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首辅曹洪

更新时间:2020-05-22 08:42:02

首辅曹洪 连载中

首辅曹洪

来源:落初 作者:何郎敷粉 分类:历史 主角:子廉张飞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首辅曹洪》的小说,是作者何郎敷粉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世界顶级雇佣兵‘死神的镰刀’在执行任务时身亡,灵魂穿越来到了风起云涌的大汉末年,附身在魏太祖曹操族弟曹洪身上,那一年,是中平六年,也就是公元189年,年仅19岁的曹洪,正在蕲春县当县长。  同年,大将军何进引狼入室,召西凉董卓入京,导致其废帝另立新君,未来的魏太祖曹操弃官离洛阳至陈留,散家财,聚义士,磨刀霍霍,正图谋大事,各地刺史,太守,拥兵自重,观望着大厦将倾的四百年汉室江山…….  生在曹家,成为高富帅,懂点小历史,缺乏大局观,称王做主就有点难了,何况头上还有个雄才大略的从兄曹孟德,可是有着一身好功夫,上山下海,潜水刺杀样样精通的顶级佣兵,做个首辅悍将还是绰绰有余。  江南有二乔,河北甄宓俏,沛国夏侯娇,天下最窈窕。四姝朱颜俏,皆在府中飘,伯符直跳脚,周郎心火燎。子桓另寻娇,燕人面难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气沉丹田,意守灵台!”死神的镰刀毕竟是顶级武学高手,很快就稳定了精神,科学早就证明了,人死之后的脑电波可以穿越时间空间影响到另外一个人。

有些人,本来好好的,第二天一起来,就说自己是张三,然后嘴里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有人说,那是鬼附身,有人说,那叫精神分裂,其实,那就是被强大的脑电波影响了。

现在,他死神的镰刀这脑电波直接把这位曹洪的脑子给占据了,彻彻底底附身了,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是因为自己高绝的武学修为,也许是因为神秘的伽马射线暴,这种来自于宇宙的力量,总有其神秘的地方,或者,两者都有。

此时,纷乱的记忆已经被死神的镰刀梳理好了,曹洪的记忆甚至对一些事情的观点,看法,印象都被死神的镰刀全盘接收,当他再度睁开眼的时候,又看到了那年轻女子焦虑而关切的眼神。

她,叫做盛美贞,扬州吴郡人,其父盛宪,字孝章,乃是吴郡名士,以器量雅伟见称,乃是曹洪伯父也是现任的吴郡太守曹鼎的至交好友。

曹洪父母年少早逝,其伯父曹鼎膝下无子无女,所以一直视曹洪为己出,在仕途上为曹洪尽心尽力,十八岁让其举孝廉,之后就来到离吴郡不远的蕲Chun县任县长,依照汉律,一县满万户置县令,不满则至县长,无论县令和县长,都是总领一县事务的最高长官,放到现代,百分之百的处级官员。

现在是中平六年,公元189年,曹洪任蕲Chun县长已经有一年时光。

除此之外,曹鼎在财路上也为曹洪积极开拓,曹洪十六岁时,就迎娶了盛家家主盛宪年仅十三岁的女儿盛美贞,盛家在吴郡人丁兴旺,不但有良田千顷,更主宰了吴郡长江流域的漕运,当得上富甲一方之语,曹洪自小就随伯父曹鼎一起生活,学文习武,可算得上是锦衣玉食,无忧无虑,年仅十五岁在吴郡就有门客三百,任侠一方,做了盛宪的女婿后更是大做生意,上和自己在沛国族兄曹仁互通有无,下和扬州刺史陈温行商扬州各郡,短短几年,也有了不少积蓄,就算现在做了蕲Chun县长,扬州的生意也未曾荒废。

脑中飞快闪过了曹洪的生平,死神的镰刀立即开始入戏,一个合格的雇佣兵就该适应各种环境,何况自己有个镰字,而曹洪也有个‘廉’字,这未尝不是一种缘分,上辈子没名没姓,这辈子有个姓氏,也算不错,所以他决定以后就用曹洪的名字。

