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 悲怆纪元

更新时间:2020-05-22 07:02:12

悲怆纪元 连载中

悲怆纪元

来源:落初 作者:鸡骑士 分类:二次元 主角:付东强兰德尔 人气:

新书《悲怆纪元》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鸡骑士,主角付东强兰德尔,是一本二次元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当人类所不能控制的外来基因成为左右光明与黑暗的第三者时,轩辕尊,一个在黑暗之中成长的少年,如何面对这未知的一切?他所拥有的创造的元素的能力,又能不能开创属于自己的时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果然,第二天一大早,远处的天边才刚刚泛起鱼肚白,就有一个穿着笔挺的中年男子来把轩辕尊带走了。轩辕尊非常罕见的有恋恋不舍的感觉,即便这个地方没有任何美好的回忆。但是,家就是家,有母亲在,意义就是不一样的。五步一回头,轩辕尊留恋的只有母亲所在的那个房间,以及那间房间,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里面的破落窗户。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不然要赶不上火车了……”

男人的声音很年轻,轩辕尊听了不感觉难受。

通往第四区的交通还不是很好,连高速铁路都没有通。所以两人只能赶最早的这班绿皮火车。第四区,这个地方轩辕尊从来没听过,更没去过。但看得出来,去那里是很严格的。在进站之前,轩辕尊他们可是足足接受了一个多小时的安检。

站台上,旅人们一个个都无精打采,有的打着哈欠,有的低头玩着手机。恋人们相互依靠,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已经懂得乖乖地拉着母亲的衣角,站在那里等火车了吗,到处是一片祥和的感觉。常年的战争消磨了人们的心气,尤其是边远落后地区的人们——他们重新归于平庸,只为生存而奔波,使得空气变得相当的污浊,即便是这样的清晨,也没办法呼吸道新鲜的空气。

此刻,轩辕尊和男人安安静静,相安无事的站在站台上。和周围的人们一样,因为那一阵忽然而来的寒风而战栗,摩擦着自己的双手。

天气有些潮湿,微微的黏。天空阴阴地仿佛想要下雨一般,但却久久没能落下来。轩辕尊的心情,也如同这阴郁的天空一般——他整个夜晚,都跟自己的母亲一起度过,却没能有机会说上一声,再见,便离开了家。

他没舍得把母亲从梦境中吵醒。

终于,火车呜呜着进了站。黑色的烟雾就这样抱成团的升上天空,与那阴郁的天气浑然一色。乘客们井然有序地上了车,寻好了自己的座位,把行李或是扔上货架,或是当作靠手,纷纷坐了下来。彼此之间没有一丁点的交流,各顾各的纷纷继续睡了起来。这与战前热闹的火车氛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火车跑的很慢,40KM/H。一摇一晃发出“乒乓”的声音。轩辕尊无精打采地靠在床边,看着外面不断过往的一棵棵枯树,恨不能从这里跳下车去。这时,一只手重重的搭在轩辕尊的肩膀上,把轩辕尊稍稍吓了一跳。

“你叫轩辕尊对吧?”一路上一只默默引着轩辕尊的男人和蔼地问道。

“嗯…”

轩辕尊很谦卑地点点头。

男人露出了很和蔼的笑,眼睛都几乎眯成一条线了。

“我感觉得到,你有点怕我”

中年男子张开明亮的双眼直视着轩辕尊的双眼,一直保持着微笑说道

“别怕,我不是坏人…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可以叫我姜老师”

“姜…姜老师好…”轩辕尊还是第一次叫“老师”这两个字。很神奇的,他似乎感觉自己的心情放松了一些。

听到轩辕尊称自己为老师,这个名叫姜宇的中年男人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你应该也饿了吧,我去给你泡个泡面,你在这里等我!”

