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独家记忆前世

更新时间:2021-01-13 06:40:19

独家记忆前世 已完结

独家记忆前世

来源:落初 作者:飞天小兔 分类:灵异 主角:陈艾小曼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独家记忆前世》的小说,是作者飞天小兔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收鬼记》“如果有来生……下辈子我希望你先遇见的人是我。”(此作品是在起点女生网首发,如果你也喜欢【飞天小兔】的作品,欢迎到起点网支持正版,支持小兔,可以在留言板留言哟~小兔都会关注的!!!)  (新浪微博:飞天小兔)(小兔子QQ群:426605564)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醒来,我发现自己安全的躺在自己的床上,松了一口气。望着窗外美丽的天空,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心里不禁打了个寒颤,伸手摸摸自己的后背,一身冷汗。

突然我的房门被推开,“啊……”

“是我是我是我……”毛峰被我的叫声吓了一跳,我是被他突然推门吓了一跳。

“你怎么随随便便就进来了?进别人的房间事先要先敲一下门的好吗?要经过主人同意才能进来的。旺财……”

这死旺财居然敢偷懒,随随便便就放人进来了?万一是坏人怎么办?

“你不要怪旺财,不是它的错,都是我不好,我不好。毛峰小心翼翼的看着我说:“大师哥说你昨晚受到了惊吓,估计你这会儿还没醒来,嘱咐我给你送汤的。”

看着毛峰胆战心惊的样子,刚刚差点笑出来,我一直强咬着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笑出来,一听到好吃的我咽了咽口水,故作镇定的说:“我是看在汤的份上,原谅你了。”

仿佛有半个月之久接二连三的只看见毛峰给我送汤,却没有见到毛峰嘴上经常唠叨的大师哥了,这个流氓兔整天都忙什么呀?每次太阳落山的时候过去都看不见他人影,深夜的时候我在睡觉,白天的时候他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奇怪。

对于流氓兔这个人我有太多太多的疑问。

10月28号清晨毛峰依旧给我送好吃的过来,临走时被我一把揪住衣领,询问了他之后才知道,原来流氓兔是晚上活动白天睡觉的。

“他是属猫的吗?晚上去抓老鼠。”我脱口而出。

“啊?”毛峰很惊讶的看着我。

毛峰走了之后,我突然有了想法……紧接着跳到床上继续睡懒觉了。醒来时已经天黑了,陈妙计是深夜的时候才出门的,这个时辰应该还在屋里。

我偷偷翻了墙跑到陈妙计的院子。避开毛峰,进来,我探着头巡视,毛峰睡在外屋,陈妙计睡在里屋。许久勘察完毕,我使出自己的拿手绝活‘通天绳’,顺着绳子爬上去。随后蹑手蹑脚进了陈妙计的房间,看他躺在床上就没有叫他,也不能叫他。自己一个人找他的法宝玩。我刚一触碰他的随身携带的**,手立即条件反射的收了回来:“万一把自己割伤了怎么办?还是找找其它好玩的比较稳妥。”

陈妙计听到动静,闭着眼睛苦思冥想:‘是不是我太想她了,所以才会有幻听?’接着听见艾小曼自言自语:“我不是要这样的。”

此时此刻的我在做法变鱿鱼,第一次变出来的竟然是又老又小的,岂有此理,于是我专注的闭着眼睛默念:‘大’。心里非常紧张紧紧闭着双眼,一直不敢睁开眼睛,实在憋不住了才敢偷偷眯一眼……鱿鱼真的变的又大又漂亮。我惊喜的把鱿鱼往桌子上一丢:“真的可以啊。”说完总感觉那里不对劲:“怎么是生的?”肚子饿了想吃‘没有骨头的鱼’;要变!最后一直变出来的都是绿豆。实在是太烦躁了,我很生气的把所有绿豆都撒在了地上。绿豆与地面摩擦发出巨大响声。

陈妙计一听动静不对啊,他紧皱眉头,听见有很多颗粒撞击地面发出声音,就像下冰雹一样。心也随之抽了一下,随后他偷偷睁开一只眼睛,像机关枪一样扫描四周,目标锁定,艾小曼?真的是艾小曼。他兴奋的从床上跃起,刚一落地就摔了一跤。

我听见身后发出的巨响,回头一看发现是陈妙计,‘死定了,被发现了。’

陈妙计坐在地上,看着一地的绿豆质问我:“你要干嘛?”

“变出来吃啊!”接着听见我肚子咕噜咕噜叫。“我肚子饿了。”我很委屈的说:

“我要吃‘没有骨头的鱼’!”

陈妙计刚想发火,看着艾小曼的样子给逗笑了:“我听见了~什么是‘没有骨头的鱼’?”

我食指一指地上已死的鱿鱼。

陈妙计偷笑。

我跑到陈妙计面前振振有词:“说,我为什么变不出‘没有骨头的鱼’?气死我了。”

“这我哪知道!”陈妙计看着一桌子的生鱿鱼和满地的绿豆,笑道:“你干嘛变生的啊?直接变熟的不就可以了?”

我一听火更大了,对着他直飙唾沫星子:“我也知道要熟的啊。可现在我法力有限!平时都是大哥哥煮熟了给我变的。你看看现在?想变都变不成了,我本来想变‘没有骨头的鱼’的!都是你,流氓兔。”

“感情你是在变戏法啊?我还以为你真的会什么法术

呢。”

“你……”

陈妙计仔细打量着我,突然靠近我,我惊讶的只会睁大眼睛看着他,之后他捧着我的脸近看:“你脸色怎么这么白?不要在玩了,赶紧回去睡觉。”

我不乐意:“我干嘛都要听你的?”

