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眸若寒星心若月

更新时间:2020-05-19 08:50:02

眸若寒星心若月 已完结

眸若寒星心若月

来源:掌中云 作者:忧然 分类:女生 主角:林寒星南若月 人气:

《眸若寒星心若月》为忧然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景朝文帝十一年。神捕南天远为追查盗窃库银的江南五虎而身负重伤,其女南若月代父下江南追杀五虎。原本以为此行势单力薄,没有想到,竟然在路上巧遇了千里投军却被父亲遣回的林寒星。林寒星隐瞒身份,和南若月机缘巧合而一路前行,途中合力破获了多起离奇案件,两人惺惺相惜……正当南若月芳心暗许,想要将自己南下的实情和盘托出时,却发现,原来林寒星的身世竟然暗藏玄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过,他早也该想到的,毕竟这个林寒星从一开始表现出来的沉着稳重的气度,不像是寻常人家走出来的。何况他的长随宋大海武功超绝,也不是等闲之辈。 虽然知道了林寒星的身份,可是,南若岳却并没有表现出太惊奇的表情,他很镇定地瞥了一眼林保儿,对他的话充耳不闻。 以林寒星的官阶,和知县相比,那相差了可是十万八千里,所以知县大人才会战战兢兢,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林寒星怕他心里有压力,于是吩咐道:“一会儿问案,我会在一边旁听,你不要紧张,就好像平时一样就好了。” 知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这么个大人物降临本县,又要坐在他旁边听他审案,怎么可能不紧张呢?如果一个不小心说错了话,做错了事情,那么他头顶上的这顶乌纱恐怕就会不保了。 林寒星记挂着案子,站起身来,看着前堂:“既然如此,就请知县大人升堂吧?” “好好的。”知县连忙跟着站了起来,吩咐站在一边的衙役:“升堂!” 林寒星显然很是照顾南若岳,起身走到他面前恭敬地邀请他一同前往大堂,南若岳从来没有见过升堂问案是什么样子的,正好一同前去看个究竟。 县衙的大堂,高梁大柱,当中一轮红日初升的中堂画得栩栩如生,再往上便是“明镜高悬”的匾额,下面摆着一张红木的案几,两班衙役都分列两旁,手里拿着杀威棒,齐声呼喝,让人没由来地便觉得一股庄严肃穆的感觉。 知县大人战战兢兢地爬到座位上坐好,却没有了平日里的威风,怯怯地看了一眼坐在一侧的林寒星和南若岳,林寒星冲他微微点头示意,知县这才端坐好,将惊堂木往桌子上重重地一拍:“带原告王文定和犯妇李氏。” 南若岳皱了皱眉头,这个知县,案子还没有审,就称李氏是“犯妇”,可见也不是一个多么清明的县官。不过,林寒星似乎没有那么在意这些细枝末节,依旧笑眯眯的,南若岳发现他的唇部线条生得很好,就算是不说话,没有表情,唇角也会微微上扬,看上去像是噙着一丝微笑似的。 衙役带上了王文定,也将李氏押了上来,原本穿着青衫会儒裙的李氏现在已经换上了一件白色的囚服,双手还上了镣铐,一上来便跪倒在地。而王文定因为有功名在身,按例可以不用下跪,所以便站在一旁。 “王文定,既然这场纷争你是原告,还是由你来说说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吧?”知县看了一眼林寒星,见他始终没有明确的态度,只是不动声色地看着堂上的众人,于是胆子也大了起来。门外挤满了看热闹的乡民,都伸长了脑袋想要听听看到底是什么样的案件。 “谢大人。”王文定上前去鞠了一躬,起身道:“我身旁的这位,原本是我的弟媳,因为我弟弟王文宣身体不好,所以家父在世时,给他娶了房媳妇冲喜,李氏嫁进我们王家,一开始倒也安份,可是,时间久了就有些不安于室了,村里面也经常传一些风言风语,说她不守妇道,那时家父刚刚去世,所以我便没有在意,兄弟分家之后,我这个做兄长的更是没有尽到责任,所以,才会任由李氏猖狂,完全当我弟弟不存在。如今,更加让人想不到的是,她竟然为了和奸夫双宿双飞,下毒害死了我的弟弟王文宣。” 王文定说得言之凿凿,让旁听的乡民们都纷纷地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有想到这么漂亮的妇人竟然会有如此狠毒的心肠,敢谋杀亲夫,大家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大多都是指责李氏的声音。 “当--”惊堂木狠狠地拍在桌子上,知县示意让大家安静。 “王文定,你既然说是李氏下毒害死了你弟弟,那么,你可有什么证据呢?” 