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重生欧美当大师

更新时间:2020-11-22 06:56:19

重生欧美当大师 已完结

重生欧美当大师

来源:落初 作者:摇摇-欲坠 分类:历史 主角:霍夫曼凯莉 人气:

主角是霍夫曼凯莉的小说《重生欧美当大师》此文是摇摇-欲坠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他是一个历史研究大师,他是一个音乐创作大师,他是一个电影先锋大师,他还是一个公认的发明家,他还是公认的国际关系研究学家,但是在他自己的心里,他只是一个有家不能回的游子。新书上传,老妖将不再写政治经济,争取写出一个与众不同的黄金时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朱利安,能把你的大众车借我开一天吗?当然,我会把我现在用不上的油票全部给你。”

朱利安笑了起来。“当然,我非常愿意。”

汽油在这个时候是德国最紧缺的物资之一,每部车都有严格的油量控制。周南原本每个月有五十升汽油的用量,按照甲壳虫的油耗,这五十升汽油大约可以跑一千多公里,足够他日常使用了。

但是对于朱利安他们来说,一部车是一个部门使用,虽然公事都可以使用,但是却不能用来办私人的事情,因为根本没有多的汽油配额。

以往他们经常会跟周南借用一些油票,用子弹或者刀具来偿还。不过周南的甲壳虫被炸坏以后,以后没有油票配额了,他们想占便宜也不行了。

周游计算了一下自己剩余的油料,给自己留下了五升。“我这里大约还有二十升,回来以后全部给你。”

大众82也是二战时期的经典的车型之一,最高时速可以达到一百公里,并且还有超强的越野和涉水功能,比周南那辆只能跑平地的甲壳虫要野性的多。不过,比起舒适性,大众82就远远不如了。

这车没有车顶,即使有个软蓬,但是冬天和下雨开的时候就很难受了。这个时候的汽车可没有空调,冬天的时候密封差一点,能把人冻死。

从阿纳姆出发,距离安特卫普的距离大约是一百公里。周南驾驶着汽车,旁边蹲着兴奋的约翰,被关在房间里面半个多月,它早就已经厌烦了。能出来兜风,它早就忘记了曾经遭遇车祸的经历。

从阿纳姆向南,走到了奈梅亨,然后就一路向西南方向行进。行走在西欧的低洼区,这里最多的就是河流和桥梁。

被德国占领之后,这里的混凝土道路上都被倒了一层薄薄的沥青石子,目的就是为了让重达几十吨的坦克也能从这些公路通行,沥青可以保护路面。

但是这里地下的水多,地基很软,重达几十吨的坦克往往把整条公路都压的凹凸不平,路面几乎被破坏完了。

开车从这样的路面的经过,需要时刻警惕,要不然会把你的五脏六腑都颠出来。约翰却一点也不在乎这种,不时把脑袋望向外面美丽的田野,不时又对着开车的周南摇摇尾巴。

约翰这个名字是克劳迪亚起的,家里还有两条狗,一条叫山姆,一条叫伊万,分别是英国,美国,俄国的外号。从这些外号也可以看得出来,这很德国化。

沿途的平原在五月这个季节呈现出了一种大自然的美丽,行驶在这样的环境里面,让周南也觉得心旷神怡。沿途虽然经过了五六个关卡,但是值守的德国士兵查看了周南的通行证,就顺利地放行了。在阿纳姆的几年,他也算是个小名人了。

花了大约两个小时的时间,汽车抵达了安特卫普城市北方的运河大桥,周南远远就看见了霍夫曼的大众92停在路边。

周南将汽车停在了霍夫曼的车前面,却没有在车里看见他的人。抬眼望去,只见他坐在运河边的一个排椅上,嘴里还叼着他钟爱的烟斗。

在欧洲,抽烟的男人并不多,主要是因为经济条件不允许。但是奇怪的是,抽烟的女人数量要远远大于男人。周南就见过许多女人,没事的时候就喜欢点燃一根香烟。

拔掉了钥匙,周南沿着台阶下到了河堤上,走向了已经站起来的霍夫曼。还没有走近,霍夫曼就迎了上来,搂住他拥抱了一下。“约纳斯,你的伤口愈合的怎么样了?”

周南很享受他温暖强壮的怀抱,就连他身上的淡淡的体臭和烟草味道,也让他觉得入迷。“下个月应该就差不多了,不过痊愈恐怕还要很长一段时间。”

上次醒来,霍夫曼就因为公务离开了阿纳姆,虽然经历了梦中的人生,但是周南望向霍夫曼的眼神仍然充满了孺慕。

虽然霍夫曼不是他的父亲,但是他却做到了一个父亲可以做到的一切。相比周大壮那个事实的父亲,霍夫曼更加称职。

而一手将周南带大的霍夫曼对于周南也是当做自己的儿子,甚至比对自己的儿子更好,因为现在为了工作,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留在汉堡的儿子了。相反,他跟周南还经常见面。

“坐下来说话。难得到运河边享受一下悠闲的时光,让人格外享受。”

周南坐了下来,故意用肩膀靠着他的手臂,这种接触可以让他感受到霍夫曼的体温,他是真实的存在。

霍夫曼感受到了周南的这种亲昵,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让你执意要跑一百公里来见我?”

