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超神入梦

更新时间:2020-11-21 07:00:34

超神入梦 连载中

超神入梦

来源:落初 作者:工蚁小五 分类:奇幻 主角:佩恩丛林 人气:

《超神入梦》为工蚁小五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现实中他是某天后歌星的御用创作人,某影后的御用编剧,某国际集团的幕后掌控者,某传世家族的继承人!梦境世界中他却是让人敬畏的魔法师,让人追捧的炼金大师;末世孤独城市中唯一的幸存者,茫茫宇宙中追寻大道的修士!每一个人的灵魂都是不完整的!我们一次次的梦境,是我们一次次完善灵魂的过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扫墓

吃完早饭后,项北到镇上一家卖纸钱香烛的店里买了一些清明祭扫的物品,回家又带了一把铁锹上了山。

陵山其实并不高,最高的地方海拨只有九十几米,只是因为苏省北部少山,故而这连绵几十公里一直到鲁省南部的丘陵就成了风景秀丽的风水宝地了。

而黄草水库的北面,就成了风水绝佳的墓葬之地!

到了地方,入眼是两座圆锥形的高高的土堆,上面长了许多的杂草,这个地方的墓大都是这样,除了一些讲究的人家,会像南方那种用水泥彻出一个圆形墓基来。大多数人家,最多也就是在土堆边立上一块墓碑。

眼前的两座墓一座埋着他的父母,另一座埋着他的师父,师父名程义秋,后来他才知道,那时师父已经九十七岁了!

一年前,正值高考前夕,老头子突发急病不治!老人没有家人,只有两个徒弟,一个是项北,另一个在市警局当警察。临终前留话,死了就埋在了项北父母的边上,说是到了下面有人聊天!

先把坟头上的草拔干净,然后挖新土培在上面。项北来得早,等他培好一座时,山上才陆陆续续的上人,今天是清明,各家各户都要上山来扫墓拜祭先人。每家每户都有好几个人一起干,像他这样只有一个人的并不多。

正在给师父的坟添新土时,突然感觉身边多了一个人,也端着新土往坟上添。扭头一看,来人穿着一身警服,没戴帽子,三十岁出头,浓眉大眼!

正是他的师兄陶亮。

师兄弟俩点了点头,没有多说话,等给师父的坟上培好土,陶亮也从边上拉过一个袋子,里面装着纸钱元宝等拜祭物品。

等烧了纸钱元宝磕了头之后,师兄弟站起来走到一边,陶亮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来,递给项北一颗,他摆了摆手拒绝了。

“怎么?还没学会抽?”

“师父说过,习武之人远离烟酒!它们会麻木我们的神经!”

项北回了一句,脸上带着认真的表情。听到项北提起了师父,陶亮把原本想放到嘴边的香烟拿了下来,苦笑着放回了烟盒里。

并肩走了几步,陶亮问了项北这一年来都在什么地方,项北也如实地回答了,两个人都不是话多的人,几句话之后,又都陷入了沉默。

“小北…其实…你嫂子并不是坏心眼的人,嗯…她就是好面子。那天你走了之后,她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后来还让我出来找你,说是要给你道歉!”

几次三番想要张口,可扭头看到项北略带风霜的脸庞,又想起刚才他云淡风轻地说起自己这一年来的经历。陶亮知道,师弟这一年来肯定不会像他所说的那样轻松,他肯定吃了许多的苦,他却没有向自己说。

而他经历的这些苦,源头却是来自于他的枕边人,他的妻子。

如果不是一年前妻子那番尖酸刻薄的话语,也许他就不会跑到南方去打工,在钟吾市里,自己怎么着也能给他找个好工作干。

让项北在外面吃了一年的苦,他心里已经感觉愧对师父的嘱托了,现在还要让师弟去原谅一个曾经嘲讽过他的人,这让他无法张开口。

可是,一边是他的妻子,他儿子的妈妈,另一边是他师弟,是他师父临终前一再叮嘱要他好好照顾的人。他不想小师弟未来会因为这事恨自己的妻子,这个结,他必须要给他们解开!

“后来她还亲自去找小宇外公,让他帮你找个好单位进去。”

怕项北不信,他又补上了一句。然后站在原地,等待着他的反应。

项北也站住了,侧着头看着陶亮,似乎想从陶亮的表情中看出他说这番话的用意。陶亮收敛所有的笑意,一脸认真地面对着项北的审视,心里则是有点忐忑不安,不知道师弟会如何做。

“其实那件事我早就忘了!”就在陶亮心里越来越紧张之时,项北转回了头,轻轻地说道:

“真的!我在外面这一年来,每当闲下来就会想以前的事。师父曾经说过,爱比恨难,善比恶难!原来我一直都不理解这段话,可是后来我碰到一些事情后终于明白了,如果一个人一直活在仇恨中,那其实是对自己的折磨!所以,要学会放下!学会宽恕!”

陶亮怔怔地看着项北,他没想到这个小师弟一年没见竟然能够说出这种富有哲理的话了!这一年来,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啊?竟然让他能够悟出这么多的道理来!这些道理,就是一般的成年人都不一定明白!更何况他一个才十九岁的孩子!

