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草包逆袭:腹黑嫡女不好惹

更新时间:2020-10-18 05:46:15

草包逆袭:腹黑嫡女不好惹 连载中

草包逆袭:腹黑嫡女不好惹

来源:落初 作者:云豆 分类:都市 主角:夏纤芯夏仙茹 人气:

主角叫夏纤芯夏仙茹的小说是《草包逆袭:腹黑嫡女不好惹》,它的作者是云豆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在新婚之夜被自己爱了整整四年的夫君抛弃,看着自己的夫君露着自己的庶姐进入了洞房,而自己跪在地上看着罗帐中隐约翻云覆雨的身影,听着让她心痛的声音,她愤怒地站起身来离开,来到将军府却发现将军府被贴了黄色的封条,路人对自己不停的指指点点,她不知道做错了什么,可怜的坐在将军府的门前,木讷地盯着地面,等待着天亮。终于两双绣花鞋露着自己的面前,她抬头看着,竟然是二姨娘和庶姐面带笑意地看着自己重生一世的她却没有想到自己面临的竟然还是死亡,只是这次一缕孤魂占据了她的肉体。二姨太的毒计陷害,庶姐的玩心计,装善类,狗奴才也敢欺压在姐的头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太爷,芯儿她不懂事,这种欺压奴仆,甚至杀人未遂的事情就让妾身来顶吧”二姨娘赵金莲用手帕擦着眼角,一副痛苦的表情,深情地看着琴儿。

三姨娘和五姨娘哪里敢出声,即使五姨娘看着自己的女儿躺在地上,脸色惨白,头上不停的渗出冷汗,她也无法上前。

她明白二姨娘在三天后成为将军府的夏邑的正室夫人,以后府内的大小事务都要归她管,而自己的女儿以后想要找个好人家也需要借助二姨娘的势力。

夏禹疼惜的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孙女,虽然想要包庇,但是偏偏在今天不行。夏禹朝着自己的右方看去,一位少年正嘴唇微启,慢慢地品着茶,而站在他身边少年正瞪着眼睛仔细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二姨娘,你想顶罪,你配吗?爷爷,我不依,你看二姨娘和大姐真的是能说会道,都不允许芯儿辩驳一句”夏纤芯露着天真的笑容,眼睛半眯着,一字字地吐着,将‘庶’字咬的特别清楚地说道。

“爷爷,你说过我们做主子的对待下人要平易近人,不可欺负,可是呢,有些人啊对她好,她便觉得自己成了主子”夏纤芯将手里的茶送到夏禹的身边,平淡地就像不是在说自己的事情。

夏邑听着自己最疼爱的的外甥女的话,总觉得这话里有话,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竟然没有一个是为芯儿说话的,而自己和父亲走进这里的时候,四周冷清,院子荒落,哪里都不像是一个嫡出小姐住的地方。看来这府内是有人在故意刁难芯儿啊。

“芯儿,你说是谁欺压到你头上了,三伯给你做主”不同于夏邑,坐在一旁一直保持沉默的夏兴突然暴吼了一声,硬生生的将夏纤芯吓了一跳。

夏纤芯嘴角抽搐了一下,摸了摸绑在头上的纱布,原本带着笑意的脸瞬间变得无奈,伤心。

“三伯,我知道你对我好,如果我说出她来,她肯定不会承认的,我有没有人证,仅有的两仆人,一个三妹唤人进来不问缘由就给拖走了,另一个被爷爷推在地上,肯定受了伤”

夏纤芯将跪在地上的翠儿扶了起来,有些凄惨和委屈的说道。

“爷爷,我承认我曾经是有想杀了这个奴婢的心,可是我忍住了,因为我知道这是一条生命,我是将军府的唯一的嫡出小姐,所以我不能会给将军府带了名誉受损的事情,但是,爷爷,芯儿有那样的想法也是逼不得已啊”夏纤芯突然跪了下来,梨花带雨的哭的伤心极了,听上去仿佛有太多的委屈。

二姨娘和夏仙茹看着夏纤芯,这已经完全偏离她们所想的了,她不是应该在听到二姨娘自动顶罪的时候出来阻拦,最后自己顶罪的吗?可是现在为什么?

