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重回大宋守汴梁

更新时间:2020-11-20 06:21:53

重回大宋守汴梁 连载中

重回大宋守汴梁

来源:落初 作者:东方慧子 分类:历史 主角:赵桓赵 人气:

《重回大宋守汴梁》作者:东方慧子,历史类型小说,主角:赵桓赵,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某军事学院兵棋教研室最年轻的教研室主任赵桓在超负荷的工作中突然晕倒,救护车将他送到医院以后,一直处在昏迷当中……其实,赵桓只是换了一个工作场地,回到了北宋靖康年间的大宋都城汴梁,他接见了李刚,宗泽等将军,带领大宋军民,打响了一场汴梁保卫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幕垂落,覆盖四野。

完颜宗弼的金顶军帐中燃着两只胳膊一般粗细的牛油蜡烛,蜡烛冒着黑烟,火焰在蜡烛的中心跳跃着,一条花纹精美的羊毛毡上,坐着两个大宋美人,她们俩长得一模一样,两个人都有一头乌云般的秀发,弯弯的凤眉,一双丽目眼波流转,小小的琼鼻,粉腮含嗔似怨,小巧的朱唇,不施脂粉的脸蛋娇羞含情,晶莹剔透的肌肤如酥似雪,身姿纤纤,腰肢细得不盈一握。

姐姐玉兰柔声对完颜宗弼说:“大王!时候不早,奴家服侍你宽衣,可好?”宗弼好像完全没有听见玉兰的话,他仍然站在一张用羊皮绘制的地图前面苦思冥想。

妹妹玉箫见姐姐没能叫得动完颜宗弼,她的胆子比姐姐大一些,就走到了完颜宗弼的背后,动手去摘他头顶的狐狸皮帽,完颜宗弼猛一转身,猛地飞起一脚,将玉箫踢得横着飞出了一丈多远。玉兰急忙跑过去,将玉箫从地上扶起来,玉箫双手捂着心口,痛不欲生。但完颜宗弼好像没看见一样,仍然一动不动地看着那幅羊皮地图。

玉箫挨了完颜宗弼一记窝心脚,不敢再啰嗦,姐妹两个人相互搀扶着退出了军帐。

玉兰和玉箫两姐妹刚走,军帐的门帘再次被掀起,一阵冷风从帐篷的门口吹了进来。完颜宗弼抬头一看,见军师仆里黑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看见了那两个原来被完颜宗弼当成心肝宝贝的女人被赶了出来,他就知道,完颜宗弼此时的心情有多么糟糕了。

仆里黑走进帐篷,右手按在胸口。向完颜宗弼躬身施礼说:“大王!”

完颜宗弼用鼻子冷冷地哼了一声说:“嗯!”

“大王!我们长途奔袭,似这样胶着的战事,对我们十分不利呀!”完颜宗弼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仆里黑又说:“我听说,这两天亲自守城的人,竟然是赵宋的儿皇帝赵桓,这个汉人本来是个废物,谁知道这几天,他怎么像是变了一个人?”

完颜宗弼终于开口了,他问:“对付大宋的火球,军师可有妙计?”

“回大王的话,对付城上抛下的火球,臣暂无妙计……不过……在这个危机时刻……该是猎鹰有所作为的时候了……”

完颜宗弼听到军师仆里黑说起了“猎鹰”,脸色马上一凛,他竖起一根手指,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又亲自来到帐篷门口向外看了看,这才放心地回到军帐内。

完颜宗弼看着门外黑沉沉的夜色说:“传令汴梁城内潜藏的猎鹰,务必除掉那个守城的皇帝小儿!攻陷汴梁,我要封他万户侯!”

军师说:“可惜啊!老狼主晏驾的时候,大王您不在他身边,所以老狼主将指挥猎鹰营的权利交给了宗翰……大王您手上没有狼牙令牌,恐怕调动不了猎鹰武士啊……”

“那就传我将令,速派一记快马赶到到粘罕的大营,向他借狼牙令牌一用!”“是!”军师答应了一声,飞快地走出了军帐,但很快又从外面折了回来,他忧心忡忡地问完颜宗弼:“粘罕大王如果不肯将狼牙令牌交给我们,又当如何是好?”

听了军师的话,完颜宗弼也默不作声了,他知道,军师仆里黑的担忧不无道理。

老狼主完颜阿骨打在世的时候,早有问鼎中原之心,他灭辽之后,将那些被辽国掠到北方的汉人奴隶当中挑选出一批精干的少年,从小加以培养,组建了猎鹰武士营。这些人受到特殊的训练之后,成为猎鹰武士,他们又被派回中原,回到中原以后,通过文举、武举科考,获得功名,进入大宋的朝廷,一旦金军进攻中原,猎鹰武士就会变成插入宋朝心脏的一把刚刀。

大宋后宫。跟完颜宗弼一样无法入睡的人当中,还有大宋皇帝赵桓。金军进攻中原的一路上,所到州府的汉人官员望风而逃,有的逃跑,又的干脆还当他的父母官,只不过是换了一个主子而已。如果这种势头不能及时遏制,大宋的锦绣江山恐怕就会变成女真铁骑的牧场了。赵桓必须要在这纷乱当中尽快想出办法,站稳脚跟。

要稳住江山,就必须守住汴梁。赵桓亟待了解女真人的情况,可眼下这座城池被金人围得如同铁桶一般,怎么才能知道城外的情况?现在所能用的侦查手段,恐怕只能使用最原始的手段了。在这关键时刻,对于赵桓来说,甭管黑猫白猫,只要能起作用的肯定就是好猫。他对身边的太监说:“去传朕的口谕,让大理寺卿连夜进宫,朕要他去找人!”

