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三国刀客

更新时间:2020-09-19 03:51:58

三国刀客 已完结

三国刀客

来源:落初 作者:刘后主 分类:武侠 主角:师傅段贵仁 人气:

经典小说《三国刀客》由刘后主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师傅段贵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苍生涂涂,天下缭燎,三国乱世,唯我纵横!红脸汉子赶着回家桃园三结义,市井小民逞英雄;一位白衣女子剑法天下第一,安能辨我是雄雌?诸葛亮与司马懿拜水镜为师,他却把大汉社稷捅了个窟窿……庙堂之上,江湖之中,主角则潇洒带刀,看江山声色十万里,江川波涛尽东去!PS:这是一篇正经的武侠版三国历史架空文,一个关于成长和使命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行人众耀武扬威,出了林家胡同,径向汝南城中最繁华的所在走去。想是因为曹操长得帅,携段大虎之手,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惹得一众少女尖叫声连连。段大虎只觉数道火热的目光聚焦在自己的脸上,却弄的他好生尴尬。

好在道路并不甚长,拐过几道弯,便到了一个甚是气派的酒楼前。当时华灯初上,段大虎借着灯笼上的光看去,几个鎏金大字写的龙飞凤舞:大汉第一楼,旁边小字歪歪扭扭地写着:平凸题。

他不禁心生羡慕,当世大儒风流,竟是随处可见。

曹操给城管们发了赏钱,也都作鸟兽散了。曹操与段大虎登上酒楼,只见客人虽多,但都极尽风雅,像段大虎这般背着大刀的是一个也没有。他们挑了一个挨着窗户的雅座坐下了,只见外面街道上熙熙攘攘,好不热闹。天空中明月如盆,只照耀着远处山脉。

段大虎不禁暗自一声叹息,今晚刚好是正月十五,竟是有些想念师傅了。

曹操见他忽然伤感,想是无以为乐所致。一挥手叫来堂倌,附耳低声说了几句。不一会儿,只听得一阵琵琶声响起,果然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段大虎朝那声音方向望去,只见一位女子身着素衣,面带轻纱,正在弹奏着琵琶。女子朱唇轻启,低声唱道: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皇。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段大虎肠。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皇兮皇兮从段大虎栖,得托孳尾永为妃。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段大虎思使余悲。”

段大虎在一旁听的不求甚解,曹操却闭上眼睛,用竹节敲打着桌子,音律相和,显是听得十分陶醉。一曲既终,众人也都鼓起掌来。段大虎怕人笑话,说他不懂音律失了风雅,高喊一声:“好”,自也是跟着别人拍起掌来。

曹操听完一曲,心生感悟道:“什么不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钻穴隙相窥,逾墙相从,则父母国人皆贱之,都是狗屁!看上了哪家女子,只要把她抢在手中也就是了,哪有那么多事?”

“可女子要是不从又当如何?”

琵琶女弹唱间,桌上已经端来了一碟花生米和一壶小酒,段大虎翘起二郎腿,抓起一把花生米放进嘴里,边嚼边皱着眉头问道:”曹兄,你说的这些都好生难懂。”

曹操一笑,面色开始发红,明显是几杯下肚,酒意上了头去。

“当然了,强扭的瓜不甜,但是似我这等风流人才,女子又为何不从?不过是欲拒还迎罢了。”

段大虎对男女之事不甚了了,见他说的在理,也就频频点头。

“对了,段兄尚未成家吧?”

“还没。”段大虎抓起刚上的一盘红烧肘子,吃的正是油腻,见他问话,喃喃说道。

曹操一听来了兴致,道:“段兄,你快吃,吃完后我们来个下半场,包你满意。”

段大虎看他挤眉弄眼,甚是不懂,问道:“还要吃二顿?这可真是吃不下了。”

“吃饭有什么意思?吃花酒逛窑子啊!”曹操说道,“不远处柳家胡同,就有一家潇湘馆,甚是别致。里面美女如云,伺候你这种雏……少年豪侠再好不过了,光听那叫声,就美妙异常啊……”

段大虎虽似懂非懂,但也不禁满脸通红,道:“多谢曹兄,心意段大虎领了,可……可我是个道士。”在他所处的年代,十几岁的少年就去风月场所,可不是什么优秀青年。

“老子说,道法自然。道士又怎么了?只要不是太监,干个这事还是可以的。”

段大虎一想也在理:既来之,则安之。

匆匆吃完了饭,曹操结了账,二两银子,便向潇湘馆走去。段大虎这辈子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以前只见猪跑,却很少能吃到它的肉,不禁多吃了几口,肚儿滚圆边走边打着嗝,曹操却很性急,恨不得拉着段大虎飞跑起来。

到了潇湘馆,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只见得楼上楼下,莺莺燕燕,红袖招展,一派欢声软语。曹操轻车熟路,拉着段大虎进了大堂中,少不得一群红颜前来搂搂抱抱,曹操左右逢源,段大虎却紧张地出了汗,不自觉摸紧了刀——当然是后背的那把。