夏禹,夏邑和夏兴看着芯儿突然跪下,而且哭的那么伤心,心不由地被揪了一下,恨不得将她扶起,将最好的都给他,可是今天偏偏

“唉”三人不由得叹了口气。

“老太爷。”

“爷爷,这个狗奴才在我受伤的时候不在我身边照顾,当我醒过来的时候需要安静她却吵闹的个不停,还不停的咒我怎么还不死,不仅这样,我院子中的奴才根本不听我的话,都听这个贱婢的话,我的月例,饭菜,衣服都被她克扣,还有母亲留给我的嫁妆都要被她骗去了一半,身为将军府的嫡出小姐,竟然还要给这个贱婢梳头戴花,这些都不重要,最主要的是她竟然在我的药里下毒,想要毒死我,要不是翠儿和小喜及时打翻我的药,恐怕我现在已经见不到爷爷和二伯和三伯了”夏纤芯打断琴儿的话,大声地痛哭着,言语激动。说的那是一个滔滔不绝,即使这些话中有很多是自己虚构的。这些话说的那是一个让夏禹,夏邑和夏兴心惊胆战。

“老太爷,我,我没有,她在胡说”琴儿哭喊着,想要抓住夏禹的衣服却被夏纤芯一脚踢开了。

“爷爷,你瞧,这狗奴才都直接称自己为我了,都敢抓自己主子的衣服了,好大的胆子”夏纤芯嘴角含笑,眼睛半眯着,声音微怒地喊了一句。

琴儿倒在地上听着夏纤芯的话,吓得不轻,大脑一片空白,目光呆滞地跪了起来。

“好大的胆子,我将军府的嫡孙女也是你们可以欺负的,老夫是曾说过将军府内是不允许出现主子欺压仆人的事情,但是还没有允许你们可以欺压在主子头上,来人,给我拉下去,别再让老夫看见此人”夏禹拍了一下桌子,瞬间桌面上出现了一条裂痕。

任谁也听得出夏禹已经动怒,而且已经下了杀令。

跪在地上的琴儿已经完全瘫痪,她不知道眼前的草包什么时候变得这般能说会道,这般的懂得利用宠爱,那自己只有等死了。琴儿绝望的看向了二姨娘,又瞬间收了回去。

而这一瞬间却恰恰的钻进了夏纤芯的眼睛里。

“爷爷,请不要和这个不识好歹的奴才动怒,爷爷,你就绕她一命吧,她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全家就靠他自己,就放她一马吧”夏纤芯摇晃着夏禹的手,撒娇着。当初自己和老爸用这招的时候,那是百用百灵的。

夏纤芯满脸甜甜的笑容,纯净的眼睛闪着期待的光芒看着夏禹。

夏禹享受着自己孙女向自己撒娇,听着自己的孙女一遍又一遍的叫着自己爷爷,自然乐得合不了嘴。

“好好好,一切都听芯儿的”夏禹宠溺的摸了摸夏纤芯的头,满脸的慈爱。“邑儿,我看你那个正房先往后延长几个月吧,避免因为太过自傲连家都不会管理了”夏禹冷着一张脸,严肃的表情让大气不敢出一声。

夏纤芯温柔的笑着,这是的她才发现自己的爷爷的目光一直盯着坐在一旁当作空气的男人。

“我去,典型的古典美男子啊,比电视里的那些明星都好看,真是有够妖孽的。”夏纤芯瞪大了眼睛,看着坐在自己三伯旁边的男子。,心里泛着嘀咕。

垂直的黑发有丝绸般的光泽,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高挺的鼻梁,削薄轻抿的唇,微微地向上仰着一丝魅惑般的笑容,棱角分明的轮廓,脖颈处的肌肤细致如美瓷。身姿英挺,仿若修竹,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一身青蓝色的袍子,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夏纤芯香咽了一口唾液,不舍地将目光收了回来,现在可不是看美男的时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