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万载千秋

更新时间:2020-03-21 05:37:06

万载千秋 连载中

万载千秋

来源:落初 作者:残烟眷眷 分类:历史 主角:慕生周梅 人气:

主角叫慕生周梅的小说是《万载千秋》,它的作者是残烟眷眷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战争、杀戮、哀嚎谱奏一首壮丽的哀曲。这天下,有多少风流人物,尽数登场。有朝一日,能够声鸣而天下惊闻的亡国太子,北关有据百万之敌的一介书生,无名小寺佛前叩首成魔的和尚,书院如皓月当空的老夫子,浅镇算无遗策的老秀才……而我只是个写书人,请诸君倾耳听我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秀才在怔怔出神,有一位故人要从远方归来

老秀才,今天没有去给孩子们上课,这项重任都交给了慕生和小花。他觉得有必要坐下来静静心思。有多少年没有见过他了?他还怨恨我吗?他的武功有增高了吗?

老秀才在想着他要等的人,而慕生在想着老秀才。

老秀才到底是谁呢?他出身那里呢?他有八斗之才,怎么会蛰伏在浅镇呢?无数的疑问都在慕生的脑袋里旋转。就连自己面前的孩子,发呆都没有发现。

小花拿书拍了一下慕生的脑袋,慕生回过神来。“别想了,就连我也不知道先生的来历。”小花劝慰道。

慕生叹了口气,感觉生活一团糟。小花看在眼里,不在去打扰他。

无论那里的江湖,都会有天下第一这个称号。传说中的天下第一,技冠群雄,独步天下,甚至可以一苇渡江,百步穿杨。

今天浅镇迎来了天下第一的到来。今日客从远方来,故人可还安好?

“你来了,我以为你不会来!”老秀才看着眼前的年轻人,眼眶有些湿润。

“老秀才,我一去数十载,今日归来,你不开心?”

老秀才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如此甚好!”

年轻人露出笑脸来,事实上他除了笑容,好像没有其他的表情,悲伤的时候在笑,杀人的时候在笑,高兴的时候在笑。

“我再也不是天下第一了!”那笑容透露着凄楚。“我还为自己改了一个名字,叫参半,如何啊!”

老秀才沉默下来,给坐在他面前的年轻人,倒了杯茶。他不知再回想什么,他最终开口。“是挺好的,比前一个名字—天下第一,好多了。”

“风尘仆仆而来,能饮一杯你倒的茶,也是值得的。”参半将茶一饮而尽,豪迈的姿态。“小的时候,我最喜欢的娘亲做的桂花糕和你泡的茶。”参半在这里,把话停了下来。

老秀才将他的茶杯填满,低下头来。他的身躯,彻底躲藏在没有太阳的阴影里面。

往事随风而去,往事已成空,往事不堪回首,往事埋藏在心底。

老秀才不知怎么面对参半。诚如大家所看到的。参半是老秀才的儿子,不知有何原因,参半不在喊老秀才为父亲,而老秀才也默认了他的叫法。

“好了,不要再提了,过去的事,我用我的方法来结束。”老秀才的声音从阴影中传出来,他的声音有些哽咽,满脸的泪水,只是不会有人看得见。

参半俊美的脸庞,终于没有了笑意。他不知道如何安慰老秀才,他也从没有安慰过别人。他只能等待着老秀才自己控制感情,恢复常态。

老秀才抬头时,把泪擦了个干净。他又恢复到,可以运筹帷幄之中的老秀才。他的身上有气势涤荡。

“太子在我这里,小花也在我这里,你也在我这里,我也在这里。那么……”老秀才站了起来,走出屋外,狂放的样子,一扫刚刚的颓态。“那么我就可以谋图整个天下。”

今年是景元九年,距大洛已亡五年,在浅镇的民居里,有老儒生指天为誓,言—可谋图天下。廉颇虽老,亦可做将。

这样啊!参半不认为老秀才,没有这个本领,在他的印象中,老秀才想做的事,没有一件失败过。“我可以任你驱使,他们两人呢?”参半有此疑问,请教老秀才。“我见过两人,并不认为他们会任你摆弄!”

老秀才背负双手。在院子里,来回度着步子,坚定地摇头。“我不会去摆弄谁!我待太子如君,这是为臣的本分,我待小花为学生,这是为师的本分。我尽了自己的本分,他们自然而然的信我。”

参半莞尔一笑。“这可不是,我认识的你啊!以前你总会把一切都抓在手里,当作棋子用。”

老秀才在笑,如同满面春风,他很享受参半对他的肯定。“做事的方式发生改变,并不奇怪。况且,我与他们的目的相同,又有他们没有的情报、力量。他们会依赖我,最后依赖会变成信任。”

参半发出笑声。“他们都是绝顶聪明的人,那一个不会看透你的把戏?”

“我教会了小花,我会的所有东西,我给了太子,我所有的忠诚。并没有提出非分要求,更没有任何对不起他们的事!他们没有理由不信我。这便算我的正道,是我的阳谋。”

“那小花呢?她凭什么陪你趟这趟浑水!”参半问。

“先不说她对慕生复杂的感情,况且小花也是姓李的人。”老秀才做出回想的样子。“公孙止把她抱到浅镇时,她只有2岁,她那时,充满灵动的眼睛,极其令我震惊。我便知道她是一个天生聪慧的人。我甚至怀疑那个时候,她就有了记忆。”

参半接着说:“洛亡后,皇室之人改名的改名,战死的战死。于是,天下皇室之人只剩下两人,一个人太子殿下李惊蝉,一个人是吴王李惊堂。为何冒出个小花来?”

老秀才摇头,表示不知。“不光是我布了一个局,公孙止那个老头同样布了一个局。他与先帝谋图什么,我也不知道。只不过他们失败了,所以大洛亡了。”

参半:“公孙止,现在在书院避难,任何诸侯,都动他不得。他为何不寻回太子,辅佐太子,重新夺回天下。”

老秀才坐在地上,感受夕阳的温度。“这是诸侯的底线,书院可以庇护自己的学生—公孙止。但不能插手皇位之事。”

“那你呢?还算不算书院的学生?”参半突然问。

老秀才的身子僵硬下来。“大概,不算了吧……”

两人陷入沉默。参半开口:“老秀才,我请你喝酒啊!”

老秀才点头。“恭敬不如从命。”

老秀才与参半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故事呢,又或者是说他们家庭、家族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没有说出自己的故事,只知道他们怀揣着仇恨的种子等待着复仇的时刻。

可怜,两个无名无姓之人。可哀,千年而国亡的大洛。

这个浅镇有这谋图天下的四人,而不知,龙困浅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