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末日重生:星际漂流

更新时间:2020-05-22 08:27:50

末日重生:星际漂流 已完结

末日重生:星际漂流

来源:落初 作者:高指导 分类:科幻 主角:容纳丛林 人气:

主角是容纳丛林的小说《末日重生:星际漂流》此文是高指导原创的科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冉萌没有预料到,一次不同寻常的陷害,让她逃过死亡。她也没有预料到,月亮会从天空中消失。但是,她知道。这次末日,是她的重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冉萌一出来就发现大家都来到通道前,远处缓缓驶来的车辆就是来接他们的吧!她终于露出一个真心的微笑,大家的脸上也都情不自禁的带着点喜悦,看上去和善多了。两百人凑够了,他们来接我们了。

一会时间人就到齐了,在这种改变命运的时刻没人会缺席。大家很自觉的排好队,等着上车。

车子快要驶进穹顶的时候,冉萌发现一层淡淡的红光把汽车包裹在里面,接触穹顶的时候穹顶像水面一样被汽车撞出涟漪,红色的光能直接穿过穹顶,穹顶的原理是什么呢?

一个中年男人站在车顶,表情严肃的看着下面的人,这两百人是这里最后选出来的人了,接这些人走后,穹顶的能量源也会一同取走,剩下的人……远处的人还没有意识到他们死期将至,都围在通道前看着这些人像赶猪一样被赶进汽车。

确实是像猪一样,两百人把这辆车挤得满满当当,冉萌有点透不过气来,看着雷明的周围,这样挤的情况下都能有真空地带,越发羡慕了。秦生在她面前不远四处张望,冉萌连蹲下躲开都不行,只能拼命埋着头,心中默念:你看不见我,看不见我。头低得狠了,抵着前面的人,人不干了,回过头生气的吼道:“挤什么挤!”

“对不起!”冉萌泪目,这下想不被发现也不行了,果然马上就听到秦生舌燥的声音:“神医,神医,你到底在哪里上的厕所,我看你没回来,还去找你,结果你根本就不在厕所,你去哪里了?”

我去了哪里关你什么事啊弟弟!冉萌默默在心里吐槽,装做不认识他,看向别处。

“神医,神医,我在你后面。你回头。”秦生完全感受不到冉萌不想理他的心情,自顾自的喊道。

冉萌旁边的人看着秦生这么深情的呼唤完全得不到回应,于心不忍,撞了她一下,“叫你呢。”

“我不认识他!”冉萌无奈的看着他,“真的不认识。”

“神医,算了,我过来找你。”秦生看冉萌怎么也看不到他,急了。拼命的要挤过去,弄得一阵鸡飞狗跳。

“你TM踩到我了。”

“不要再挤了。”

“揍你啊!小子。”

秦生引起一片怨声载道,却依然义无反顾的往冉萌身边挤。

“行了,我看到你了,别过来。”冉萌赶紧阻止他,再这样下去,这些人该忍无可忍要打死他了吧!

“没事,我马上就过来了。”秦生还不想放弃。

这时,车头哐的一声,墙上的小窗打开,伸出一杆枪,秦生的头上出现一个小红点。

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再乱动和说话就打爆你的头。”

杨明取走了穹顶的能量源,心情正是不爽的时候,后面这些人又吵吵闹闹,使得心情更加烦躁。

嘈杂的车厢顿时鸦雀无声,这还差不多,杨明收了枪,闭目养神。

穹顶下的人看着汽车扬着灰尘疾驰而去,准备回去继续训练,却发现穹顶在慢慢的变薄,最后慢慢龟裂,太阳风抚过,穹顶像泡沫一样被吹散,仿佛从来没存在过一样。

死神降临,哀鸿遍野…

汽车大概开了一个多小时,到了一个巨大的穹顶,这里跟他们以前呆的小穹顶简直是天壤之别,这里绿树成荫,高楼大厦鳞次栉比,甚至还有一条小河点缀其中,空气似乎都带着甜味,冉萌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陶醉其中。直到旁边的人催促才回过神来,在这里几乎要沦陷下去了,给她一种这世界还和以前一样的感觉,唯一不同的是街上根本就没有普通行人,这里来来往往的人都是穿的迷彩服,说明这里应该只是一个军事基地了。

接待他们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少尉,几个陆军士兵在维持秩序。

“请大家排好队,依次来这边登记,领取号牌,分配宿舍。登记过的人自己在广场上找到自己的方阵,等着训话。”

冉萌老实的排着队,秦生在她的前面,并没有发现她。

很快便轮到冉萌,登记这种事情都是由机器人完成的,把手放在机器人的面板上,上面显示出她的最新信息:

姓名:冉萌

职务:医疗兵

军衔:上等兵

编号:L213121116

宿舍位置:九号营房408室3号床

点击确定,机器人咔了一声,留下像鬼一样的冉萌。

机器人吐出印有基本信息的号牌和钥匙,冉萌把它们拿出来查看一番,钥匙只是普通的钥匙,号牌上镶嵌着一颗小小的红宝石,是用于出入穹顶的吗?她想起汽车开进穹顶时包裹着的红光。不过现在可没有机会实验,很快找到自己所在的方阵,发现雷明已经在那里了,周围还是一圈真空地带。

居然被分到一个排,真是有缘。

冉萌这样想着,却还是没有胆子跟他打招呼,在方阵内找了个离他尽量远的地方坐下。坐下后才有空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广场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冉萌发现很多生面孔,远远不止两百人,难道说还有其他那种穹顶吗?