太监不敢怠慢,急忙一溜小跑地出去了。

谯楼上的更鼓已经打过了三更,大理寺卿薛正已经睡下了,还是被太监从床上给拎了起来。薛正位列九卿,是大宋朝主管刑狱的官员,这些天金人攻城,整个汴梁人心浮动,很多不法之徒趁乱抢劫,这些天衙门里对这些事已经无人去管了。太监深夜来薛府传旨,薛正不敢不去,他不知道是福是祸,只能跟着太监去宫中面圣。

这些天,朝廷中的官员都在传皇上亲自临阵守城的事,用火球击退金军的事被越传越神,大家都说,赵官家好像是换了一个人。薛正走进养心宫的时候,皇上正伏在御书案上画着什么东西,他不敢抬头去看,只能跪在下面说:“吾皇万岁,万万岁!”

“平身!薛爱卿,朕深夜召你入宫,有一件大事,我想看看,狱中是否有会用洛阳铲的人?”

薛正听了皇上的话一愣,按照大宋律,挖坟掘墓是要被腰斩的。只是因为这阵子金军攻城,好几批等着秋后问斩的人还关在监狱里。他不明白皇上要干什么,只能迟疑地说:“陛下,这个……”

赵桓从薛正的脸上看到了他的满腹狐疑,赵桓说:“朕只问你,有还是没有?”

“有,有!臣记得,狱中有三个盗墓贼,他们挖了古墓之后在汴梁销赃,给差人拿住,正关在牢中,等着秋后问斩……”

“好!让他们连夜从城中挖出一条密道,直通到金军营中,给我抓个活口回来!”

“是!”大理寺卿终于明白了圣上的意思,他不由得在心中暗暗称赞。

自从在大军压境的时候,老皇上撒手把个乱摊子扔给了太子以来,满朝的文臣武将都没对这个皇上抱什么信心,甚至已经有人开始找人到金人那边去拉关系了。现在他才发现,这个新上任的皇上并不是等闲之辈,难怪他能想得出将鞭炮放在蹴鞠的球儿里面,去炸金军的办法。

在金军的大营里,玉兰和玉箫两姐妹在完颜宗弼的军帐之外站了一会儿,她们俩等着完颜宗弼叫她俩侍寝。结果军师仆里黑进去之后,完颜宗弼只顾着跟军师说话,好像把她们给忘了。

姐妹两个不敢多嘴,只好哭哭啼啼地回到了她们姐妹两个住的毡棚里。玉箫挨的这一脚可是不轻,据说,大金国的四皇子一脚能踢死一头牛,幸好他还没有用上全力,如果把力气用足,玉箫的这条小命儿恐怕早就不在了。

玉兰和玉箫这两个粉头,原本是完颜宗弼的心肝宝贝,一路上攻城掠地,都把她们两个放在自己的身边,始终陪伴在左右。几个月前,完颜宗弼攻陷了汤阴,当地的县官将完颜宗弼接到自己的府上,恨不得立马变成一只哈巴狗,唯恐自己的尾巴摇得节奏不够好,当天晚上,县令就把自己养在府里的两个粉头送到了完颜宗弼的金罗大帐里。

玉兰和玉箫姐妹俩,原本也是东京汴梁城里好人家的清白女儿。只因那年的上元节,梁山贼寇入城放火,烧毁了家宅,父母俱在那场大火中丧命,姐妹两个无依无靠,这才被起了歹心的叔叔卖入娼门。

这些年,玉兰和玉箫两姊妹就像牲口一样,被人买来卖去,后来被人伢子卖给了汤阴县令。姐妹俩本指望让县令给她们俩提格做个侍妾,总好过青楼卖笑。谁承想,汤阴被完颜宗弼攻陷,县令来不及逃跑做了降官,他为了表达自己对完颜宗弼的忠诚,就把自己的女人送给了完颜宗弼。

生在北方苦寒之地的完颜宗弼,早就思慕大宋的繁华,女子的妩媚,自从有了这两个粉头之后,完颜宗弼在戎马倥偬当中也有了偎红倚翠的雅趣。可是,自从在汴梁城下,完颜宗弼遇到了自从攻入大宋领土以来,前所未有的抵抗,他再也没有心情在军帐中看美人歌舞了。

玉兰和玉箫两姐妹身陷敌营,她们俩生怕哪一天完颜宗弼对她们失去了兴趣,如果将她们俩赏给手下的军卒,那恐怕会生不如死……就在姐妹俩为自己的身世痛哭的时候,忽然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