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九零后阴阳先生

更新时间:2022-11-15 09:34:33

九零后阴阳先生 已完结

九零后阴阳先生

来源:落初 作者:坐山刁 分类:灵异 主角:黄皮子张大哥 人气:

坐山刁新书《九零后阴阳先生》由坐山刁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黄皮子张大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叫李亮,我是地道的90后。在我四岁那年,我意外地吃了一只黄皮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神秘来客

十四年后,安阳县批发大市场。

“小哥,你这里收熊掌不?”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将高考习题上面的哈喇子擦干。

昨天去坟地练胆子,搞得我一夜没休息好,这刚一闭眼就来个催命的家伙。

扫了眼这个身穿迷彩服的男子,我无语地指了指门口的牌子。“大哥,我这里是冥店,不是农杂市场要卖熊掌到别处卖去?”

那人见我这么一说咳咳一笑后,拉住我的手,低声道:“小哥,我这还有新套的狐狸皮,皮子油光水滑的听说你这里有门路,交个朋友,便宜点就下货。”

我扫了一下他身后背着的黑色阔包,嘿嘿一笑,直接掏出了电话。“喂!110吗?我这里有个卖野生动物的……”

话没等说完那个小子早就撒丫子跑路了。

我摇了摇头,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也不知是哪个挨千刀的说我们这里有门路,搞得这几天总会来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来卖熊掌,虎骨,人参啥的,***这是‘阴阳冥店’又不是农贸市场。

“一大早的真他娘的丧气。”

可能大家不知道,其实向我们这种做死人生意的最忌讳这种,‘找错门的’要是第一单生意被破坏了这一天也甭想有什么好生意了,即使来了也是棘手的麻烦。

我看了眼时间已经早上七点了,我打算关门,反正今天生意是做不成了,还是回屋补个回笼觉才是王道。

刚要关门,啪啪啪……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我没有理会,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而且也不知得罪了谁这几天总有人来,烦的很

啪啪声音越来越大,震得门板子嘎吱嘎吱响。

“今天不营业了。”我喊了一句。

“张先生救命啊,救命啊!”

我一怔,心道:“不是卖货的。”

打开门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站在门口,看到我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胳膊,边摇边喊道:“救命啊!张先生救命啊!”

我皱了下眉,仔细打量了一下来人。说道:“我师傅不在,你找他有事儿?”

“那请问张先生去哪了,我有急事。”那人听我说完师傅不在后变得急躁起来。“小兄弟求你把你师父的联系方式告诉我,我找他真有急事。”

师傅有事出去了,没个半拉月是回不来的。

说真的那个老头子我也有一个来月的时间没见着了,也不知是不是又去找他那个小情人去了?

我看了眼这个急躁的男人,说道:“我是他徒弟,你要是方便说就和我说说,或许我能帮助你呢!”

男子犹豫了一会儿后,叹了口气。“小哥,我来自李村,我叫李大狗。”

我一怔:“李村是我的老家啊!”

事情是这样的。

李大狗是个看山的,按现在的专业术语就是林场看护员,大家应该知道林场野生动物多,这小子嘴馋,时不时的就抓两个野兔狐狸啥的打打牙祭,日子过得倒也舒坦,有一天他巡视林场的时候看到了一头受伤的黑瞎子,这黑瞎子可是好东西,他这个馋猫心里可是早就惦记着尝尝熊掌的滋味,见这黑瞎子受伤,就来了贪心…。

大家可能不知道,受了伤的黑瞎子可是一个点火就着的主,有人要吃自己的手掌,那黑瞎子岂能罢休,几巴掌下去就把李大狗拍的冒了金星,找不着北了,最后要不是这个李大狗机灵,直接躲进了一个土包里,早就被黑瞎子当做晚餐给撕了不可。

李大狗是左等右等终于将那黑瞎子盼走了,他刚要出洞,手却不小心被什么东西划了一下。发现是一块瓷器碎片,他以前听老一辈的人说过,李家村以前可是出过贵人的。

贵人那可是皇帝老爷的小媳妇,不光自己衣食无忧,那祖上也是光耀门楣的很啊!人死后哪个不是陪葬点瓷器珠宝啥的,李大狗来了贪心,直接回到自己的小屋拿着锄头和铁锹就过来刨金子来了。

老天爷开眼,几铁锹下去,还真叫李大狗给刨着了,那叫他一个喜啊!