“不,不用了……”

但是没等轩辕尊说话,姜宇便离开了座位。火车上的过道很窄。睡着的乘客有不少都不自觉地把自己的脚伸到了过道上。看着姜老师左躲右闪,摇摇晃晃的到了中间车厢的打水点,不久之后两手手端了两碗用叉子封住了开口热气腾腾的泡面走了过来,轩辕尊心里暖暖的。虽然一路上他都是摇摇晃晃的,看起来随时有可能把那两碗泡面打翻,但却一直徘徊在失误的边缘,愣是没什么事情。轩辕尊赶紧过去帮忙他接住了其中的一碗。

“我来帮你吧……”

轩辕尊从姜老师手里接过了其中的一碗泡面,这大大减轻了他的压力。轩辕尊的余光看到姜老师的嘴微微的咧开笑了,于是他自己也笑了——但是三个月后的某天,当他再次看到姜老师的微笑时,心情却和现在大不相同了。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谢谢你!”

一股在旁人看来很重的,但在轩辕尊看来却是非常香的泡面的气味布满了这节小车箱。在这个物资缺乏的时代,这种小东西还真是价格不菲。

“吃吧!要到第四区,还要整整一天呢。”

轩辕尊捧起热乎乎泡面。开水的温度透过塑料外壳传到他的手掌,感觉暖暖的很舒服。他用叉子很轻巧地转起了一叉子面放到嘴里,滋溜滋溜地吸了两口,感觉整个人都舒爽了不少。

一天一夜的行程在轩辕尊不断地思念之中很快就过去了。紧接着又是一段汽车的颠簸,在离开家的第二天中午,轩辕尊终于来到了这所名为“德馨书院”的地方。轩辕尊只觉得自己整个人的魂都在疲惫的旅途中要丢了去了,当他得知可以下车之后,他几乎是摇摇晃晃地跳下来的,不为别的,就为了吸一口新鲜的空气。

不过,当他一下车,“德馨书院”那气势磅礴的大门震撼地轩辕尊呼吸都近乎凝固了——古代书院一般康庄有力的大门紧闭着,仿佛在说,这里不是一般人能够进来的。足足需要两个人才能抱住的红色柱子也是气度不凡,颇有古风古韵。那门框上挂着的是写着四个大字“德馨书院”的牌匾,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熠熠生辉。轩辕尊简直不敢相信,这里即将是自己学习的地方。

“这里,是我的学校吗?”轩辕尊从来没见过这么气派的学校。这种特殊的气场,直接震撼了轩辕尊。

“是啊,这里就是你今后要学习的地方。”姜宇面露微笑道“怎么样,还满意吗?”

“那是肯定的啊!”

轩辕尊高兴的几乎喊出声来。

“那咱们快进去吧。”

进了大门,直接映入眼帘的,是一尊陨石的艺术雕像。这座雕像是用纯银打造的,大的需要轩辕尊微微仰头才能看清楚。陨石的下方,有几个科学家模样的人正在作研究发掘的样子。雕塑的表面似有不少类似于树叶叶脉的条纹,条纹之中清清楚楚地雕刻出了液体流动的细节,看起来应该是在传输着类似营养或者水分之类的什么东西。而最显眼的,要数这上方伫立着的那个威风凛凛,手中拿着一块怀表的男人!

作为一所大门充满着古风古韵学校,为什么一进门就是这样形成鲜明对比的高科技雕塑呢?虽然有些违和,但是也许是为了凸显钻研精神呢?这些东西在轩辕尊看来都是无伤大雅的。况且这些研究人员的面容也是那样的和善,怎么看怎么令人感觉舒服。

往里面走,穿过大堂,一条极为笔直的,一眼很难望到底的石楼梯笔直地出现在轩辕尊的面前。

“要到上学的地方,得先爬完这九白九十九级的台阶。毕竟求学的道路不会是那么容易的,校长建了这么长的楼梯,就是这个意思啊!”

轩辕尊并不讨厌这种设计,相反,他还蛮欣赏的。毕竟,这种办学理念可谓非常出色了。随着两人的深入,原本郁郁葱葱的小竹林戛然而止了。取而代之的是两旁各一排的整整齐齐地普通木顶房。房子有两层,并不高,跟随着地势的抬高而抬高,看起来应该是上学的教室,依旧是令人感觉很舒服的早期的建筑风格。不过,令轩辕尊感到有些奇怪的是,今天明明还不是周末,走了这么远的路,竟然一个学生都还没有见着。似乎是看出了轩辕尊的疑惑,姜老师解释道,

“这里是上音乐课的地方。高雅的艺术也需要这种特殊的情趣氛围,在这里更能激发学生们的灵感,让他们亲近自然!”

