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王者荣耀之最强龙套

更新时间:2020-05-20 09:51:19

王者荣耀之最强龙套 连载中

王者荣耀之最强龙套

来源:落初 作者:处刑 分类:短篇 主角:马可蓝 人气:

新书《王者荣耀之最强龙套》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处刑,主角马可蓝,是一本短篇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2018王者荣耀文学大赛·征文参赛作品】在王者峡谷片场工作快两年,红耙耙已不甘心再扮演一名猩红雕像。他厌倦了每天只傻站着等人过来揍的工作,也讨厌这个毫无表演空间的龙套角色。他想当主角,像那些英雄一样,纵横驰骋在王者峡谷上,书写属于自己的荣耀。但他没有想到,在实现梦想的路上等待他的,竟然是一个极富野心的大阴谋。直到最后他才发现,梦想和野心,只有一线之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经过杀毒,测试等环节,王者荣耀片场再次投入运营。观众们络绎不绝,观赏一场接一场让人血脉沸腾的对局,宛如鼎盛时期的罗马竞技场。

新版本,新片场,新主角,一连串的新内容叫人目不暇接,引来无数观众挥散肾上腺素。

然而,这些都是表面现象。真正的情况,只会是那些天天对着数据的运营人员才会知道。这从一个在片场中不胫而走的小道消息可窥一斑:观众同时在线人数,呈断崖式下跌。所幸是王者荣耀的观众体量足够庞大,才没对普通观众造成什么不良影响,毕竟对于他们来说,片场是有两亿观众还是有一亿观众,他们感受都不会太大。

自从销毁了所有龙套威士忌之后,令系统误判被击杀主角仍活着的病毒就没有再发生过。这似乎从侧面证明了当初的病毒就是用龙套威士忌传播的,亦说明了马可·波罗就是病毒传播者。在与老板的交谈中,红耙耙没有透过半点关于马可·波罗的信息。他觉得,只要马可·波罗不再这样做,事情大可以就此不了了之。唯独一件事让他至今惴惴不安,那就是马可·波罗传播病毒的动机,还有这个病毒背后的开发者。

所以,他决定找马可·波罗单独谈一下。

扮演猩红雕像的这两年多以来,他从来没有踏足过与龙套酒馆一街之隔的主角酒馆,他只知道那里比龙套酒馆豪华多了。但当他真的推开主角酒馆的大门并走了进去,他才发现这里的装潢仍是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他对主角酒馆的第一印象就是大。尽管在外面已经可以看出这一点,但那只是流于表面的大,而只有身处于酒馆里面,他才察觉到那种大的背后有着极其浓烈的阶级意味。一种高高在上,叫他不得不抬头仰视的权贵气息。与之相比,龙套酒馆寒碜得就像是一间小茅庐。

他在踏进主角酒馆大门的那一刻便已后悔,一如当初他首尝主角威士忌一样。这世上有一种人,如果他没有察觉到自己与别人的差距,他就能安安心心快快乐乐地过日子,但倘若一旦被他察觉,他的世界就会轰然崩塌,原本支撑着他快乐的支柱,亦随之顷然倒下。红耙耙就是这样的人。

他的到来引起了酒馆两名虎背熊腰的保安的注意。他被拦在大堂。“对不起先生。”其中一名保安说,“这里只招待王者荣耀的主角。”红耙耙身材远比他们魁梧,但内心却被某种自我定义的阶级观念束缚着,让他看起来很局促。“无意冒犯,”他觉得自己在这里显得低人一等,“我只是想找某位主角聊点事。请通融一下。”两名保安对视一眼,竟然讪笑起来。“这位先生跟某位主角有事要聊?不知是哪位主角如此幸运?”红耙耙只能陪笑,却说不出一句话。他看着他们傲慢的笑容,内心更觉自惭形秽。

“嘿,伙计们,别为难这可怜的家伙。”两名保安回头看了一眼说话的人,赫然是马可·波罗。“他是来找我的。”他挤开两名保安,走到红耙耙面前,“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

