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残暴帝王顽劣妃:强制征服

更新时间:2020-02-21 13:07:50

残暴帝王顽劣妃:强制征服 已完结

残暴帝王顽劣妃:强制征服

来源:落初 作者:黄宣倪 分类:都市 主角:贺太后 人气:

《残暴帝王顽劣妃:强制征服》为黄宣倪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第一次穿越,她遇到了是王爷的他,险些丧命。第二次穿越,他已经从王爷变成了皇帝,霸道更比从前。这个可恶臭男人,怎么时不时让她遇到,难道是上天注意定的姻缘。哼,她才不相老天呢,她只信自己,她要为自己的姻缘博上一博!(内容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Chun风似剪刀。

王府绿柳成荫,小桥流水,风景好比水月洞天……

“太后驾到——”老远,早已坐在大厅等候多时的贺七夕就听见尚公公的声音。

终于来了!这一刻贺七夕期待已久!

“七夕拜过太后!”贺七夕上前欠了欠身。

太后慈眉善目,轻轻扶起贺七夕“圣女不必多礼!”

两人互相搀扶着做到厅堂,秀美的慧衣娇艳的托在地上。

“圣女前日让哀家在王爷纳妾前日来王府是何事?”

太后微侧着身体,双手一直慈祥的搭在贺七夕手上。

“七夕有样东西要给太后看!”说着,她向身旁的小小使了一记眼色,小小知趣的把手机递了上来!

“这是何物?”看着这稀奇古怪的小东西,太后充满疑惑的问。

“这是我从天上带下来的圣物!”七夕微笑的接过手机连连解释“太后一会儿便知!”

说完,她熟识的调出前日在王爷那里录的音,里面立刻传来他的朗读声。

“卧室大Chun绿,握梅悠闻花。我只会中第,邀文卧室睡,卧室大Chun绿。”

“这不是王爷的声音吗?”太后很是吃惊,单手指着手机惊恐不已“他为何如此骂自己?”

哈哈,贺七夕早在心里笑开了。太后听到的和王爷照着字念的意思完全不一样。简直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我是大蠢驴,我没有文化。我只会种地,要问我是谁,我是大蠢驴!

哈哈哈,聪明的贺七夕呀!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太后越发紧张,拉着七夕的手问。

“这是王爷中邪所致!”贺七夕假装紧张的瞪大眼眸“我这圣物能降服所有的妖魔鬼怪,必能想办法救王爷!”

“一派胡言!”听闻太后驾到,聂硕便马不停蹄的赶往大厅,一进门就听见这妖女说自己中邪!虽还不清楚怎么一回事,但他猜想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本王好好的岂会中邪?”

“可是王爷,圣女的……”

“如若王爷不信,七夕可以证明给你看!”贺七夕赶紧打断太后的话,如果让这王八听到那段录音可就惨了!她可不想让一个小小的过失就失去惩治这死王八的好机会。

“你能怎么证明给本王看?”聂硕面带凶狠,一只手狠狠掐住贺七夕的下巴。

贺七夕被他捏得下巴钻心的疼,她极力甩开聂王的手,拿出自己的手机。

噼里啪啦的翻出相册,里面是她拍好的聂硕的正面照。

贺七夕拿着相册在太后面前耀武扬威“太后请看!”

“啊!”一看见小东西里面装的竟是皇儿,太后吓得差点没站稳倒下去“这,这是怎么回事?王爷怎么会……”

“让本王看看!”

聂硕夺过让自己母后花容失色的怪物,眼睛死死盯住里面的自己!

一项对任何事任何物都镇定自若,毫不畏惧的聂王爷也有些颤颤巍巍“这,这,这是什么?”

“我就说王爷中邪嘛!”贺七夕理直气壮的夺过自己的手机,爱死它了!“这圣物里装的是王爷的魂魄!”

“魂魄?”不管是太后王爷还是丫鬟奴才都惊恐的叫出来!

“恩!”收到满意的效果,贺七夕很有道士风范的点点头。

“那可怎么办啊?王爷不能有事啊!”

太后惶恐的抓住贺七夕的手臂,若王爷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还叫她这个做母后的怎么活呀!她就只有皇上和王爷两个儿子,他们谁都不能有事!

“本王不相信这妖女的鬼话!”稍作镇定,聂硕脸部极具降温,已经到了千年寒冰的地步“来人,把这散播谣言的妖女拖下去杖刑八十!”

“是!”一群全身盔甲的侍卫冲进门就把贺七夕往门外拖。

“住手!”太后大喝一声,随即神色慌张的走到王爷跟前,双手交叠“王爷,此事不能不信!”

经常求神拜佛的太后对鬼神传说一向深信不疑,在加上此事,更是认为举头三尺有神灵。

“本王不会信她鬼话!”聂王转头瞪向被侍卫放下的贺七夕“本王已经派人前去调查这妖女的身世,很快就会知晓一切答案!”

到时候就容不得这妖女在这扰乱民心,他聂硕一定要将这妖女碎尸万段!

客厅顿时陷入一场死寂,太后本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闯进来的侍卫总管打断。

侍卫总管单脚跪地,义正言辞“禀报太后、王爷,末将已到全国各府衙知县那里查贺七夕圣女的身世!”

“结果如何?”聂王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答案。

“结果,结果全国都并无此人!”