“原来如此!”

轩辕尊有点佩服这里的建筑规划了。

不过,随着轩辕尊越来越深入校园,他发现学校的建筑开始呈现出一种愈发破落和阴郁的氛围。尤其是一些处于阴面的教室——没有门,但是也没有阳光。从外面往里面看,竟然什么都看不清楚。同时,一种阴冷的寒气似乎从里面源源不断地散发出来,让轩辕尊不寒而栗。于是,他赶紧加快了脚步离开这一小片区域。

好在,这小样的建筑也就只有一点点罢了。走完了九白九十九级的台阶之后,终于到了学校最核心的地方了。正正方方的教学楼上。赫然写着五个大字——“振万教学楼”!巨大的钟表挂在最高处,时时刻刻警醒着学生们时间的宝贵。教学楼有整整六层楼高,大的惊人,一直往里延伸着,一眼看不到底。中间是用于文娱活动的舞台,以及一些喷泉设施。总的看来,非常的不错,很规范。

两边都是小树林。通过小树林里大理石铺成的三条道路,可以分别前往住宿区,操场,以及第二教学区。第二教学区虽然看不清楚,但是一些高高的建筑隐隐约约能看到样貌,显得相当现代化。旁边还有一些看起来有些破旧的房子隐藏在树林之间,稍稍露出了它们的棱角。

这时,从教学楼里传来了一些整齐的读书声,这是唯一让人感觉这里有人在的证明——但这唯一奇怪的,这片读书声显得有有那么一点有气无力——轩辕尊能够感受到这种盲目的大声与发自心底里读书所发出的声音之间细小的差别。非常好奇地,轩辕尊准备去看看,但被一旁的姜宇老师给叫住了。

“轩辕尊,我能明白你希望快点上课的想法。你的入学手续学校也都已经办理好了,没什么问题的。不过我还是先带你去你的寝室吧。”

姜宇说道

“在正式上课之前,还是要先把寝室布置好的吧。不然,晚上等大家回来了再弄,可能会不太方便。”

“嗯,也是。”轩辕尊心想,现在舍友还没放学回来。趁着这个空隙去布置寝室正好合适,也免得到时候人家放学回来累累的打扫,吵到他们。

于是跟着姜宇,轩辕尊来到了住宿区。这个住宿自成一块的,周围用栏杆围起来,就像是一个独立的小区。住宿区与先前的古风建筑也是截然不同的,与教学楼一样,是标准的现代化建筑,而且大的惊人!轩辕尊数了数,这栋宿舍楼有整整十五层!

“哇!这么大?”

“怎么样,没见过这么大的宿舍吧”姜宇对着轩辕尊问道。看到轩辕尊摇头示意,他接着说“这栋楼,可以足足住将近一万三千名学生!”

“一万三千名学生!”轩辕尊默默在心里面感觉了一下,竟然感觉不出一万三千人大概是个什么样的感觉。总之就是大的惊人的样子了。

不过,最能引起轩辕尊注意的,不是这栋一体化的大的惊人的宿舍楼,而是每一层外围走廊上密密麻麻的铁栏杆!这些密密麻麻的铁栏杆将这栋宿舍楼包裹地严严实实的,根本不像是一般宿舍楼的配置。按理来说一般的宿舍楼只要有一米多高的围栏就可以了,这里却是全封闭的。硬要说这里让轩辕尊感觉像是什么的话,大概是放大了无数倍的鸟笼吧!