“美贞,我没事,刚才头有点痛,现在好了。”曹洪微微笑道。

“头痛?大兄也有头痛症,难道这是你们曹家的家族病?”盛美贞有点担忧地问道。

她嘴里的大兄,不是别人,正是魏太祖曹Cao,曹家新一辈的执牛耳者,如果说曹洪在曹家新一辈中最有钱财,那么他族兄曹仁在曹家新一辈中则最有将才,而曹Cao在曹家新一辈之中则最有治世之才,当年名士许劭就评论过曹Cao为“清平之Jian贼,乱世之英雄。”这句话虽然不太好听,可是却肯定了曹Cao的才能。

如今曹Cao正在大汉京都洛阳城任西园八校尉,和出自名门,家族中除了四世三公的袁绍并列,也算是名声在外,比起曹洪和曹仁这种在小地方厮混的人来说,曹Cao可比他们的起步高得多了。

曹家虽然比不了那种累世为官的世家大族,但是比起盛宪之类的地方豪族还是强很多的,说起曹家,就不能不说曹洪伯父曹鼎的养父曹腾,曹腾是个宦官,官至大长秋,说通俗点,就是大内总管,而且还封了费亭侯,历经四代君王,为人清正廉洁,从未有大过,而且举荐过很多贤才给朝廷,算是一个很好的宦官,在汉桓帝时期因为拥立桓帝继位有功,所以一度独霸朝纲,也算是个权宦。

曹腾膝下有养子三人,曹嵩,曹鼎,曹炽,曹嵩就是曹Cao的父亲,青出于蓝,官至太尉,位列三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虽然不如乃父一般能够掌握实权,但是终究在官职上位极人臣,只是后来十常侍之乱爆发,外戚和宦官争权严重,死了老爸的曹嵩本身是曹腾养子,理该站在宦官一边,可是他自己又不是阉人,而且当时十常侍做的事情已经弄得天怒人怨,加上他曹嵩一度掌管朝廷财政,因权导利,也捞了个盆满钵满,是以不想再立于风口浪尖,于是告老辞官,退出了政治舞台。

而曹鼎就是曹洪的伯父,历任尚书令,河间相,吴郡太守,两千石大员,曹洪的父亲就是曹鼎过继前那家的亲兄弟,这也是他对曹洪分外疼爱的原因。

至于曹炽,则是曹仁曹纯的父亲,官至长水校尉,掌管长安附近长水骑兵营,也是两千石大员,只是早年和胡人打仗受过伤,所以三十九岁就因伤病复发死了,那一年,曹纯14岁,曹仁15岁。

虽然曹家子弟是宦官之后,可是没人能够否认他们也是历代为官的世家,而且曹腾虽然身为宦官被士大夫和名士所诟病和不齿,可是三个养子都做到了两千石大员,曹嵩甚至官拜三公,不得不承认曹家人确实有真材实料,加上曹Cao入仕以来一直表现很好,屡次立功,所以才能和出生名门望族的袁绍并列于西园八校尉之中。

盛美贞的一句大兄,又让曹洪晃神了好一会,把曹家的人员和历史梳理了一遍,看到夫君又发愣,盛美贞不由得摇了曹洪一下。

曹洪回过神来笑道:“大兄的父亲和我父不过是从兄弟,血缘颇远,他的头痛症可传染不到我,想必是最近受了风寒罢了。”

盛美贞瞪大俏目奇道:“受了风寒?这从何说起?现在可是初秋时节罢了,也不是很冷。”

曹洪哈哈两声笑道:“或许是内寒?休息一阵就好了,美贞,让下人沏一壶热茶给我。”

盛美贞正要答应,一个婢女进入房间禀报道:“大人,夫人,县丞大人来访,说是有案难断,想请大人定夺,此时正在正堂相侯。”

县丞,是协助县长或者县令处理县中大小杂事,在现在这曹洪的记忆中,那曹洪本尊很少过问蕲Chun的事情,他比较关心自己的生意,所以蕲Chun的事务都有管理政务杂事的县丞和掌管军事的县尉处理,除非遇到了什么解决不了的疑难,县丞才会登门求助。

盛美贞显然也知道其中关键,说道:“你去让县丞大人稍等,大人穿好衣物后立即便来。”

听到此话,曹洪才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个古色古香的木榻上,身上则穿着宽松白色亵衣。

婢女答应一声后离开了房间,只听盛美贞开口说道:“夫君,让妾身伺候你着衣吧。”

曹洪闻言立即很配合地让盛美贞为他穿上了衣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