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尘封的武圣

更新时间:2020-09-16 04:07:02

尘封的武圣 连载中

尘封的武圣

来源:落初 作者:李苏轩 分类:武侠 主角:刘武刘尘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尘封的武圣》是李苏轩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刘武刘尘,书中主要讲述了:千年一遇的武学奇才,还未成长就变废柴,何以为生?二十年重回武道巅峰,恩怨情仇皆系于身,何以为报?登峰造极开创未来,返璞归真万般归尘,何以为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不死的,劝你不要多管闲事!”景在天打量着时可追,知道这是个不好惹的硬茬,下意识紧了紧手中的绝命弯钩。

“敢在老夫眼皮底下抢老夫的人,还让我别多管闲事?”时可追冷笑一声,“真是天大的笑话!”

“你也是为了悬赏而来?”景在天心中一喜,既然大家都是同道中人,那就不到至死方休的地步,“看来这是一场误会。”

“误会个屁,抢了我的人就是打了我的脸,今日老夫岂能让你们活着离开?”时可追不知道悬赏的事情,但也意识到此事并不简单,遂也不把话说明。

“人心不足蛇吞象,既然老东西你如此霸道,那我们拼命三郎就来领教领教!”景在天也懒得再啰嗦,想着自己这边三打一,就算对手要强一些,也不至于打不过。

可他万万没想到,在这么一个小小的紫云城,居然碰到一位忘我境小圆满的绝世高手。

时可追袖袍一甩,先是小喝一声,随后右臂迅猛如龙,掌如利刃,划破空气冲着景在天而去。

此掌声势凶猛,景在天看不出虚实,收回抬手的动作,侧身避开这一掌,同时以右脚为核心,身体向后微仰,手中的绝命弯钩则顺势自下而上劈向时可追的胳膊。

原本这是一招极好的以躲为攻,只可惜双方差距太大,景在天这一钩还没命中,时可追的右臂便再次迅速朝右猛甩,这一掌不偏不倚,结实地扇在了赵博的脸上。

赵博本来是想躲避的,但时可追一掌袭来之时,他正想举刀进攻,但由于速度太慢,他才刚抬刀起了半招,时可追这第二招就打到了脸上,他整个人在这股大力之下飞了出去,半边脸高高肿起,嘴里满是鲜血。

时可追变招如此之快,让拼命三郎难以招架,只能拉开距离从三个方向应对时可追,否则以时可追的出招速度,三个人站在一起只会被他连粘带打,一个也别想躲。

打了二十来回合,时可追已经大致摸清这三人的水平,心中有了十足的把握,甚至连杀招,都已经想好。

而拼命三郎打了半天,却根本看不透时可追的境界,但他们知道,眼前这个老头,绝不是他们三个齐心协力就能打过的。他们三兄弟此前行走江湖也遇到过硬茬,但本着打不过就跑的原则,在那么多次逃跑中,他们也练就了一身逃跑的默契。

景在天大喊一声,再次挥着弯钩攻击时可追,只见他向前迈开一步,然后举起绝命弯钩,以右脚为轴旋转身体,想要依靠转身的力使出一招“横扫千军”,这招看似是要出击,实则是虚晃,当他转过身背对时可追之时,脚下忽然发力,使劲一蹬地,整个人就朝坍塌的围墙跑去,接下来只需轻轻一跃,他便可逃出破庙。

与此同时,完梓文和赵博也非常默契地转身就跑,三个人朝着三个方向而去,这动作看起来狼狈,却是那样的娴熟。

时可追冷哼一声,将两股真气汇集于手掌,吸起了地面的两块石头,然后奋力朝完梓文和赵博的方向打去,只见两块石头直接洞穿了围墙,一块击中了完梓文的后腰,一块击中了赵博的左腿,但由于围墙减缓了石头的力度,所以两人收了伤,也还能蹒跚着逃命。

时可追不管这两人,起身去追景在天。

过了两分钟,郭刚和两个士兵才气喘吁吁地赶到破庙,他们本来第一时间就跟上了拼命三郎,可奈何人家靠轻功走路,郭刚三人只能靠双腿跑,自然是慢了一截,等他们一路追到破庙,时可追已经追着拼命三郎出去了。

郭刚让两个手下留下安抚孩子,自己观察一圈,发现墙上的两个小洞,便追着完梓文那个方向去了。

破庙后面是一座山,虽不大,但树木良多,大大降低了拼命三郎的逃跑速度,时可追跟了景在天不过五息,就看见了玩命逃跑的景在天。

时可追准备抓到景在天后赶紧去抓另外两人,所以也丝毫不留情,脚下加速追赶上去,凌空劈出一掌,这一掌没想打中景在天,只是想逼停他。

果然,景在天为了躲开这一掌,身体失去了平衡,狠狠摔在了地上,连着翻了两个滚才稳住身形。

他也不起身,直接跪在地上哀求道:“大侠饶命,小的有眼无珠,不该抢您的生意。”

时可追站在跟前,问道:“你所说的悬赏是什么?”

景在天听到这话有点疑惑,不过很快就明白了过来,这老头不是来拿悬赏的,而是来保护刘尘的,这回就算是坦白交代,恐怕也难逃一死,既然如此,啥也别说才好,于是他起身看了时可追一眼,不屑地说道:“叫声爹听听我就告诉你!”