“你在这边等我一下,我去给舍管老师递交你的入住申请。”

姜宇朝着一旁宿舍一楼一边的露出了一小个窗口的地方敲了两下。几句简单的交流过后,一个男人从里面饶了出来。舍管是一个身材壮硕的中年男子,光头,整块整块的腱子肉看起来应该是练健美的。男人的眼睛看起来阴沉阴沉的,似乎没什么干劲,在匆匆翻了翻手里的手册,跟姜宇说了些什么之后,便摆了摆手,示意两人可以进去了。

“轩辕尊,你的房间在十楼的1057,你上去顺着指示找就可以了,还有,十二楼以上千万不要去了,那里是其他学生的私人空间,进去了会有大麻烦的……嗯,大概就是这样了,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有事的话可以打我的电话。”

“可是我没有手机…”

“学校有帮你配的,你上去就可以看到了。”

说完,姜宇便走开了。

轩辕尊本着礼貌的本意冲着强壮的门卫点头示意了一下,便准备拿起行李往里面走,却没想到这个强壮的门卫突然从后面一把拉住了轩辕尊的衣服,狠狠地把轩辕尊拽到了自己的面前。

“小子,你长得挺瘦的啊…是不是天天光顾着抽烟喝酒,没去锻炼啊?”舍管怪声怪气的说到,露出的一口黄呀伴随着浓重的臭烟味。

轩辕尊一眼就看出来,这个男人是来找事的。但是具体自己哪里得罪他了,轩辕尊心里也没数。

“那个…我不抽烟…也不喝酒的,我来这边只是想…”

“喂喂喂,你该不会想说来这里是为了好好学习的吧?”

“啊…”

听到这里,轩辕尊先是愣了一下,难道不是吗?但他还好是个机灵的人,毕竟也在那种地方混过不少日子了。轩辕尊立马就意识了,这个地方虽然成为学校,但是似乎并不是单纯为了学习准备的!于是,轩辕尊立马改了口,他感觉得到,如果自己跟他作对,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没有没有!”轩辕尊赶忙否决道“来这里了,我怎么会想着学习呢?”

令轩辕尊没想到的是,舍管听了自己的话,竟然一巴掌打在了自己的脸上——他非常熟练地控制了自己的力道,这一巴掌打的轩辕尊有点头晕,但不至于晕倒,很明显,这样的事情他干了无数次了。

“不要在我面前油嘴滑舌,不好使的!”舍管没好气地大声吼道“老子喜欢抽烟,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还不明白吗?”

一边说着,舍管一边伸出手来,在轩辕尊面前晃了晃,明显是要钱来了。

可是,轩辕尊怎么会有钱呢?他的钱都在卡里,出来的匆忙,根本没顾得上取钱啊。

“不好意思,我出来没有带钱……”

听到这句话,舍管不由分说又是狠狠地一巴掌。这一巴掌可比上一次要重上了不少,直接把轩辕尊扇倒在了地上,眼冒金星。轩辕尊觉得自己的嘴巴里有一股子甜腥味,不一会儿就吐出了一口唾沫,里面满满的都是血丝。

舍管似乎不相信轩辕尊说的话。在恶狠狠的瞪了轩辕尊一眼之后,便开始在轩辕尊的身上一阵粗鲁的摸索过后。但是他什么都没能摸到,轩辕尊将卡放在贴身的裤子口袋了,他只从轩辕尊的上衣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用塑料袋包裹住的冷的有些发硬了的鸡腿。

轩辕尊看到这个袋子被舍管查了出来,赶忙上前抱住了舍管的手臂。

“等等,拜托你,把这个留给我好吗?”

“我就说嘛,来这里的,总有点好东西……滚!”

舍管根本没在打算理会轩辕尊。任凭轩辕尊用力的拉拽他的手,他只是那样轻轻的一挥,就把只有八十几斤的轩辕尊扔在了地上。

那塑料袋里,其实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只是一只鸡腿罢了。但是,跟其它鸡腿不同的是,那是离开家前母亲留给轩辕尊的——他们两个人一人一个——轩辕尊一只没舍得吃。

“没想到你身上真的只有这点破东西…”

舍管闻了闻手里的鸡腿,咬了一口,发现已然是又硬又不新鲜了,直接一撇手扔在了一旁的地上。

“你进去吧!”舍管不耐烦地摆摆手“算我倒霉,什么都没捞到,***。”