李大狗刨到的是一个黑漆漆的坛子,坛子有半米高,整体看上去有点像马桶的造型,坛子盖被一个锈迹般班的铜疙瘩给封上了。上面写着他看不懂的文字。

那坛子死沉死沉的,要不是李大狗有一把子力气还当真抬不回来。

当晚李大狗将坛子藏在床下后,喝了点小酒,幻想着把坛子卖掉后,家里盖个小二楼娶得胸大,屁屁翘的媳妇……

喝着喝着他就开心的睡着了。

谁知就在当晚就出事了。

他说大约天快亮的时候,他隐约听到有人哭,扫了一圈他发现声音好像是从坛子里传出来的,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就取来工具把坛子给撬开了!

谁知坛子一开,差点没吓死他。里面哪里有什么宝藏啊!坛子里居然装的是一只蜷缩着的死狐狸。

当时,吓得他是魂飞魄散,也不再想卖掉换钱啥的了,直接连夜又把那个坑给坛子埋了回去。

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天还没亮就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说他妹妹出事了……

说着说着,这李大狗突然哭了起来,后悔自己不该贪心,不该馋嘴。

我看了他一眼,向他这种人枪毙都不解气,不过人家再怎么说也是李村的,虽然我现在住在小县城不过怎么也说的上是半个老乡,俗话说得好,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不是。

哭了一会后,他擦了擦眼泪,看着我说:“小哥实不相瞒,是俺爹说张先生有办法,我才来的,你不知道医院那些穿白大褂的居然说俺妹得了精神病!”

“你爹?”

“俺爹,是村里的村支书。”

我恍然大悟,原来他是老村长的儿子啊!

在我的印象里老村长人不错,虽然我不到六岁就离开了李家村,不过每年Chun节老村长都会来我家,每次都会拿些山里的土特产啥的叫我们尝尝鲜,没想到是他家里出事了,这于情于理我都要去看看。

我回道:“大狗哥,你等下。我收拾一下东西跟你瞧瞧去。“

李大狗听到后,差点没给我跪下,一个劲的谢谢张先生。

其实我想和他说我姓李,以前和他是一个村的。

我拿了几十张威力无穷的符箓,并将桌子上那本崭新的高考习题也带上了,路上还能看看不是。

十几年过去,李家村比以前亮堂了,树木少了,良田多了。

车在一个宽敞的农家小院刚一停下,一个中年的妇女火急火燎地就迎了上来,见只有我下来还将大狗拉到一边问了问:

“怎么没请到张先生吗?这小伙子是谁啊?靠谱不?”

李大狗拉低声音和他娘说:“娘,你说话小点声,这是张先生的弟子,本事也不小。”

李大娘又仔细打量了我一番,边看边摇头。很显然我在他心中还不是那种高人。

这时一个拄着拐杖的花甲老头走了出来,看到我会心一笑,说道:“是亮子啊!怎么没见到张先生?”

我一看是老村长,直接走上前行了鞠了一躬,回道:

“师傅他老人家出远门了,我怕事情严重特地过来看看。”

话音刚落,从里屋跑出来一个脸上涂抹的花花绿绿的女孩儿,女孩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不过行为很是怪异,自己在那自言自语的一点也不像是个正常人。

老村长一看,大叫一声坏了,急忙喊道:

“大狗,快把你妹妹抓住。捂住她的嘴不要再叫她吃粪球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