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回到秦朝做圣人

更新时间:2020-03-21 05:25:12

回到秦朝做圣人 连载中

回到秦朝做圣人

来源:落初 作者:耳不二 分类:历史 主角:夏安嬴泽 人气:

《回到秦朝做圣人》作者:耳不二,历史类型小说,主角:夏安嬴泽,本小说主要讲述了:魂归大朝,贵为公子。身怀树种,立志成圣。内有重臣宗室不满、六国遗族复辟,外有匈奴蠢蠢欲动、羌戎东临之险。战国大争之世余波稍平,王霸之世序幕再起。王绾、李斯、蒙恬、章邯、项羽、范增、刘邦、张良、陈平、韩信、蒯彻、陈胜、冒顿...大将云起,谋士辈出。有人拼命力挽将倾大厦,某人却一心争做好人;有人试图夺回祖辈荣耀,某人只想做个贤人;有人高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某人则在追寻圣人之道……啊咧?成圣种树?哪有如此古怪的要求,傻子才会做呢!什么?不做就得死?好,老子就是那个傻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主仆二人渐行渐远,已消失不见,一身型欣长的男子却是久久注视着他们离去的方向。

“子房,可是觉着那两人有不妥之处?”

“没什么,不过是那少年方才躲避的身法让我想起了一位旧友而已。”面容俊朗的张良摇了摇头,旋即微微思量后又认真道,“刚刚那少年应该是那位的儿子。”

“那位的儿子?”田荣先是疑惑而后瞳孔急剧一缩,“难道...是那位大公子?”

“非也,那大公子年纪要大上一些,此少年应是随行的另一位。”

“看来一切都如你所料,那此次的计划...”

田荣话尚未说完,张良却是再度摇头,“博浪沙之事已尽人事,他气数未尽命不该绝。而今棋子已落下,且是仓促之举,他是否能应对尚不得而知。田兄,我今日便南下,这边的事情就劳烦你了。此番行事还请顺势而行,不可勉强行事。”

“明白。子房今日便走?如此着急作甚,不等等结果?”

“不了,此间结果不论如何,逆水都应先组建,以便日后行事。”

“此言有理。子房,我有一惑困于心胸,可否相告?”

“田兄请讲。”

“之前你我并不知那人会在昌国城停驻,可你依旧为那壮士数番筹谋,仅是想要收服他为己所用?这怕是有些不值当吧!”

“田兄心思缜密,此事的确另有隐情。不过是他身上存有些虚无缥缈的可能罢了。此时那人恰好来到了这昌国城,那可能也就只能退让了。”

张良的话里谜团重重,让田荣听得云里雾里,但是张良显然不想尽言托出,他也只能就此作罢。

两人在小摊边上又是交谈了一番,才分别离去。

若是赢泽在一旁的话,定然会大吃一惊。他万万不会想到,在他预想中已经逃往下邳的张良居然还会出现在昌国城内,似乎还布下了什么计谋。当然,若是不言不语,张良就算是站在赢泽身前,他也是认不出其真实身份。

尚未谋面且不说,这张良明明已过而立之年却依旧是张俊俏面庞。其身形修长,皮肤白皙,不是女子更胜女子。哪怕此时的张良身着一袭普通灰色长衫,也难掩其过人的儒雅气质。只不过身形消瘦的他看着偏阴柔了些。如此容貌,赢泽自然难以联想到张良身上的。

正如历史没有如果,已经离去的赢泽自然也就不可能和张良碰面了。此时的赢泽正在另一条街道上闲逛。此前大多在屋内、车内养伤,鲜有外出机会。初来乍到的赢泽对这个世界充满着好奇。

一路听闻,一路吃喝,当赢泽融入到市井生活中,街道的嘈杂反而会令他的内心变得平静下来。

秦朝烹灭强暴,振救黔首,周定四极,结束了六国之间贪戾无厌,虐杀不已的征伐。天下大定之下,寻常黔首自然是受益者。后世有元曲言,“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此话虽没错,可天下一统时,黔首大可不必饱受战乱之苦。也许不少黔首仍需为衣食发愁,可他们的性命至少不会朝不保夕。

维稳也许会有所牺牲,但长远来看仍是不错的选择。

此时是大秦一统六国的第四年,大秦各项治国方略已逐步落实,似乎也开始发生着该有的效益。不过赢泽忽的想起了彭颜孙儿被掳之事,心中不知为何总有股挥之不去的阴影。而一想到这巍然屹立的大秦在十年后便轰然倒下,他心里更是觉着一阵可惜。

“的确有些可惜了。”赢泽不禁感叹了一句。

对于已经死过一次的赢泽来说,他此时所见所闻如梦如幻,有些不太真实。他虽然崇敬始皇帝,也觉着大秦挺不错,可此时的他从未想过要去改变什么。他知道历史之势宛若滔天大浪,仅是一阵余波便可将他拍死在沙滩上。为此,他不想去挣扎什么,仅想得过且过。

做好人种好树都难得头皮发麻了,哪还有心思操心一国大事。

“未来之忧不可忧,当下无忧何必愁。啧啧,挺顺口的呀!妙呀!”赢泽没心没肺地咧嘴一笑,带着身旁的小侍女继续前行。

又是闲逛了一会儿,赢泽忽的发现前方接踵摩肩围了一大群人。走上前去,抬头一看,此处竟是县令办公之处。向旁一打听,原来今天恰好在审理一桩杀人案。作为一名法学僧,一听到杀人案,赢泽兴致大增,便带着小侍女挤进了人群当中。

“使君,冤枉啊!杀害郎君之人真不是民妇啊!”身穿素衣的妇人,撕心裂肺地对着坐在正堂的李德县令哭喊道,“民妇的命真苦啊!郎君尸骨未寒,民妇却是背上了杀害亲夫的罪名,这叫民妇还怎么活呀!倒不如让民妇一死了事!”

这颇有几分姿色的妇人哭喊间就往梁柱撞去,一旁的仆役不慌不忙地拦住了她。

看着这个一哭二闹三上柱的妇人柳青青,李德眉头紧锁。原来,半月前的夜里柳青青家中走水,其夫君罗富在屋内熟睡而被大火活活烧死。这本该是一场意外,可柳青青却前来报案,称有人在她入厕时纵火烧死了正于卧室中熟睡的罗富。接到报案,李德立即展开调查,然罗富之弟罗奇又来报案,称那夜曾亲眼看见柳青青在与人私会,有谋杀亲夫之疑,是在贼喊捉贼。

这一来二去两报案,使得案情变得诡谲无常。更为棘手的是数日的调查取证收效甚微,哪怕李德亲自检查了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的死者,依旧无法得出结论。既无物证,又缺人证,死者尸体也查不出大概,唯有柳青青和罗奇一面之词,这让县令李德一个头两个大。

而始皇帝恰好留驻昌国城,令其压力倍增,苦不堪言。

世人皆知,大秦重视律法,以法立国。而始皇帝嬴政更是极为推崇法家之说。此间命案,自然会引起嬴政的关注。李德若是不将此事处理妥当,想必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又是一番争吵、对质,仍旧没有得出一个结论。李德只好命人将他们押下,择日再审。

站在人群中的赢泽先是打听了大致案情,而后仔细观察了柳青青与罗奇两人。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两人都有问题。当然,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赢泽也不好盖棺论定。在人群散去之际,他也就带着小侍女准备离去。

“嗯?十三,你怎会在此?”

身后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让赢泽停下了脚步。而他不转身也知道,叫住他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大哥扶苏大公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