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穿越记:状元长公主

更新时间:2020-03-19 05:04:11

穿越记:状元长公主 连载中

穿越记:状元长公主

来源:微小宝 作者:馨子 分类:其他 主角:洛云瑶秦 人气:

《穿越记:状元长公主》作者:馨子,其他类型小说,主角:洛云瑶秦,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苏兰在一次车祸中不幸丧生,后穿越到古代洛云遥的身上,女主想了解自己所穿越人物的身份时,却意外得知了一个更为隐秘的身份--碧落国公主。于是一步步走向了复国的路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就算小弟有心和秦兄一起孤独到老。可是难免秦兄什么时候有新的兄弟了呢。新的兄弟恰好有个待字闺中的妹妹呢?”

  秦璟颢伸手附上了洛云瑶刚才捶她的不规矩的手,将这双温凉的手包裹在自己的大掌里,目光专注地和洛云瑶对视:“不会。人还是故人最好。”

  人不如新,人不如故。

  洛云瑶的手被秦璟颢温暖的手掌包裹着,从手掌处的温暖,缓缓地温和地传过了四肢百骸,然后进了心底。

  洛云瑶这只茕茕白兔,再也不需要东奔西顾。面前这个人,给她了一个停栖的地方。

  帝都的的百姓都知道一种说法。

  今年的新科状元,现在的兵部尚书是少年天才。

  他不仅少年金榜题名,而且现在已经是皇上面前的大红人,深受皇帝重视,只要是他说的,皇帝都会考虑。

  这个大红人的意思主要是因为这个少年出任没有就因为改地图中的错误瑕疵之地。道路,城隍,镇戎等也增加了自己的见解而屡屡受到了皇上的赞赏,如果实在不是少年状元一开始出任的职业太高,他现在一定在步步高升。

  其实这些功劳洛云瑶受之有愧。虽然功劳里有些真的是洛云瑶加入了自己经过研究和多年的实践而提出并采用。

  但是其中更实用的部分其实来自于秦璟颢。

  洛云瑶对自己抢别人功劳,借花献佛的行为愧疚得不行:“其实秦兄应该自己来提出这些意见的。秦兄的功劳,小弟占之,实在受之有愧啊。”

  “没看出来你有多么受之有愧。”秦璟颢凉凉道,他早已经了解洛云瑶,她对自己熟悉的人没了那么多礼数,像朋友,更或者说是家人。“你记得涌泉相报就好了。”

  你对他的好,他会推拒一下收下,但是以后一定记在心上,好好报答。秦璟颢想着,这就是他喜欢的人。一般不轻易受好处,受了好处一定回报。这样的人,很难亲近,可是一旦亲近,你就在他的心上。

  洛云瑶“噫”了一声表示哀叹。

  其实两人也明白之所以秦璟颢不会也不能上报他对整顿兵部的看法,还是来自于皇帝对他根深蒂固的忌惮。

  秦璟颢做个闲散将军,他都不放心,如果秦璟颢还在手里掌握了大量的军权,有吏治朝政并且有一番自己的看法。那皇帝还不得寝食难安,满脑子里就只剩下怎么除掉秦璟颢。

  后来秦璟颢看着窗外缀在枝头,藏在叶下的桂花,低低道:“其实是我谢谢你。”

  如果没有洛云瑶,可能秦璟颢关于处理兵部的所有雄伟志向,伟大报复全化虚无。

  洛云瑶偏头看秦璟颢,觉得他的目光和桂花香一样虚无缥缈。

  秦璟颢一直是如玉的偏偏公子。他清冷,不入世俗,像是高岭之花,不可侵犯的。他细心,温柔,像清晨阳光一样和暖。他说话总是不按常理,不会说话,不懂事故,不和人打交道。

  洛云瑶眼里的秦璟颢是这样的。近乎于万能,可以依附的存在。

  这是第一次,洛云瑶看到了秦璟颢的忧伤,淡淡的像香味一样,可是深入呼吸了,牵动浑身的痛。

  身为大将军,战场上统领千军万马,杀伐果断得人物,如今却深陷朝堂,不能自己。受着所谓的王无端得猜忌,没有缘由的忌惮。

  秦璟颢也是心怀天下,凌云壮志的男儿,胸中种种谋略报复却不能施展,不能显现。

  他现在像是被搁浅的龙。在有目的有色彩的目光下,把自己装成泥鳅。

  洛云瑶从来没有这样心疼一个人,心疼他的报复。

  她伸手附上了秦璟颢的手,在宽大的衣袖在缓缓的掰开了他握紧的拳,然后柔柔地将自己的手放进了他的掌心。

  握手相依。

  秦璟颢听到少年轻轻道:“你感谢有我,我感谢有你。以后,我们就这样相互感谢着,走下去。”声音温婉,带着桂花的香气。

  并肩看桂花开落,香消香散。我们相扶扶持着走下去。你给我你的报复,我将它施展为真。

  洛云瑶心里轻轻地说,一时间竟忘了国破家亡,一切存在最本初的目的。

  她和秦璟颢都想着,这样的岁月真美啊,请停停吧。

  随着补给南江的钱财增加,洛云瑶越来越穷。当然秦璟颢大将军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好在两个人都不是奢靡享受的人。怎样的生活都能苦中作乐。

