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失败的三十岁大叔穿越之旅

更新时间:2020-09-13 03:45:22

失败的三十岁大叔穿越之旅 连载中

失败的三十岁大叔穿越之旅

来源:落初 作者:suzaki 分类:奇幻 主角:艾米莉法耶特 人气:

主角是艾米莉法耶特的小说《失败的三十岁大叔穿越之旅》此文是suzaki原创的奇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权谋?重生?因为一次阴差阳错的穿越,主角亚哈从一个失败的三十岁男人跻身一个异界帝国的政治风云人物,当一次次政局危机爆发,亚哈被背后的势力顶在前台同帝国的各方势力围绕着赤裸裸的利益展开博弈。道德情操,理想信仰,正义公平,在这样的肮脏不堪的利益交换中是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小人物的命运,大人物的抉择,相互关联又彼此不干。民众的期许,政客的谎言,一边是天真的需求,一边是阴险的利用。荒诞而可笑,惊悚又恐怖,血腥且罪恶,私底下的出卖与背叛,表面上的和谐与温情,你看不透这里面的玄机但你却已经被裹挟其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可怜的一天呢,他默默地收拾着自己办公桌上那仅剩的一点点个人物品——一把三刃木的小折刀,一个廉价的地摊买的凌波的微笑的马克杯,一只鼠标,一把国产青轴机械键盘。

他把折刀塞进了裤兜,其余的放进一个纸箱里然后把这个纸箱扔在了桌子底下。又不是辞职,也不是被炒了,只是他作为这个新晋创业公司的hr总监给自己放了一个长假而已。

他漫不经心的擦着只剩下文件筐和显示器的桌面,一面打开手机放起了音乐,都是年轻人的安静办公室里霎时响起了欢快的anisong。

偌大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不到10个人,以前这里可是有近50多人在这里办公。在公司经过几轮融资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当年创办她的人却因为身体健康原因跑国外养病去了,于是一些风言风语流转开来,作为当年跟老总一起打拼的他已经是这里的人力总监了,为了维持这份事业,他很清楚自己要做的事情就是——裁员!

于是他成了全公司最雷厉风行,最权威的存在,在经过三个月的裁撤冗员,补充精英的运作之后,除了剩下几个新来不到一个月的大学毕业生新员工外,就剩下他一个老人了。

队伍是老大拉起来,当年跟着大家打下一片江山,很多人都累了呢,都需要休息了,他也累了但是他还不能走因为——他爱这里,真的连他自己都不能相信他居然真的爱这里,只是因为他付出过。

办公室里的新人们都低着头,其实这里已经无事可做了。他也知道过不了几天剩下的人也会自己离开,不需要他开具任何文件,他们之所以还在这里是因为他们跟他一样,只是单纯的喜欢这样一个无所事事的地方,来了可以呆八个小时不用去考虑任何事情。

他把抹布仍在桌子上,走到前门前台边上的冰箱旁,弯腰打开冰箱看了一眼里面的存货,还剩下几瓶可乐跟雪碧,他摇摇头关上冰箱。他直起身子伸了个懒腰,低头刷了一天论坛跟弹幕视频网站,他的脖子都酸了,他扭动了几下僵硬的脖子让大脑血液循环通畅了一些。

“我先走了……”他对办公室里剩下的人说:“明天还是9点上班,大家都睡个懒觉……”

他抓起放在前台上的空背包消失在已经漆黑的楼道里。

迷糊之中,一阵轻柔的女孩的呼唤传来,无法听清她的声音。喉咙里一酸一个名字脱口而出:“艾米——”

猛然起身环顾四周,狭**仄的房间,窗户上倒映着城市霓虹的色彩斑斓,心中的悸动,眼前的现实。

她不在这里,或许她也不曾存在过。胸中的惆怅随着呼吸向外扩散开来。三十岁的自己的眼睛彻底的不再争气,喉头的那股酸楚成了轻声的哽咽想要压制进一步的啜泣,越是如此越是无法否定自己的脆弱,一切都宣泄开来,二十三年前的那场邂逅是否是一场幼稚的梦?

一直在追寻,一直在遗忘却没有任何证明她存在过,只能在记忆的剪影里看见那模糊而真实的样貌,如此的不真实自己为何要去在乎呢?

伴随她消失的那5个小时是手表指针的轨迹还是确实的三天三夜?没有人能回答他。父母也只是在找到他后结结实实的给了他一顿棍棒:“让你到处乱跑,知不知道家里人很担心……”

没有哭闹,没有狡辩,年幼的他不明白自己为啥会在熟悉的树林迷路?为啥会在一自己迷路不到一公里外的河另一边的树林里?为啥自己捉知了猴用的手电,罐头瓶、铁锹没了,连自己跟土豪同学打赌赢来的玩几天的指北针都丢了,就连奶奶生前用兔子尾巴做的挂坠也没了。

当大人一遍遍的问自己:“干嘛跑那么远!”时他撒谎了:把同学的指北针丢了,害怕同学要,故意藏起来装失踪……

一个连他自己都不信的谎言父母居然相信了。

他躺在床上仰面看着天花板,窗外透进的光昏黄的照在自己脸上。眼神越发的空洞起来,上次回家那片树林已经被开发商建成了商业住宅小区,儿时那篇心灵净土早就没了。没有人知道自己是不是疯了,连他自己也是。二十三年来莫名的头疼一直伴随着他,从小到各种名医也看过。没有找到病因。高中时因为这个原因还被迫看了精神病科,大夫的回答是:“生理上没有异常……”

于是自己解锁了

飞跃疯人院的成就。一个月前再次头疼,到医院检查,嚯嚯脑袋里有个阴影……

艾米

艾米,每次闭上眼睛脑海里就是不断闪现这个名字。艾米?艾米莉亚?艾美?……这个名字到底有什么意义?他一直在思考着,不断的从记忆剪影里寻找着关于这个名字还有那张模糊的面孔的蛛丝马迹,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

自从自己打伤护工从那个乡下医院跑出来后,一切关于这个名字的记忆都没了。脑海中是那个满头白发的老大夫一遍遍的说教:“孩子,这些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也许是你学习压力太大导致你儿时一些不愿想起的记忆错位,那个艾米不存在,那个夜晚你只是一个人走丢了,一个人处在黑漆漆的树林里让你产生幻觉,你开始漫无目的的乱跑还丢了不少东西。孩子不要再去想那些无意义的事情了,如果你觉得睡不着我可以给你开些药,睡上一觉就好了?”

