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暗改江山

更新时间:2020-10-02 05:29:24

暗改江山 连载中

暗改江山

来源:落初 作者:北莫亭 分类:历史 主角:朱砂柳什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北莫亭原创的历史小说《暗改江山》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朱砂柳什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这是一个小人物柳什暗,穿越历史,洗刷罪名,改动江山,抱得美人归,走向国朝顶端的故事。金甲卫、旧皇余孽、百官名流、国朝三大支柱、天下四大恶人、各大鸿儒书生、公子才俊、新皇,统统过来赐教,我柳什暗要是说一个怂字,我就不是主角!轻松、搞笑、权谋、杀戮,看主角如何风生水起,调戏江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柳什暗听着这两句:“为何不向我走来,柳什么暗。”一下子就是明白了府外的是谁,一下子便将此前糟糕情绪甩去九霄云外,他知道那个他日夜想念的人,就在前边,可是他不知为何不敢回头,不敢走出那一步。

柳什暗心中忐忑,像一片羽毛在冬夜雪中下落,沾着雪花,摇摇晃晃不知飘向何地,就算有了去处,也只是岁风雪掩埋地底,无人分辨清楚。

柳什暗正要想一些什么,脑子一转:“我可是柳什暗,天不怕,地不怕,我想锤子。老天都弄不死我,让我穿越来到这个地方,谈个情说个爱,这我都害怕,这算什么男人。”

于是他转身,看着那个已经走到门前的带笑之人,慢慢的走到了门前,一个拥抱就是抱住了。

这算是他们两第一次拥抱,在壶州没有、在来云庭之路也尚无,能在此地有就足够。

仿佛带着两种不甘,两个心意相通的十多岁少男少女,仿佛被冬季的风雨冻住,仿佛此刻已是倾盆大雪,将二人的过往思忆冻住。

一步,多少步,这个少男都愿意走过去。于是这个拥抱成为了一种心意表达,许多话语,都落在嘴边不用出口,两人便心知肚明。

许久,许久。

承平小脸已是通红,挣脱开了怀抱,她低着头说道:“柳什么暗,书上说男女授受不亲。”

柳什暗半底下身子,从下面看着承平公主的下巴还有脸蛋,说道:“还没有亲呢。”

承平一下子脸更加红,回答:“你别断章取义。”

柳什暗说道:“书上也说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也说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这一句入骨相思,说到了木承平心中,她原以为从壶州会到云庭,两人命运就会在这座世间最繁华的城市,埋下最深重的根,只是一切都只是镜花水月,而且两人命运也逐渐散开,不知道何处才是归处。只是如今看这柳什暗所言,竟然是一片真心都交付给自己,心内感激十分。

柳什暗见木承平缄默不语,看着那脸上也是溢满喜悦,又是开口:“也有人说,爱恋若在,若是相见,拥抱吧;思念既深,亲吻吧。”

木承平哪里听过这些放荡句子,轻声细语询问道:“谁说的?”

“沃兹基硕德。”

“何人所说?”

柳什暗笑道:“沃兹基硕德,一个著名诗人,对于诗词歌赋,认识奇高,才高八斗,在爱情方面,也有着自己独到见解,堪称国朝栋梁。”

木承平又是念了一番这个名字,才是发现其中奥秘,就是偏过头去不再看柳什暗,嗔怒道:“你真是不要脸,还我自己说的,还说自己著名诗人,一点都没变,就知道糊弄我。”

柳什暗说到:“能让你欢笑,我是任何事都愿意的。小承平,我们还能一起看星月,一起湖边戏耍,一边案前读书练字否?”

承平公主呼着气,小脸通红,她点头,随后说道:“你还没有和我说罗密欧和朱丽叶的结局,我还想听你说呢。”

柳什暗道:“他们最终化为了蝴蝶,缠缠绵绵走天涯,你是风儿我是沙。”

木承平道:“我要听你说完整结局,而不是这般只言片语。姐姐说,只要你能自己走到江山殿前,我们尚有可能,你能够吗?”

柳什暗对江山殿这几个字,十分在意,沉思了片刻,终于是收起了那张笑脸,真心无尘,说道:“此间我还在犹疑,便是对不起你的真心。你真心待我,定不负此心。”

承平公主笑道:“你怎么老是说些书上话语,你自己如何想。”

柳什暗说道:“我想娶你过门,生一堆宝宝。”

木承平低下头:“这般不害臊话语,找打。”

木承平想起了那个除夕之日,两人坐在轿子里,一户人家喜得贵子,邀请众乡情给取名。那时木承平就在想,以后两人在一起,为自己的孩子取个什么名字好呢。

又是想起了柳什暗说的那句话:千山万水、路遥云重,我会来找你。

心内许多情绪都是一齐落到了眼睛里。

两人在那门前言语许久。

柳什暗看着风有些大,呼呼作响,说道:“咱们回屋说吧。”

小承平向前亲在了柳什暗脸颊,随后抱了一抱,说道:“你若是做不到,此生我是决计不会原谅你。我要回宫了,我等你柳什么暗,会用我的一切来给你争取时间,再见。”

柳什暗一把便是抓住了小承平,将小承平的手捂了捂,直到手心手背都是暖了起来,又是将公主长袍帽子戴上,说道:“冬风冷,早些回去,别哭。”

他一脸深情的看着木承平,木承平早已忍不住泪流,手心手背是柳什暗给自己的温暖。

“柳什暗,再见。”

轻声一句,一个转身,就是来到了远处的马车上,冲着柳什暗挥了挥手,随后小内臣驾马离去,马蹄作响留下了一片离别。

柳什暗看着自己的掌心,他收在了袖子中,再次看向了天空:“此间天际,我会离你越来越近,我发誓。”

回到轿子中,木承平已是泪眼梨花,让人怜惜不已。侍女轻鸢在一旁安慰着公主,无非是一些安慰话语,又是说了几句柳什暗欺负自家公主,心中倒是不满。

轻鸢往轿子外面看了看,说道:“仿佛失魂落魄,黯然伤怀,柳公子还是在那看着。”

木承平止住了眼泪,说道:“我倒是想明白了,除了哭哭啼啼,决计是无用,我倒是要多想想自己未来如何走。及笄之年,和亲之事,我是不会妥协。”

轻鸢说道:“公主,有一句话,我不得不说,即使你罚我我也要说。陛下性情,是不会容忍别人多次违逆他。”

侍女议论天子,这自然是重罪。只是木承平没有反对轻鸢话语,因为他自己就知道这个父亲性情,即使六年不见,还是知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

一声叹息,马车向前,车轮碾过风尘,压过石子,却平息不了,一份真心,平息不了命运无奈。

生在皇家,似乎注定了,一切都被安排。人生都在皇家计划中,吃穿用度、感情、思想,都需要符合礼法,这样看起来才是不逾规矩。

实在是荒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