那个有些神经质有些疯狂的男孩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很多冲突都是来自于不沟通,很多事情只要说开了心结就解开了。两个人本来就是亲如兄弟的,这本就是一件小事,本来对兄弟俩的感情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只是陶亮太过担心罢了!

“还回去吗?外边如果不好就别走了,我给你在钟吾市里找个舒适的好工作!”

“不用了,我那份工作还不错,而且,我还准备参加今年的高考,我要上大学,那是爸妈在世时的心愿!”

“……好!有什么麻烦告诉我,我来给你解决!”

“没什么,我在锡城认识了一家人,高考的事情他们都帮我解决了。”

兄弟俩站在那儿又聊了一会儿,陶亮因为今天还要赶回去值班,没时间多聊。

“明天到家里来吃饭吧,小宇想你了。”

临走时,他提出了邀请,不过,他知道项北不一定会同意。

“不了,明天我约了几个同学,后天就要赶回去,我们单位管理太严了,不允许超假!”

果然,项北拒绝了,陶亮知道这事不能强求,而且项北的理由也很充分,于是,两个人挥挥手,就此告别。

目送师兄驾车离开后,项北也收拾了一下下了山,一年没回家了,他准备回去好好收拾一下。

走进村子,快到家门口的时候,看到自己家门口的地方停了一辆汽车,他对车子没什么研究,不过从那辆车的外形上看似乎不便宜。

等他走到家门口的时候,轿车的车门打开,三个人从车子里走了出来。

三个人都很有特点,两个小伙子,约二十三四岁样子。还有一个中年男子,看上去四十来岁。两个小伙子一个光头一个长发,都卷起了袖子,露出胳膊上刺眼的纹身。

光头的那个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头上顶着一个大王八。呃,是左青龙右白虎,头上纹的是什么玩意儿看不出来,不过想来不会是王八。

长发的那个头发是一缕白一缕黑色,刻意地营造一种沧桑,可却给人一种二逼的感觉。没办法,脖子上那大手指头粗能拴狗的金链子和鼻梁上那圆圆的墨镜莫名地让人想笑。

至于那个中年男子,穿着上倒是没有什么不妥,西装领带,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下了车后上下打量着,还不时地点点头。

“小子,你是住在这儿的?”

看到项北走到了门前,光头上前一步问道,可是项北头都没回,更没有理他,仍然自顾自地掏钥匙开门

“哎…小子,问你话呢!你是聋了还是哑吧啊!”

光头看来是想着在中年男子面前表现一下的,没想到却碰了一鼻子灰,顿时心里不高兴了,快步上前就准备伸手抓项北的肩膀。

“阿虎住手!不要吓坏了小兄弟!”

金丝中年及时制止住了光头的行为,光头哼了一声,退回到了后面。

“这位同学,你是住在这儿的?”

中年男子上前和气地问道。项北转过身来面向三人说:

“嗯,这是我家。你们有什么事?”

伸手不打笑脸人,即使项北心里不舒服,还是回答了中年男子。

“哦!你是章老师当年抱着的那个小男孩?都长这么大了!真是光阴似箭啊!一晃就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项老师和章老师没在家?还在陵山中学当老师?”

项北眉头一皱,很想现在就转身进屋,不理睬这个揭开他伤疤的人。可是一贯良好的家教让他忍住了心里的念头。

“他们都不在了!你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

硬梆梆的语气让中年男子身后的光头脸色一沉,再次手指着项北喝道:

“小子!什么态度!我们老大到了镇上就是镇长见了也要客客气气的!赶紧叫你家大人回来!我们老大的时间宝贵,你耽搁不起!小屁孩!还有什么事可以和他说!你当这是玩泥巴啊!”

“阿虎!”

中年男子再一次训斥了一声,不过,项北却听得出来,他只是做个样子。

“那个小项啊,你不要害怕。阿虎只是样子凶,其实并不是坏人。他只是小时候读书不多,长大了只知道打打杀杀的,不知道该怎么和人说话了!”

中年男子像是安慰项北的话,却隐含着几分威胁。他的话音一落,却看到原本还是一脸严肃的项北笑了。

咦,这画风不对啊!三个人看着项北灿烂的笑容,感觉有点不对。

原本按照他们的想像,哪怕项北不害怕,至少也应该在他心里埋下一个几个人都是混社会的阴影。这对接下来他们要谈的事情就很有利了。至少,一个才十九岁的孩子,在面对社会上的混混,而且在这个村子里无亲无故孤身一人,怎么着也会有几分心虚吧!

现在他们没有想到的情况出现了!这孩子不仅没有被吓住,反而笑了起来。

该不会是被吓傻了吧!

“老人家,我没有害怕啊!我怎么会害怕呢!以前在我上学的时候,有一条恶狗,经常窜出来要咬我。后来有一天我身上带了一根棍子,在那条恶狗再一次窜出来的时候,一棍子打在了它的头上!那条狗当时就不叫了!夹着尾巴就要逃。然后我提着棍子追着他几条街,最后把他的狗腿给打断了!

你知道吗?从那以后,那条恶狗只要见了我就夹着尾巴躲的远远的!从那以后,再也没有狗敢冲我乱叫了!”

场面顿时一片寂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