  洛云瑶他们担心的自然是南江的百姓。

  根据秦璟颢所言,洛云瑶和秦璟颢他们的对南江的资助偏安于一隅了。

  虽然帮助了一部分百姓,但是南江整体情况依然严峻。

  官方给百姓发的粮食基本粥里没有一滴米,兴建堤坝更是只有三两个人走走过场。更别提百姓的新居,路有冻死骨时,南江的流民在外,却又收到当地官府和百姓的不理睬,蔑视,欺负……

  洛云瑶听着秦璟颢手下提供的报道,眉头都没能松过。

  每天处理兵部事情时,恨自己当初没有选择其他的能够民生的部门。

  当然这就是想想而已,毕竟如果在选一次,她还是会选兵部尚书一职。不说其他的,就说,如果不是她选了兵部尚书,她和秦璟颢的交集也就没那么多。指不一定她现在还认为秦大将军是高岭之花,高冷得不行。事实上,这是一个在温柔不过的人。

  南江的事还未解决,驾部司,兵部四司之一,就交上来了对舆撵和车乘的安排。

  洛云瑶最近都焦急和忙甚了。都忘了秋猎一事。

  南江还一片民不聊生,他们的天子还在围猎娱乐!

  驾部司询问洛云瑶是否要增加新的舆撵车乘。洛云瑶“如今南江大难,陛下感同身受,怎么还会新增物件。”驾部司一脸难色,估计担心旧的车架会惹怒皇帝,自个遭殃。洛云瑶安慰他,这件事她来处理,他不用担心了。

  打发了驾部司后,洛云瑶想改个合适的时候换了这个驾部司。

  转头还是意思意思向户部钱财增加舆撵等。户部尚书是个中年人,本来就是官场油条,况且还在陆丞相的手下。

  户部尚书果然立刻表示国库因为相国侯要赈济南江已经把钱申请完了。如今国库留下的钱财是存银,以备不时之需的钱。这个钱当然不可能给洛云瑶。

  洛云瑶对这个回答很满意。

  “今天心情很好?”秦璟颢检查完洛云瑶今天的练字品玩了一番。目光停在了洛云瑶止不住上扬的唇角处,虽然不知道洛云瑶开心的原因为何,内心却是随着她高兴。可这人面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什么表情。

  洛云瑶玩着手里的毛笔道:“诶,秦兄怎么看出来的?”这话只是为了回答秦璟颢而已,没什么实质意义。

  洛云瑶在想要不要把自己的主意告诉秦璟颢。

  “唇角翘到眉梢了。”秦璟颢凉凉回道。想起之前时间里,看着洛云瑶颦眉为伤的样子,他心里觉得自己很没用。这是种感觉,他从来没有过,也不再想有。

  洛云瑶扬着的唇角一僵,抬头恨恨地瞪了秦璟颢一眼。这人会不会说话。低垂眉眼,想了想,鼓起勇气开口:“秋猎要开始了。”

  秦璟颢看着洛云瑶低垂的眼睫。长而翘,浓密的,扑扇着。像是蝴蝶停在他的心上,轻缓地扑扇自己漂亮的翅膀。

  “云遥想看我打猎?”秦璟颢自然知道洛云瑶的本意不在这里。

  秋猎,这事不像是洛云瑶会关心的事。这个纤弱的少年可能对上元节看花灯这样文雅诗意的节日。

  洛云瑶再一次被这人气到。她当然知道这句“你想看我打猎”,除了说明秦璟颢大将军马上的英姿飒爽外。

  还有一个意思,秋猎来了,与她有什么关系,她又不会打猎,她不被猎物猎就谢天谢地吧。

  洛云瑶怀疑这个如玉的男子在外如此的高冷。而说话这样……到底是不会说话,还是本来就毒舌?

  她气呼呼地回答人:“秦兄还是练练打猎给月琉熙郡主看吧。小弟对猎物更感兴趣。”

  “猎物。”秦璟颢抬眸看她。对洛云瑶用月琉熙说笑只做不理。他知道洛云瑶这词有两个意思。他静候着下文。

  洛云瑶向准确抓住了自己话重点的秦璟颢投去了赏识的目光。心里莫名有一种“心有灵犀一点通”之感。

  她带着骄傲继续道:“我查过驾驭司的记录并去看过舆撵了。”

  秦璟颢看着她,静静地等着她继续。心里却已经清楚她打的什么主意了。

  “驾驭司还留着前三年的舆撵和车乘。我看过了,昨年的还很新……”秦璟颢看着她的坏笑,听她继续,“应该能卖个好价钱。”洛云瑶有条有理地,“前年的也还不错。对于国库空虚的陛下而言,也差不多了。”

  洛云瑶要把昨年好好的舆撵卖给王都附近的世家大族给灾民筹集钱财。而将前年的舆撵给皇帝用。

  秦璟颢对于这个古灵精怪的少年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你胆子也挺大。瞒天过海,想过被发现吗?”

  洛云瑶不以为意;“不是有秦兄嘛。”

  她心道,不然都不可能告诉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