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厂公为王

更新时间:2020-05-23 10:29:29

厂公为王 连载中

厂公为王

来源:落初 作者:徐猫儿 分类:武侠 主角:徐云铮任笑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徐猫儿的原创小说《厂公为王》,主角徐云铮任笑,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怅怅莫怪少年时,百丈游丝易惹牵。  何岁逢春不惆怅?何处逢情不可怜。  杜曲梨花杯上雪,灞陵芳草梦中烟。  前程两袖黄金泪,公案三生白骨禅。  老后思量应不悔,衲衣持钵院门前。书友群:567629495(东厂)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善长的书房里

李善长和李存义相对而坐,沉默不语。徐如意已经离开了大概一个时辰了,两个人也静静地坐了一个时辰。

“哥”李存义开口了“这事做得过,我看行。”

李善长看了李存义一眼,沉声说道“如果咱们的命可以换飞儿一个疯子的命,老夫当然不会犹豫。可是。。。”李善长摇摇头“朱元璋到底会不会留下飞儿,还是未知数,终究还是有些风险。”

李存义一拍桌子“哥,左右都是死,那小太监说的对,可以搏一把,也值得搏一把。反正怎么也不亏不是,如果成了,咱李家也能留个后。再说了。如果咱们能。。。。他还会求皇长孙殿下为咱们说话呢!”

能什么?李存义没有说出来。

“这只是他说的,他到底能不能说动皇长孙也还是未知数。”李善长还是有些犹豫。

李善长一生谨慎。他不像徐达,常遇春那般能征善战,也不如刘伯温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可当年朱元璋建立大明,立下六位国公,论功绩,李善长排名第一。靠的就是稳重。对于李善长来说,凡事要么不做,要做就要有九成以上的把握才可行。当年他随朱元璋征战天下,主要负责后勤,内政,粮草的供应。正是有他在,朱元璋才能无后顾之忧的在外拼杀。当时的朱元璋对李善长可谓是信任有加,而李善长也对得起这份信任,从未出过错漏,原因就是他够稳重,不愿冒险。

“哎呀,哥”李存义继续劝道“胡惟庸的时候你就求稳,如今你还是求稳。”

李存义说的是当初他和胡惟庸想拉李善长对抗朱元璋的时候的事。

注意,是对抗,而不是造反。

其实自古以来,君权与臣权就一直是对立的,此消而彼涨,从无例外。宋朝时说的君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其实说白了就是臣权压过了君权而已。

胡惟庸当初消灭了刘伯温之后,想联合文官集团对抗朱元璋,并不是想直接造反,不然李善长就得杀了他。胡惟庸当时与李存义结成了儿女亲家,借此此拉拢文官之首,第一国公李善长。可惜李善长觉得时机不对,也了解朱元璋,便予以拒绝。但又架不住李存义和胡惟庸的劝说,也就说了句“汝等自为之。”李善长心里明白,无论他是什么态度,既然李存义已经搅了进去,那将来他也跑不了。“汝等自为之”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不看好你们,但你们可以试试,不要过分。结果李存义和胡惟庸对这句话的理解变成了“你们随便做吧,有我呢。”偏巧朱元璋对这句话的理解也是如此。这才有了之后的种种,真是徒呼奈何。

“哥,听我一次,试试吧”李存义加重了语气,声音里待着意思哀求,“这也是为了飞儿”

李善长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眼中隐现精光。

李存义心中高兴‘自己心中的那个哥哥又出现了。’

“存义”李善长开口了“事情可以做,但分怎么个做法。飞儿疯了,还不足以保住他的命。”

李存义没有搭话,他知道哥哥心中应该已经有了定策,他只需要听着就行了。

“晚上我给飞儿服药,明日如果飞儿真的疯了,你找个人,把飞儿的双臂砍了,然后让那个人自杀。之后我会对外声称有刺客入府,砍了飞儿的双臂,飞儿一时受了刺激,得了失心疯。”

“这。。。”李存义呆住了“有这个必要吗?飞儿都疯了,还要。。。”

“有这个必要”李善长猛地一挥手“我了解朱重八,他这个人做事做绝,生性多疑。疯子可以装,就算是真疯,将来也未必不能治,而朱重八不会冒这个险,留这个根。但是一个没了双臂的疯子就不一样了,再加上我当年的些许功绩,朱重八才有可能放过飞儿。”

