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我的导师是腹黑

更新时间:2020-10-26 05:33:11

我的导师是腹黑 已完结

我的导师是腹黑

来源:落初 作者:红萌雁 分类:都市 主角:师兄安静 人气:

红萌雁新书《我的导师是腹黑》由红萌雁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师兄安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是一个逗逼女学生和腹黑男导师斗智斗勇的爆笑喜剧。方悦诗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新导师竟然是那个曾经跟她相过亲的男人!他第一次见面就对她怀有敌意,从此以后更是利用师长的身份,对她各种欺压各种折磨。原来,十年前她伤害了他,却一笑而过,最后还把人家受害者忘得一干二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妈讲得口干舌燥方才作罢,趁她消停的空档,我赶紧溜回了自己房间,把门关了个严实。

行李都顾不上收拾,我就直接往床上一蹦,呈大字型趴着,然后习惯Xing地拨通了苏宇的电话,一股脑地将最近发生的所有不快挨个倾诉了一遍。

正所谓,心情不好,找苏宇;身体不适,找苏宇;没钱吃饭,找苏宇……苏宇不是万能的,但没有苏宇是万万不能的!

不得不说,苏宇在心理学方面真是颇有造诣:“如果他真的是在整你,那你越反感越反抗,他就越高兴越想整你。我给你的建议是:顺应他提出的任何要求,不管他说什么,你都竭力做到最好,让他挑不出毛病来。这样,他就会感觉每一拳都打在棉花上。另一方面,你也可以主动示好,努力化干戈为玉帛。双管齐下,问题自会迎刃而解。”

“高,实在是高啊!”虽然我老爱和他抬杠,可这回我算是心悦诚服了,“那林**的事呢,如何解决?”

我甚至不愿意提起林梦蓉这三个字,因为每想到一次,我的心就像被利刃划上一刀,鲜血淋淋。

“这个,倒也简单。你就以林**为榜样,化悲愤为力量,超越她,夺去她在大家心目中第一名的光环,这就是对她最好的打击。”

“苏宇,虽然我很清楚,她什么都不知道,我的不幸也不是她造成的。但我总是克制不住地妒忌她所拥有的一切,总想跟她比较。你说,我是不是很坏?”我也想遏制自己的心魔,但它总是时不时地冒出来摇旗呐喊,占领了我非常有限的脑容量。

“你不是圣女,你是个人,有血有肉的人,自然会有这些该有的情绪。你不用强迫自己去放下什么忘却什么,我相信时间可以冲淡一切,慢慢的,你就会释怀了。”苏宇的口气难得一见的柔和、沉稳,自带治愈功能,就像是一个心理医生在开导患者。

我暗暗感慨:这货,没去念心理学真是太可惜了。

“恩,每次给你打完电话,心情就好多了。”虽然我大多时候都在跟他贫嘴,没个正经,但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可是发自内心的诚恳。

在人生最难过的阶段,我们互相扶持着走了过来。也因此,我们之间的感觉更像家人——也许可以很久不联系,但那份亲情一直都在。

要说苏宇人生最难过的阶段,莫过于胖子时期了。苏宇是天生的喝水都胖的类型,因此从幼儿园到高中一直都是稳坐“班猪”的宝座,班上的凳子都被他坐塌了好几条。

胖子的童年总是悲惨的。我之前和班上同学一样,不怎么搭理他。直到有一次Chun游,大家都成群结伴地去湖里划船,但偏偏只有苏宇一个人落了单——因为大家觉得他胖,跟他同坐一条船的话,船身一定会倾斜。危险是肯定的,划起来也费劲。于是,苏宇只能一个人落寞地划走了一条船。

果然如大家所料,整个船身倾斜得厉害,随时都有进水翻船的危险。苏宇一直费力地维持着平衡,笨拙地往前划着。可是,杯具还是发生了!船倒是没翻,只是由于吃水太深,在一处礁石上搁浅了。

同学们纷纷划上前去围观他的窘态,个个笑得前仰后合,根本没有一个人上前帮他。

在众人的哄笑声中,他涨红着脸,可怜巴巴地爬到礁石上,打算自己将小船推回水里。

本来,以他的气力,将小船推回水里根本不在话下。可他大概被大家的嘲笑声搞得六神无主了,一时间竟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那样子实在可怜。

这时,我的同情心爆发了!我蹭蹭地跳上了礁石,帮他推了一把。

他直愣愣地看着我,估计以为这又是什么新款恶作剧吧!

“还愣着干什么?!走吧!本姑娘决定跟你共乘一条船!”我朝他咧嘴笑笑,然后自顾自地跳上了小船。

大概看我的眼神很真诚,并不像在捉弄他。于是,胖子苏宇顶着200斤的体重,小心翼翼地上了船。

我察觉到他在尽量避免船身的剧烈摇摆带给我任何不适,不禁感慨在他熊腰虎背的外表下竟有一颗如此细腻的心。

后来,苏宇的朋友越来越多了。那些想接近我的男生们纷纷换了一副嘴脸,跑过来跟他称兄道弟。虽然他心里像明镜似的,但本着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要强的原则,再加上一个人独来独往寂寞了许久,他不计前嫌地接纳了他们。

“他回来了。”苏宇莫名其妙地冒出一句,打断了我的思绪。

“谁?!”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明知故问。

苏宇沉默了许久,似乎有些后悔告诉我这个消息,但最后还是接着说道:“君昊。听猴子他们说,他上个月就回国了。”

“是么?”我苦笑。他回国,与我何干?这么多年,他不曾和我联系,回国也没告诉我。即使他和我之间,因为有所忌讳不便告知。但以苏宇和他的交情,怎么也得和苏宇说一声吧?!他竟然连苏宇都瞒着,估计是怕苏宇告诉我吧!

心上某个角落,那道愈合了多年的伤疤,似乎又开始隐隐作痛。恍惚间,我想起十年前的某一个晚上,有个少年在皎洁的月光下对我说:“悦诗,等我回来。”我想,我这辈子都忘不了那天晚上的月光。可如今他是回来了,而我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

我有些嘲讽地勾了勾嘴角,对电话那头的苏宇说:“坐了一下午车有些累了,我先去睡了。”

我是真有些困了。在实验室的时候就已经觉得筋疲力尽,又坐了好几个小时的车,听了好几个小时的唠叨,临了到了最后还要被这个重磅消息轰炸一下。

“……好吧,再见。”苏宇似乎还想说什么,但他察觉到我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只好作罢。

“再见。”我难得温柔地说了一声,一如十年前我对君昊说的最后那句——“再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