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无限杀路

更新时间:2020-11-20 06:17:26

无限杀路 已完结

无限杀路

来源:落初 作者:踏雪真人 分类:灵异 主角:叶李探花 人气:

《无限杀路》由网络作家踏雪真人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叶李探花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天道无情,  人道不公,  身无长物,  唯有一腔热血。  无限杀路QQ一群102820448  QQ二群96470087  QQ三群92666396  QQ四群28793815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无穷无尽的血光。

那血光纯净而明澈,比最上品的红宝石还有透彻美丽千百倍。在没有穷尽的血光中,高远却感觉到了难言的耀眼辉煌。说是耀眼并不准确,在血光,高远并没有身体,没有耳目鼻口舌身六种感觉,有的只是最核心本源意识。

一般人很难理解这种意识存在的状态,这种回归最本源意识只有在死亡前的刹那,人才会摆脱一切束缚回归本源。高远修炼金刚明王诀后,却非常的熟悉这种状态。这种状态也就是最玄妙的第七感,只不过此刻一切玄妙的感应都被局限在这片血光中,无法察觉外部环境。

在最初的震撼过后,高远的理智慢慢苏醒过来。想到自己最后的要拼命出手的刹那,却被突如其来的震荡直接震昏了过去。“这里难道是地狱?自己死了?还是自己的本源意识被压迫意识之海的最深处?”高远的理智在冷静的推测着。

高远就以这种奇异状态在血光中漫游起来。血光中,没有上下左右东南西北,也就没有了通常的空间概念。高远甚至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在这里,时间似乎也凝滞住了一般。

也许是一秒钟,又也许是百年。高远在血光中反思着过去种种,从降生到丧失意志的最后一刻,这一生的所有细节都如电影般一幕幕的闪现在高远的意识中。在以这个角度重新经历了自己一生后,高远突然觉得自己以前活的毫无意义。无论是做好事还是坏事,大都是随波逐流。

正如叶明华教训的一般,他缺少自己的道,他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在这无始无终的血光中,高远有了思考的时间。无由的,高远想到了那场从小就困扰自己的噩梦。自从修炼金刚明王诀以后,也许空明通神的心境把噩梦彻底压制住,高远已经有许久没有做过那个噩梦了。

“轰隆隆……”猛然震动的血光打断了高远的思考。血光的震荡变化其实没有任何声音,但这种狂暴如天翻地覆的震荡直指高远最本源的意识。在这种变化中,高远觉得自己随时都要在血光中溃散。高远有种不可言说的明觉,自己一旦本源意识溃散,高远这个人就会永远的消失。

无穷无尽的血光猛然以一点凝集收缩,转眼间,一片混沌的苍茫中只剩下一团凝炼无比的血色神光,。就如一轮血色的太阳般,那血色神光震荡变化,猛然间又放射出亿万万道血光,再次照彻了无尽的混沌。

这次的血光虽然依旧纯净明澈,却让高远感觉到一种暖洋洋的舒服感觉,让高远有种想要溶入其中的冲动,最本源的意识也浑浑噩噩,理智似乎随时都要消失溶化。意识这点后,高远悚然惊醒。

那团血色烈阳,气息是那么的熟悉。纯净温和中带着无法形容的恐怖,这是洪金阳。高远神思一动,瞬间就想起了这道气息的来历。

“洪金阳……”不知道为什么,高远所想的,立即化作一种宏大的声音在这片世界中轰响起了。那团血色烈阳在这个声音中慢慢变形拉长,躯干、四肢、头颅等慢慢的变化出来后,赫然正是洪金阳。

只是此刻他完全由最纯粹的血色神光构成,虽然光芒四射难以逼视,却无法给人真实存在的感觉。“哈哈哈哈……”化Cheng人形的洪金阳仰头大笑,随即傲然的宣布道:“我,洪金阳复活了。”

洪金阳的声音已经不能用宏大来形容,随着的话语,整个世界都随之轰鸣。这一刻,他仿佛是至高神的存在。在这种轰鸣中,高远的意识似乎随时都要破碎瓦解时心中惊骇难言。

在骄傲的宣布了自己的重生后,洪金阳似乎情绪大好,血光构成的五官对高远露出了个微笑表情,轻声道:“刚才太高兴了,有些失态,没吓到你吧,亲爱的徒弟。呵呵,若不是你承受住了血神传魂咒的震荡,提供了准确的坐标位置,师傅我这次就要完蛋了……”

高远醒悟过来,一定是洪金阳在传功时做了什么手脚,怨不得他那么大方呢。只是还有很多的事想不明白。高远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洪金阳嘿嘿笑道:“事已至此,为师不妨和你说明白。我真身被仇人们暗算所灭,只有神魂仗着血神经的神妙逃了出来。”说到他的仇人,洪金阳身上的气势陡然一盛,高远就觉如同一座山凭空压了下来,意识当即为那万钧的之力压缩成一点,似乎随时都要崩碎一般。