确实啊,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在一片漆黑的树林里走丢了,没错!一般的小孩子会害怕,神经紧张,一点点风吹草动就能被吓着,在不断的惊吓中会产生幻觉,会到处乱跑,甚至会不小心弄伤自己……

早晨,他在卫生间洗漱,看着镜子里自己额头右侧那道延伸到眉心的疤痕他长呼出一口气——该死的树枝。

书签

坐在公交车上,他看着窗外的风景,手中时常把玩的手机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本发黄的旧日记本。他今天是要去机场,已经为自己放长假了,他想要到处去转转,首先要去的的地方就是这本笔记本里的一枚书签的家乡——远在云贵山区的某地。

这枚书签很特别,因为这是在他走丢那晚背着的书包里发现的,是一枚长相奇特的树叶,他把它做成了书签一直保存至今。直到最近才通过网络查到这是长在云贵山区的一种特有树木的叶子,奇怪当这枚树叶从书包里倒出来的时候还很新鲜。

昆明花的海洋,他没有心情在这里的闲逛,在长途站他搭上一辆开往云南贵州边界附近的长途车,一路到了一个不出名的县城。然后他开始在这个县城住了两天采购一些进山用的物品。

一把阳江仿M9军刺,一把砍刀,一个工兵锹,两瓶胡椒喷雾,一个太能充电两用马灯,两个打火机,压缩干粮自热食品若干,一套便携组合野外炊具。一身仿M43黑色风衣,一条结实的粗帆布工装裤,一个黑色尼龙帆布包,一顶遮八角阳帽,当地地形图。最重要的已经在上班的时候网购了——五一指北针,跟当年从同学手里赢来玩两天的是同款。

为了应对可能发生的夜宿,买了一块防水雨布。其实他也觉得可笑,这些也许是在给自己找些慰藉吧。

采购完天已经黑了,他回到小旅馆把那堆刚采购的的东西塞进了那个背包里,然后把背包扔在床头,出去找地方洗澡去了。

本来他打算来点大保健,但是说实话他真不知道该去哪里。虽然有过几次在火车站被站街女搭讪的经历但是他真不知道这里面的门道。他拦下一辆出租车,上了车对师傅说:“哪里又能洗澡又能玩的地方?”出租车师傅转头对他会心一笑说:“五十包送到……”好吧,他知道自己被宰了,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不悦。出租车把他送到了一个洗浴中心,他却在门口杵了半个小时走了。

肚子里早已是空空如也,先找地方吃饭吧。找了一家排骨米饭解决了晚饭,然后便是在大街马路上漫无目的的逛荡着。

明天就要去了,会发生什么呢?其实啥也不会发生是吧,毕竟都是自己儿时的幻想,那片树叶早就干了,很多细节与在网上找到的标本并不相符。也许自己该去找医生开点药,对了,自己来到这里前已经长时间失眠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每次半夜醒来脑袋一片空白,也许是老毛病头疼病的原因吧,没错现在不是脑子里有个阴影吗?呵呵真是讽刺啊…………

他坐在马路边公交站的长椅上看着过往的车辆,眯起眼来眼中只有模糊的红黄青绿的霓虹在身边匆匆而过,没有人在乎他,孤独落寞?失魂落魄?他在脑海里搜寻着能够形容自己的词汇,回想自己这三十年的人生也许就是一个最好的注脚——失败。

躺在宾馆的床上,其实自己住的宾馆房间有独立浴室,好歹也是县城4星呢,自己干嘛要出去找地方洗澡?想想自己对出租车司机师傅说的那番话他都不觉得好笑起来。

手机放在床头充电,40多个未接电话想想也是公司里那帮新人在找自己。作为唯一一个管事儿的老人就这么突然消失他们不着急才怪,而且当时招他们来的就是自己,说好了第一个月实习没有工资。说来也怪就这样居然也能招到人,看来自己还是有点手段的,或者这些刚毕业的学生太好骗了。

当然他是骗了那些学生,他要了那些学生的银行卡账户,发给了远在国外的旅游的某财务,该财务曾信誓旦旦的保证新员工跟老员工待遇一样,一来就有工资。而他在招工时说第一个月没有工资,这就快要到月底了,那位财务会给卡里打钱吗?自己这个月的工资也会到账吗?他满怀期待的进入梦乡,再次梦到了那张模糊而清晰的脸。

清晨当阳光照进房间的时候,他已经洗漱完出门了,他没有退房反而又追加了一个星期的房费。在宾馆门口打了一辆出租,要求直接去那个他早就查好的地方,那里是一个偏远乡镇,边上就是荒无人烟的大山也是长有那种树叶的树的原产地。到了哪里已是下午,经过曲折蜿蜒的山区公路的颠簸到达时他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给司机付完钱,他要求司机在三天后还是这里再来接他并预付了定金。

车子停的地方是条荒无人烟的村镇公路两边是陡峭的大山,看着出租车走远之后,便沿着公路寻找起便于上山的缓坡。不一会儿他便找到一条应该是当地居民进山的小路,便沿着小路进了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