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星际机兵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5:08

星际机兵 已完结

星际机兵

来源:落初 作者:吴牛喘月 分类:科幻 主角:詹姆斯仓 人气:

火爆新书《星际机兵》是吴牛喘月所创作的一本科幻风格的小说,主角詹姆斯仓,书中主要讲述了:灵活的机甲和巨型战舰,不乏热血的战斗场面,当异星生物来袭的时候,到底是谁更加符合达尔文所提出的“适者生存”?  人类需要绝对武力来捍卫生存权利和种族尊严!  ——————————————  本故事不是纯粹YY流小说,在叙述中会尽量遵照合理的逻辑范围以及真实世界架构;类似穿越,重生,召唤,魔法等情节绝不会出现在本故事中……嗯,暂时先想到这么多。  -----  本书书友群:56078221  欢迎喜欢本书的朋友加入,共同交流,多提宝贵意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炸毁研究所]

顺着这条血迹,李啸东在通风道的转弯处发现一只死猫,当然已经是变异的。

……

“婊子养的温妮,我早就说过别让她的猫到处乱跑!”

詹姆斯一边咒骂着,一边给自己注射狂犬疫苗。

周雪若和男队员一言不发,背靠着一旁的药品柜,目光落在各自面前的地面上,充满落寞和哀伤。过了一会儿,男队员兀自问道:

“副队长,你也认为队长就这么死了吗?”

周雪若无声地摇了摇头,过了一会儿才回道:

“除非见到尸体,否则我永远不会相信队长死去的消息,不论这个消息是谁亲口告诉我的。过一会儿我们还要回去隔离室看一看。”

旁边的詹姆斯听周雪若这样说,立即像被针扎到一样叫起来:

“还要回去?刚才你们不是也看到隔离室已经血流成河,根本没有一个活口了吗?把你们的队长忘了吧!他已经死了!身首异处了!!”

“蓬!”地一拳,正中詹姆斯的面门,詹姆斯打着趔斜后退数步,最后直到撞在舱壁上才算停住。捂着鼻子的手刚一松开,两条血线立即从鼻孔里窜了出来。

男队员厉眉看着詹姆斯,道:

“队长救过我们所有队员的命,如果不是队长,我们现在根本就不可能站在这!为了把你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我们才暂时离开隔离室来到这里,现在你反倒说起这种没有人Xing的话!!”

正说着,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响动。医疗室的舱门和药品储藏室一样,带有一个长方形的观察窗,男队员和周雪若互相看了一眼,随后他轻轻地接近舱门,探头向外面看了一下情况。

只看了一眼,男队员立即把身体转到一边,紧靠在舱壁上,同时以手势示意周雪若和詹姆斯不要出声,快躲起来。

虽然不清楚男队员到底看到了什么,不过从他紧张的神情判断,外面的情况必定十分危险。周雪若见状立即闪身藏到药品柜的后面,詹姆斯慌张地左右瞧了瞧,最后打开更衣柜,藏到了里面。

更衣柜的柜门刚关上,医疗室舱门的小观察窗上立即闪出一双眼睛,其实更像是两个血淋淋的肉球。之所能辨别出它们是眼睛,是因为它们正在转动着观察医疗室内的情况。

看了约二十几秒后,这两个肉淋淋的眼睛从观察窗前移开了。本来一场劫难就要擦肩而过了,然而,事与愿为……

就在那两颗血淋淋的眼睛刚刚从观察窗前移开的时候,更衣柜的门突然被撞开了,詹姆斯大叫着从里面跳了出来。随后,一名科研人员的尸体从他的身后栽了出来,扑嗵一声倒在地面。

毫无疑异地,詹姆斯的叫声立即把那双血淋淋的眼睛吸引了回来,再次闪现在观察窗外。跳出更衣柜的詹姆斯一直跑到舱门处才停住脚,一抬头,正好和那双眼睛隔着一道小小的观察窗对视在一起。接连而至的恐惧让詹姆斯僵在那里,浑身抖如筛糠却是根本挪不动脚步。

周雪若和男队员气得简真肺都要炸了,赶紧拉起詹姆斯退离那道舱门。这时,那两个血淋淋的眼球在看了一会儿舱室内的三人后,反倒从观察窗前消失了。

停了一会儿,周雪若问男队员道:

“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男队员仍然紧盯着舱门上的小观察窗,神情带着掩饰不住的紧张,道:

“就是那双眼睛,它们长在一个……一个奇丑无比却又体形硕大的怪物身上,那怪物真是太恶心太可怕了,我不知该怎样用语言形容它。我想它绝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快顺着通风道离开这儿。”

正说着,舱门处突然传来一股大力撞击的声音,力量之大使整个舱室都跟着摇晃了一阵。紧接着第二次,第三次撞击接踵而来,舱室内的壁灯在摇晃中冒出几声噼噼啪啪地声响,随后突然熄灭,控制舱门电子锁的绿色液晶屏也倏地一下失去了光芒。

……

沿着身下断断续续的血迹,李啸东已经在通风道内爬行了五分钟左右。医疗室舱门被撞击的巨大声响顺着通风道传进了他的耳朵,李啸东神情一凛,更加快速地向着声源处爬去。

在与医疗室隔了两间的食物储藏室通风道内,李啸东与周雪若和詹姆斯二人相遇。二人皆是一脸的慌张,詹姆斯更是吓得面无血色,浑身僵冷。

看到李啸东后,周雪若悲喜交加,喜的自然是队长没有死,悲的则是男队为了掩护她和詹姆斯,已经牺牲了。

周雪若把遇到的情况简略向李啸东叙述了一遍,尤其是那个怪物,实在是太可怕了,根本找不到它的致命之处,周雪若和男队员向它射击了数十发子弹,怪物却没有丝毫反应。

七名特种精英队员,直到现在只剩下李啸东和周雪若两人。李啸东此时已经感觉不到痛心了,太多的伤痛让他麻木。男队员的死讯让他木然地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就像突然反应过来了似的,李啸东对二人道:

“任务至此已经无法完成,我们快撤回到宇航飞机上去。另外,NT04研究所是火星上为数不多的补给站之一,经常会有宇航飞机在这里降落补充燃料,为了防止变异病毒随补给的宇航飞机带回地球,我们必须要把这里炸毁。”

詹姆斯瞪大眼睛道:

“炸毁这里?存储在中枢处理器的那些研究资料怎么办?!”

李啸东现在真想把这个詹姆斯碎尸万段。如果不是他只字不肯透露,以自己手下队员的素质来讲,根本不可能让这些变异人抓伤咬伤,甚至是被感染变异。可以这么说,造成手下五名队员牺牲的根源,主要就在詹姆斯身上。李啸东回头狠狠地瞪了一眼詹姆斯,声色俱厉道:

“死了这么多科研人员,死囚,以及特种精英队员,直到现在你还在想着你的研究资料?!!不管这个研究是什么狗屁最高机密,我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必须将这里炸毁!!你是这里的最高负责人,肯定知道这里的自爆装置在哪里,快说!!”

詹姆斯被李啸东凶神恶煞的表情吓得大气不敢出,更不敢再提研究资料,如实道:

“在中枢处理器上有一套自爆程序,不过军方没有告诉我执行程序的口令是什么。”

提到中枢处理器,李啸东又是一肚子怒火。不过现在他已经没有时间跟詹姆斯理论了,转而对周雪若道:

“中枢处理器带有自控激光防御装置,威尔士就曾被激光所伤。你有没有把握破解这道防御装置?”

周雪若点了点头,肯定道:

“应该没有问题,自控激光防御装置目前正处于初级试用阶段,这套中枢处理器是三年前由美英联合制造,当时这方面的反破解技术还不够完善,其破解难度甚至还比不上第三代电子门锁。”

李啸东点了点头,这个手下唯一的一名女队员,同时也是和自己一样都是来自于中国的中国龙特种精英部队,对于周雪若,李啸东从来没有失望过,现在也一样。

点了点头后,李啸东带着二人继续顺着通风道向前爬行。一边前进,李啸东一边在周雪若的询问下向她大致讲起了威尔士那一队的情况,最后,在周雪若泪眼婆娑中,李啸东没忘记威尔士临死前告诉他的话,对周雪若道:

“记住,千万不要被这些变异人抓伤或是咬伤,否则用不了多久就会变成他们当中的一员,继而攻击身边的人。如果你们发现我被那些变异人弄伤了,别犹豫,立即向我开枪射击。”

李啸东的话让周雪若和詹姆斯二人都是一惊。周雪若神情复杂地看了一眼前面的队啸东,没说什么,继续向前爬行。詹姆斯这时眼珠子一通乱转,看看前面二人都没注意自己,他悄悄地把袖子掀起来,只见原本那一处被猫咬伤的伤口已经严重化脓,附着一层粘黄的液体。

……

十分钟过后,三人出现在通往地下中枢处理室的电梯门前。这部电梯是唯一一部通往地下室的电梯,也是唯一的通往地下室的途径。

由于供力系统不稳定,自控电梯以无法确保安全为由拒绝工作。周雪若把手上的MX12突击步枪交给李啸东,自己蹲在电梯的控制器前,接上电脑后开始对自控电梯进行新指令输入,以达到使电梯无视安全强制工作的目的。

很快,新编辑的指令被输入到电梯的控制器中,控制器在新指令的引导下,先是扫清旧指令的限制,再将整套新指令进行重新加载。就在旧指令刚刚清除,新指令加载还不到百分之十的时候,长廊尽头的拐角处突然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

周雪若和詹姆斯立即表情惊恐起来,李啸东从二人的神情中似乎已经猜想到了原因,问道:

“怎么?是那个怪物来了?”

************************

[怪物]

周雪若紧张地点了点头,道:

“没错,就是它!”

话音刚落,廊道转弯处就现身出一个浑身臃肿的怪物来。

这怪物高近二米半,体积肥大得像一堵墙,浑身上下流淌着浑黄的粘液,身体表面根本没有皮肤,鼓涨得犹如发酵面团一样的皮下组织直接裸露在外,包括血管,脂肪,肌肉,骨骼,脏器都赤Luo裸地呈现在眼前。

李啸东从没见过如此恶心又恐怖的家伙,目光快速地在它身上打量了片刻,试图以直觉判断它的致命之处会在哪里。不过,当李啸东看到这怪物连脏器都已经被子弹打得稀烂,却仍然毫无异状的时候,他不得不相信周雪若对他说过的话:这怪物浑身上下根本就没有致命之处,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十足的怪物。

电脑上的进度条显示加载进度已经进行到了百分之十七。尽管这个怪物让李啸东根本摸不清底细,不过为了拖延时间,他必须上去和怪物周旋。

聚变手雷由于威力太大,在这个狭窄的廊道内自然是不能使用的,除非你想要和怪物同归于尽。事实上,就整个科研所来讲,只有隔离室的空间稍显大一些,原因在于隔离室的前身是物资仓库,存放物资的地方空间自然不会小。除了隔离室外,研究所内再也找不到像隔离室那样大的空间。

将MX12突击步枪的射击方式拔到“连射”上后,李啸东嘱咐了周雪若几句,随后就迎着怪物走了上去。身后的周雪若按照李啸东的吩咐焦急地等待着电脑加载完成,好立即启动电梯。

詹姆斯这时却没有像前几次那样藏到队员身后,他的身体反应告诉他自己用不了多久就会变异,这个怪物的实力他见识过,李啸东凭借一枝MX12根本不可能制服它。詹姆斯一边悄悄地向后退,一边左右四顾寻找出口,他想要趁着这个机会逃出研究所,独自登上宇航飞机回到地球。至于自己回到地球后到底要干什么,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眼前的这个研究所太可怕了,简直就是死神的宫殿,自己是一分一秒也不想呆在这了。

李啸东这时已经走到了怪物近前,他强忍着呕吐的感觉,和怪物正面相对。怪物不动,他也不动,他在等怪物主动攻击,把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后再把它引走。,

怪物两颗血淋淋的眼睛原本一直在死死地盯着向自己走来的李啸东,可当李啸东走到它面前站定的时候,怪物在盯视了一会李啸东后,突然又把目光移开了,转而望向李啸东的身后。李啸东感到奇怪,难道是我的身后有什么东西吗?他小心地侧过头,向身后瞟了一眼——原来是詹姆斯正拼命地向着廊道尽头跑去。