大堂里人声鼎沸,曹操招来鬼奴一问,得知原来今天有花酒,竟是那江南第一名妓苏楚楚到了。

曹操拉段大虎站定,只听得台上一文士模样的人介绍道:楚楚小姐乃是江南名伶,琴棋书画无不精通,被人誉为风尘赵飞燕、烟花王昭君,名动苏杭,今日特来潇湘馆,让大伙赏心悦目一番。”

花鼓响起,众人齐声聒噪。段大虎踮起脚尖,只见一位白衣披纱女子站在台上,安静而优雅。她身材挺拔,朦胧细纱中却极尽妙处,再看弯弯细眉,双眸明亮如星。女子二十五六岁模样,走起路来风情万种,宛如暹罗睡猫一般;其衣着十分华丽,只是有些暴露,圆润肩头与颈下三寸俱看的透彻。她媚眼轻轻依次划过,大家都不自觉地屏息宁气,目不瞬移。当然喽,那媚眼只划了八个人便飞去别处了,段大虎她是没正眼端详的。

苏楚楚走到众人跟前,先冲台下妩媚一笑,惹起不少感叹。段大虎正恍惚中,只听得她轻启樱桃小口道:“没想到汝南城的名士们竟如此热情呢。”声音酥软,直沁人心脾。她每说一个字,众人心中便酥软了一回。

一众老文士早已中看不中用,这时却已经老泪纵横,想是见了苏夜夜,这下半身的毛病竟都全好了。

“我活了这么一辈子,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姑娘啊!”一位老汉被两名家奴搀扶着,泪眼婆娑,竟把拐杖都扔了,站得笔直。

“哎,你们都想要我,可奴家就只有一个,怎知你们谁是虚情假意还是一片真心?”

众文士立马会意,这是在问身价啊。

“我出白银百两!”段大虎倏然一惊,却发现高声者,竟是身边的曹操。

“一百一十两!”

“一百五十两!”

“二百两!”

……

这一来,鸨母自是眉开眼笑,看来花酒行情大好,这门生意能揽四面八方财,却是刚需。直出到八百两白银,众人才鸦雀无声。

“一千两!外加夜明珠一颗。”人群中,一位男子突然低声喊道。这一来,人群中竟是又炸开了锅。众人扭头看去,却见一位身着竹绿色长袍的中年男子,看上去鬓角已经有些斑白,但刀眉如刻,眼若寒星,显然是一位儒家的饱学之士。

“许劭?!”曹操惊呼一声,低声说道,“原来这老小子竟然也好这一口。”原来这许劭是著名人物评论家,现任汝南郡功曹,据说他每月都要对当时人物进行一次品评,人称为“月旦评”。

“那他是怎么评价你的?”

“哼!这老小子不愿意品评我,我去了几次都吃了闭门羹。”

他二人窃窃私语之时,苏楚楚又轻声说道:“小女子拜谢许大官人抬爱!但是,我突然又改主意了,苏楚楚原本也是出身官宦世家,奈何家道中落,不得已才流落红尘,这些年风尘漂泊,却怨不得别人,只能怪奴家命苦。”

这几句话说的千回百转,柔肠百结,一众嫖客竟然也有数人落下泪来。

却听她又说道:“因此,奴家也想实现一个梦想,可以任性一次,去寻找一位有缘人。”

“我有缘!”

“我是有缘人!”

“快选我啊!”

……

众人好像都练过狮吼功,直震得段大虎耳膜嗡嗡作响,煞是难受。

苏楚楚笑道:“是不是有缘人,我可不认识。可我手中这个绣球,想必是认得的。”

段大虎望向她的怀里,在高高耸起的乳峰之下,果然抱着一个金黄色的绣球。难不成,竟要玩抛绣球选汉子那一套?

果然,苏楚楚把玉臂一抬,绣球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完美的弧度,璨若流星,向人群中奔去。众人此时也顾不得风雅和颜面,向绣球狂奔而去。一时间,妓院的大堂中你推我,我挤你,你的手抓住了我的耳朵,那是一招“双雷灌耳”,我却一招“黑虎掏心”,打得你鼻血长流。

曹操自重身份,没有加入抢夺,在一旁假装悠然自得地吃着葡萄,酸得是龇牙咧嘴。

这样一来二去,绣球你争我夺。段大虎看得无趣,想找个清静的地方去歇息,忽然,眼前似有一个金灿灿的东西飘过,段大虎本能的伸手一抓,竟然……是那个绣球。原来众人都在抢夺,却是谁一不小心将它抛到了天上,刚好落在了段大虎眼前。

现场的气氛好像凝固了一般,众人都盯紧了段大虎,谁也不知道这个少年是何等人物。但看他身背虎头大刀,倒是谁也不敢上来争抢了。

段大虎却呆住了,难免有些不知所措:难道,今晚这处子之身就这么破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