只听到一声哨响,一个30多岁的男人,站在他们的方阵前说:“一排,集合。”

众人赶紧站好。

“我是你们的排长,安卫东。下面的念到名字的人出列。雷明、赵龙溪、孟锐。”

三人出列。

安卫东指着身后一堆生活用品说:“你们三人为各班班长,现在各自给自己班的人发放生活用品。”

“是。”

冉萌领到自己的东西,一床薄棉被、两套迷彩服和毛巾等日常用品。

发完东西,三个班长回到队列中。

排长安卫东说到:“你们都已经拿到号牌,也看到号牌上有一颗红宝石,这颗红宝石的作用就是出入穹顶。不过要有任务才能出穹顶,出穹顶的时候需要到总务科领取一套防护服。”说到着,他冷笑一声,“我在这里告诫你们千万不要私自出穹顶,死了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们。”

“今天你们可以休息一下,从明天开始,各人上午按自己的职务到各处报道,下午集中体能训练。听明白了吗?”

“明白。”

冉萌抱着生活用品找到寝室。开门后发现这个寝室跟她大学时一样,四人间,高低床,下面是桌子,上面是床铺。有两张桌子上摆了东西,也就是说有人住了,现在她们应该在体能训练。

放下东西第一件事就是冲进厕所,手抖着打开水龙头,马上哗哗的流出水来,果然有水。终于可以洗个澡了,简直要流出感动的泪水来。

好半天才梳洗完毕,她看向浴室的镜子,眼睛瘦得深窝下去,看上去大了很多,鼻子怎么就不能瘦下来呢!锁骨明显,胸前的肋骨都能看到几根。本来就不大的胸部,现在更是缩水严重。唉!冉萌认命的叹了口气,穿好衣服铺好床,准备出去逛逛,熟悉一下环境。

现在她已经完全确定这里的前身是一所大学了,教学楼、图书馆、食堂等应有尽有,和大学的配置一模一样。

冉萌是医疗兵,上午的话要去医疗站帮忙。正好趁现在找到位置,免得明天起来抓瞎。出了营房片区,有一块指示牌,总务科和医疗站在一个方向。她慢悠悠的走过去,一路上都是行色匆匆的士兵,她走着走着觉得有点不对劲,她看起来也太闲了,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这样想着她也装着很忙的样子,急匆匆的往医疗站赶。

路过总务科的时候,看到很多人围在那里,像是在买东西。总务科还可以买东西的吗?她拉住一个看上去和善的女兵妹子问到:“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女兵妹子看了她一眼:“新来的?”

“是啊!”

“兑换物资啊。”女兵妹子很有耐心的给她解释:“看来你们排长肯定没告诉你们了,你有一个号牌对吧?”

冉萌点点头。

“用号牌可以到总务科接任务,出一次任务就会记相应的点数,积累到一定数量就可以换自己想要的东西了。我已经26点了,可以换一双舒服点的鞋子了,呵呵。”

冉萌拿出自己的号牌:“点数什么的?在哪里看啊?”

“啊!红色的。”女兵妹子看到冉萌号牌上的红宝石,知道到自己说错话了,懊恼的嘟囔了一句,再不和她说话了。

冉萌觉得莫明其妙,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心想:红色怎么了?哼!

大约又走了七八分钟,就到医疗站到门口了,门口的地上躺着很多伤员,医护人员忙碌的在伤员中穿梭。

伤者大多数是枪伤。

枪伤?现在还在打仗吗?

“唉,那个女的,过来搭把手。”冉萌发呆的时候来了一辆卡车改装的救护车,抬伤员的人手不太够,一不小心就被抓了壮丁。一天的时间就耗在了这里,倒是和医疗站的大多数人混了个脸熟。和几个一起抬伤员的士兵更是混成了生死之交。

天快黑的时候,又来了一辆车。第一个伤员抬下来的时候冉萌就觉得不对,伤口颜色不正常,高烧,失去意识,面色轻微绛紫,眼耳口鼻皆有黑血流出。

她阻止他们继续上车抬伤员,告诉领头的张班长,这一车的人可能都得了传染病,快点去找个能管事的来。

“不要碰他!”她又拦着上前的护士,“他可能得了传染病!”

护士看冉萌穿着最普通的迷彩服,一脸的不信任:“你是谁?”

张班长听到护士的质疑连忙解释到:“这个妹妹是来帮我们抬伤员的,她也是学医的。”

“别拦着,延误了伤情你们负得了这个责任吗?”

冉萌看这护士不听招呼,也不劝了。反正自己没碰到,离得远远的,应该不会感染。张班长带着自己的小弟也离得远远的,护士又有点不实在,万一真有问题那不是把自己搭进去了?

正想着,张班长的小弟带医生来了。医生一看伤员的情况,脸色大变问到:“都有谁接触过这名伤员?赶快自己去防预站验血。顺便告诉他们这里红色警报。对了,路上不要接触任何人。”

看着医生熟悉的身影,冉萌有一点哽咽:“师父…”又想起法庭上他失望的眼神,遂换了个称呼:“许医生。”

“你是?”几年不见,许成已经不太认得出他当年的得意门生了。

冉萌有点失落:“我可能认错了。”

许成张罗着转移坝子里其他的伤员,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没有人再搭理她,她失落的走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