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祟祟平安

更新时间:2020-04-09 09:10:56

祟祟平安 连载中

祟祟平安

来源:落初 作者:逗娘 分类:灵异 主角:晁千神晁千琳 人气:

新书《祟祟平安》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逗娘,主角晁千神晁千琳,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每日双更】刚从破庙来到城市,妹妹就卷入了正、邪、妖、魔各组织无尽的纷争,晁千神不禁疑惑:美貌到底是馈赠还是负累?窥探天机,五弊三缺,阴阳运转着看似合理的规则,这真的,公平吗?捡来的瘟神、不着调的天师、心魔少女、科学狂人……这群作祟的“妖魔鬼怪”还要让世界陷入怎样的深渊?去他娘的世界和平!晁千神费尽心力,只想打破妹妹身上作祟的“美貌”!特注:本书人物基本不包含传统意义上的“好人”,望坚持三观,正确看待。一切宗教相关内容纯属娱乐,如有冒犯,呵呵呵呵。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还是不行吗?”齐升逸看到晁千琳理所当然的脸,觉得自己问这一句都显得多余。

“是啊,还是那句话,若是想让我继续留在这里参加这些无聊的检查,就不能让我流血。所以这种验血的检查当然不行。”

齐升逸点点头,看着晁千琳一直带在颈间的小小的桃木棺材吊坠,若有所思。

晁千琳知道他在看着什么,也知道他在想什么,便岔开话题:“其实你也不知道该检查些什么,对吗?”

齐升逸笑了,没有回答。

“如果这是有原理可以解释的,还有什么称之为异常的理由呢?”晁千琳接着反问。

这次,齐升逸摇头:“科学家就是这样,越是不知道从何处入手,就越要坚持观测,而有了突破口,研究就已经进行完一半了。”

“原来您是一位科学家啊。”

她说完,两个人都放声大笑,但很快,齐升逸正色道:“是啊,因为有即使拼上命也要做到的事,别说是做个科学家,就算是独裁者也要去做。”

晁千琳的眼神黯淡了些:“这样的话,你倒是个值得尊敬的人,不过……”

“不过?”

“做个哲学家或许实现很多事要更加容易。”

她正说着这句话,颈间的坠子却突然发烫,使得她一脸黯然的表情转变成一种疑惑和惊讶交缠的纠结表情:【大哥?】

那种感觉十分短暂,坠子的温度渐渐消退,晁千琳看向齐升逸,见他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诡异神色:“那今天的检查就先结束吧,我也去处理一下手下的烂摊子。我会叫刘浪带你回去的。”

“回哪里?”

“你的房间。晚饭想吃什么就告诉齐泊雪。”

晁千琳点点头,很轻易地接受了他的安排。

……

“千琳……”

晁千神看着手掌心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的溢出掩盖了匕首的切口,分明痛的连心,他却毫无察觉,只隐隐觉得那血色就如她浓妆时的唇色,那形状就如她决断时的唇形。

颈间的棺材形纹盒微微发烫,那是他和晁千琳存入了血液的彼此相互联系的灵力存储法器,如果一方受伤,另一方就可以顺着联系来确定对方的位置。

可是他现在受伤了,她没有一点回应。

或许她所处的地方是不能接收到这个程度的灵力响应的?

晁千神不禁这么想,不认为是晁千琳有意对他不做理睬。

“天啊,晁千神,你怎么了?”任道是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

之前被宁峙打烂防盗锁的大门还没来得及换上新的,任道是和宁峙前后脚走进了这间飘着血腥味儿的客厅。昨天夜里晁千神和李立青弄乱的一切都没被整理,现在晁千神更是要拿自己祭天一般盯着血流不止的手掌发着呆。

因为之前就认识晁千琳,宁峙对她这个大哥奇怪的样子也稍有耳闻,看到他右手还没放下的水果刀,还有周围那些昨晚没来得及注意,今天反而堆得变本加厉的晁千琳私人物品,已经猜到了这大概又是一个发疯现场。

“老任,帮他处理下伤口吧。晁先生,我可是特意把局里刚刚查到的消息拿来跟你分享,就是为了让你对千琳的事情更加安心些,你还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怎么去找她?”

晁千神一听这话,呆滞地转过头来:“知道她在哪里了吗?”

