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堂上燕雀

更新时间:2022-11-22 09:34:47

堂上燕雀 连载中

堂上燕雀

来源:落初 作者:花非果 分类:都市 主角:徐老丁 人气:

主角叫徐老丁的小说是《堂上燕雀》,它的作者是花非果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徐嫣然,渐渐模糊了初心,最终选择了随遇而安,他们一家人在小镇上筑了巢安了家。她也慢慢觉得,安定未必不是一种令人向往的生活。有多少人犹如燕雀一样,平淡如斯,母子大小,吃吃叫叫,聚居一起,快乐逍遥,以为那个筑巢的地方,最太平、最可靠,不料有一天,这家人灶上的烟囱坏了,火焰往上直冒,一会儿就烧着了屋梁,一场灾难已经无法避免,而燕雀们脸不变色,依然无忧无虑,认为房子着火,这与他们没有关系,因为它们的窝都是好好的。它们一点也没想到大祸快要临头。徐嫣然的未来,也随着一场“大火”,即将变得风雨飘摇,扑所迷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什么,老程,您说的是程老师,不会吧,年前不是说已经做了手术,就要康复出院了的吗?”

“怎么......是您打电话通知这事,别的老师都知道了吗?”

“哎,说来话长,这大过年的,我是想着,你虽然和老程不算熟,但程老师的老婆,也姓徐,我听说也算是你家的远房亲戚吧!”

“我们家亲戚?我怎么不知道?”

“哎呀,我也是听说的,不管怎么说吧,他们家现在乱成一团了,平时他们家亲戚也不多走动,老程出了这事,连来送他最后一程的人都没几个,你看,你在学校,掐指算算,你姓徐,他老婆也姓徐,多少也算他们家的亲戚吧!”

“这个也能说得通吗?老金,您真会开玩笑!”

“哎呀,我是认真的,没跟你开玩笑!”

“所以呢?”

“所以,我就翻了学校通讯录,给你打电话了!至于其他老师,我还没通知到呢!”

徐嫣然心想,老金果然就不是一个正常人,她都不知道老程的老婆姓甚名谁,还有谁跟人一个姓,就成了远房亲戚了,徐嫣然真不知道该怎样理解老金的逻辑。

大过年的,听到这消息,心里感觉怪怪的,老金什么时候还管这事了,是不是脑袋给驴踢了,学校领导都没着急召集大家说这事,老金就打来电话了。

但徐嫣然转念一想,又觉得此时不该窝火,毕竟老程,也算是同事一场,去年他突然生病住院,学校德育主任发动师生捐款,徐嫣然也参加了捐款的,她也觉得老程挺可怜的,虽然徐嫣然来到这个学校才一个学期而已,但是,老程家的事,她也从老师们平时的闲谈中知道了一些。

捐款那天,老金拿着警棍在操场上转悠,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他打个背手,那双贼亮的眼睛到处瞄,老师们按年级组捐款,孩子们按班级次序捐款,一个仪式硬是搞了一个多钟头。

老金自己从兜里掏了五十,捐了,然后就在那不远处观察别人捐款的数额。

他恰好看到站在后排的徐嫣然和贾晓雅,两人各从口袋里搜了两百块钱折起来,穿过捐款的学生方阵,走到主席台前面,老金就直勾勾地盯着她俩把钱投进捐款箱的。

当时老金心里还想:贾晓雅家老爸是个厂长,他们家有钱,平时大手大脚的花惯了,捐点钱不算什么,可这小徐刚大学毕业,教书工资也不高,这孩子居然肯拿两百出来,别的老师有的就捐五十,少数几个才捐了一百,几个领导也不过捐了两百,就这点来看,小徐心地还是不错的。

老金看捐钱的多少,自个儿在心里几乎把学校所有参与捐款的老师都给品评了一遍,唯独没品评他自己。

所以,这就是老金的思维逻辑。爱管闲事的老金,心里觉得老程去世这么大的一个消息,怎么着也应该通知一下人家小徐老师的。

徐嫣然接到老金的电话,确实感到很意外,老金向她传达的消息,则更是令她感到意外!

这个老金,在学校,是出了名的热心快肠,说的不好听,就是还有点爱多管闲事,他总是不甘寂寞,一个人在门卫室呆着很无聊,只要校长不在学校的时候,他总是喜欢各个办公室转悠,在老师们中间刷存在感。

谁有事求他帮个忙吧,他也乐呵着搭把手,但是,别人有事根本不用找他吧,他这人还喜欢包打听,只要能掺和的总要掺和一下。

学校老师偶尔凑份子钱出去聚餐,他总能嗅到气味,并准确地找到他们聚餐的地点,也不管人家欢迎不欢,自己不请自来,随便挤上桌子,在那跟着吃吃喝喝,酒足饭饱后,就开始发酒疯跟人称兄道弟。大家也拿他没什么办法。

总的来说,他这个人,心眼并不坏,也喜欢乐于助人,但有时候,喜欢贪点小便宜,又不分场合,管的太宽、掺和的事儿多了,多少也有点令人生厌。

爱管闲事包打听的老金,和老程住一个村头,隔的不远,只隔了两三户人家,加一个街口巷子,老程家的动静,他平时就相当关注,这一次,天不大亮,他是第一个主动冲到老程家,帮着搭棚子,摆香案什么的,在老程家混了一个早餐吃,随后,他就自作主张的开始拨通他认为应该来参加老程葬礼的老师们的电话号码。

