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 精灵联盟调查员

更新时间:2020-03-25 04:37:06

精灵联盟调查员 连载中

精灵联盟调查员

来源:落初 作者:越浪儿 分类:二次元 主角:帅哥默丹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越浪儿的原创小说《精灵联盟调查员》,主角帅哥默丹,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默丹:“小子,要不要当联盟公务员?”易东的眼睛开始发光了:“是不是一茶一报一整天那种?”默丹:“一查一报?唔,应该是吧,毕竟组织很多时候比较关心成员的。”易东开始流口水了:“待遇怎么样,工资多少,有保险么,有公积金么,节假日怎么说?”默丹咽了咽口水,说道:“呃,这个待遇可能不是很好,八险一金,月薪上万,还分配一套房。节假日的话,我们一般有事干活,没事的话都是自由活动的,喂喂,你怎么倒了,你没事吧!”看着已经晕过去的猪脚,默丹不由挠挠头:“现在的年轻人,虽然待遇不好,也不用这么激动吧。”易东紧紧抱着默丹的手腿:“大叔,组织就需要我这样的人才,这个联盟调查员非我莫属啊。”——————————————————————————1.非幼儿向精灵宝可梦小说2.主剧情以参考游戏为主3.新手,码字时间不是很多,不喜轻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快,要关门了,快点。”炸鸡的香味混着淡淡的消毒水味儿,霓虹耸立的夜幕中,黯淡的病房远远近近,依旧是纷至杳来的破碎记忆,依然是那拉不开的病床帘布,易东感觉自己的手在颤抖,腿在颤抖,心脏在颤抖,连灵魂都在颤抖。

“啊——”,起身,大口喘息,窗外啾啾鸟鸣,檐上有水珠嗒嘀,泥腥味混着房间中弥漫着的浓烈的药草味儿,令人感到莫名的安心。

“嘎吱——”,默丹端着一碗粥和一碗药进来,两个碗放到了床头柜,在床边坐下,伸手背轻触易东的额头,然后缩手入兜掏出了黄金叶和火机,正要抽烟点燃,想了想还是放回了兜里。

“昨天你被击飞到海里,库库伊及时把你捞了上来。”指了指易东包扎好的额头和手臂,“被炸飞的石屑划了几下,脸上皮外伤,应该不碍事,小臂骨裂,年纪小,好得应该也挺快。”老男人声音有些嘶哑,想来是一晚上没睡过,本就红色的眼眸要滴血一般。

易东对于这个惫懒的老男人细致的关心有些不习惯:“哦,谢谢。”房间中一时有些沉默。

“那……那个……”默丹似乎在组织着语言,想着怎么开口。

“啊?”

“哦,就是想问问你,当时虽然你问我要了Z手环和石头,不过我好像没来得及把Z招式的动作和名字教给你来着……额,你不说也没事,就是记得以后别和其他人说。”老男人挠了挠头,想起来眼前的孩子和自己也没太深的关系,就这样随便探听别人的秘密似乎不大好,也就随便嘱托了一下。

“记得先喝粥再喝药。”默丹有些尴尬,想要起身出门。

“老师!”

“嗯?……啊,哦,是……是叫我吗?”默丹一时没反应过来。

“这房间除了你这个糟老头子还有别人吗?”易东被气笑了。

“嘛,其实我年纪也不大,你下次叫我大叔就行了。”人哪,就是贱。

“行吧行吧,大叔,你不是要教我什么什么气运行的方式么,我能使用Z招式就是感觉身体里面有一股特殊力量在支持了。”

“是这样么,现在这样教你没关系吗?”

“我现在能打死肯泰罗。”易东挥舞了一下缠着绷带的手臂,“哎呀,痛!”当然,这种二B的行为只会扯到伤口。

“臭小子。”默丹笑骂了一声。

………………………………………………

两天后,默丹和库库伊不可置信地看着拆下绷带后光洁如新的皮肤和挥洒自如的手臂。

“你小子,不会是人形宝可梦吧,不对,就算是精灵的自愈力也没那么可怕啊。”捏着易东的脸蛋,库库伊博士觉得自己似乎有了研究的素材。

“滚开,Gay佬,长的黑难道都会变玻璃?小心我告你猥亵幼童。”易东一把拍掉了库库伊乱摸的手,伸手就开始掏库库伊口袋,“我的精灵呢,带过来没。”

