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阴债

更新时间:2020-10-02 05:00:06

阴债 连载中

阴债

来源:掌中云 作者:33号龙卷风 分类:灵异 主角:周铭陈永生朱静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33号龙卷风的原创小说《阴债》,主角周铭陈永生朱静,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那天,我对她犯下了后悔一辈子的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永生说得我呆若木鸡,我拿着手机,脑袋里一片空白。 这……这是怎么回事? 陈永生在电话里说道:“我告诉你,厉鬼也是分很多种的,有的还保留着神智,有的已经失去了理智。这个疯女人就还残留一些理智,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她知道你没害过她,当她发现你在烧值钱的时候,就觉得很疑惑,所以问你烧给谁。” “那……那她想吹灭纸钱,是因为?” “对,她残存的理智让她想保护你,但你却阻止了她。当最后她在你手上留下印记的时候,就是代表着她已经将仇恨转移到了你的身上。你刚开始就应该想明白,一个鬼魂怎么给你寄明信片?” 我听得毛骨悚然,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 这么说来,我是被周海平给害了? 我还是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毕竟那周海平可是我的堂叔啊,我急忙问道:“那他为什么还给我支招,还让我来坟山鬼上身?” “他都已经把仇恨转移给你了,就当报答一下你不行吗?反正成功了你一家人都会感激他,失败了死的也不是他,无论结果如何,他都是大赚的。” 我越听越觉得头皮发麻,脑海里回想着周海平让我做的事。 电话那头,传来了陈永生的一声叹息:“也罢,身为修道人士,又怎么能对无辜的生命视而不见?你帮我召出了李家媳妇,也算是帮了我一个大忙。你立即下山,就在那山脚等着我,我就在镇上,现在立马开车赶来。” 我吞了口唾沫,害怕的说道:“我不敢下山,我怕那疯女人在下边。” “子时还没到,你暂时是安全的。如果你还留在坟山上,李家媳妇才是最危险的,她的怨念比疯女人大多了,赶快下山!” 他的话让我打了个哆嗦,于是我抱起黑狗崽,赶紧朝着山下走。 现在的山路已经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我因为抱着黑狗崽的关系,走起来并不方便。 但我也没打算丢了黑狗崽,因为它还活着,在我的怀里瑟瑟发抖。刚才是因为有危险跑得急,所以才没带上它,我实在不愿意让一个无辜的小生命因为我而死去。 当到了山脚后,我就在这里等着。结果才等十几分钟,就有一辆摩托车开了过来。 骑着摩托的人是一个中年大叔,长得还挺好看,有种忧郁大叔的气质,身体也很健壮,只是打扮特别土鳖。 他穿着一身邋遢的衣服,还背着一个大书包。当见到我之后,他惊讶的对我说道:“你怎么还把狗抱下来了?” 我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是不是陈永生?” 他点点头:“就是我,我问你怎么把狗抱下来了?” “毕竟是个无辜的小生命……”我抓了抓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道,“这小狗才出生一个多月,我就在想吧,如果我今晚真的要死,那为什么还要连累一个无辜的生命呢?” 陈永生叹了口气:“所以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这样吧,你先把狗塞我包里,我告诉你接下来应该怎么做。眼下你被转移了怨念一天不到,我们还有机会。我这准备了火盆跟纸钱,你去一趟棋牌室。” 我惊讶道:“又要烧纸钱吗?” “对,但不是你烧纸钱。” 他一边说话,一边从包里掏东西。我眼睁睁看他掏出了一个白球,仔细一瞧,才发现这白球竟然是用保鲜膜包着的一团白米饭。 他给我递来了纸钱、火盆、白米饭、香和碗,严肃的与我说道:“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你烧纸钱的行为,已经是把那厉鬼给引来了。但想要送走她,可就麻烦多了。今晚子时,我要你在棋牌室摆上一碗饭,并且插上三根香,叩拜七七四十九次。至于纸钱和火盆你别碰,我会找人帮你来做。” 我接过了陈永生递来的东西,感动的一塌糊涂:“陈天师,我们非亲非故,你却这样待我……” 他一脸严肃说道:“我之前就在电话里说过,你帮我召出李家媳妇,就是帮了我大忙。