王文定见乡民们大多都支持自己,不由地挺了挺腰,站得更直了些:“当然有,今天早上,天还没有亮,我弟弟家的家丁便来报信,说是我弟弟暴病而亡,我当时不信,因为我弟弟虽然身子不好,但是却不是什么要命的病,说是一夜之间突然死了,也是不大可能的事情,于是我便让管家去看看,谁知道管家回来就告诉我,我弟弟的确是死了,而且死因非常的可疑,七孔流血而亡,流出来的血都是黑色的。于是,我急忙带着人赶往弟弟家,发现的确是如此,可就在此时,李氏却带着孩子趁乱逃走了,如果不是她做贼心虚,她为什么要逃走呢?所以,我便派人将她抓了回来,定要她为我那冤死的弟弟报仇。” 王文定的话说得十分笃定,知县大人一边听,一边连连点头,南若岳微微看了他一眼,有些不满,连他这个外行人都知道,断案之人,最忌讳的便是案子还没有问清楚,就相信哪一方的片面之词。这个知县很显然和王文定还是有些交情的,或者以王文定在本县的地位,或者多多少少为他的说词增添了几分可信。 知县知道南若岳的意思,于是,清了清嗓音,继续问:“李氏,你可有什么话说?” 李氏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从刚刚进来的时候,就在掩面轻声哭泣,现在知县问到她,她连忙一个响头就嗑在了地上:“请知县大人明鉴,民女怎么可能会毒害自己的丈夫呢?而且民女也并非是水性扬花之人,嫁给夫君之后,民女一直都是安份守已,而且我和我夫君的感情也非常好,所以,民女是被人冤枉的。” “既然你说你是被人冤枉的,那为什么事发之后,你要仓皇出逃,分明就是东窗事发,所以才会带着孩子逃跑去会奸夫,然后远走高飞,离开此地。”知县疾言厉色地说:“何况,昨天晚上,只有你和王文宣在一起,他死了,你竟然说你毫不知情?” 李氏“嘤嘤”地哭泣着,早已经成了一个泪人儿:“昨天晚上,夫君咳嗽得厉害,他怕晚上会影响我和孩子睡觉,便吩咐我们去别院睡,没有想到--没有想到--” “哼,分明就是砌词狡辩,来人啊--”知县本来想说用刑,审犯人无不是这样,只要一用刑,大多数都会熬不过就招了,眼前这个娇弱的小女子之所以牙关紧咬,丝毫不认罪,就是因为没有见识过刑罚的厉害,所以,知县想速审速结,好让在座的林寒星看一下自己审案的能力。 林寒星一看知县问都没有问完就要动刑,不由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脸色也有些不大好看了,知县大人手里的惊堂木高高举起,却看到了林寒星有了动作,显然是对他的行为有些不满了,知县连忙放下手里的惊堂木,心里七上八下起来。 “你们所说的,本县都已经知道了。”知县想了想,决定还是等一等再看,毕竟林寒星在听审,怎么审虽然是由自己决定,可是,审出什么样的结果他的心里就没有数了,这个林寒星,别看他年纪不大,可是,城府却很深,做什么都不动声色的样子,让人看不出他的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所有的人都在看着知县,不知道他接下来要如何动作。 “先将犯人押回大牢,择日再审。”知县站起身来,他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了:“退堂!” 众人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就已经退堂了,大家都觉得有些奇怪,衙役们也只听从知县大人的吩咐,说是退堂了,便立即将李氏收监了。王文定莫明其妙地站在大堂中央,不明白为什么审得好好的突然又说押后重审了,想要上前去叫住知县,可是,知县大人看都不看他一眼,大步便溜进后堂里去了。 林寒星这才缓缓地站起了身,看了王文定一眼,转身往后堂去了,南若岳虽然觉得这退堂也太快了一点,可是,也没有任何异议,想必是林寒星刚刚看出了什么端倪,所以才会这样暗示知县的吧?可是,她听了半天,还是一头雾水。 后堂里,知县觉得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因为自从从公堂上下来,林寒星就冷着一张脸,他是一个不大会摆脸色给人看的人,大多数的时间都是温润和气的,可是,这一次却明显地不高兴了。 “林大人,是卑职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吗?”知县擦了擦头上的汗,小心地问。 林寒星在屋子里来来回回地踱着步,并不着急回答知县的话,他走到窗前,看着外面已经渐渐暗下来的天色,沉吟了一会儿,轻声地问:“知县大人,您是否和王文定有交情?” 知县的汗当场就下来了,脸上露出了尴尬之色:“那个……王文定是本县有名的士绅,认识他和他有些交情的人自然也不在少数,卑职自然也在其列,只不过平日里并无交情……不过,大人您可千万别误会,卑职绝对不会因为和王文定认识就会偏袒他的,这个案子,该怎么办,还是怎么办。”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