突然,“扑!”地一声,一条长长的螺旋状触角自怪物的上半身探出,准确而快速地把正在逃跑的詹姆斯拦腰缠住,然后又把吓得哇哇怪叫的詹姆斯“嗖”地扯回到面前。整个过程让李啸东和周雪若二人吃惊不小,没想到这个怪物还有这么一招。

詹姆斯这时早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失声向着李啸东求救。李啸东虽然对詹姆斯恨之入骨,怎奈有任务在身还不能见死不救,不过当他看到怪物身上密集的弹孔时,想起周雪若曾说过MX12突击步枪对这个怪物根本不起作用。他转到怪物身侧,试图寻找其它的解救詹姆斯的办法。

李啸东没有立即采取营救的行为让詹姆斯以为自己已经陷入“众叛亲离”的境地了,这让他绝望不已。怪物在抓到他后并没有立即将他置死,而是把他凑在眼前仔细地打量,绝望中的詹姆斯料定怪物必然还认得自己,这让他好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连忙堆起一副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脸,道:

“嗨,40135,你一定还记得我对不对?没错,我就是詹姆斯博士,是我命令工作人员加大L3试液注射剂量才让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看看你现在,多么完美,多么强大,连子弹都拿你没办法,你现在能拥有这副无敌的身躯实在是应该好好感谢我,这全是我的功劳。当然了,我不会要你做为难的事情,我只要你把我放下来,仅此而已。”

说完,詹姆斯呲着牙又摆出一副自以为很亲和的笑容。

詹姆斯的这番话让李啸东和周雪若互相诧异地看了一眼,原来制造这个怪物的罪魁祸首就是詹姆斯自己,这个傲慢而又自以为是的家伙就是整个研究所变异事件的根源。现在,伟大的詹姆斯博士,您自己种下的恶果就由您自己亲自来品尝吧!

怪物似乎感受到了李啸东和周雪若的心声,在詹姆斯乞求的表情下,两只姑且称之为手的肢体伸出来紧紧地抓住詹姆斯,随着力量加大,可以清楚地听到詹姆斯身体内骨骼相错的声音。

詹姆斯疼得大叫,已经顾不上在李啸东和周雪若面前暴露自己的状况,大声道:

“40135,我是詹姆斯博士,我是你的恩人啊,我现在也被咬伤了,就快变异了,我们是同类……不要,不要……啊……”

怪物这时突然发出一声高亢的咆哮,两只嵌进詹姆斯身体内的手向左右一分,随着詹姆斯最后一声惨叫,他的整个身体就被一分为二,最后被怪物重重地甩在地上。

很显然,怪物对詹姆斯不但没有半点感恩的心理,而且还怀着满腔的的仇恨。

解决掉了詹姆斯博士,怪物站在原地左右看了看,期间李啸东仍然未采取动作,而是等待怪物出击。周雪若则蹲在电梯控制器前等待新指令加载,因此也是没有一动未动。

看了几眼后,怪物拖着沉重的脚步,向着廊道另一头走去。怪物视自己如无物的现象让李啸***然明白了什么,当怪物从周雪若身边经过,周雪若紧张地看向李啸东的时候,李啸东用眼神示意周雪若不要动。

情况果然和李啸东猜想得没错,怪物的眼睛和青蛙一样,只能捕捉到动态的目标,对于静止的目标却视而不见。这也是为什么之前李啸东在和怪物正面相对时,怪物突然舍近求远,去捉奔跑着的詹姆斯的原因。

*************************

[回到地球]

电脑屏幕上的进度条仍在不急不缓地前进着,好不容易怪物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到廊道转弯处了,这时的进度条也已经达到了100%,很自然地,自控电梯控制器上响起了“滴”地一声,标示着新指令已经全部加载完毕。

这“滴”地一声响立即把怪物的注意力吸引了回来,李啸东见状赶紧拉起周雪若,打开电梯一头钻了进去。就在电梯门刚一合拢的瞬间,一条长长的螺旋状触角快速向着电梯这里袭来。“蓬!”地一声,触角撞在电梯已经合拢的钢质门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直到电梯已经运行十几秒钟了,李啸东才缓缓松开怀里的周雪若,二人对视了一眼,随后都有些不好意思地把目光撇向了别处。凭心而论,李啸东和周雪若二人对彼此都有那么一层不同于普通队员的好感,这份好感可能来自于他们二人同属于一个国家,也可能来自于二人多次共同执行任务时的默契配合,还有可能仅仅就是纯粹的异Xing吸引。