轩辕尊缓了一下,拿起来已经粘上了不少沙子的鸡腿,赶紧上了楼。他虽然怒火中烧,想上去跟他打上一架,但是,很明显这样做吃亏的只能是自己,而且明摆着是要吃大亏的。这口气无论如何得先咽下。

宿舍楼里很宽敞,有一部电梯,但是是教职工专用的,一旁写着学生禁止。为了不再惹出什么麻烦,轩辕尊顺着楼梯老老实实爬到了十楼。由于刚刚的遭遇,竟然感觉有点累了。还好,虽然大楼里看起来通道有些复杂,但是很快轩辕尊就找到了自己的房间。

推开宿舍的门,这是一间不大的六人间。有一个仅仅能容纳两人的阳台,没有洗脸台和卫生间。入门处是两个相对的上床下桌,靠近阳台则是一张放在最里面的两张双人床之间的木桌四个大的柜子。每个柜子分成两个半间,总共有八个小间,但是怎么样都是不够六个人分的。

轩辕尊找到了自己的床。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很朴素的床单被褥,让人看起来还蛮舒服的。学校还准备了专门的校服,是一套深蓝色的西服!下面叠放着两套蓝色的短袖长裤以及两件蓝色的背心。

但是,除了轩辕尊这张床以及与轩辕尊相对的那张床是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床上用品之外,其余的四张床都乱糟糟的,看起来很是邋遢,让人看起来很不舒服。同时,地板上还摆放着穿过的袜子,还有乱七八糟的盆,若不是开了窗户,估计宿舍都臭掉了吧。

不过,轩辕尊倒是不在意这些,他只顾着拿起学校分发的那部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小灵通,想着给母亲报个平安,却无奈手机的功能都被限制了,无法使用。疲倦的轩辕尊没有行李,也就不怎么需要整理,便回到床上睡觉去了。一天一夜的劳顿让他很快地进入了梦境。

“啊,大哥,宿舍来了个新家伙啊!”

宿舍的门被推开,一个剪光了头发露出干净脑壳的少年流里流气地帅先走了进来。随后进来的,是一个被他唤作大哥的,整整比他足足高了一头的,长着一张标准国字脸,留着寸头的少年。跟着进来的两人,中等身材,大概在一米七二左右,看起来是一对兄弟。两人虽然没说话,但嘴上都带着嘲讽的笑,而他们嘲笑的对象,正是率先进来的小光头。最后进来的,则是一个留着西瓜头的,看起来与他们风格完全相反的,一个斯斯文文的只有大概一米六气个子的孩子。

“瘌痢头,快去把那个人叫起来啊!”那对兄弟之中的一人说道。随后,另一人也附和道“是啊,最为一条狗,你也许会有新的同伴也说不定呢,哈哈!”说罢,四人都哈哈笑了起来,包括瘌痢头,他似乎很享受这样的称呼——唯一没有笑的,是那位西瓜头的少年。

“快起来,起来!”瘌痢头走到轩辕尊面前,狠狠踢了一脚轩辕尊。一般情况下,这样的力道足以把一个人叫起来十次了。但令他没有想到的,这一次,轩辕尊因为实在太累,竟然没有醒过来。

留着寸头的老大一看,刚刚还在笑着的脸瞬间黑了下来。他走到瘌痢头身旁,一拳直接把瘌痢头掀翻在了地上,随后一把抓住轩辕尊的领口。轩辕尊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他直接一手提了起来,扔在了地上,倒在瘌痢头的身边。

“你干什么?”

轩辕尊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摔搞得很是火大。他瞬间站起身来,双眼直直盯着眼前这个刚刚将他放倒了的男人。轩辕尊有足足一米八五高,虽然瘦弱,但气场却丝毫不弱。

也许是被轩辕尊的气场所震慑了一下,又或许是对自己眼前的这个家伙还不了解,不知道轩辕尊的实力的缘故,留着寸头的少年只是笑了笑,但是态度依旧恶劣。

“叫你起来,只是为了相互认识一下。毕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舍友了吧!”