周南在来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自己的措辞,抬起头问道:“雅尼克,你相信先知吗?”

霍夫曼楞了住,还没有说话,周南又说道:“在我曾经昏迷的时间,我似乎得到了命运的启示,命运在我黑暗的人生道路上,开了一扇明亮的窗户,我似乎已经看到了模糊的未来。”

霍夫曼嘴里的烟斗差点都掉了下来,连忙取了下来,用手拿住,惊讶地问道:“约纳斯,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即使是上帝,也不是先知!”

周南点了点头说道:“雅尼克,明年的六月,将近三百万盟军会反攻欧洲大陆。法国,比利时,包括荷兰的南部会相继失守。而你在撤回阿纳姆的途中,也就在安特卫普北方不到十公里的地方,遭遇到盟军的轰炸,因此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约纳斯,你没有生病吧!”霍夫曼用手试了试周南的额头。“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周南仿佛着魔一般地说道:“德国会输掉这场战争,但是为了对抗红色苏联,需要德国顶在最前面,所以这次的德国没有输掉一切。可是,你,我,霍夫曼家族,却因为这场战争失去了一切。你在明年的六月离开了我们,是约翰带着我在不远处的森林里找到了你。我带着你回到了德国,将你安葬在了霍夫曼庄园的墓地里面。整整半年的时间,我都没有要回属于我们的财产,只换来一叠叠再也兑换不了的军票和债券,因为德国战败了。后来,我被英国人抓住,被关进了集中营,一年后,被遣送给了我的祖国来欧洲的采购团。从此以后,我经历了无数的折磨,一直到五十年后,才又重新回到欧洲,可是我再也没有找到一点关于霍夫曼家族的踪迹。我没有找到卡洛琳妈妈,也没有找到克劳迪亚,维拉,甚至连小利昂也没有打听到。”

霍夫曼一贯镇定脸上显露出一丝慌乱。“等等,你让我仔细想想,我现在大脑一片混乱……”他连续抽了好几口烟斗,直到所有的烟丝全部都化为灰烬。

周南取下了他挂在腰间的烟丝包,从他的手里拿过了烟斗,他不自觉地抗拒了一下,但是周南依旧露出着温和的笑容,他这才又反应过来,将烟斗递给了周南。“对不起,我只是太震惊了。”

周南不能点头,回答说道:“可以理解,我从这段噩梦中清醒过来的时候,足足有一周的时间都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一直到昨天晚上,才下定决心,把这一切告诉你。”

霍夫曼皱了皱眉头,问道:“既然你说这是噩梦,为什么又说这是真的?”

“因为在梦中经历的事情,在现实里已经得到了证实。在五月初,我就知道了德军会在北非突尼斯失败,在赛斯英夸特总督还没有颁布戒严令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荷兰会执行戒严,当这些一一得到证实的时候,我就不得不相信其他从梦中得到的预感。雅尼克,我也很害怕,如果说无知代表了快乐,我却被透支了这种快乐。”

周南将装好烟丝的烟斗又递给了他,拿出了柴油火机帮他点燃。霍夫曼抽了一口,点燃了烟丝,然后问道:“你是在什么时候梦到这一切的?”

“我受伤昏迷的时候,醒来的时候,这一切似乎就刻在了我的脑子里。”周南有些痛苦地说道:“我不知道这是梦还是另一段人生,总之,我现在对自己的一切都产生了怀疑。雅尼克,你也看过老庄,知道庄周梦蝶的故事,到底那一段人生是真的,哪一段是假的呢?”

“所以你很长一段神情恍惚,像是变傻了一样!”他似乎觉得现在不应该关注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沉吟了一下又问道:“那你还有什么预感?我们最近一段时间还会经历什么样的大的局势变化?”

周南想了想说道:“再过一个多月,英美联军会登陆意大利,而到了十月,意大利会失败投降,继而反过来对德国宣战。”

“具体什么时间还记得吗?”

“雅尼克,我不是神,我不可能知道所有的一切细节。”

霍夫曼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有些无力地靠在椅背上,喃喃地说道:“德国怎么会失败!”

周南望着面前缓缓流过的河水,低声说道:“德国的潜力几乎已经全部挖掘了出来,但是英美和苏联却没有,当一个几乎控制了所有资源的敌人发动了全部潜力的时候,仅仅依靠人,是抵抗不了钢铁的。”

雅尼克不确定地说道:“也许我们可以改变这一切!”

“如何改变?你不是军人,不是纳粹领袖,没有人会听我们的。何况,如果我的话传了出去,等待我们的也许只会是绞刑架。”

在现在的欧洲,纳粹已经被神化,如果这个时候说德国战败,只会被当妖言惑众而遭受最残酷的打击。

冷静了下来,霍夫曼这才又询问道:“你说我明年六月就会死亡,还是约翰找到了我的尸体?”

在草丛里卧着的约翰听到了霍夫曼喊它的名字,立刻抬起了头,但是随后见周南和霍夫曼都没有动作,就又伏下身去。

“那个时候法肯豪森将军做了些什么?”

周南摇了摇头说道:“他因为参与了暗杀希特勒的计划,被关进了集中营,一直到德国战败被释放,在23年以后去世!”

霍夫曼一下子站了起来。“他暗杀希特勒!这不可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