“不可能!”聂硕大惊!失神的跌坐在椅子上。

“当然……有可能!”贺七夕走近他,看到他的模样心里简直痛快淋漓,微微触动嫣唇“我说过我不属于这里,我是从天上下来的!你就算把举国上下翻个底朝天,也查不出个所以然!”

她并没有撒谎,她的的确确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那圣女有法子救我皇儿吗?”太后脸色苍白,聂硕也同病相怜!

“当然有!”她浅笑。

这个法子是她早就算计好的,反正她手机也快没电了,到时候也看不到里面的照片,太后她们也一定以为邪已驱除!

没想到二十一世纪的手机还可以这般戏弄几百年前的祖先,哈哈哈。让那些考古专家咆哮去吧……

“什么法子?”太后有些急切的问。

等的就是太后这句话!

贺七夕带着挑衅意味的看着聂王,这一刻,她所向披靡“就是要冲喜!”

“这个好办!”太后窃喜“明日便是王爷纳妾之日,大喜之日自当能冲喜!”

“大喜之日冲喜是没错,只是……”贺七夕欲言又止。

“圣女但说无妨!”太后轻微抬起衣袖。

“怕是要委屈王爷!”贺七夕咬着下嘴唇做着很无辜的样子。

“你又想出什么馊主意?”聂硕没好气的说,却被太后白了一眼。

太后安慰的看了眼贺七夕“王爷就是个直肠子,圣女别见怪!”

她当然不见怪!怕见怪的是聂硕那王八!

“冲喜要以新娘为首,所以王爷必需……必需要穿新娘服!”

“岂有此理!”聂硕一听,怒不可遏的把一旁的桌子踢倒,然后抽出身旁侍卫身上的佩剑将桌子一刀两断“让我堂堂聂王穿女人的衣服?”

他是雄霸天下的主,他将来是掀州的国君,怎能穿一个贱妾的衣服?传出去岂不是要被人耻笑?

看这妖女分明就是报复!

那天她走后,他的床上留下一滴落红,想必她今天是借此事为自己讨回公道!

哼!他聂硕想要的女人还会容得有误?竟敢报复到本王头上,怕是不见棺材不下泪!

“这确实有点难为王爷!”太后也犯了难,王爷的脾气,她这个做亲娘的比谁都清楚,让他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简直比直接要了他的命还来得吓人!

“难道圣女就没有其他法子吗?”太后有些焦急。

“没有!”贺七夕毅然决然的说,双眼与聂硕对瞪!

没有商量的余地,不知道体会别人感受的人不配有好下场,他聂硕那只臭王八就是一个例子。

“皇儿,为了自己,你就姑且听圣女的话吧!”见贺七夕这边说不动,太后只好求助于自己的亲骨肉,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母后!我乃掀州聂王,你叫儿臣今后如何见人?”

大丈夫戴天履地,死而后已!

今朝有酒今朝醉,岂可听信一个来路不明的妖女胡说八道,胡言乱语!

“若皇儿不听母后劝告,那休怪哀家将此事禀明皇上,让他下圣旨强行王爷!”这是太后最不愿看到的,但为了保孩儿Xing命,她只得出此下策!

“母后!”聂王有些恼怒,这一切的制造者都是那妖女,他一定让她后悔冒犯自己。

“明日哀家想看到王爷穿新娘……新娘服的样子!”太后有些为难的生气,然后无可奈何的离去!

嘿嘿。

贺七夕在心里偷笑,终于大功告成!

她可不知已经完全惹怒那头泯灭人Xing的霸王!她让他情何以堪,他就让她死于非命!

没有人可以掌控本王的一切!没有人可以伤害到本王一根汗毛!既然妖女执意要与本王作对,就让你好好体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恭喜王爷,明日将成为全国最美的新娘!”

不知聂硕心里的狠计,贺七夕还在为自己的胜利鼓掌!铁石心肠就用火烧,纵火烧身就用水灭!贺七夕在二十一世纪还是有些难对付的!

但她却忘了这离二十一世纪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既然在二十一世纪有她老爸困住她,在这里自然有人震住她!一切还得看他们各自的造化……

“哼!”聂硕哼笑,识时务者为俊杰,她若依然不识好歹,休怪本王手段残忍!

对付区区一个女人,简直易如反掌!

“圣女果然是圣女!”

“王爷过奖了!”贺七夕嘴角带着一抹假笑,她微微低头向聂硕欠了欠身子,头也向一侧微微偏去“比起王爷,七夕还只是个小喽喽!”

以为得到太后的认可就可在本王面前耀武扬威?简直笑话!贺七夕呀贺七夕……现在得意恐怕还为时尚早,不了解本王在掀州的地位和身份就如此嚣张,看来不好好折磨你,本王不能服众!

“你还算有自知之明!”聂硕起身,在她面前把手关节弄得‘吱吱’响,“本王本不想与一个女人计较,但你……哼!称不得女人!”

“怎么?”看着他动怒的手,贺七夕还是很不怕死“王爷想揍我吗?”

“本王怕脏了自己的手!”

说完,聂硕便一甩袖子愤怒的离去。

贺七夕上前几步盯着他离去的背影,嘴角一边不自觉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淡笑……

聂硕!姑NaiNai很期待你明日的新娘装!我要让你受尽耻辱,让你在我机关算尽的圈套里呼天天不应,喝地地不灵!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