赶快去吧,你且记住了,鬼吃的不是饭,而是香火,如果香火吃的不够,那你会有大难。如果她离开了,那你就安全了。事不宜迟,赶快去准备,我要先上山一趟。你今晚要是平安了,那就先别回家,先来山上找我。” 我急忙跟他道谢,拿了东西就往棋牌室赶。因为现在已经很晚了,我怕时间会来不及。 等到了棋牌室,这儿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我把东西都放在地上,又把米饭倒进了碗里。 随后,我就一直看着手机,等待子时的到来。 当晚上十一点要到的时候,我点燃了三根香插在饭上,跪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 忽然,外边又响起了狗吠声,一阵阴凉的风吹进了棋牌室里。 我忍着恐惧,开始给这碗插着三根香的饭磕头。 砰……砰…… 寂静的棋牌室里,响彻着我磕头的声音。 令人惊悚的是,随着我的磕头次数增多,我的身体竟然感觉越来越冷。 当磕了四十九个头后,我头晕目眩,难受的揉了揉眼睛。 当睁开眼睛的一刹那,一双脚凭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吓得差点叫出声来,连忙就捂住自己的嘴,傻傻的抬头看去。 疯女人不知何时站在了我的面前,她此时微微眯着眼,而香燃烧的烟雾飘到了她的面前,她轻轻的把这些烟雾都吸了进去。 与此同时,我亲眼瞧见那香的燃烧速度正在渐渐加快。 原本一炷香约莫能烧十五分钟,可这个时候,这香估计只要十分钟就能烧完。 疯女人一动不动,就踮着脚站在我面前,安安静静的吸着烟雾。 而香的燃烧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奇怪,怎么会吸的这么快? 我怕她吸的不够,急忙又要拿新的香,于是就转过头去拿香。 可就在我转头的一刹那,却不由得傻了眼。 只见大葱头竟然就站在我的身后,他就和疯女人一样,也在吸着烟雾。 就是因为他和疯女人一起在吸烟雾,所以这香才会燃烧的如此之快。 我的内心顿时充满了担忧,生怕这包香不够他们分,却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烧香。 渐渐的,我手中的香越来越少,而他们还是一副没吸够的样子。 再这样下去,我真怕自己的香不够了! 我哆嗦着把最后的三根香点燃插上去,可疯女人和大葱头还是一点也不满足的样子。 完了。 都是大葱头这家伙,我要完了! 就在我惊慌失措的时候,外边的狗吠声再一次响了起来,棋牌室的门忽然就被推开了。 我扭头一看,却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在棋牌室的门口,竟然站着一个纸人! 那分明就是花圈店里扎的纸人,脸白的就好像涂了厚厚的粉,偏偏腮帮子却被涂成了血红色。 纸人穿着旧时代的衣服,头上还顶着一个红绿相间的帽子,留着条长长的鞭子。 这个时候,最后的三根香已经烧完了。 疯女人和大葱头那享受的表情顿时消失,眼睛也睁得越来越大。 我吓得双腿发软,浑身都在剧烈的哆嗦。而那纸人走到了火盆旁,只见它拿起了一叠纸钱,那纸钱竟然莫名其妙的着了火。 那火焰是幽绿幽绿的,在这昏暗的棋牌室里特别显眼。 而且用纸做的纸人,竟然一点也不怕火焰。 它把纸钱丢进了火盆,顿时冒起了浓烈的烟雾。疯女人和大葱头都走到了火盆旁,他们就好像刚才吸香的烟雾一样,吸着纸钱燃烧的烟雾。 原来,这就是陈永生给我找的帮手吗? 我总算是松了口气,在纸人的帮助下,疯女人和大葱头仿佛是吸饱了,摇摇晃晃的朝外边走去。 成功了! 我欣喜若狂的站起了身,连忙激动的朝着外边跑,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陈永生。 可就在我出门的一刹那,却是不小心撞到了人。 我撞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等抬头一看,才发现竟然是父亲站在门口。 昏暗的光线下,父亲的脸看着毫无声色,他轻轻的与我说道:“儿啊……你怎么出去这么久?” 我一见到父亲,顿时就忍不住红了眼睛,因为我心里觉得特别委屈,想把我的委屈都说给他听。 我正要开口,他却比我先说话了:“你堂叔要我告诉你,让你别怪他。儿啊……你怎么出去这么久?” “爸爸,那个周海平就是骗子……”我站起身,咬着牙说道,“他让我烧纸钱就是个骗局!” 黑暗中,父亲声音沙哑的开了口:“他刚才让我烧纸钱了,说你不肯烧了,让我替你烧。儿啊……你怎么出去这么久?” “爸,你怎么……一直重复这句话?” 我疑惑的走到父亲身边,却忽然发现父亲比平时要高了一些。 这让我下意识低头看去,结果虎躯一震,死死的睁大了眼睛。 父亲踮着脚,用大脚趾支撑着体重,站得摇摇晃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