洪金阳似乎感觉到了高远的窘迫,身上那股毁灭一切的气势一收,继续道:“可惜,我没料到的是,我重伤之后,已经没有余力控制神魂印记,其他四个印记都在狂暴的震荡中粉碎。若不是你神魂足够坚韧,我就要迷失在时空通道中,最终为时空之力所同化了。哈哈,我还真要感谢你呢……”

洪金阳虽然口称谢谢,可笑声是那般的得意,高远听出了其中危险的意味。“你转生到我身上,那我怎么办?”洪金阳奇怪的看了眼高远,似乎对他的幼稚问题感到无趣,不耐道:“还能怎样,被我化作血阳神光,伴随我永生不死。”

高远心中一股郁结之气,洪金阳说的如此简单,全然无视自己的存在。只是还有些不明白的地方,高远不得不问,“化作血阳神光,那我还存在么?”“呵,”洪金阳哑然失笑,“你的记忆和能力,都会为我吸收,只是没有了本源意识。这不是很美妙么?”

高远怒道:“我不愿意。”洪金阳也懒得和高远废话,双眼微闭出起神来。高远试着驾驭自己意识冲上去,可稍微一动,就感觉到万钧的压力罩住他,根本一丝一毫都动不了。若是一般人在这时早失态大骂起来,只是高远心志坚韧,虽然面临必死之境,也不放弃,心思连转的想着对策。

可实力上的巨大差距,让一切谋略都变得可笑起来。高远本身又不擅长这类的谋算,想来许久也是不得要领。

“这具身体被你锻炼的很好,筋骨血脉肺腑皮肉无一不强,身体纯净无污,灵台空明,甚至还修炼出了玄妙无匹的第七识,真是让我惊喜。你天资的确横溢,可惜……”闭目出神的洪金阳突然说道。“不过,你的身体中竟然被装了个东西,我看看,似乎是个Zha弹啊。哈哈,你可真够、白痴的了。”洪金阳说到最后时停顿了下,最后用白痴一词给高远做了总结。

顿了下,洪金阳又继续道:“嗯,果然如我所料,这个世界对异能的控制很严格。他们似乎要解剖你了?哈哈,徒弟、你活的可真失败。好吧,就让为师替你出这口闷气吧。安心的去吧……”

洪金阳说着对高远一指,一道湛然的如剑的血光电闪而至,血神灭生剑的霸道剑意轻易的把高远本源意识绞碎点点血光。洪金阳看着化作血光飘洒的高远,自语道:“本以为你会给我些惊喜呢!”

“这具身体和神魂都承载不了血神经的庞大力量,趁力量还没有消散,把身体先改造好了。”洪金阳心念一转,浑厚精纯的血神经力量开始深入高远身体的每个细胞,把整个人重新的分解重造。没有了高远本源意识的存在,这具身体就成了洪金阳的。

而洪金阳苦修血神经多年,一身修为堪称惊天动地。这时候重塑高远身体,比之几年前借用空间力量更加的得心应手。而借此良机,他也把多年前犯过的修炼错误一一休正过来。

不到十分钟,洪金阳就把这具身体的血神经修为推升到身体承受的极限第三重。而由于有了修正的机会,这具身体所修炼的血神经纯正无比。只需加以时日,洪金阳就会超越过去的辉煌,成为天下无双的强者。

正当洪金阳踌躇满志之际,意识之海的最深处,猛然绽放出一线金光。

金光是如此的璀璨,以至于无穷无尽的血光在刹那间似乎也失去了颜色。莫名的,洪金阳感觉到了那璀璨光芒所蕴含的危险。“这是什么?”意识之海中,洪金阳感觉着那道奇妙的金光,喃喃自语道。

那线金光愈来愈盛,转瞬间金光已经在无边的血光中强硬的占据了一席之地。金光募然怒放,以洪金阳之能,在这一个瞬间也为金光所夺,神识一片空白。

等洪金阳恢复了神识后,浩荡的血光中,已经多了一位身穿金色神甲的人。这人的金色神甲威严堂皇,身材修长强壮完美犹若天神。手执一把五尺长的金色战刀,长刀宽约四指,平直无弧,双面开锋。那人虽然只是随意的握着长刀,可金色长刀上肃杀之气已经压迫的洪金阳神识发紧。

那人头盔下深沉如渊的黑色眼眸,没有任何的感情,只有俯视一切的帝皇般冷漠高傲。洪金阳看到这双眼眸时,竟不由的一冷。洪金阳何等的狂傲,哪怕是被宿敌们设伏围攻而死时,也不曾有过任何屈服的情绪。可在这双眼眸下,洪金阳感觉到了久违的软弱、恐惧等情绪。

