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听说你想上我

更新时间:2020-09-13 04:15:21

听说你想上我 已完结

听说你想上我

来源:落初 作者:则安之 分类:女生 主角:江成哲于洲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听说你想上我》的小说,是作者则安之创作的女生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为寻找失踪的弟弟,于深误入神秘山村,与忧郁美少年叶明西相识,他游走在山村的恐怖传说中,一步一步揭开背后的秘密,不但找到弟弟失踪的真正原因,更发现那被村民视为信仰的神明,竟然是那些被无辜屠杀的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瘦个男人就叫赵大庆,是个顶不好惹的人,村里辈份小的喊他一声“庆叔”,平辈或辈份大的直呼其名,平常没事就爱坐在老槐树底下打牌,家长里短的事他最在行,连谁家母鸡下了几个蛋他都能摸得一清二楚。赵大庆闻言把烟夹在手指头,一条腿踩在板凳上,漫不经心说道:“你找我打听事?没搞错吧,咱们村里就属你最能耐,连村长都不放在眼里,还能找我打听啥事?”

坐在左侧的男人咧着大嘴,露出一口黑黄黑黄的牙:“没瞧人家带着新相好来的吗,兴许是家里东西不够用了,找你借几件新奇玩意儿回去耍耍。”

他们发出一阵猥琐的哄笑,大黄牙还似有若无的瞟着叶明西,那眼神就跟在看隔壁新进门的小媳妇似的。于深心里冒起一股无名火,但碍于还要有求于他们,只得硬生生憋回去。赵大庆笑够了,终于说道:“老黄头,你别跟这儿瞎说啊,一会传到村长那去,我看你得吃不了兜着走。”

“哎呦呦,没听人家说是来找你的吗,跟我可没关系。”大黄牙掏出根烟在桌上掂了掂,叼在嘴里说,“人都在这等着呢,你还不赶紧问问是啥新奇的大事。”

说着他又瞟了叶明西一眼,嘿嘿笑了两声,才把烟点起来。于深心里这股火腾腾腾往上窜,几乎已经烧到喉咙口了,赵大庆把玩着手里的纸牌,一边抖腿一边说道:“既然都到这儿来了,那就往明了说吧,找我到底啥事。”

这一番充满侮辱的话并没有让叶明西的神情出现变化,他平静的站在那里,就好像刚才的对话跟他毫无关系。那三个人都把目光朝他望过来,一双一双的,就像盯着猎物的豺狼。叶明西不为所动,只说道:“有个叫于洲的年轻人,不知道庆叔有没有见过。”

“于洲?没听说咱们村里有这个人呀,谁呀,长啥样?”赵大庆问道。

“二十来岁,大学生,戴着眼睛,斯斯文文的。”叶明西说,他之前在于深那里见过照片,两兄弟形式神不似,真的是截然不同的两类人。

“你说啥梦话呢,咱们村里哪来的大学生,能识得几个字的,那就算得上是状元了!”赵大庆说。

“他是我弟弟,一个月前在山里失踪了,”于深解释道,“我在后面山上发现了他的背包,他肯定来过这附近,你们有没有印象?”

那三人相互看了看,赵大庆不以为意的说:“咱们村子就这么几个人,谁不认识谁呀,别说从外面进来个人,就是跑进来条狗,那也是不得了的大新闻,那个叫什么洲的,他要真来过咱们村子,大家伙能不知道?”

“可不是嘛!人在哪失踪的就上哪找去,在这儿耗个什么劲。”大黄牙阴阳怪气的说。

另一个坐在右侧的中年男人看起来比他们要小心几岁,模样憨厚,老实巴交的,这时出来打圆场道:“自家兄弟不见了,哪个能不着急,不过村里确实没见外人来过,你说在后山捡到背包,估摸着就是那个野东西叼来的,你要上去多转悠两趟,指不定能搜罗些什么东西回来。”

“谁说没来外人呀,眼前不正杵着一个。”赵大庆抬了下眼皮说。

“那你也得看是谁领回来的,要是换成咱们,还不得让村长吊在老槐树下饿个三天三夜。”大黄牙说。

赵大庆手里正抓着一副好牌,也没兴趣跟他们浪费时间,没好气的说:“行了,反正人我是没见找,你们要找就上别处找去,别净搁这儿耽误大伙时间。”

说完他往桌上拍了一对尖,对另外两个人招呼道:“来来来,继续打牌,这把我稳赢!”

大概是因为没有打听到有用的消息,叶明西歉意的看了于深一眼,转身从老槐树下走了。于深本来还想请他们帮忙留意一下,但看样子就算提了也是白搭,他正准备离开,胳膊忽然一紧,大黄牙拽住他半截衣袖,冲他咧开嘴嘿嘿直笑。

“兄弟,你俩住一屋呢?”他朝叶明西努了努嘴。。

于深没明白他的意思,皱着眉头不说话,大黄牙不甘心,又凑上来神秘兮兮的问:“你俩肯定干过那事吧?”

“什么?”于深的脸色明显一沉。

“可别跟老哥在这装傻,他是什么货色我还能不知道,你俩搁一个屋里,那还不得天天跟神仙似的快活。”大黄牙摸着下巴,一脸猥琐的表情,“瞧你这身板,那话儿可带劲着吧,难怪领着你到处招摇,敢情是跟咱们显摆新相好来了……”

话音还没有落下,于深已经揪住他的衣领,脸色铁青:“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

叶明西远远站着,听不见这边说了什么,大黄牙被勒住脖子,脸憋得通红,赵大庆看苗头不对,赶紧起来拉人:“放手!你想干什么,快放开他!”

于深用力一推,大黄牙踉跄着撞在树干上,哎呦哎呦叫唤,于深冷眼看着,说道:“要是下次再让我听见,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简单!”

说完他大步走向站在远处的叶明西,身后传来大黄牙破口大骂的声音:“跟这装什么清高,还不都是侍候人的破烂玩意,村口那堵泥巴墙都比他干净!老子那是不稀得,真把老子惹恼了,改明儿领人上门,肠肚子都给你干得稀烂!”

于深脚步一顿,吓得大黄牙赶忙往赵大庆身后缩后,叶明西拉住他捏得咯吱咯吱响的拳头,摇摇头说:“走吧,我们回去吧。”

天色比早上出门的时候更加阴暗了,乌云层层叠叠,逐渐吞没光亮,风冷了许多,带着雨前特有的湿润。一路上,于深都没有再说话,没打听到于洲的消息他确实很失望,但更多的是那股压在心头的无名火,烧得他浑身焦躁。

“快下雨了。”从大黄牙最后那句话里,叶明西已经猜出始未,但他似乎并不在意,望着窗外说了一句。

于深没答话,把于洲的背包拿在手里翻看,叶明西看了他一眼,说:“我去做饭。”

他离开屋子,于深抬头看着他的背影从视线里消失,越发觉得心烦意乱,在屋里踱了几个来回,又翻出那包烟叶。

他烟瘾很大,有时候一天就能抽一包,于洲老让他戒烟,他试了几回都以失败告终,怕于洲在跟前啰嗦,只能躲着掖着抽。

他们一直相依为命,是最亲近的两个人,在于洲失踪之后,他的世界也跟着塌了。

但是,就在这里,在弟弟还毫无消息的时候,他却因为另一件事而满腔怒火,无法自己。

他觉得,这一定是疯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