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掌门别跑

更新时间:2020-10-26 05:32:25

掌门别跑 已完结

掌门别跑

来源:落初 作者:当夏 分类:都市 主角:原武罗邱美琳 人气:

《掌门别跑》是当夏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掌门别跑》精彩章节节选:武林,是原武罗向往的世界,从小看遍武侠小说的她,甚至每年都自行到深山中修练武艺。而一次穿越,竟然真让她来到了异界,在这以武为尊的世界,原武罗正期待着畅游天下时。他却为她冠上掌门之名。复兴青药山,重建长生宫,开什么玩笑,原武罗表示三十六计,走为上。身后呼曰:掌门,别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挂怀个屁。原武罗心想。

她好不容易想到个省钱的法子,多少小说里都写着寺庙是个方便为善之地,她就向人问了附近的寺庙,想着到这灵光寺里免费住上几天,睡了几天的树枝,她实在是太怀念床铺了。

为了来寺庙蹭住,她还特意用墨汁涂黑了脸,用布条缠了胸,扮了男装在这大热天里兴冲冲的赶上来,结果却被这死和尚泼了一头的冷水,原本也就这么算了,人家不让进,也不能硬闯不是。但那死和尚一看这一拔人像是有钱模样,态度截然不同,立马笑脸迎人,殷情周到让人怀疑前后是不是同一人。

虽然在现代她从未为钱发过愁,但在家里发迹之前的普通人生活,也不是没见过这类人,世风日下,像有的寺庙烧柱香都要几千元。她便是有了钱之后也看不惯这些逢高踩低的人,本以为到了古代,一般都是民风淳朴的,结果却遇上这等见钱眼开的俗僧。

都说衙门口朝钱开,她看这灵光寺也是向钱开的,还编出这种谎话来蒙她。这口气忍得下才有鬼了,就凭这死和尚的态度,灵光寺她还住定了,而且在花城呆上几日便要在这住几日。

她今日就要和他辩辩这个道理,要是实在说不通,死和尚,本姑娘的拳头可是好些天没动过了。

原武罗忿忿道:“我只知佛说众生平等,竟不知你灵光寺侍佛念佛,出家人静净之地,倒是先把人分了个三六九等。小和尚,我倒要问问你了,你说主持梦到贵人,那你怎么知道这位公子就是贵人,他是脸上写了贵人两个字了?还是头上顶了贵人的名号?你倒是与我分说分说。”

圆通被她一番连珠炮似的问话打得头昏脑胀,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我……”

他觉得今日真是倒了霉了,一开门撞上这黑面,脸黑心黑,怎就没完没了了。他也上了火,

反问道:“施主何必与小僧拽文,莫不是施主自以为与这位公子相比自己是贵人。”

圆通心想:人家风度翩翩,你黑脸黑面的,你个乡下人总不至于敢在贵人面前说自己是贵人吧。

不料,原武罗立即回道:“人贵有自知之明,我自认不是什么贵人。”

圆通听罢一喜,待要讥讽她几句,却见她转身向一直未说话的青年公子道:“贵人,谓之公卿大夫也,未知阁下是?”

青年公子没想到她忽然将问题抛给他,沉默了一会,道:“在下并非公卿大夫,亦不敢当贵人之称。”

原武罗料他会如此回答。不论此人是不是真的是贵人,放着好好的客栈不住,也不当场言明身份,自然是有隐忠。她对圆通道:“小和尚,你听到了,既然这里没有贵人,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的,你既然容他们进去,怎么就容不得我们。”

圆通答不出,又想不出法子,急得脑门冒汗。

青年公子见状。出面圆场道:“小师父,这位小兄弟所言有理,不妨结个善缘,贵寺即能容客,便将他二人算做我等一行如何。”

圆通此时还能不应个好,忙道:“老爷说的是,如此甚好。”他怕再生事端,便摊手向内引路道:“诸位施主,天气甚热,请随小僧入内。”

原武罗见达成所愿,便也不多言,拉了长生跟上。

由侧面小道穿过前殿,进了南院,又走了一条碎石小径,圆通领着众人踏进了一处附着两间耳房的三开二层间小楼。

圆通道:“几位施主,上了楼有尽头是一件雅房,这楼里没住人,施主既喜静,便先上去看看满意与否,小僧带这两位去住处,一会再回来。”

原武罗却道:“不必了,你不是说这楼里没有住人吗,他住楼上,我住楼下就可以了,不敢劳烦小和尚。”

哼,带去住处,大概就是柴房之类的地。虽然本来想说免费住的地,就算是柴房,找点干草铺铺睡也软乎。可是现在可不同,死和尚如此欺人,她才不要如了他的愿。

圆通一楞,却见她顺手就推开了就近的一间房门,往里一看,满意的点点头,就朝长生招招手,长生向众人一礼后,随她进了房间。

圆通哪曾见过这样的主儿,看在贵人的面上,这黑小子倒是瞪鼻子上眼了,心里想骂,可贵人就在身旁又不能如何,只得瞪了原武罗所在的方向一眼。

圆通向青年公子道:“让施主见笑了,不想今日有如此无礼之人,是小僧设想不周之过。”

青年公子却不以为意道:“无妨。”随即向身边人递了一个眼色。一脸机灵相的的青衣少年便上前掏出一个小物件递给他道:“小师父辛苦了,我们先上去归整归整行李,这点小意思,务必要收下。”

圆通口称哪里哪里,却顺手接过,一看是个小银锞子,眉目全带了笑。

真是位贵人,他也没做什么只带了个路,准备了一篓筐的奉承话也未出口,便赏了银锞子。

圆通也是个见机的,知道贵人不喜他多话,便说了句有事尽管招呼他,他就住在院外的靠东面的小耳房里便告辞了,高兴的连贵人的姓名都忘了问。

原武罗在房间刚坐下没多久,便听到敲门声。她朝长生别了下头,长生意会的去开了门。

高壮青年施了一礼道:“这位小兄弟,我家公子请你上楼一叙。”

原武罗道:“我热的慌,你家公子想说话让他自己下来。”

高壮青年显然没想到她会如此回话,带着审视意味扫了她一眼,也不多话,转身离去。

长生不禁道:“掌门,那位公子刚刚才帮了我们,你如此是不是有些失礼。”

原武罗白了他一眼道:“他若想帮,一开始就可以帮,看了半天好戏,我要是不拖他下水,鬼知道他会怎么做。”

“可他终究是帮了。”

“你个死脑筋,那我问你,如果有一天,你掉进水里溺水,刚好有个老头在钓鱼,把你钓上来了,那你是不是该谢谢鱼竿还是老头。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许的,你是要嫁鱼竿啊还是嫁老头。”

长生凝眉思索。掌门这说的是什么话,他会游泳的怎么会溺水,再说了老头怎么钓得起一个人,而且他是个男人怎么能嫁人,还嫁给老头。

原武罗满意的一笑,这个长生,就认死理,跟他说理,不如乱说一通反正辩不过他也要想半天。

过了一会,门外又传起敲门声。

原武罗挑挑眉,自个去开了门。

便见到青年公子立在门外。

没想到他还真的下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