少年虽然这样说着,但是不屑的神情还是显而易见的。这种神情仿佛在告诉轩辕尊,小子,小心一点,这里是我的地盘!

“你叫什么名字?问人家名字前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字的,这点礼貌你都不懂吗?”轩辕尊也没好气地问道。刚刚被舍管那样欺负已经让他恼怒不已,如今连自己的舍友都想要欺负自己,自己不摆出强硬的姿态来,还不被人踩在脚下?

“哦?这可真是有意思啊!”寸头少年笑道“你胆子还真大!”一边说着,少年还不忘看看自己身旁的小弟们,希望得到些支持。当他看到小弟们随他一起露出不屑的笑之后,他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态度更加的目中无人起来——“OK,礼貌是吧…我现在就先礼貌礼貌!”

话音刚落,寸头脸上虚伪的笑容立马转化为怒目圆睁!他一把挽起了袖子朝着轩辕尊的脸就是一拳。寸头的块一看就是相当壮硕的了,虽然远不如舍管,但是在学生里也是很不错了。要是被他一拳正中面们,轩辕尊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的。好在轩辕尊反应也很是迅捷,几乎是仅仅凭借下意识,他整个人在一刹那向后一倾斜,很惊险地躲过了寸头的攻击。只见那寸头因为惯性的缘故,拳头硬生生砸在了一旁的铁架床的楼梯上,发出了极其清楚的一声闷响。可见,他是卯足了劲儿挥出了这拳!

宿舍的氛围一瞬间就紧张了起来。轩辕尊站直了身子,双眼冷冷地盯着眼前的寸头。

“我有什么好怕的?我连家都没有,我还会怕你?”轩辕尊心里先是这样愤愤地想,随后又感叹道“我真的命苦,不能跟母亲在一起,在家被继父打骂,出来还要被你们这群狗欺负?”于是,不甘心和对自己无能的愤怒,轩辕尊索性更加的无所畏惧了。他只感觉自己的身体瞬间热了起来,有一股血意在不断地上头,刺激着他的神经。他的呼吸急促了起来,身体由于激动而微微颤抖。

“来啊!”轩辕尊暴吼道

寸头也被轩辕尊的气场微微震慑到了。这个小子竟然不怕自己,莫非有什么特殊的本领?这样想着,寸头的气势又灭了三分。

他能看得出来轩辕尊这是准备动手了。虽然他也并不怕轩辕尊,但是他也是不太愿意在这里动手的。但是碍于小弟们的眼神,他又不得不强硬着。

这就是一个死局,两人针锋相对互不相让,只要有一方稍微忍不住,一场斗殴就会瞬间爆发!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那个留着西瓜头,看起来很瘦弱的男生突然站到了两人之间,对着寸头说道

“那个,他是新同学,可能不太了解情况,潼哥就不要跟他计较了嘛!”

轩辕尊正想要叫他不要插嘴,却被这个少年的一个眼神制止了。

在那个时间点,两人的目光对视了一秒。但仅仅是那一秒,轩辕尊就知道这个少年跟自己一样有着不容易的过去——那眼神之中有着温柔,有着善良,同时又夹杂着伤心,恐惧。

“你的衣服裤子什么的,一会我会帮你洗的,好吧?”

“你……”

“明天的饭,我也会帮你打的!”

少年陪笑着乞求道。寸头也正好要找个台阶下,便没有再和轩辕尊对峙下去,但还是故意摆出胜利者的姿态,哼了一声。这一声除了默许之外,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当然,明显是要给轩辕尊和自己的小弟看的。

“谢谢潼哥,谢谢潼哥!”

少年赶忙将那满地的衣服袜子捡起来扔进了自己的脸盆里。

“喂喂喂,也顺便帮我们洗一洗嘛,我们也好累了呀,平胜!”

另外的几个人也嗡嗡起哄了。轩辕尊看得出来,少年虽然不太情愿,但还是勉强笑着把他们几人的东西一并装了起来。轩辕尊想替少年出头,却被少年的眼神再一次制止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