两人离开了主角酒馆,来到一处偏僻无人的树丛中。红耙耙一直没有说话,只等马可·波罗开口。但马可·波罗同样缄默着,两人陷入尴尬的对视中。过了久良,马可·波罗终于忍不住先开口说话。“噢,我的上帝!你不是找我有事吗?”红耙耙犹豫片刻才鼓起勇气,“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的。”马可·波罗露出爽朗的微笑,“很抱歉,我并不知道。”红耙耙直视着他,“那你为何挑这么一个地方和我谈?”马可·波罗环顾了四周,“我觉得这个地方很不错,适合谈话。”看他一直在揣着明白装糊涂,红耙耙再也按捺不住。“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

“你的梦想,就在这个片场里当主角。是吗?”马可·波罗问。

“这跟我问你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红耙耙反问道。

“你先回答我。”

“是。”红耙耙斩钉截铁地说,“我是很想当主角。然后呢?”

“为了这个梦想,你能牺牲多少?”马可·波罗接着问。

这问题红耙耙还真没仔细思考过,但他不愿在此时此刻去探讨这个。“我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现在该到你回答我。为什么?”

“你知道吗?”马可·波罗说,“梦想只是一个让人冠冕堂皇地实现自己欲望的借口。不管你想做什么,只要你诉之为梦想,一切就会显得那么积极和正面。但上帝知道,那只是你换了一个名词来称呼自己的欲望罢了。”

“那你就是想说,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实现你的欲望。我能这样理解吗?”

“你可以这样理解。”马可·波罗席地而坐,抬头仰望星空。“那你的欲望是什么?”红耙耙问。

“释放那被封印的四千八百六十年。”马可·波罗说。红耙耙一脸错愕,“什么四千八百六十年?”

“这四千八百六十年,是你实现梦想的基础,却是我梦想里最大的敌人。我的伙计。”马可·波罗说,“只要这四千八百六十年还处于被封印中,那恭喜你,你的梦想还是有实现的空间,但我的梦想正是要摧毁这东西。所以很遗憾,你的梦想和我的梦想现在已是零和关系。”

“到底什么四千八百六十年?”红耙耙已经厌烦了他拐弯抹角。

马可·波罗哈哈大笑,但不知道为什么,红耙耙却听得出他的笑声里有那么一点悲悯。“你很想知道什么是四千八百六十年吗?”马可·波罗一改他放浪不羁的神态,变得极其严峻,“那你听好了。王者荣耀片场在鼎盛时期,每天会有5412.8万观众前来光顾,这帮观众平均每人会在片场里度过47.2分钟的时间,只要简单的相乘,就知道他们每天一共在片场里消耗了2554841600分钟。这些时间再换算下来,就是四千八百六十年。这仅仅只是一天的数据,何利雪特!这帮家伙就浪费了几乎一个中国的历史时长!他们沉迷其中,无法自拔,就是为了看我们没完没了地打败对手或被对手打败。”

红耙耙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你这概念偷换得不错。这世界人那么多,如按你的逻辑去算,只要有某件他们会共同做的事情,随便一件的时间消耗都是天文级的。比方说足球,那你是不是也要去释放被足球封印的时间?”

“我不期望你能理解,我的伙计。”马可·波罗耸耸肩说,“就等于我不能理解你想在这弹丸之地当主角的想法。这世界,很多事情就没有所谓是非曲直,关键只在于人们信奉什么,不是吗?就像当年亚伯拉罕·林肯,他一心想解放全美黑奴,如果你有跟他对话的机会,你会不会问他‘这世界上还有那么多黑奴,你是不是也想全部解放’的问题?我们每个人的所思所为,都有其局限性和狭隘性,但上帝安排我在这儿,让我察觉到这个问题,也让我觉得这问题应该要解决,这就是上帝赋予我的使命。”

“那你的意思,就是你还会继续下去?”红耙耙冲他离去的背影问。

“这已经不需要我再做什么了。我的伙计。”马可·波罗说,“所有事情都已经准备妥当,你只需要安心观赏一个时代的闭幕就好了。噢,对了,忘了提醒你,伙计。就算你现在把我跟你在这里聊的事情公诸于世,又或者找人逮捕我,都无所谓。我的意思是,已经没有任何办法阻止王者荣耀的陨落。”

“你还有同党!是吗?”红耙耙厉声喝问。

“你很快就会知道答案。”他背对着红耙耙摆挥手告别,像一个要出远门的人,“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一个天天在此苟且的人,不配拥有这样的台词。”

红耙耙有点怅然若失地离开了树丛。这时候,几名持剑步兵在他身旁走过。他无意去听他们的对话,但他们的对话却像利刃一样穿透他的耳朵。

“对了,听说自从上次那事件之后,观众少了很多。”

“是啊。我当了十年小兵龙套了,从英雄联盟做到现在王者荣耀,从没听说过这样的事。”

“如果——我是说如果——咱们王者荣耀过不了这坎,哥几个有啥打算?”