“那可是我从神奥带过来的珍惜研究对象啊,还有我的火Z呢,你小子是黑洞吗?”库库伊干嚎一声,亮出来空落落的Z手环,泫然欲泣。

“行了,别忽悠我了,洛托姆那玩意儿神奥和卡洛斯遍地都是,都快把当地人烦死了,悬赏个几百块钱有的是精灵猎人帮忙抓,问你要那是看得起你。至于火Z,没看见为了你们的破事我都光荣负伤,差得壮烈了!”易东说着又把绷带缠到手臂上,“你还博士呢,敢不敢再扣搜一点……”库库伊抹了一把唾沫星子,一根手指快点到额头,已经被怼地怀疑人生。

“……你说你这么抠以后怎么找女朋友,母胎单身到现在了吧……千金散尽还复来知道不,要想做大做强就得先学会怎么花钱……”

卧槽,他说得好有道理,库库伊突然觉得自己以前确实是太吝啬了。默丹则觉得自己,快犯偏头痛了,自从和这小子呆一起,捂着额头的动作愈发频繁了,看着库库伊已经掏出笔记本认真写写划划起来,话题已经从找女朋友到振新阿罗拉经济再到探索宇宙殖民异世界,默丹落荒而逃做饭去了。

“多谢招待!”揉着肚子的库库伊心满意足地挥着手回美乐美乐岛去了,屋内传来一大一小两个声响。“哦。”默丹吃着茶根本不想理他,;“滚吧!”嚣张的易东直接喊他滚蛋,对于蹭饭的人易东向来不客气,从来只有我易东蹭别人饭,哪有别人敢来蹭我的饭,下次给他饭里加点龙火果。默丹则表示下次他再来蹭饭你来做饭,我就不吃了,我去下馆子。易东说你这个无良大叔这么无下限真的好么……总之现在下午茶时间已经成了师徒两人互相扯皮的欢快时光,一众吃瓜精灵则静静有味地围观。

“嗦——”嘬完最后一口茶根,默丹穿上鞋走出屋外:“洗完碗出来,今天教你蕴气式。”

“好的好的。”易东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句。

阿罗拉的午后阳光炽烈,魄镇外的林中,默丹一边演示动作,一边讲解着要领,“你把气运行到这里,沿着……喂,你有在好好听我说么!”

“听着呢听着呢。”

“混账,能把你的口水擦干净了再来忽悠我吗?”

“有吗有吗?”

默丹满头黑线,捏紧的拳头上青筋毕露。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错了还不行,你再说一遍,小爷我是天才,一遍就能学会。”易东赶紧认怂,老男人惹不起。

“听好了,最后一遍……”

半个小时后,“不可能!”看着易东脸色通红,憋屎便秘的模样,双手手掌上却有两团光晕漂浮,一团变幻着不同的色彩,一团笼罩着黑紫的光芒,蓝色的波导光辉萦绕双手。

“撑……撑……不住了。”唰的一下,光芒缩回了易东体内。上午库库伊怎么摸得易东,这会儿默丹就怎么摸。

“你小子真的是人形宝可梦?”

“拿开你的手,油腻的老家伙。我怎么知道,反正我体内就是有这两团能量,至于波导之力,那是什么东西?”

“咳,根据我的老朋友大木那家伙研究……”

“大木?那个脑子缺根筋的,说要办学校那个?”

“混账,不是那个白痴,是那个白痴的哥哥,精灵研究的权威,大木博士!虽然看那个老家伙很不爽,不过在精灵研究方面,联盟确实无人能出其右,以前我和他一起去过一个遗迹……”

很多年前,城都地区地下某个洞穴。

阴森漆黑的洞穴中,几乎无人来过,这一天,洞穴中有光源亮起行进。

“大木、芥子兰,你们两个脑袋有病吧,这种破地方能有遗迹?我看这特么是地面系精灵和穴居型精灵的乐园才对。”一身黑色夹克衫,满嘴嘟嘟嚷嚷,赫然是年轻的默丹。

“臭流氓,没文化,叫你来当打手的,那么多话干什么,你能比大木哥哥还懂?”队伍中走在最后的俏丽女孩对着默丹张口就怼。

“玩鬼的女神经一边去,你不也是保镖,我在关东吃香喝辣,还不是被你的大木哥哥忽悠,才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找东西,他一个联盟冠军还要我保护?”

“你说什么!你自己听说有好东西才跑来这里发财来的,欠了一屁股债还是本小姐帮你打发的,你……你,今天看我不打死你!”

“来啊来啊,谁怕谁啊,我堂堂关东恶虎能虚你。”

大木哀叹一声:“能不让神奥的客人看笑话吗?水箭龟,水炮!”随手让水箭龟赶跑了拦路的隆隆石和小拳石,“话说你们真的是来当保镖的不是来闹我心的?”