其实老金拨的第一个号码,是学校一把手罗校长的,但是罗校长跟老金说,他正在上海他儿子媳妇家里带孙子呢,并且说春节火车票也不好买,怕是一时半会儿也回不了,不过他会安排学校其他人去管老程的这个事的。

事实也是这样,罗校长寒假里就和他爱人秦老师去了上海,在儿子媳妇那里过春节呢,他哪里晓得老程就这么突然走了,这大过年的,听到这消息,罗校长也很诧然,但他是铁定赶不回来了的。

听到罗校长说不准备赶回来,老金心里开始憎恨罗校长了,觉得罗校长太没人情味了,太不给他老金面子了,也太不把老程当回事了,既然你罗校长官大一级,不仁不义,对一线老师这么冷血无情,你不回来送老程最后一程,你不管,那我老金来管。

徐嫣然,就是在这样故事背景下,在大年初三的早上,意外接到了老金打来的电话。

这大过年的,参加葬礼,唉,能不去么........可是老程......地下有知......恐怕是会难过的......或怪罪的吧!

“谁来的电话,嫣然,这大过年的,谁呀,看你一下子变得愁眉苦脸的,找你什么事呀?”

“怎么说呢,不是什么好事,唉......”

徐嫣然挂了电话,在屋子里来回走了几个趟子。

“妈,跟你说个事,我们学校,一同事,昨晚夜里去世了,刚才打电话的人,就是说这事。我,不是很想去参加那个葬礼。”

“哎呀,你这孩子,都走上社会了,一点人情世故也不懂,再说了,怎么也是你们学校的同事,你打电话问一下,看其他人都去不去呢?还有那个小雅,你打电话问一下她啊?”

“哦,对呀,我这就打电话问一下!”

“这样不好吧,万一人家小雅不知道这事呢?你跟人家说了,人家是去还是不去?”徐嫣然的爸爸插了一句嘴。

“姐,你纠结什么呀,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徐嫣然的弟弟,徐浩然歪在沙发上玩着手机,都没抬头,在那若无其事地说道,说完,又在他的手游中厮杀去了,这小子还能一心二用,玩游戏的同时,还兼顾旁听其他人的谈话。

“要我说,你就去一下吧,人家电话都打到家里来了,不去,多不好呀!”徐家妈妈继续说道。

“妈,我一个人,不是很想去的。”

“哎哟,死者为大,礼多人不怪,你早去早回,不要在那里待太久就行了,到了那里后,先到学校去看看,说不定有一起去的同事呢?”

“谁让你自己要跑到那鬼地方去支教的,啥事都得摊上!”弟弟徐浩然又补了一刀,扎得徐嫣然胸口的血直往上涌,捡起沙发上的一个靠枕,朝徐浩然砸过去,徐浩然敏捷的躲开了。

“别闹了,你妈都说了,早去早回!”爸爸说着话,就径直走向厨房去了,回头问了一句:“你要不要吃点东西再去,估计到了那儿,以你的个性也吃不下!”

“不了,走啦!”

徐嫣然脱下大棉居家服,换上羽绒袄,围上围巾,背了她年前在网上新买的斜挎包,就出门了。

“小雅,这么巧,你这是去哪儿?”

“嫣然,真的好巧,哎呀,都忘了跟你说了——过年好呀!”

“嗯,大家都一样,过年好!”

“哎哟,恐怕程老师家,这年,就不好过了。嫣然,你说他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就那样走了呢?”

“谁说不是呢?哎呀,小雅,莫非,你也是准备去程老师家的?”

“是呀,门卫老金打的电话,你说,同事一场,老程平时人也不错的,我知道了,还能不去送他最后一程吗,最讨厌的,还是那个老金,总喜欢说一大堆废话。”

“他都说些什么了呀!”

“还能说什么,他说,小雅呀,你可别忘了,人家老程活着的时候,是怎么对你们的,你们这些小年轻,说什么土鸡蛋比洋鸡蛋有营养,要他帮你们在村子里买土鸡蛋,他就到村子里挨家挨户帮你们收;到了初夏,想尝鲜了,你们要他帮你们搞鲜活小龙虾,他可是起早床帮你们在街上拦在虾贩子收虾子的前面,找村里的老渔翁,还帮你们砍价,赶大个儿的一只只挑,你们不晓得他帮你们跑了多少路,又不图个什么,还乐呵乐呵的。现在他人走了,你们可别都忘了哟!”

“哎呀,这个老金,真是八卦!老程人好,还用他说!”

“谁说不是呢,这个老金,拿着鸡毛当令箭,成天在校门口蹲着,一双眼睛贼溜贼溜地盯着出出进进的人,谁手上拿了什么,带了什么,他都要一一过问,也不管人家乐意不乐意!”

“唉呀,算了,不说他了,程老师,说心里话,他这人确实不错,我到现在都不敢想象,他已经不在了,闭上眼睛,都还能瞧见他那憨憨的笑呵呵的模样!”

“是呀,快走吧,车来了,唉,这个春节过得,唉呀,啧啧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