要牢记在心的。

是,婆婆,我去做饭。

怎么,我刚刚说了你一句,你就委屈了,不想听了?

婆婆从脑后突然拔下发簪,捏在手心里。

怎么这么多事?陈双微微皱了皱眉头,心里暗想:忍气吞声吧,做好当前的角色,保住小命,才有机会穿回去。

婆婆教训得好,媳妇牢记在心。陈双又给婆婆半蹲了一下,礼多人不怪吗,可是,她低头屈身之际,却听到耳边生风,婆婆是怎么样到了自己的面前的,而且,簪子豪不留情地扎向了陈双的手背。

啊!突如其来的迫害,陈双料所不及,手背上被戳出了血印,婆婆还在教训:不要假腥腥的,这就是规矩,记住了,以后再早睡晚起,我就这样惩罚你。

是。陈双委屈的眼眶都红了,自己怎么就创成了个受气的媳妇呢,还有这般不讲道理的老刁婆。

教训够了的婆婆重新坐回到炕沿上,严厉的说:去吧!

陈双如同大赦一般,快步牵着裙角走出来。

庭院宽阔,只是这庭院破旧,侧面的下房就是厨房了吧,陈双走过去,破米缸,破锅灶,破案板,怎么都是破烂不堪呀,还好,米缸里还有半缸米,还不至于挨饿,陈双挽起袖子,胳膊上有一块红印子,这是自己刚刚自己正是不是在做梦,自己弄的,手背上印着血渍,这是婆婆刚才教训自己的,刚刚来到新家,就伤痕累累了。

陈双不敢怠慢,加紧速度做早羹。

娘子,咳咳。陈双正在忙活,男人的声音在身边响起。趁双倍刚才婆婆的教训吓得一哆嗦,赶忙说:官人莫急,很快就好。

不急不急,只是孩子们饿了。

陈双回过头打量这个男人,他是自己的丈夫,布衣上摞着补丁,手边拄了一根木头棍子,脸上很消瘦,土灰色的脸上有双没神的眼睛,是个病秧子呀,那这个家里岂不是就我一个人劳作了吗?

家里里里外外都是你一个人的事,我都看不下去了,都该我程东无能呀!

官人像是对称陈双说,又像是自言自语,陈双把头别过去,不再看这张黄拉拉的没有生气的脸,眼睛里已经是包含了泪花,她真想号啕大哭一场,太悲惨了,自己怎么就不知道选个好人家呢,接下来的日子可怎么过?这不是把人往死路上逼吗?

男人似乎明白陈双的委屈,坐下来替她传递柴火,柴火带着湿气,冒出滚滚的浓烟,陈双剧烈的咳嗽着,也趁机眼泪横流。

你这个货色,你明知道我儿子身体不好,你还让他进厨房,你这个蛇蝎的妇人,你恨不得他早点死呀,最狠莫过妇人心呀,有我老婆子在一天,你的阴谋就不能得逞。

眼泪泛滥的陈双,听到婆婆的怒吼声,她的拳头握得嘎巴响,她抹了把眼泪,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在这样的忍下去,就会被折磨死的,她把锅盖打开,锅里冒着热气,破屋子里烟雾缭绕,更加看不清楚了。

娘,是他来替你查看的,不信,你自己进来看看?

老婆婆要去探个清楚,她拄着拐杖一脚迈了进来。咳咳,她剧烈的咳嗽着,身体颤抖着,拐杖提起来找不到落脚之处,她胡乱的戳着地面,陈双看得明白这,这老婆婆现在就是睁眼瞎了,看你还怎么教训我,她愤怒的在雾气里睁大了眼睛。

丈夫程东见娘亲走了进来,他慌忙的起身,说:娘,咳咳,我是在看着她,不让她偷懒,咳咳。

说着,拿起棍子,支撑起身体向母亲靠拢,只是这云里雾里,谁也看不清楚,只听的噗通一声,陈双大惊。

扑通一声,陈双大惊,自己这个废人相公,不要彻底给废掉了,她快速的跑过去,搀扶正在瘫软下去的相公,而相公正要试图扶住倒下去的娘亲。

相公,小心。

娘亲,小心。

不用说倒下去的就是那可恶的老太婆了,陈双心里一喜,但也是慌忙的用另一只手去拉匍匐在地的婆婆。

婆婆哎哟哎哟的,程东着急了,忙问:娘亲,你没摔坏吧?

这也是陈双所关心的,她也硬着头皮问:婆婆,你可安好?

快扶我起来!婆婆的语气还是生硬的命令,陈双快活的答应了一声:是,婆婆。

看把你高兴的,恶妇人。婆婆看穿了媳妇心底的愉悦,嘴巴里当然要说出来,骂出来,这方解心头之恨。

婆婆,天色已经大亮,我伺候婆婆用饭吧。

大亮,那就该下地了,你不去干活,交不上租子,换不来米,我们全家吃什么。

奥,不是男耕女织吗,还要上地做农活?

愣什么愣,快点吃饭吧!大概是真的饿肚子了,婆婆虽然摔了一脚,但并没什么大碍,也没有责罚媳妇,她想让劳作来辛苦媳妇的身体,这地里活自己也不曾做过,可是,儿子身体得了劳疾,不逼着媳妇去怎么行呢?

陈双把婆婆搀扶到饭桌前,再把丈夫伺候过来,招呼来一双儿女,把浆糊湖的米粥摆到他们面前:吃吧,都饿了。

米粥,娘,今天的米粥真好吃。

儿子程北端着米粥,灿烂写在脸上。

程东看了眼米粥,咋了咋嘴巴,然后对娘亲说:娘,你先吃吧。

真是个不听话的下人,儿子,看这是人做的饭。

陈双莫名奇妙的看了看米粥:没什么不对的呀?

可是,婆婆还是把下了银簪子,陈双见大事不妙:婆婆,你说我做得不好,我重新做就是,这些不好的,我自己全都吃掉。

却见婆婆浑身发抖,气的体弱筛糠,银簪子再次指向陈双,眼见簪子又要落到手背上,陈双眼珠一转,身体退后两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婆婆弹出的簪子落了个空。

你这样做下去,能吃几天,剩下的日子我们吃什么,你要让我们吃糠咽菜吗?

奥,原来如此,怪不得儿子说好吃呢,这是怪我做的太稠了,太浪费了。

婆婆,你可放宽心,有媳妇在,就有你吃的,好好的吃吧。

说得好听,你快吃,别耍花样,赶快去耕种。

媳妇已经跪在地上,当着自己的儿子,婆婆不好在硬要惩罚媳妇,只好逼着她走。

儿子程东叹息了一声:娘亲,快吃饭吧,娘子都说了,您就就放心吧。说完,又剧烈的咳嗽起来。

婆婆恶狠狠的用眼睛剜了陈双两眼,暂且饶了她,亮她也逃不过我的手心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