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炮灰难为

更新时间:2021-01-14 06:58:52

炮灰难为 已完结

炮灰难为

来源:落初 作者:席祯 分类:都市 主角:卫嫦卫嫦咽 人气:

《炮灰难为》由网络作家席祯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卫嫦卫嫦咽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欢脱女青年穿入书中,携玄幻金手指,改写炮灰女配命。  ————————————————————  本文延续某祯甜文宠文一对一绝对忠贞的风格。已有多本完结文,坑品保证,请君放心跳坑!O(∩_∩)O~  PS:新书《重生之人生赢家》刚开坑,求呵护求抚摸~~(^o^)/~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燕语楼”是季宁歌的闺楼,也是季府唯一一幢二层小楼。

当年建秦府时,秦氏外出经商的娘家兄弟秦雍,刚好从东渡国回来,上季府探望秦氏时,随口提及东渡国的居住风格,疼女有加的秦氏,当即说服丈夫,给女儿造了这座精巧别致的二层闺楼。

在那之后,二层楼宇才在逐鹿城乃至整个大同的官富人家流行起来。由此可见,秦氏对女儿有多宠了。

除了风格新颖,“燕语楼”所处位置的风水也相当好。这是秦氏在布局季府时,特地命风水师看过的。当时,风水师还半真半假地笑言:“你家这个闺女,日后是旺夫盛子的命格……”

这也是造就秦氏疼宠女儿的其中之一个缘由。

言归正传,“燕语楼”的主楼是四开间格局。季宁歌住在楼上,居中是楼梯,以东两间,一间是季宁歌的卧室,另一间被格成两小间,分别设做沐浴室和守夜丫鬟的休息室。以西是书房和琴房。不过,季宁歌权当它们是摆设,除非心血来潮,否则从不去碰。

卫嫦由蝶翠送至“燕语楼”后,在沅玉、沅珠两个丫鬟的伺候下,舒舒服服地在沐浴间泡起木桶澡。

舀了一勺加了桃花瓣的温热清水,从肩头轻轻淋下,卫嫦觉得,紧绷了一日夜的神经,此刻才终于得到舒缓。

“小姐,香浴膏就在浴桶旁……”

门外,传来沅玉不甚放心的提醒。

沅珠更是一脸焦虑地猜测:“是不是我们哪里做错了?不然,小姐怎么会突然不让我俩伺候了呢?……会不会……小姐在将军府受了什么气?回来时,脸色很不好看呢……”

“嘘!这种话可不能乱讲……”

沅玉一把捂住沅珠口不择言的小嘴,瞪了她一眼:“若是传到有心人耳里,还道是小姐在咱们跟前说什么呢……”

沅玉心下叹气:小姐在外的名声已经够乱的了,可不能因为她俩的无妄猜测,再给小姐惹来什么麻烦……

两个丫鬟隔着门板的低声对话,并未传到浴室。

室内,卫嫦顺利找到沅玉说的那盒香浴膏,好奇地勾了一点在掌心,而后兑了点水,将散发着桃花香的香浴膏一一涂遍身体各个部位。

直抹到大腿根时,私密处尚未愈合的裂伤,疼得她直龇牙,下体不自禁地缩了缩。

蓦地,一股暖意从她私密处汩汩涌出,瞬间,清澈的水面浑浊了几分。

卫嫦愣了愣,直至会过意,一张小脸陡然胀成猪肝色。

“阙-聿-宸!!!”她咬牙切齿地怒拍水面。

这个混蛋!

吃了她也就算了,居然还把……还把那玩意儿射在她里面……万一,万一她因此而怀上孩子了可怎么办?

“小姐?”门外的丫鬟一听到里头的动静,忙拍着门板问:“需要奴婢进来伺候吗?”

“别……”卫嫦连忙停下动作,出声阻止。

万一被两个丫鬟看出端倪,她还要不要活呀……

“我只是耍着水玩呢,你们忙去吧,等我泡好了,自会叫你们。”卫嫦佯装轻快地回道,免得那两个死忠的丫鬟,放心不下她而冲进来。

听她这么说,沅玉和沅珠只得继续垂手守在沐浴间外。

“呼!”卫嫦轻呼了口气,***!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老天爷究竟有多么憎恨她呀……未婚**也就算了,要是再来个未婚生子……她真不敢想象……

蓦地,她身子一顿。

不对啊……不对!

她明明记得,自己在小说里,是让季宁歌服下避子汤的,季宁歌也确实没因此而怀孕,可为什么改成她后,就没了那碗避子汤了呢?究竟哪个环节出错了?那碗避子汤呢?

卫嫦眯眯眼,身子往水里沉了沉。脑海里,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并成为季宁歌后的每一个场景、每一个步骤从头到尾、仔仔细细地梳理了一遍……

啊!她记起来了!

那个丫鬟……那个怯生生唤自己去书房见阙聿宸的小丫鬟,第一次出现在她跟前时,手上不正捧着一碗乌漆墨黑的东西吗?好似因自己的歇斯底里,吓得她摔碎了碗……

啊啊啊!卫嫦恨不得自己再穿回那一刻,将那碗黑汁般的汤药如数灌下……

可是,回不去了……她欲哭无泪地捶了捶额,回不去了啊!

“小姐……水是不是冷了?让奴婢进来伺候您起身可好?万一受了寒……”

门外,沅玉和沅珠见里头半天没声响,对视一眼后,由沅玉开口劝道。

卫嫦这时才察觉到逐渐冷却的水温,让她裸露在空气中的肌肤,激起了层层鸡皮疙瘩,只得闷闷地应了一声,让沅玉和沅珠进来服侍。

待擦干头发、换上清爽的常服,沅玉去收拾沐浴间,沅珠下楼去接大厨房送来的晚膳,卫嫦垂头丧气地往床上一趴,继续揣度怀上孕的几率有几分……

但愿没有受孕……没有受孕……她心里一个劲地默念。

可万一真的怀孕了呢?她该如何抉择?瞒着家人偷偷去药馆买堕胎药?还是鼓起勇气将孩子生下来?

前者有风险,毕竟是医术落后的古代,就算有堕胎药卖,也不保证能否清干净子|宫。更甚者,一个不小心,还可能造成母体大出血……

卫嫦越想越可怕,赶紧摇头撇去这个想法。

可若是后者,假设她冲破了重重阻力,哪怕不惜和季府脱离关系,也坚持把孩子生了下来,可万一,那个时候孩子的父亲跳出来和她争抢抚养权呢?

没了季府的仰靠,她卫嫦在这里,无疑就是个白目,如何争得过蒙受圣恩的将军府?可要是让她把孩子交出来……在她做了这么大的努力和牺牲后,最终还是要失去孩子,自问,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想到这里,卫嫦万分沮丧地翻了个身,长长叹出一口气,自嘲般地低喃:“老天爷啊,你如果是想让我体验一番季宁歌的悲催遭遇……好吧,你赢了……”

“咯咯咯……”忽的,一串清脆的笑声,从她耳畔传来。辨音源,仿佛是从她耳朵里传出来似的。

卫嫦一惊,腾地从床上起身,戒备地环顾四周:“谁?谁在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