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浪迹大秦

更新时间:2020-05-20 09:38:43

浪迹大秦 连载中

浪迹大秦

来源:落初 作者:能奔跑的胖子 分类:历史 主角:封昊吕相 人气:

《浪迹大秦》作者:能奔跑的胖子,历史类型小说,主角:封昊吕相,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秦时天地,百家争鸣。见证了世家大族的丑恶嘴脸,跟随主角浪迹天涯,见证这个诸多学说对立争鸣时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吕的办事效率很快,没过多久封昊需要的东西便被他派遣一个下人送了过来。

工具一到,封昊便开始在铜鼎下架起火来。先是炒黑大豆,黑大豆炒至透出香气后,封昊稍微在鼎里撒了点水撤掉鼎下的火,将黑大豆闷起来。

等待的时间,封昊又找来两个凳子,将底部钻好孔的木桶架了起来,最后又找来个瓷盆放在木桶底下。等到黑大豆软硬合适之后,便被封昊倒进了木桶里。随后开始在桶里插入楔子,楔子插得越多阻力越大,最后不得不用锤子击打才能继续加楔子进去。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从木桶的底部,黄澄澄的液体一点点的凝聚,最后滴落在瓷盆里。没错,这正是豆油。

封昊也早就忘记了自己是在哪里看到的这个粗制豆油的方法,不过再那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这样的方法出现在哪里都不奇怪。这种方法虽然能弄出油,可是出油率太低了,连一半都到不了。但是封昊现在确实是太需要荤腥的食物来强身健体,再继续吃吕府提供的工作餐的话,封昊怕自己永远都会成为一个侏儒。况且现在他有了每月十石的粮食,一天三餐顿顿吃肉是做不到,可是换成加上豆油的素食的话还是可以的。

看到黄澄澄的豆油渗了出来,封昊干的更卖力了,举起锤子努力的将一个个楔子打进木桶里。最后直到木桶里实在是没办法再插进更多的楔子的时候才罢手。

最后,封昊用掉五十斤左右的黑大豆,才得到了半瓷盆的都有,最多也就一斤多的样子。捧着装满豆油的瓷盆,封昊擦了擦满脸的汗水,长出了一口气。宝贝似的将半瓷盆豆油放到厨房的一个柜子里,封昊才继续干剩下的事情。

去储物间翻找了一番,封昊很快便又拖出来一袋粮食,这次被他拖出来的是小麦。

现在我们都知道,面粉是从小麦里面磨出来的。可是在这个生产力无比低下的年代,人们吃的都还是小麦最初级的形态,那便是封昊最讨厌的麦饭。其实也就是麦粒随便杵几下,去掉大部分的外壳之后,扔到鼎里煮熟之后的东西。这玩意由于麦粒粗大,麦壳还都去除不干净,吃起来特别剌嗓子,口感还特比差。这也导致了麦子的价格比起粟米要差远了,一斗粟米能够换两斗甚至更多的麦子。

而封昊现在要做的,便是摆脱麦子的初级形态,对它进行精加工,将它变成面粉再做成美食。虽然米食的营养价值更高,可谁让封昊是正宗的北方人。南方人喜欢吃米,北方人喜欢吃面,封昊深以为然。

从小封昊便是在农村长大的孩子,村子里面碾米什么的他也都见过。虽然早就摆脱了最古老的石臼石杵,可基本原理都是一样的。摆弄起来手上虽然有些生疏,但效果却还可以。

先是干杵,将已经晾干了的麦粒倒进石臼里,直接杵打。待所有的麦粒都脱壳之后,将麦粒放在一个容器里,洒点水搅拌均匀了闷着。待麦粒完全都焖的外面一层软化之后,再次倒进石臼里杵打。便杵打边将里面脱下来的糠都收出来,最后留在石臼内的白色物质便是纯正的白面了。

太阳西沉,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甘罗处理完了相府的事情,回到家的时候,正看到封昊在院子里满头大汗的忙活着。

“回来啦!”封昊见甘罗走进来,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便继续忙活自己的去了。

“在干什么?”甘罗奇怪的问道。由不得他不奇怪,之前自己一回来的时候,封昊基本上都是在院子里搬把椅子懒洋洋的坐着。自己一回来便摆上棋盘要求自己陪他下棋,而今天却是一反常态的不理自己了,还摆弄那口已经被两人遗弃了的鼎。

走近了甘罗才发现,封昊摆弄的并不是鼎,而是鼎里一些焦黄的小圆饼子。不时还有阵阵的香味从鼎里漂出来,让本来不好口腹之欲的甘罗,嘴里也不禁泛起**来。

“嘿嘿,封氏不传之密,鹿肉火烧,绝对能让你把舌头都吃进去。”封昊说着将老吕差人送来的鹿肉切成薄薄的小片丢进鼎里,又从鼎里拿出来一个火烧用刀从中间切开。待鼎里的肉片有八成熟的时候,洒了点盐夹在火烧里递给甘罗。

甘罗接过来,先是小小的咬了一口,仔细咀嚼片刻,突然眼前一亮。接着一口咬下去,烫的呼呼喝喝的喘息了半天,等口腔终于适应了食物的温度才咽了下去。“子平,这是你发明出来的吗?真好吃。”

