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小院有女初长成

更新时间:2021-01-10 07:45:13

小院有女初长成 连载中

小院有女初长成

来源:微小宝 作者:莎含 分类:穿越 主角:李叶秋李 人气:

《小院有女初长成》由网络作家莎含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李叶秋李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李叶秋重生了,在被养父母算计之前,把自己嫁了出去,却不想误打误嫁的猎户竟然是京中世家公子。原以为这辈子可以不入京,既然重生回来老天爷都不放过她,那她怎么也要笑到最后看着那些人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人在院子里,周春花唯唯诺诺的开口,“那个,叶秋啊,对不住啊!我今儿是路过山里,见你连草药都不要跑去追兔子,怕你忘性了,给别人捡了就不好,所以才帮你拿回来的。哪知道我一拿回来,婶子就误会了……”

所谓的贱人,就是占了便宜还要卖乖,还得倒打一把。

李叶秋倒不生气,她只冷笑一声,那是绝对不会出现在人前的冷冰表情,把周春花镇住了,冷冰冰的瞪着周春花,顷刻,她笑了,若无其事的说,“春花妹妹你说什么呢?那是你采来对我娘的孝敬。跟我说对不住做什么?”

周春花愣住,没想到李叶秋会是这种古怪的反应。但她脑子一转,觉得那是李叶秋故意给她制造机会讨好董玉兰的,便笑了起来,对李叶秋更加亲热了,“是是,叶秋姐姐,那是妹妹自己去采摘的。”

李叶秋手脚利索的洗好碗,笑得眉目弯弯,什么都不说,转身回屋。

“二丫头!给娘煮些金丝草水!”董玉兰扯着嗓子喊。

李叶秋应了声,不理会周春花,往厨房走去了。

不一会儿,周春花也要告辞了,董玉兰亲热的拉着她在门口说话,说她跟庭哥的婚事她会好好考虑之类的,把周春花说的满脸羞红,喜不自胜。

李叶秋在昏暗厨房中,看着锅中沸着的汤药,思索良久,自重生以来,第一次举棋不定。

最后,她下定决心,把汤盛起。

“娘!”李叶秋捧着个碗从厨房出来,皱着眉头,很担忧的说,“这是金丝草吗?怎么是青黑色的?”

董玉兰笑脸一滞,金丝草这东西是这村里远近驰名的珍贵药材,只有村里后山有,她虽然没喝过,但可见过别人喝,分明是青金色的,怎么会是黑色?

还被董玉兰攥着手的周春花蒙了。

“金丝草当然是金色的!是不是你这丫头搞鬼了!”董玉兰对着李叶秋狂骂!

李叶秋吓得手都在抖,泪水纷纷,十分害怕的说,“我真没有,娘,我怎么敢捣鬼呢?”

“那怎么回事!”董玉兰扯着嗓子吼着。

“怎么了?”外边儿正好许庭回来,摇着把扇子,人模狗样的。见这三个女人在门口拉拉扯扯的。

许庭可是董玉兰的主心骨,在她眼中,这个读过书的儿子是无所不能的,她赶紧把汤递给许庭,说原委。

许庭一听,又低头一看那青到发黑的药汤,脸色瞬间大变,气的破口大骂,“周春花你这是什么居心!把青面鬼当做金丝草害我娘!!”

青面鬼,也叫断肠草。

外表跟金丝草几乎相同,但却是剧毒。金丝草难采摘也正是因为寻常人是分不清这两种草药的,得煮出来之后才知道是救命的还是送魂的,很多煮出来也辨别不了,就此送命。

李叶秋嘴角微勾,目光淡然,悄然后退两步,隔岸观火。她是故意去取得周春花的信任,又故意去摘断肠草,诳周春花上当的。

若周春花真心悔改,不动她的东西,自然平安无事。

但周春花死性不改出卖她,她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庭哥,我没有!”周春花满心思以为许庭回来会跟她亲热,没想到却是嫌恶的破口大骂。当即委屈的眼泪瞬间掉落,“我怎么会歹毒下药害人!”

“你闭嘴!我道你这丫头怎地这么好心,昨儿被我打了今天还巴巴给我送药来,原来是为了害死我!!”董玉兰气的脸容扭曲,一把抓住周春花的头发,死命的扯,恨不得把周春花给撕碎,“你就想害死我然后勾引我家庭哥!你这贱人!臭不要脸!看老娘打死你!”

又听见春花大声哀哭到道,“冤枉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药是李叶秋采的,我真不知道!”

“周春花!你不要再含血喷人了!”许庭虽然上次被李叶秋讽刺得抬不起头,但他依然喜欢李叶秋的,周春花本就他打发时间的玩物,现在想害他娘又嫁祸给李叶秋?

许庭对周春花嫌恶到了极点!

董云兰重重的朝春花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冤枉?哪个会冤枉你,哪个有仇会冤枉你?二丫头会采药?她会采药还得在这里挨我打吗!”

不等春花分辨便没头没脸的打了起来。

春花被打的鼻青脸肿蓬头垢面,许庭冷眼旁观,眼睁睁看着这个送他荷包香囊对他痴心一片的女子被他自个儿的娘打得鼻血直流。

周春花崩溃大哭,没见过这种阵仗,哀嚎说,“我没有,我冤枉啊,是李叶秋采的药!是她要陷害我!”

董玉兰听罢,更生气,二丫头再怎么说也姓李,由得她胡说八道么!

她将她两只手抓住,骂道,“你现在还狡辩!”

顺手又一扔,将人扔在地上,一脚踩住她心口,越想越气,回头拔过一根门闩,向她身上狠狠打了十来次。

这春花杀猪一样地哀号声音传过来,李叶秋站在旁边,像是被吓着似的低着头,微微发抖,但嘴角确是勾起的。

这叫自作孽,不可活。

旁边的街坊邻居都听见了这里的动静,纷纷打开门走了出来。

乡下不大,邻里相亲听到声音都走了过来,指指点点的,有的说李家娘子董玉兰厉害,把人往死里打,有的说周家丫头才毒,还没嫁进去就想毒死婆婆。

这周家父母听说也很快赶了过来,看见这女儿被打的半死不活自是生气万分,可不知道情况也不敢乱动。

董玉兰狠狠地瞪着周氏,还不解气,又狠狠踢了春花一脚,“你们的女儿可够歹毒心肝的!幸好我这次没事,要是我再有点什么三长两短,我做鬼都不放过你们!”

这周氏夫妇想起董玉兰在城里当捕头的女婿敢怒不敢言,再说这事没弄清楚也不好说什么,当前赶紧带回家保住女儿的名声为主。

周春花到底心有不甘,都快爬不起来了,嘴巴里还骂骂咧咧的说自己冤枉,始终哭个不停。

周家因为这次事成为了全村人关注的焦点,周春花名声算是毁了个十之八九,周家父母也只好早早给她订了别的村的婚事嫁了出去,生怕董玉兰再来算账耍泼。

李叶秋照常做饭打扫,照样被董玉兰成天的打骂,照样跟许庭的骚扰作斗争,在这村子里,谁都想不到,这个胆小软弱的李家二丫头,一手制造了这场闹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