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冥王鬼夫宠妻无度

更新时间:2020-10-25 05:28:26

冥王鬼夫宠妻无度 已完结

冥王鬼夫宠妻无度

来源:落初 作者:沈金病 分类:灵异 主角:越来越近白花花 人气:

《冥王鬼夫宠妻无度》为沈金病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上学第一天就出事故,青天白日的见了鬼?开什么国际玩笑,我好歹也是个21世纪的唯科学主义者,这些东西我统统不信!可是,那脚下的两个影子又是个什么鬼?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一章:梦里的我,一夜无梦。

“小杰,小杰,凌晨已经过了,你可以出来了。”

一看到时间,我脑子里的第一反应就是‘我没事儿了,我不用死了!’。

无奈我叫了很多声,回应我的除了沉默就是室友们平稳的呼吸声,根本就不“听”小杰的踪影。

我,是在做梦吗?

随之时间的推移,周围的黑暗和沉默吞噬着我。

等不到小杰的回应的我,开始怀疑,这一切的一切,是不是都只是我衍生出来的一个梦境,而已。

终于,心头的好奇和疑惑被倦意击败了。我闭上了眼睛,渐渐地,失去了意识。

这一夜,我做了一个梦。

梦到的是,梦里的我,一夜无梦。

*

翌日,清晨。

“小颜,小颜,快醒醒,都七点半了,上课要迟到了。”

我睡得迷迷糊糊之际,听见了田恬的声音。

“唔?怎么了?”我顿时觉得天旋地转,整个身子都要散架了一样。

我睁开眼,就看见齐琪两只手抓着我的手臂使劲儿的来回摇动。

“你看,这不就醒了,所以说,田恬,你的怀柔政策没有用。”

齐琪见我醒了,就一脸得意的对着田恬扬了扬下巴,全然忽视了我给她的那个大大的白眼。

“小颜,你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

我原本想翻个身继续睡的,却被田恬这句话儿吓得一个激灵。

今天星期一!要上课!

“好,马上!”

我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开始以凡人肉眼无法察觉到之速度开始穿衣服。

“小,小颜。”田恬在一旁看得是目瞪口呆。

我看了她一眼,心中暗暗,她这种内敛的富家女怎么可能了解到奖学金对我这种没有经济来源的穷挫是具有多大的诱惑力!

“好,快走!”我只是简简单单的洗漱了一下,将那睡成了‘鸡窠草’的头发随便一扎。

“顾蕾还在化妆呢,你等会儿啊小颜——”不等田恬将话说完,我就捧着书夺门而出了。

“啊?”听到了田恬的话儿,我这才立刻来了个紧急刹车。

等了大概十分钟,顾蕾总算是出来了。

只见她那张原本长得很是可爱的脸蛋儿硬生生的被化成了一张网红脸。

我咽了一口口水,用以缓解视觉上的冲击。

“小颜,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我啊,我怎么样?”

顾蕾为了全方位展示自己还三百六十度的转了一圈。

我甚至不知道是怎么把那些评价的话是怎么说出口的,总之在四个人一起走向教学楼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和顾蕾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不正常!顾蕾一定不正常!

“叮铃铃——”就在我们四个跨进课室的时候,上课铃也同时打响了。

我长吐出一口气,心头微安。

好在老师还没有来,不然……我的奖学金就要飞走了!

“顾蕾,下次你动作再这么慢,我可不等你了。”

因为来的太迟了,没有抢到好的位置,所以齐琪没好气的抱怨着。

“知道了啦,这不是没有迟到嘛。”顾蕾鼓了鼓腮帮子,可到底是自己理亏,便没有多说,低低的应了。

“于橙橙?”

“范语琪?”

“天心颜?”

我听到有人在叫我,转过头去,就看到了舒,迟,钧。

“怎么是你?”

“原来你叫天心颜啊。”

“你不知道在瞎叫些什么!”

一看到这张满脸是笑的脸,我就有种想冲上去把它撕破的冲动。

“难道你不叫‘天心颜’吗?那‘于橙橙’‘范语琪’‘王慧娅’,哪个是你的名字?”

“天心颜。”要不是怕我不回答他,他还会蹦出来N+1个女孩子的名字,我绝壁不会搭理他!

“那你刚才为什么说我不知道瞎叫?”

……

“我想我们并没有熟到可以自报家门的程度,谢谢。”

“我以为我们已经熟悉到可以坦诚相见了,毕竟,我们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人。”舒迟钧眨了眨眼睛,面带微笑的看着我。

“请你不要说这种容易让人误会的话,我一点儿也不想别人把我和你扯上关系,谢谢。”我面无表情的说完了这句话,就转过头不再看他了。

“小颜,他是谁啊?长得还不赖啊,是在搭讪吗?”

坐在我旁边的田恬并没有说什么,坐在田恬旁边的顾蕾却是将身子探了过来,一脸八卦的在我和舒迟钧身上扫来扫去。

不等我说话,最左边的齐琪突然幽幽的来了一句,“充分的证据显示,小颜和那清秀男之间早就认识。”

齐琪,你不是个热爱学习的好同志吗!这种八卦不适合你,请快回自己的星球去,还有,把这只双眼冒金光的玩意儿也一并回收掉!

“收起你那猥琐的小眼神,我和他根本就不熟好吗!”

我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索性就闭上了嘴。

姐姐不开口,我看你们这几个小妮子怎么办!

因为那讲师已经朝着我们这一排看了好几眼了,所以顾蕾也就暂时放弃了纠缠我的想法,而是先乖乖的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叮铃铃——”

总算是将这一节课给熬完了,我长呼出了一口气,可是还没等讲台上的教授说可以离开,那边的舒迟钧又像是一片狗皮膏药似的黏了上来。

“小颜,你待会儿还有课吗?”

小颜?搞得谁和你很熟一样!

“我叫天心颜,谢谢!”我白了他一眼,转过头,开始和一旁的田恬说话。

“叫小颜更亲热一些啊,毕竟我们也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不是吗?”舒迟钧依旧扬起了他那一张蠢到了极致的笑容。

“我再说最后一遍,我和你并不熟,所以请不要说这种容易让人误会的话,谢谢!”

经历过生死的,苦,命,鸳,鸯,吗!

“可是我说的是事实啊,你总不能否认吧?”舒迟钧一副‘我说的没错,你能奈我何’的欠揍的表情。

我握了握紧拳头,将自己胸口那股子即将喷薄而出的怒火强制性的压了下去。

“我说的没错吧?”舒迟钧好似根本就没有看到我脸上的不悦,还是一副死乞白赖的模样,简直是不知死活的又加了一句。

就在我要爆发的时候,讲台上的那位教授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