只是限于第七工厂的基础条令之一,“队员之间不得恋爱”的限制,二人才一直把这份好感深深埋于心底。对于李啸东和周雪若二人之间的“特殊感情”,队员们早已经心知肚明,这也是为什么队员们会拿他们二人来开玩笑的原因。

过了一会儿,在电梯摇摇晃晃的持续下行中,周雪若突然开口问李啸东道:

“被那些变异人咬伤或抓伤后,多久会变成和他们一样?”

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周雪若和其它队员一样称李啸东为队长。当二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周雪若对李啸东既不称队长,也不直呼名字;这实在是一种语言上的艺术,无形中就已经体现出二人关系的与众不同之处。

李啸东把目光重新落到周雪若身上,道:

“我不能太确定,好像是在一个半到二小时之间。你突然问这个问题干什么?”

周雪若犹豫了一下,最后轻描淡写道:

“没什么,只是想了解一下。”

……

整个破解过程大概用了十分钟左右,正如周雪若事前料想的那样,中枢处理器自动激光防御系统的反破解程序十分保守,很快就在周雪若所编辑的新指令攻击下陷入瘫痪,尔后的时间大部分都耗在了自爆指令检索上。

具体周雪若是如何Cao作的李啸东没有看到,因为过了中枢处理室的舱门后,一道长约十米的晶体电子墙不允许除指令输入者外的任何人进入,否则自控防御就会重新启动。

十分钟后,李啸东的耳边传来了电脑合成音:

“警告,紧急自爆程序已经启动,研究所将在十五分钟后爆炸,请所有人员快速撤离……”

在持续不断的警铃声中,周雪若从中枢处理室返回,表情复杂地看了李啸东一眼后,把目光错开道:

“我们快走吧,研究所就快要爆炸了。”

周雪若的表情变化自然被李啸东看在眼里,不过此时情况紧急,他也不好再多问什么,只想着等回到宇航飞机上再问也不迟。

二人坐上电梯重新返回了长廊,电梯门打开后李啸东先是小心地观察了一阵,还好,怪物已经不在了。

出了电梯后二人一路快速奔跑。研究所内的变异人被李啸东炸了一次后,已经所剩不多了,一路上二人基本没有遇到太大的阻碍,六分钟后就来到了最初从宇航飞机进入研究所的那道舱门前。

在整个奔跑的过程中,周雪若一直紧紧地抓着李啸东的手,一刻也不曾松开,就好像只要一松手二人就再也见不到了一样。这让李啸东很奇怪,两人以往经历的比这还要惊心动魄的场面不知有多少次,哪一次也没见周雪若像今天这样紧张过。结合此前周雪若脸上复杂的表情,李啸东觉得这其中必有隐情,决定回到宇航飞机上后一定要问个究竟。

打开舱门上的电子锁,二人经由密闭通道来到宇航飞机舱门前。随着宇航飞机舱门完全打开,李啸东当先一步进入机舱内查看情况,以确保宇航飞机内没有变异生物。当他收起MX12突击步枪,回头打算招呼周雪若进来的时候,却见飞机舱门正在缓缓关闭,“咔嗒”一声,甚至还加了一道电子锁。

李啸东急忙跑到舱门前,使劲按着气动和紧急开关,舱门没有半点反应。这个时候,驾驶舱内的各种仪表突然纷纷亮了起来,电脑语音提示:宇航飞机回航指令已经确认无误,飞机将在十秒钟后起飞。

能在飞机外部控制舱门无视内部命令,甚至是越权启动宇航飞机回航指令的,必是周雪若再无二人。

在引擎的巨大轰鸣声中,李啸东近乎是手忙脚乱地扳开了舱门上的强化观察窗,正看到周雪若站在密闭的伸缩通道内。此时伸缩通道正在缓缓收回,李啸东朝着周雪若大喊,却是一个字也传不出去。