时可追脸色一变,不再跟景在天啰嗦,一掌盖在景在天的脑门,将其头骨硬生生打碎,然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完梓文逃跑的方向。

完梓文腰部受了重伤,每跑一步后腰都传来剧烈的疼痛,这才跑出百十来步,他就已经疼的满头大汗,可为了逃命,他又不得不跑。

没过多久,完梓文就越跑越慢,被后面追来的郭刚抓住。

本来完梓文要是不受伤,不说甩开郭刚,就是杀了郭刚,都不是什么难事,可现在腰一受伤,运功运不了,用力更是用不了,只能任郭刚将其五花大绑,而他只能呈一时嘴快,将郭刚祖上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两人一前一后往破庙的方向走去,正好碰到赶过来的时可追。

看到完梓文已被生擒,时可追又封了他的穴道,嘱咐郭刚:“带回去好好看押,此人还有重用!”然后自己又往赵博的方向追去。

赵博虽然也受了伤,但还好只是左腿受伤,从这疼痛程度来看,大约是骨头被打裂了,虽然很疼,却也不是疼到走不了路,原本拼命三郎中最惜命怕死的就是赵博,这会儿他更是疯狂逃跑,对于他来说,就算爬,他也要爬到最后一刻。

不过显然上天比较眷顾他,赵博走着走着忽然发现了一个小洞,这洞看起来不大,似乎是某种野兽的洞穴,此时此刻,光靠跑很有可能被再次追上,横竖都是死,不如躲在洞中试一试。

可惜这洞过于窄小,一个成年人想要躲在里面,没有外力帮助很难做到,但这对于赵博来说不是什么难事,毕竟他行走江湖之前,曾拜入异术派,恰巧学了一门锁骨异术,没想到在这个地方派上了用途。

几分钟后,赵博就将自己“缩”进了洞穴,然后用先前准备好的石块堵住洞穴,这要是不仔细看,绝对看不出这石块下面隐藏着一个洞穴,也就更无法想象,这样一个小洞中,会隐藏着一个人。

时可追一直追了半个多时辰,始终没有发现赵博的痕迹,他担心这是敌人的计俩,便放弃了赵博,转身返回了破庙,回去时,刚好城主府的大部队都赶来了,领头的是城主府卫兵队队长唐番中。

唐番中偶然见过时可追几次,知道这是一个绝顶高手,很客气地打了声招呼。

时可追点头回应了一下,说道:“山上还有一个。”

唐番中面色一凝,立即吩咐自己的手下地毯式搜山,整个城主府五百卫兵,便齐刷刷进山搜寻了,唐番中正要跟着去,却被时可追一把抓住。

“你帮我审个人,他嘴里有很多事情。”时可追指着俘虏完梓文说道。

唐番中瞥了完梓文一眼,信心满满地说道:“包在我身上!”

时可追也不再多留,害怕吴夫人担心,便两只手捞起吴亦菲和刘尘,朝着城主府而去。

城主府门口,吴夫人、露水、钱总管以及一些仆人和寄居在城主府的武者,都在翘首以盼,期待有人带着好消息回来。

吴夫人和露水两人不停地哭泣,身边人再怎么安慰都停不下来,直到有人喊了一声“回来了!”

“夫人莫要担心,老夫带他们回来了。”时可追尚未落地,话先传入了大家的耳朵。

等到吴亦菲刚一站定,就立马跑到吴夫人怀里放声哭泣,显然是被吓坏了,吴夫人找到了女儿,也是喜极而泣,母女二人就在城主府门口放声哭泣。

刘尘也是两眼带着泪花,但却不能扑倒吴夫人怀里哭,这时露水走上前去,红着眼说道:“尘哥儿总算回来了。”

这时刘尘才像一个打开的水龙头,倒在露水的怀里,放声大哭,露水则一个劲地安慰。

一时之间,城主府门口哭声不断,气氛显得有些尴尬,钱总管便高声说道:“小姐和尘哥儿已经平安归来,大家回去休息吧。”

有了钱总管发话,大家如释重负,仆人们回到各自的岗位继续干过,武者也回到各自的小屋继续休息,时可追则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大家的视野里。

哭了几分钟,孩子和大人也都累了,钱总管这才走到吴夫人旁边,小声说道:“夫人,进屋歇一会儿吧,我派人做些点心,给夫人小姐还有尘哥儿压压惊。”

吴夫人点点头,左手扶着吴亦菲,右手扶着刘尘回到了主院,露水本想中途回童趣院给刘尘烧些热水,晚上给刘尘洗洗身子,但刘尘一时还舍不得露水离开,她便也一同跟去了主院。

这天直到睡觉,两个孩子才从阴影中走出一些,这等大事是头一次发生,吴夫人也深感后怕,待到吴亦菲睡着,才迫不及待地提笔给夫君吴仞山写了一封信。

之后三天,城主府的卫兵以及那些武者都参与了搜山的行动,遗憾的是没能找到赵博。

不过赵博之所以能保住一命,也全是靠他强大的意志力,在那洞穴中,赵博每天都能听到有人搜山,吓得他不敢贸然出来,这一缩,就是三天,不吃不喝也就算了,就连身理问题,他都是这样蜷缩在洞中解决,可以说是窝囊到了极点。

好不容易第四天没听见动静了,赵博赶紧爬出洞穴,长时间的缩骨导致他全身筋骨疼痛难忍,更倒霉的是,那条受伤的左腿,由于长时间缩骨的原因,再也无法复原了,他的左腿,永远都要比右腿短上一截。

“此仇不报,老子誓不为人!”赵博拖着残腿,一边下山一边在心中发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