“那那个小太监说的事?”李存义犹豫道。

“也要做,而且飞儿的遇刺会让这件事更顺理成章。之后你安排好人,再。。。。。”

简单的几句话中,其中蕴含了百十条人命的逝去。。。。。。

“好,哥您放心。交给我就是”李存义点点头。

说了一番话,李善长又闭上了眼睛,摆了摆手“你去安排吧。”

“恩”李存义答应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看了看天,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也不知道明天能不能看到这。。。。。’李存义摇摇头‘想什么呢,明天这个时候我的尸体都该凉了。’

再说徐如意。

白天离开了李府的时候,正是中午饭点。

既然话都已经和李善长兄弟说完了,那他也就算做完了自己的事。种下了种子,坐等开花就好。晃晃悠悠,徐如意来到了坐落于东直门的同福客栈。同福客栈离着燕王府也不远。徐如意是来为明天的好戏踩点来的。

进了同福客栈,小二赶忙迎了上来“小公公里边请,就您一位?想吃点什么?”

店小二看徐如意穿着宫里的太监服,可不敢怠慢,年纪再小也是宫里的,谁知道他干爹是谁,有没有靠山呢?

“二楼靠窗,给我找张干净的桌子,再来一桌上好的酒席,再打一壶酒。”徐如意嘴上说着,迈步就往二楼走去。顺手抛给小二一块二两左右的银子。

等酒席上齐了,店小二吆喝一声“菜已上齐,客官您慢用”便又去别的地方忙活去了。

徐如意先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解了口渴,这才开始慢条斯理的吃起菜来。一桌子的菜徐如意也吃不完,他主要是想尝尝明朝的手艺而已,反正钱多够用。

在钱够用的时候,徐如意可从来不愿意委屈自己。

‘话说同福这个名到底是谁起的啊,还有什么悦来,好像以前每个电视剧里都有。一直以为是编的,没想到这大明朝的南京城里就遇到一个,这要是个连锁店的话,老板得挣多少钱啊。’

徐如意一边吃着,一边胡思乱想。

不远处雅间里传来一阵吵闹。徐如意定睛观瞧,只见雅间的门猛然被推开,一个矮胖子从门里滚了出来,翻倒在地。还没等站起来,雅间里又冲出来一个年轻的公子,身着华服,头戴文生公子巾,身穿文生公子裳,腰里还别着一把小折扇,面容清秀,只是一双细眼显得有些浪荡。

这年轻公子出了雅间,对着地上的胖子一阵拳打脚踢,嘴里还念念有词“妈%*的你有病啊,想清楚点,不是小爷抢了你的媳妇,是你媳妇勾搭的我!还敢来纠缠?再说你个卖柴的也配得上这样的媳妇吗?啊?你说啊,你说啊”一拳比一拳快,一脚比一脚重。地上的汉子被打的直叫,一直也没站起身来。年轻公子猛地一脚踢在胖子的档部。胖子一翻白眼,晕了过去。

“啐”年轻公子一口浓痰吐在胖子身上,看他果真晕过去了,这才又踢了几脚,恨恨作罢。

“小二”年轻公子呼喝一声。

“爷”小二赶忙赶来

“心情不爽,爷不吃了”年轻公子说着,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扔给他。转身下楼,扬长而去。

小二探手试了试地上胖子的鼻息,还有气。摇了摇头,招呼了两个伙计,准备把胖子扔出去。

“唉。。。”周围叹息声四起,

“造了什么孽啊,老婆叫人抢了还挨顿打”一个客人说道

“别乱说”旁边一人说道“这回还真不是张公子抢的”

“哦?怎么回事?”一个人奇道

“哼哼。。。”那个人没有回答,只是哼哼了两声。

“小二,来壶酒给这位大爷,算在我的账上”问话的那个给这人要了壶酒。

“好,”这位一看有酒,点点头说道“我听说啊,这个胖子是个樵夫,他的娘子本是一个富商家里的小姐,在家不太受宠,喜欢上了这个樵夫,便与他私奔来到了南京。”喝了一口酒,又接着说道“结果这小娘子又过不惯苦日子,后了悔,就又勾搭了咱们张公子。樵夫白天砍柴卖柴,这小娘子就在家里私会张公子。后来被发现了,才有了这一出。。。”