周雪若也看到了李啸东,眼泪立即无声地倾泄而下。她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撩开了耳际的短发,一道暗红色的抓痕立即出现在李啸东的眼前。

……

数分钟后,在宇航飞机即将穿越火星大气层的时候,下面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

……

经过14小时十五分钟的弱光速飞行,宇航飞机按照预先加载的回航指令,在中国外蒙古省某军用航天中心降落。

飞机在跑道上刚一降落,十几辆涂着红色“八一”字样的军用装甲车立即从四面八方急速驶来,把宇航飞机团团包围。随后,装甲车**打开,一群解放军战士鱼贯而出,实枪荷弹以装甲枪为掩体,乌黑的枪口全部瞄准宇航飞机舱门。

**********************

[审判]

过了十分钟左右,舱门缓缓地打开了,装甲车旁的一名少校从士兵手里拿过喊话器,对着飞机舱门喊道:

“很报歉少尉,我们奉上级命令对你实施拘捕,从现在开始你可以刻意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作为稍后军事法*的呈堂证供。”

……

联合国最高军事法院。

“为什么你要杀死那些科研人员?并且纵容手下队员滥杀无辜的行为?”

“不要再做无谓的辨解,坦白交待可以为彼此节省很多时间,事实上我们手上早已经掌握了第一手的现场录像资料,这也是我们控告你的原因。”

“你不觉得自己的辨驳十分苍白无力吗?关于生化人是否可能存在的讨论,早在五年前就已经被联合国生化武器研究组予以否定,大量的相关资料和研究也都进一步证明了生化武器研究组的论据正确无误。请不要试图用你的谎言来愚弄我们的智商。”

……

不论李啸东作出怎样的辨解,都被控方军事代表一一驳回。缺乏证人为自己指证,以及片面的录像资料使李啸东根本无法为自己申辨冤情,最后只有沉默不语。

一个多小时的控诉结束后,由12个国家的军事法庭主审官所组成的联合陪审团暂时离席,进行庭下讨论。十五分钟后,陪审团全体成员讨论完毕,结果很自然地一致认为李啸东有罪。

法官听完陪审团的意见后,点了点头,正要宣判审判结果。这时,一名胸前佩戴着联合国特殊行动署标志的军官从法庭**走了出来,在法官耳边耳语了一阵。法官听完后诧异地看着这名军官,眼神中带着惊异,军官也不费话,直接拿出一份密令交给法官,随后健步离去。

法官把那份密令展开上上下下瞧了数遍,期间陪审团成员都不由自主地伸直了脖子想看看密令上写的是什么内容,直到法官把密令重新合上后,陪审团们才赶紧恢复到正襟危坐的样子。

对于联合国特别军事行动署出面干预法庭审判,这在全球军事一体化已经推行了二十余年后还是第一次遇到。作为联合国所有军事机构中最神秘,最特殊,同时也被处界媒体骂作“吃闲饭”最多的特别行动署,虽然谁也搞不清它的底细,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谁也不敢得罪它。连联合国最高军事机构战略指挥署都要对特别行动署避让三分,其它机构就可想而知了。

法官合上密令后迟疑了一阵,突然的变化让他有点适应不过来,李啸东的个人资料显示为,其只是一名普通的中国防化部队少尉军官,不知怎么竟会惊动了联合国特别行动署,这让法官百思不得其解。过了一会儿,整理好思路的法官对着听众席上的各国军事媒体记者道:

“本案件将进行内部宣判,所有媒体记者请自动离席。”

说是自动离席,实际上法庭军警已经呼拉一下拥了上来,把这些顽固的媒体记者们连推带搡,轰出庭外。

随着厚重的大门关起,法官重新执起了法锤,先看了几眼面前一言不发的李啸东,随后宣布道:

“现在,本法官以联合国最高军事法庭的名义宣布:被告李啸东,因患有突发Xing精神分裂症,而致使其在执行火星NT04研究所核泄漏事件中伤及无辜。经过取证以及控方陈述,确认证据确凿,事实清楚。因此,本庭宣判:被告李啸东,被判处冰刑,刑期二百年,自宣判二十四小时内执行!”