“神奥关都是一家嘛,哈哈,不过大木你的情报确定可靠?这可是神奥和关都建交加入联盟以来最重磅的发现啊。想像一下,无数年前,我们的祖先和他们的精灵伙伴徒步而行,从无数山脉的另一边神奥地区迁徙到这一边的城都地区,而正值此时,遥远的白银山脉那一侧,关东地区的人们也进入城都平原进行生存的开拓。这场大迁徙大开拓,持续了整整数十年乃至上百年,双方的人类终于碰见,两者从敌对到交流到共同繁荣,何等的波澜壮阔……”

“行了吧,别吹了,赶紧带路。”默丹听的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五百年前是一家?前些年还打生打死怎么不说了,嘁,不好好搞研究,开始参与政治的学者,真是不知所谓。

“然后呢?”易东开始好奇起浩荡的精灵世界史,“你们在那里发现了什么?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本来就是一件无趣的事,怎么突然和你说起来了。后来么无非就是确实发现了一些和史前相关的遗迹,我代表国际警察,菊子代表世家大族,大木代表联盟,芥子兰代表神奥各自取走了一些东西,遗迹的解读现在还在持续研究中,有时间去城都了你自己去看好了。至于和你有什么关系,接下来的每一个字你知我知就好,别和其他人说起。”说到这里,默丹的脸色陡然凝重万分,易东也不自觉紧张起来。

“当时的遗迹中有这么一段话,‘混沌生蛋,蛋生创世,古往今来,四面八方,反者之动,宇宙既成,世界双生,三心育灵……’后续的解读和研究则一直在进行。”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啊,能说人话吗?”易东听着默丹云里雾里扯了一大堆,表示你说得实在高深莫测,我不明觉厉,可是听不懂有个屁用。

“咳,具体意思我也不清楚了。不过听芥子兰和大木说应该是关于创世神阿尔宙斯创造世界的描述,他们好像有专门的著书来着,阿罗拉的图书馆里应该有吧,啊哈哈,你自己去看吧。”

“你笑毛啊,所以到底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我没看错的话,你左手浮现的力量是近似于阿尔宙斯创世石板的属性之力,右手浮现的则是那天我在究极之洞和究极异兽上感受到的属于另一个世界的名为‘究极气场’的力量。所以……”略一停顿,老虎露出了獠牙,“你真的不是来自究极大都市的人?”

蝉鸟俱熄,易东不敢稍有动弹,尾椎上冒出透心的凉气,尿意难禁,对面静坐树根的默丹低垂着眼帘,杀气凛然!

世界寂寂无声。

“那……你……杀……了我吧。”片刻间汗水如雨,入土的瞬间,易东动了,刺拳击面!

“嘭!”默丹抬手接拳,下盘踢,反剪,按头顶腰一气呵成。

“怎么,不想死么。”感受着易东极力地挣扎,险些挣脱自己的束缚,默丹又暗暗蕴气,加大了手劲。

“我说了,我不知道我是谁,但我要活下去。”咬牙切齿,不肯轻易放弃。

“真是的,我有事出去一下,记得做晚饭,教你的蕴气式多多练习,等到你能自如控制体内的力量时,就能攀登这个世界的巅峰,也就有了能回去的可能,且活着吧。”

易东翻身躺在地上,大口喘息,回味着刚刚的一切,后怕不止,有白光闪过,“***,好痛啊……九喇嘛,别舔,唉呀,下次碰到这种情况一定找你帮忙,哈哈哈,好痒。”

走在树林中的默丹回头看着隐隐可见的魄镇,突然跳脚捂着接拳的右手,“妈蛋,痛死老子了!啊~这小子真是个变态,这拳劲也太大了吧……”

“嘻嘻嘻。”笑声从打着哈欠的卡璞•哞哞口中传来。

“哟,守护神大人,我就是新的乌拉乌拉岛岛王,以后烦请指教了。刚刚那个孩子我会看好他的,请您不要担心。”

卡璞•哞哞深深看了一眼默丹,挥了挥手,绿光晃动,在巨大的响声中飞走了。

“对于究极气场这么敏感么,看来回去要叮嘱一下那小子不要随便使用Z招式了。”

好奥乐港口,年轻的女孩在此起彼伏的汽笛声中发誓要自我蜕变,红发男孩回味着惊天动地的Z招式,幼小的男孩欢快的搬运着不属于这个年纪应当承受的重量,金黄色的身影在暗中注视着一切。

拉纳基拉山脚下,男孩和冰蓝色的六尾做着各种训练。

精灵世界的精彩,刚刚才展露出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