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绝世色女:王妃,正经点

更新时间:2021-02-27 21:32:31

绝世色女:王妃,正经点 已完结

绝世色女:王妃,正经点

来源:落初 作者:醉恋 分类:都市 主角:轩恩 人气:

《绝世色女:王妃,正经点》作者:醉恋,都市类型小说,主角:轩恩,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莫名奇妙被赶下山,她笑的一脸贼。江湖、皇宫、美男她来了!耶?这男人是怎么回事?她看她的美男管他毛事,干嘛摆出一副你是我的,不许看别人的模样?还想武力抢她回府?以她的身手没抢他就够意思了,他还反了天不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己的十一个爹爹们全一致别过脸,只当什么都没看见,而自己的那些哥哥们,很有默契的低头喝酒,仿佛这时候谁说话就会被烧成灰一般。

“恋恋,娘的宝贝!”娘有些着急的拉过我,瞧了在座的客人,然后说道,“恋恋,你可要听仔细了,这几位哥哥,其中……”

娘顿了顿,终究一句话没说出来,却显得很焦急。十一位爹爹悄悄转眼,不过一眼,迅速的闪开。十一位哥哥以同情的眼光扫过来,唇边的笑还没来得及绽放就被娘狠狠的瞪了回去。

满园的宾客似乎也了解了娘的意思,眼中神色各异,却一致的很复杂。只有我是满心疑惑,眉头都拧在一起了,这些家伙要和我打哑谜吗?

“娘,你到底想说什么?”忍不住的问道。

“就是,他们算是你的哥哥,你不能……”娘的话还未说完,羽然叔叔轻咳了一声。

所有人寻声望去,羽然叔叔却笑着望向火逸。

“夫人!”火逸抿了抿唇,说道,“夫人请放心,我与皇叔之间并无直接血缘关系,我们只是同宗,却是不同支系,对王室律例并不起冲突。”

“夫人,恋恋不一定是王叔的……”银溯的嘴张了张,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夫人,难道……”江静轩也是一样的表情,焦急又不敢随便说出口。

“娘,他们是不是想问,我是哪个爹爹生的?”一扫在场人的脸色,大致就知道问题的症结所在。

可看娘的表情,显然有些糊涂,或者是不愿意想的明白。在自己心里也是不愿意的,十一个爹爹都对自己无限疼爱,若是一下分清楚了,未免心中失落。

“恋恋,娘是帮不了你,今后的天下自己去闯吧。”娘拍拍我的肩膀,然后坐回桌旁,完全是逃避。不过,也不能逼娘,毕竟十一个爹爹是最重要的。

“夫人,我与恋恋是表亲,如何不能娶?”江静轩问道。

“夫人,同理,我与恋恋算是同宗不同支,自古婚嫁之例不在少数,为何夫人要出这么说?”银溯也是不解。

“我知道,古人是可以没错,但是……在我这里就是不可以!”娘倔强的说着,有些生气了,顷刻看向我,认真的说道,“恋恋,你不要怪娘多事,娘是不想看到近亲结婚,万一以后你生个小孩是傻傻的,或者有先天残疾,那可怎么办?”

“娘?”疑惑的望着她有些慌乱的眼神,心里也飘动起来,“娘,会吗?”

“恩恩,有很大可能的!”娘一个劲的点头,然后警戒的看向我身后的几人,“恋恋,你先不要那么贪心,找个没有关系的帅哥就好嘛。”

十分不舍的回过头,身后那四人都一脸紧张的注视着我,撇了撇嘴唇,说道,“娘,不好选,可不可以……”

“想想小孩!”娘小声在身后提醒着。

经娘一说,我沉默了。

“罢了,今天都是五国在场,本王说件事吧。”银然帝轻一叹站起身,“夫人不愿将恋恋嫁给银日,是觉得亲上加亲不好,呵……其实,本王并无王子。”

银然帝的一句话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银溯更是不可置信,呆愣着看向他的父王。

“这事岂能胡说!”烈爹爹惊讶的眯起眼,似在猜想银然帝话中的真实Xing。

“三哥,这种事我怎么会开玩笑。”银然帝依旧不慌不忙,说道,“我生Xing平淡寡欲,可为了繁衍王室香火,不得不娶后纳妃,奈何都是女儿,刚巧同宗中也有人生产,却是男婴。本就是一脉血液,也算是正统王室,三哥觉得我做得不妥吗?”

烈爹爹闻言不语,只轻叹了声。银溯半敛着眼,半晌方才回神,却是眉头一皱,离开了。

“溯哥哥!”心急的叫了一声,银溯并不理会,身影逐渐消失在眼前。

“小爱,关于静轩,你可是早都应允过的。”江秦舅舅打破沉闷,眼里尽是复杂的神色,“我虽不懂你为何会有那样的想法,不过,若真要按那种条件,静轩……”

紧张!在场人的注意力又转移到他的身上,该不会是要说,江静轩不是他亲生的吧?

“爹!”江静轩睨眼,澄澈的眸子染上些许轻愁。

“静轩,你是爹娘亲生的。”白雨蝉苦涩的笑道,“娘不是百慕岛的小千金,是你岛主爷爷为了让NaiNai转移失子之痛,从别处将我抱来,这也是后来你爷爷在临终时说的。”

“真是没想到,一场生日宴吃的这么震撼人心。”萧月勾起唇角,对上我笑道,“恋恋,现在哥哥们还在等着你的答案呢,喜欢谁?可不要像你娘一样,太贪婪的话一个也得不到哦。”

“厄……”瞧见那眸子里精光一闪,很寒!

“看来,恋恋还是决定全部要呀!”萧月自顾自的边吃边笑。

江静轩直望进我的眼,接着嘲讽的一笑,翩然离开了宴席。还未等我开口叫他,火逸攸长的眼眸冷凝,一甩衣袖转身。这次自己没开口,心里突然涌上一阵沉闷,看向杜飞扬,他只是愣愣的捏着酒杯,对于我的目光丝毫未感应到。

“飞扬?”俏姨轻扯他的胳膊。

杜飞扬抬眼,半晌嘴角浮上一抹淡淡的苦笑,轻声道,“各位慢用,我先行告辞。”

这下自己傻了,怎么一瞬间全走了?眼里先是起了一层薄雾,渐渐的,越来越觉得委屈,整个后花园的人一见,很默契的全部起身逃离。

“啊……”凄厉的大叫一声,用以发泄心里的郁闷之气。

“小色女,你这是活该!”整个后花园就剩了萧倾雩一人,嘴上虽是不屑的取笑,可那眼中的神色异常。

“要你管!”没好奇的吼道。

取下腰间的十尺绫缎,发狠的挥舞起来,一阵噼里啪啦,杯盘桌椅皆被我打翻在地。就此还不能解恨,又是几下横扫,园中花草全部遭了殃,反正我也不是怜花惜草之人。

“你很难过吗?”背后传来萧倾雩的声音,感觉上他在难过。

“现在我心情很不好,你不要来烦我!”不想理会他,特别是怪怪的他。

瞧见天上一只小鸟飞过,一挥掌,冰针迅速飞出,接着就由空中掉下只冰冻鸟。走上前去拣起来,小鸟的眼睛还充满困惑与恐惧,心里一叹,将掌置于鸟身上,不过片刻,小鸟扑腾着翅膀,挣扎着飞开了。

“恋恋。”

“厄?”猛然被身后那轻柔的声音惊住,愣愣回头,萧倾雩几乎不曾这么叫过我。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