宁峙摇摇头表示否定。见晁千神前一秒好不容易露出惊喜眼神,后一秒又变回一直以来几乎没什么情绪变化的死鱼眼,并把目光从自己和任道是身上移开,她赶紧继续说道:

“首先,之前那个生还者又经历了一次大手术,虽然左胸口被插了一刀,但又奇迹生还了,因为这小子万中无一,心脏长右边。他的DNA检测结果也出来了,通过对他和白家老太爷白靖廉与其长子白山的基因比对,可以判定他是白靖廉的儿子,白山的亲兄弟。”

“又挨一刀,大概傻得更厉害了吧?”晁千神一边接受任道是的伤口包扎,一边有气无力的调笑着说。

“他还没醒,不过……之前我一直在跑里世界这边人证物证的调查,所以昨天回到局里才详细的看了他们对他的询问记录……在对宾客的监控视频和照片辨认过程中,那小子只对监控中千琳的影像有反应,并且叫出了千琳的名字。”

“什么?!”晁千神握拳击腿,伤口又一次裂开,惹得任道是一阵抱怨。

宁峙偏过头去:“要不是因为我的失误导致昨天我们没有叫醒他问问千琳的下落,你以为我会再跑过来跟你说这些无关案情吗?总之出于私人原因,我也很想把千琳找回来,并不是有意隐瞒你,请你理解。”

晁千神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这些事比起他亲手把最贴近晁千琳下落的凶手弄能智障来说都不算什么,于是他静静等待宁峙接下来的话。

察觉到他的情绪稳定下来,宁峙继续说:“昨天夜里我就把你从李立青耳后提取的证物交给了奚头儿。”

晁千神听到这个姓氏,很自然的理解到那位必是“息事宁人”四大家族之首的当职长官。

“根据奚头儿给我的资料来看,这个以符文科技为核心制造的技术设备正是白家里世界交易的相关产品。之前我们只了解到这种技术是道家符文与现代科学技术结合起来的产物,现在终于掌握了实物。

“通过我们的手段虽然不能很快的解析出原理,但是找到相关的产物还是比较容易的。对白氏集团长期合作的一些公司彻夜排查后,我们在一家家电公司生产的节能空调中,发现了相近的科技成果。

“虽然先进程度和李立青的这个设备相去甚远,不过可以肯定,那种空调中的节能芯片所使用的里世界符号构成方式和那个装置使用的是同一种规则。”

“所以?”晁千神感叹里世界的警员们果然效率很高,相比之下,他除了大脑里盘桓着“晁千琳”三个字以外已经没了任何意志。

宁峙道:“所以这家公司的老板显然是与白家或是李立青方有过此类交易。不过,这些还不足够证实他们科技的来源。

“等等,你们解析了那个装置,不能从上面追踪到那个异空间的位置吗?”

“确实,开启异空间裂缝实在是少见,我们也怀疑过这个装置是不是有打开异空间的机能。但是目前的解析表明它只有吸收空气中的灵子这一个功能。我们怀疑,他可能一直在异空间中生活,因而与那边关联密切,才可以轻易穿梭。因为无论是李立青还是齐升逸,这两个名字在公安系统中都完全没有任何记录,连户籍都不存在。”

晁千神沉吟了一下,对这个回答有所赞同,不过他仍不满意:“只有这种程度的调查结果?毕竟你所说的以上内容和千琳的关联性也没有多大,恐怕……”

宁峙翻了个白眼,然后有些求助似的看向了任道是。

任道是接话道:“他们还查到,去年九月份,这家公司有一笔大额支出,向一个与白家毫无关联的账号转出,公司账目上以售后补偿为名标记。但那个时候,正好是公司老总的儿子心脏病移植手术结束的时候。

“查询过老总儿子的医疗记录后,他们发现,虽然是以境外就医名义而没在国内留下详细的记录,但是说到底,就是根本不知道这种连配型难如登天的熊猫血型人手术到底是怎么成功找到移植对象,以及难度如此大的手术是在哪里进行的。”

晁千神对任道是的这段话重点都在于开头的“他们”二字上,原来四大家族也是有内外之分的吗,还是排在末尾的任家真的如此卑微?

不过他还是对这段话的信息进行了反馈:“所以你们怀疑这也是与白家的里世界交易,并不仅仅是应用于企业程度的科技,他们也对医疗方面的科技进行了交易,因为以前也有过其他这样与白氏有关的医疗案例?”

宁峙和任道是一头。

“所以你们不能拿这种无稽的证据去申请搜查令,也不能给他反应的时间,必须抓住这个突破口,直接从那个老总处得到最直接的线索?”

宁峙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

“所以你们想让我用昨天晚上那种读取意识的法术来直接问那个老总,到底经过怎么样的渠道和交易,这样就能找到齐升逸的团伙,找回白家人了?”

晁千神咄咄逼人的反问,让宁峙甚至连看他都不愿意了。他感觉有些好笑,因为据他所知,同心诀这种法术应该并不是唯一可以读取他人意识的法术。

想到即问,晁千神脸带嘲讽地笑着说:“你们道家不是有种叫做他心通的法术,可以在别人无意识的情况下,就了解对方的想法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