“哦~”周围的人纷纷点头

“原来如此”

“我就说嘛”

“可不是,我说这回张公子怎么打人打得这么理直气壮的。”

“什么叫理直气壮啊”

“本来的嘛,以前张公子打人可从来不自己动手的”

“哈哈”

“哈哈哈”

。。。。。。

一件悲惨事慢慢变成了看客们嘴里的笑料。

徐如意听了,摇摇头,也没有放在心上,继续吃自己的饭。

“这云峥也怪可怜的啊,其实他什么也没做错啊。”

“?!”徐如意猛地放下筷子‘云峥?这胖子叫云峥?’

只听得那边接着说“这樵夫我认识,城北懒人巷的云峥嘛,我说怎么有两三天没看着了,原来家里出了这事儿啊。”

缘分就是这样。不知何时而来,一念而动。徐如意站起身形,走出客栈,看到街角的墙根处,胖子在低低的呻吟,显然已经醒了。

‘云峥,叫这个名字的怎么能这么窝囊,真丢人。’摇摇头,徐如意走向了那个云峥“还能站起来吗?”

听到身旁的声音,云峥费力的睁开眼“你是谁?”

“想报仇,就跟我来吧。”徐如意没有回答云峥的话,自顾自的说完,转身就走。

看着徐如意瘦小的背影,云峥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咬着牙,站起了身,一步一步的跟了上去。

大概有小半个时辰,徐如意和云峥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站在了仁心堂的门前。

仁心堂大门紧闭,门板都没有卸下来。

徐如意看看云峥“上去敲门”

云峥一身大汗,走这一路,身上疼的都快晕过去了,但还是听话的上前叩响了大门。

“咚咚咚”

“谁啊?掌柜的病了,今天不营业。”徐如意听出是李二的声音

云峥想答话,但一张嘴,气一泄,人又晕了过去。

徐如意也不理睬,上前又敲了敲门“是我”

里面的李二,一听是徐如意的声音,这才把门板卸下,把门打开“小公公您怎么又来了?”

徐如意一指地上的云峥,“把他扶进去”。说完便迈步走进药铺。

李二看着地上的云峥‘这家伙不得有个七八百斤?’没办法,搬吧。

屋里的钱刻木看着眼前的徐如意,嘴角抽动‘这是又咋的了。。。’

也不怪钱刻木不愿意见徐如意。早上徐如意刚走,就有锦衣卫来查看,询问钱刻木徐如意都做了什么。钱刻木也没隐瞒,一五一十的说了,又送上了点银子,才算把人都打发走。没想到下午又看到徐如意了。

话说对于早上锦衣卫的问询,钱刻木本想隐瞒,但转念一想,只要徐如意用了那副疯药,这事就肯定瞒不住。还不如直接说了就是。于是也就说了。

揉了揉眉心,钱刻木问道“小公公这次来又有何贵干啊。”

徐如意轻声说道“我有个朋友,受了伤,你帮他诊治一下,用好药,钱不是问题。”

“是”钱刻木拱了拱手。

徐如意回头,看李二还没把云峥拖进来,摇摇头,走上前去。伸右手抓着云峥胸口的衣襟,也不见如何用力,便把云峥抓了起来。“放哪?”徐如意扭头问道。

“这里这里”钱刻木指着西南角的一张躺椅说道。心里暗想‘小门主这右手力气不下二百斤,可见还有点功力啊。’

其实李二身上也有功夫,只不过多是些轻巧的功夫,不擅长这些力气活。

待徐如意把云峥放在躺椅上放好,钱刻木上前抓起了云峥的手腕,开始诊脉。

另一边,李二重又把门关上,开始上门板。‘这一天天的,净上门板了’

功夫不大,钱刻木眉头渐渐皱了起来。放下云峥的手腕。探手摸了摸云峥的下面。沉声说道“小公公,您这位朋友身上都是些皮外伤,不碍事的。只是他胯下似乎。。。。恐怕以后不能人事了。”

“恩”徐如意点点头,没有说话。

钱刻木站起身来,来到柜台前,拎起了一个小砂锅,开始抓药“李二”

“掌柜的。”

“一会把这药煎了。三归一。给那个胖子喝。”

“知道了掌柜的”李二应道。

徐如意闭目养神,等着云峥醒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