“看吧。我也不知道。不管是以前的英雄联盟还是现在的王者荣耀,都是我遇到过的待遇最好的片场。想起之前在横店当龙套鬼子的时候,工资连这儿的一半都没有。”

“谁叫我们都有一个演员梦,宁愿当个龙套也不干别的。哈哈……”

“我想不管王者荣耀将会怎样,这也应该是我最后一个跑龙套的片场了。做了那么多年的演员梦,是时候醒了。”

看着他们走远,红耙耙神色异常凝重。是啊,如果不是有一个演员梦,谁会甘于在这当个跑龙套。王者荣耀虽然让很多观众在此消磨时间,但它同样承载着很多人的梦想。抛开主角和龙套们不说,它何尝不是许多电竞人的电竞梦,又何尝不是许多游戏人的游戏梦。中国终于有一款能受世界瞩目的完全自研的电竞游戏,这岂止是一个行业的骄傲,这更是中国人的骄傲。并不是说把东西上升到国家民族层面,它就能冠冕堂皇,而是它包含着这样的精神是毋庸置疑的。

游戏作为一个法律认可的文化出版物,它就该有明确的义务和责任。它的义务是传递正确的价值观,它的责任是让玩家快乐,或者说尽量缩短用户与快乐之间的路径。有很多所谓专家会将后一种特性拿来和毒品类比,却忘了前一种特性是毒品从不具备的。那些不在自身找问题而将责任归于游戏的理论,就像将清朝的灭亡归因于鸦片而非内部腐败、不思进取一样幼稚。

洗衣板可能会认为是洗衣机让它们被淘汰,但真正淘汰它们的,是人类不断思考更便捷的洗衣方式的心。而那些本来占据着用户时间的东西,如书籍、报刊,甚至是工作和学习,又可曾想过,真正将它们挤到边缘位置的不是游戏,而是人们急于获取成就和认同的心。

诚然,游戏可能是某种现象的导火索,正如洗衣机是洗衣板被淘汰的导火索,鸦片是清政府灭亡的导火索。而未来亦都会有其他东西成为游戏被淘汰的导火索,但那绝不会是因为专家们的几句话。毕竟,即便此时此刻全世界游戏都全部消失了,也不见人们的升学率、人均工资或GDP会有所提高,更不见得各大学里会多几个教授,中科院会多几个院士,或是太空中会多几个太空人。反正一言以蔽之,人们之所以沉迷游戏,原因不在游戏。游戏只是碰巧让人们表现出沉迷征状的形式,这个形式其实可以换成是学习,换成是阅读,或换成其他一切被大众认为是积极的地方。但讽刺的是,偏偏是游戏这种被认为是消极的形式,却表现出异常积极的进取,拼命挖空心思取悦它的受众,而那些被认为是积极的事物,却往往异常消极顽固地保持着一成不变,从不思考怎样才能获得受众的认同。

红耙耙站在原地,发散着他的思维,思考着他从来不曾思考过的问题。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马可·波罗错了。他要制止这一切,不管马可·波罗说的“所有事情都已经准备妥当”到底指的是什么。只是,他没有任何方向,更不知道从何处着手。

他不觉得单凭个人就能解决这件事,所以他决定再与老板沟通,这也是他目前唯一能想到的对策。然而,正当他要动身前往老板办公室的时候,身旁突然冒出一人将他拉住。他回头一看,竟然是童颜巨的妲己。

“嘘……”妲己立指于唇间环顾四周,耳朵和尾巴因怕被发现而耸拉着,样子说不出的娇俏可爱,“红耙耙SAMA,妲己有话想跟您说。不知道能否借用您一点时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