“那是当然,你之前有吃过这样的东西吗?”封昊说着也给自己做了一个,呼呼喝喝的吃了起来。

两人消灭了封昊做出来的所有火烧,天色也终于阴沉了下来。天气渐渐的炎热了起来,狭小的屋子里就略显得有些发闷了。两人各搬了一把椅子坐在院子里。

“毕之,你知道武功吗?能够让人高来高去的那种武功。”封昊突然问道。

“知道啊,据说高明的武功,可以让人身轻如燕,也可以力拔千钧。对了,你问这个干什么?”甘罗奇怪的问道,之前他从来都没有听封昊说过武功什么的事情,今天突然一提有些奇怪。

“嗯,今天我遇到高人了。”迟疑片刻,组织了下语言,封昊便将今天碰到吕馨,被他的两个跟班瞬间掠过十多米将自己抓住的事情说了出来。

“你是说你不过刚刚转身,便被两个跟班掠过三四丈从后面抓住了?”

“对啊,我肯定在我转身之前他们还在那个可恶的小丫头身边的,可是我刚一转身,便被那两个人抓住肩膀抬离了地面。”

“如此说来,相爷对他这个女儿还是挺重视的。从你的话中可以判断出,那两个武士的武功在江湖上应该也算是挺高的了,现在却被派过来保护这个大小姐。”

“你是说江湖?什么江湖?”封昊突然听到一个敏感的词汇,急忙问道。

“哦,江湖是由一群流浪的武士所组成的一个不算组织的组织,由非攻墨家带头,为那些流浪武士们创造的一片栖息地。各个家族可以在江湖上招募武士,家族里辞退的武士也可以加入其中等待别的家族招募。”甘罗解释道。

真的有江湖,封昊有些不敢相信,之前他竟然一点也不知道。仔细回想一下,自己自从来到这里四个多月以来,基本上都没有接触过什么外人,自己的一切信息来源都是甘罗。甘罗一个文人,平白无故怎么会聊起江湖,于是封昊也就释然了。

“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的?”封昊也是奇怪,甘罗一个文人,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关于江湖的事情。

“甘家好歹也是大家族,虽然爷爷逝世之后有些没落了,可大家族的底蕴还是在的。我们家族也有人练武的好不好?知道这些奇怪吗?”甘罗一脸鄙视的看着封昊,好像在说:傻眼了吧?爷也是大家族出来的。

“那你有没有武功?传给我啊!拜你为师也可以。”封昊从椅子上滑下来,一把抱住甘罗的大腿,对甘罗他可没什么顾忌,直接交出了自己的膝盖,一双眼睛冒着小星星一闪一闪的看着甘罗,即使在晚上也能看到那双熠熠生辉的眼睛中喷射出来的真诚。

甘罗左手一扶额头,右手将封昊在自己大腿上摩擦的脸推开。“子平泥垢了,你又刷新了自己的下限知道吗。”

“教给我啊!教给我啊!”

“我学了纵横之策,治国之道。哪里还有时间学什么武功,族学里确实有传武功,可我没有学。”

封昊脸色一僵,将原本抱的结结实实的大腿给推出去,不屑的说道:“就知道你是个弱鸡,枉我还那么浪费感情。”

一时间,甘罗竟无言以对。

……

同一时间,吕宅内府。

吕馨终于也忙完了新接手的商业上的事情,其实正常来讲也没多少事情,她只是接手了咸阳城附近的生意而已,整个相府全国的生意她还没有那个能力管理。一城的生意除了收益之外,在这个人员流动性特别差的时代,短时期内根本出现不了多少新变化。之所以花费一天的时间,只不过是吕馨精益求精,对于不懂的事情都要问明白问彻底了才甘心,因此才用了这么多的时间。

忙完了自己的事情,她才终于想起了爹爹昨天晚上给她安排的任务。急忙向爹爹的书房跑过去。

当吕馨来到书房的时候,吕不韦仍然在兢兢业业的伏在桌案上,在昏黄的油灯下书写着。时而停顿一会儿也不过是在思考着什么,待翻阅一下桌上的竹简之后,立刻又奋笔疾书了起来。

察觉到有人进来,吕不韦抬头观瞧。当看到来人时,原本威严僵硬的面庞瞬间软化了下来。“馨儿啊,怎么样?今天的气出了没有?”

“气倒是出了,可最后那个问题却没有难住那个臭小子。爹爹啊,那道题真的是困扰过清溪鬼谷先生的题吗?你不会是被人骗了吧。”吕馨撅着嘴,一边重重的给吕不韦惩罚似的捏着肩膀,一边说道。

“哦?”吕不韦先是一惊,随后脸色回复了淡然,毕竟是一国之相。浸淫官场几十年,对自己的这点控制力度还是有的。“那馨儿你说说,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情,惹得你这么不开心了。”

于是吕馨便将自己早上怎么威胁封昊,又以给封昊机会的形式出了那道难题。最后封昊却十分迅速的给出了答案,还说那样的题根本没难度的事情说了出来。

吕不韦沉思片刻,脸色略显庄重的说道:“如此人物,如此才能,我确实应该再见他一次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