洪金阳定了定神,质问道:“你是谁?”那金甲天人并不理会洪金阳的质问,淡漠的眼眸随意的打量着四周,自语道:“第七识识海,怪不得能唤醒我。”

在意识之海的深处,其实没有任何的声音。所谓的说话,不过是精神震荡的外在表现。洪金阳从那人的精神震荡中,感觉到了无可言说的苍凉空寂。就像是、就像是亘古恒存的天神在叹息。

洪金阳虽然震撼,到底是久经风浪,被如此无视后,当即有些恼怒的道:“你是谁?”愤怒的情绪通过亿万道震荡的血光传递出来,在识海中,就有着天地倾覆万物毁灭的狂暴力量。

那金甲天人似乎才注意到洪金阳的存在,随意的扫了一眼道:“血魔经?竟然是修罗的传承,力量还真是弱小的可笑,还敢这样叫嚣,死吧。”说到最后一个词时,金甲天人的语气之轻蔑,就像洪金阳是只随脚就能踩死的蚂蚁。

洪金阳自从力量有成以来,从没有受到过这样的侮辱。大怒下的他才要动手,就见一道金色电光凭空一闪。洪金阳一惊,正要出手招架时,血神经却没有丝毫反应。洪金阳呆滞的看着对面意态悠闲地金甲天人,想要说什么时,血神经凝炼出的强悍神魂突然崩溃成点点血光。

“哈哈哈哈……”血光一闪,破灭成点点血光的洪金阳又重新凝结成形,对着金甲天人狂笑道:“在这里,我就是不死之身,你能耐我何!”

金甲天人黑色的眼眸中依旧那么的冷漠,没有任何的意外情绪。苍凉的声音再次回荡在识海中,“化光重生都要这么久,真是没用的废物。灭吧。”随着最后一个字吐出来,一道金光猛然升起。堂皇若君临天下的金光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血光深处爆散开来。无尽无尽的血光中被激荡出一片广阔无垠的空白来。

站在金甲天人的洪金阳表情一凝,然后就无声无息的消散成空。金甲天人自语道:“真是废物,连神魂传承咒都藏不好,一个化光重生就暴露了核心印记,真是给修罗们丢脸啊。”

洪金阳虽强,可这等识海中的争斗,他就是在强悍一百倍,也休想斗得过金甲天人,所以金甲天人对他毫不在意。金甲天人手中金色战刀一动,在识海中划出一个玄奥的符号。金光闪耀的符号下,高远的身躯正在被血光一点点凝炼而成。

看着逐渐成形的高远,金甲天人叹了一声,“希望你以后聪明点,不会每次都有这样好的运气……”话音未落,化作一线金光消失在意识之海的最深处。

被重新塑造神魂的高远慢慢清醒过来,虽然没能目睹,可通过洪金阳残缺的记忆片段,高远还是知道发生了什么。纯净湛然至极的血光中,血神经的神奥法诀在高远识海中慢慢流淌。就像是鱼儿会游泳鸟儿会飞翔一般,血神经就像是一种本能,无需学习,无需驾驭,自然而然的高远就掌握了最神奥的血神经。

下一个瞬间,高远彻底掌握了新的身体。

高远睁开眼睛,就看到雪亮的无影灯下,基地首席专家郑天浩正满脸愕然的拿着激光手术刀发呆,而他身边的两个助手也都是目瞪口呆,不能自己。

呆了足有半分钟,郑天浩才不能置信的问道:“你怎么醒了?”

高远早趁郑天浩几人发呆的时间看清楚了一切。他正被巨大的金属手铐拷在一张手术台上,浑身赤Luo,咽喉到小腹已经被激光刀割出一条黑色创口,隐隐可见创口下的胸骨和蠕动的脏器等。

高远没回答郑天浩的疑问,腰部微一发力,人就坐了起来,而手脚也非常自然的从厚重结实的金属手铐中拽了出来。高远看着身体上的巨大创口,伸手在创口上一抹,翻开的黑色伤口就轻易的愈合上。转眼间,那条黑色伤口就像是墨水画的一般,被轻易的抹掉了。高远莹润如玉的肌肤上再没了任何伤痕。

高远想了想,自语道:“哦,对了,还有这个。”说着伸手在后脑上一抠,一个黑色的金属弹珠就出现在了高远手中。

郑天浩三个人如见神迹,这时都惊呆的发不出任何语言。直到高远好整以暇的穿好放在一旁的黑色西装,郑天浩才目光狂热的激动道:“超级身体自愈,随意改变血肉结构,你是怎么做到的,快告诉我!”

“呃……”正狂呼着的郑天浩心口突然一阵剧痛,在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低头一看才发现高远手上正握着一颗跳动的血红心脏,而他深蓝手术服胸口则多了一个血肉模糊的血洞。

“我变了,这个世界也要变了……”高远柔声的对郑天浩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