冰刑是一种全新的监禁模式,由一年前一位荷兰资深军事刑法专家提出,并获得通过。不过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军事罪犯被处以过冰刑,李啸东是第一个。

随着法锤落下,陪审团成员和控方代表都是一脸的惊愕,纷纷扭头用惊疑的目光看向法官,法官这时则两手一摊,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控方代表,也就是联合国军事观察组,在外界看来是对联合国所有军事行动进行监督的一个机构,其职能类似政府机构的检查院。其实外界的这种观点有些自欺欺人的味道,诚然联合国军事观察组确实是一个监督机构,但这种监督的职能更多的只不过是走过场,做做样子而已,以平息外界舆论。当观察组遇到更高一级的机构,如战略指挥署,甚至是特别行动署出面干预的时候,观察组就会立即闪人,绝不纠缠。因为他们很清楚,每当这些机构出面干预的时候,其中必定有着不为人知的隐情。

看到联合国军事观察组的人员已经夹起公文包和手提电脑从**离开,十二国陪审团成员的军事法庭审判长们自然更没有必要自讨没趣,这些人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陆续起身离开了座位。随后,数名法庭军警走了过来,带着李啸东跟随众人一起从**走了出去,直接搭乘专机前往世界上唯一的冰刑监狱,设在加拿大曼塞尔岛的海底军事监狱。

数小时后,驻守在曼塞尔岛的加拿大军方与联合国最高军事法庭完成交接,带着李啸东乘坐升降梯进入海底。当升降梯下行到海底五十四米的冰刑监禁区时,电梯门打开了,李啸东从始至终木然的表情在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刻颤动了一下,随即又再次恢复原状。

此时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位肩扛三颗金星的上将,芬兰国防部长维科奇,也就是现任联合国特别行动署署长。

维科奇看样子已经在这里等了许久了,面对李啸东木然无表情的面孔,维科奇无奈地摇了摇头,拍着李啸东的肩膀道:

“啸东,真是难为你了。”

**********************

[冰刑]

维科奇无奈地摇了摇头,拍着李啸东的肩膀道:

“啸东,真是难为你了。我知道你有很多话想说,想发泄,不妨都说出来吧,那样会好受些。”

二人说话的时候,周围的加拿大军方人员都自觉地撤了出去,直到最后整个冰刑监禁区就剩下了李啸东和维科奇两人。

李啸东回头看了看最后一拔走进升降梯的军人,等升降梯关上门并开始升起后,李啸东这才把头转了回来,看着面前的维科奇恨恨道:

“没错,尊敬的上将先生,您说得很对,我是有些为难。”

维科奇凝着眉心,看着李啸东,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我不知该怎样抚慰六名队员的英灵,我该对他们说,这是在为了人类的进步所做的奉献吗?这个所谓的奉献就是让你们在一个被告知意外核泄漏的研究所内和一群变异人纠缠,直到你们生命的最后一刻也不会知道这个任务到底是什么!!”

李啸东的眼睛里泛着泪光,几乎是吼着对维科奇说道。

“OK,现在那个狗屁任务究竟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整个研究所都被炸毁了,就像我在法*说的变异人一样,现在的问题不是有没有人相信,而是所有的一切都已经不存在了,不再具有争议的意义了。至于我们第七工厂的成员,早在加入这个该死的地下党一样鬼鬼祟祟的组织前,就已经在档案里被划上了鲜红的“战死”字样,没有亲人和朋友会为我们的突然失踪而寻根问底,你们可以像擦去灰尘一样把我们从这个世界随意地抹去,然后继续把光彩斑澜的一面呈现在世人面前!!”

李啸东发泄完了,带着手拷的双手猛力砸在旁边的金属廊道墙壁上,发出“咚”地一声闷响。维科奇等李啸东平复了一会儿心情,上前扶着他的肩膀道:

“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这六名队员都是我亲手选拔出来的,直到现在我仍然可以叫出他们每个人的名字。相信我,当得知六名队员死讯的时候,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心里不比你现在好受多少。”

停了一下,维科奇继续道:

“这次任务由于涉及太多敏感问题,一旦露出哪怕只是一点点风声,经过外界那些好不容易抓到报料的媒体炒作后,很容易就会使普通民众受其误导,而对全球军事一体化产生怀疑,甚至是反对。因此,出于大局考虑,我当时不可能告诉你们任务的具体情况。至于后来法*宣判对你实施冰刑而不是死刑,我想就算我不说你也很清楚,没错,这是我下达的命令。”

李啸东扭过头来看了维科奇一眼,冷冷道:

“你想让我对你感恩戴德吗?我宁愿现在马上有一枝枪口顶在我的头上扣动板机,给我一个痛快,而不是躲在冰窖里冬眠,醒来后还要饱受心理折磨!”