我对着满地的绿豆抓狂,大小姐的脾气一上来……一不小心竟被自己丢的绿豆给摔了一跤,太丢人了……索Xing赖在地上不起来了。

陈妙计拎起我,我像一摊烂泥一样又软了下去。突然感觉他一把从后面抱住我,那一刻我立马变乖了,大气都不敢喘,接着只能听见心和心跳动的声音和呼吸声,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反过身抱着他委屈的哭。

陈妙计瞬间不知所措。

“你能不能不哭啊?”他慌乱中紧紧抱住我。

“不能!”我生气的咬住陈妙计的手。

“咬就咬吧,只要你高兴就行。”

清晨,金黄色的山坡,碧蓝色的天空,太阳暖暖照射着大地,喜气洋洋。

我和陈妙计到后山需找食物。毛峰跟旺财不知道去哪了。

“小兔子!乖!别跑……”我蹲在地上,一边不停的戳着手,一副胜利在握的样子,奋力往前一扑“哎呦~”我被撞倒在地上,捂着头,尖叫。许久微微睁开眼睛时看见陈妙计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注视着我。瞬间怒火冲天,撇过脸,不搭理他。

不争气的耳朵还是听见陈妙计的笑声了,他笑的都直不起腰了。

我狼狈不堪爬了起来,扫扫屁股,嘟着嘴巴,狠狠瞪着他:“不理你了!”说完我撅着嘴巴,仰着脸,故作生气的样子。

“人来隔重纸,鬼来隔座山,千邪弄不出,万邪弄不开……”他突然一念防咒语。

一听抓鬼的紧箍咒,我立马紧张起来,四处张望,许久才知道上当了。

陈妙计再次被艾小曼逗笑了。

我感觉自己像只猴子一样,被他逗着玩,气死我了。我猛的站起来,转身不料撞上一棵大树,树上的花被我一撞给撞下来了,我抬头看着这棵苍天大树。随后被树上的花砸到脑袋上,花落地时,我看着地上的花,是木棉花!

南方也有木棉花?

我抬头,呆呆的看着树上的木棉花出神。

之前见过的木棉花都是大红色的,血一般的红艳,而现在在我面前的木棉花是粉色的,调皮的粉色。我们家门口我记得也有木棉花,还是两棵,它们面对面而立,不管刮风下雨,它们都立在那里,相依为命,相守在一起。

我瞪大双眼,这棵木棉树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的熟悉?对了,想起来了,丢失的记忆渐渐清晰;那个梦,好真实的梦境。流氓兔!原来我们5年前见过?

抬头见到陈妙计,立即站了起来,感慨万分,飞奔过去。原本想抱抱他的,见他取笑我笑的那么开心,索Xing将他暴打一顿。其实我是打不过他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被我打的他却也不还手,还笑嘻嘻的。闹完了,打累了,索Xing坐在草地上。

“这里是哪里啊?”我问道。

“南方啊!”

“南方?”

“这里是泉州府同安县集美社!”陈妙计好像知道我要问的。

“集美是哪里?”

“福建!”

“福建?”我看着天空,呆呆的出神。“我是北京的!”

原来我离哥哥那么远!

晚上陈妙计送我回家,我就坐在他的后面,我们一起坐在一匹马背上。我原本是想坐前面的,但是陈妙计死活要我坐后面,说前面冷。

我望着天空的星星,它们仿佛随着我们移动而走动,马儿快,它们也快,马儿停,它们也就跟着不走了……夜很宁静!很美好!

突然艾小曼摸着他的脸问:“冷吗?”他刚想回答,发现艾小曼的手一直在腰际上没有离开过。陈妙计回神时,马儿突然不走了。

“看见了没有?”我靠近陈妙计的耳边小声的说。

陈妙计打了寒战,神色紧张的说:“你想吓死我啊?”

“嘿嘿~”我把头搭在他的肩膀上。

“怎么了?”

“我刚刚看见一个疯子对着我们笑,我害怕……”我很紧张的抓住陈妙计的手,抱紧他,心里有些发毛。

“什么疯子?哪里来的疯子?”陈妙计说着,突然疯子抬头盯着他,死不瞑目的那种眼神。陈妙计原本笑嘻嘻的脸瞬间严肃起来。

陈妙计上下打量着疯子,脏兮兮的衣服,头发很长,还有一股汗味残杂着酸味扑鼻而来。陈妙计靠近我的耳边:“你不是看见嘛?”陈妙计说着,嘴角带着一丝神秘的笑。

我一听,抱紧陈妙计。

路过回家的那条小道的时候,我总感觉有人跟着,猛地一回头却没有发现任何东西,映入眼帘的只有黑暗,不知不觉的加快了脚步,几乎是小跑了。而被人跟踪的感觉也明显加重。还听见渗人且凄惨的哭泣声。我停止了脚步。陈妙计见我心事凝重,也没有问东问西,只是紧紧的握着我的手,给人一种安全感,不知不觉,我对他产生了信赖。

“你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吗?”

我突然被吓了一跳,感觉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你手里有一条人命啊!”那个声音又说话了。

“你说什么?”我很惊恐的看着陈妙计。

“我没有说话啊。”陈妙计握紧了我的手。

没错,刚刚的声音不是陈妙计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