维科奇摇摇头道:

“我当然不是想让你记得我的恩情。事实上,二百年后我早就已经灰飞烟灭了,就算你对我感恩戴德又有什么用?我对你说这些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下这道命令的原因,我觉得你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真正的人才,万里难寻。四十余年的军旅生涯和直觉告诉我,你天生就是一名做军人的料,你身上有着太多的潜在还没有发掘出来,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去实在是太可惜了,甚至可以说是世界军事史上的一大损失。我想让你活下去,活到未来,在未来的世界里把你身上隐藏的潜在全部挖掘出来。至于心理折磨,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我已经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让你不再受此影响。”

李啸东怀疑地看了看维科奇,过了一会儿才道:

“我怎么都想不通,你为什么要把我吹得如此神乎其神。”

维科奇笑了笑,道:

“你们中国有句俗语,叫做当事者迷,旁观者清,用在你身上很合适。”

……

在维科奇的授意下,加拿大军方人员再次返回到冰刑监禁区。李啸东虽然心有不甘,却也没有办法,毕竟人死不能复生,如果维科奇有办法让自己从此以后不受心理折磨,那么自己在未来的世界中“重生”未免不是一个选择。

带着这样一种复杂的心情,李啸东跟随相关人员走进了冰刑室,接受催眠。

维科奇所说的办法,实际上很简单,就是抹除李啸东自加入第七工厂后,三年来对于手下六名队员的记忆,以及在NT04科研所遭遇的一切,直到此前所有对话,都要一并抹除。

方法很简单,但具体实施起来的时候却有些麻烦。原因在于李啸东自加入第七工厂的三年来又学习到了很多新的军事技能,同时还掌握了很多相关军事装备的Xing能;这些技能也好,Xing能也罢,都和六名队员或多或少地有些联系,比如曾在一起训练,或是一起研究探讨等等。

负责对李啸东记忆链进行抹除的工作人员,把这一情况通过麦克风报告给维科奇,询问当李啸东的技能记忆中包含有六名队员的印象时,该如何处理。维科奇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道:

“以不损伤技能记忆为前提,尽量抹除六名队员的印象。记住,我们的目的是在于让他尽量减轻心理痛苦,而不是让他的大脑变成一片空白!”

工作人员应声而去,更加小心谨慎地Cao作电脑,细致排查所有脑神经细胞和海马组织,甚至对视觉神经系统上的临时视觉记忆也逐个进行仔细筛选,以确保李啸东的技能记忆中就算存在六名队员的一些印象,也都是支离破碎的,根本无法衔接成完整的记忆链。

至此,这六名队员的印象在李啸东的记忆中自然是无法彻底抹去了,虽然他们在李啸东的记忆中就像梦境一般虚幻而不真实,但这仍然让提前打了保票的维科奇自责不已。这位年过半百的老将军手扶着观察窗,看着躺在面前不远处的李啸东,口中喃喃道:

“优秀的中国军人,看来这一辈子我都要活在对你的愧疚中了。”

——————————

——————————

公元2057年6月24日。成立三年的联合国特别行动署旗下精英组织——第七工厂,就像成立之初就没人知道一样,在同样无人知晓的情况下秘密解体。七名成员有六名命殒火星NT04研究所,仅存的队长李啸东在回到地球后被处冰刑,并抹除部分记忆。

处以冰刑的李啸东,被监禁在加拿大曼塞尔岛的海底军事监狱,等待着二百年后刑满释放。在他新修改的个人档案中,这样“如实”描述着他的个人情况:

姓名:李啸东

年龄:23岁

国籍:中国

部队:联合国特别行动署第四维和部队

编号:9537

军衔:下士

犯罪事实:#8226;#¥—%……**!!!

刑期:200年整。

……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