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江湖风云志

更新时间:2020-11-13 08:22:16

江湖风云志 连载中

江湖风云志

来源:落初 作者:子鹤 分类:武侠 主角:李潇李 人气:

《江湖风云志》作者:子鹤,武侠类型小说,主角:李潇李,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江湖是每一个人的江湖,每一个人都是江湖的主角,同时又都是别人的配角。  这不是哪一位英雄或者哪一个恶棍的故事。这是一群豪杰与一群奸雄的故事:我眼中的大侠,你眼中的魔头。是与非,有时候界限并不是那么清晰。但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在这尔虞我诈的江湖中活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来!  ——robertdd题词  顺带推荐茶神的作品,书号《重生之女神养成计划》,书号3323904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蔡婓回到自己住的东院,他家那口子还在床上躺着呢。俗话说得好,伤筋动骨一百天,小章那一脚踹到墙上,把墙面给踹掉了两块青砖,也把自己的脚踹肿了。虽然习武之人筋骨都是打熬过的,但也毕竟还不是金刚不坏,即便是少林寺的大和尚们练习的什么金钟罩铁布衫,也没有说这样去撞墙的道理。

这样的话,蔡婓是不会在自己的妻子面前说出来的。自从章清儿嫁进来之后,他和她就有些尴尬,开始的时候她倒是对他很亲热,人前人后的叫着相公,可那时候他还是榆木脑袋不开窍,心里还装着那个独自一人搬到无名陋巷里去住的盲女。等到他好容易收拾了心情要想和章清儿认真做夫妻,她却又对他冷漠了起来。

蔡婓几乎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要有名无实的过上一辈子了,像师傅和夫人那样携手恩爱一点儿希望都没有了。

这已经够糟糕了的,更糟糕的是,这回来扇子门送信的那个林歌,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看上去似乎李师弟什么都知道的样子,可是他又拉不下脸去问。或许,这一问,他这个当师哥的脸面就此都没了。

今天他奉了夫人的命令送他们出城。那林歌一路都是脸色阴沉沉的,从头到尾都没有和他说过两个字,倒是他家媳妇董鸿儿还是个知书达理的闺秀,一路上替她丈夫说了不少,要不然就是只有他和林歌两个人的话,那真不知道有多尴尬。

他推开门坐到媳妇身边:“好点了吗?”

“还好。”章清儿到没有那么颓唐,她坐在床上翻看着一本拳谱:“刚才还有个孩子来看我。咯,那儿的水果还是人家送来的呢。”

“哦,是谁这么有心啊。”蔡婓从果篮里挑了些杏儿,用水桶里的凉水洗了端来。

“嗯,没什么印象,好像是姓夏吧,瘦瘦小小的,我都不记得有这么个人。”章清儿拿起个杏儿丢在嘴里:“你记得吗?”

“我也没什么印象。”蔡婓摇摇头:“林歌,和你很熟吗?”

“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我们是同门师兄妹。”章清儿不耐烦的道:“你就这么疑神疑鬼?”

“不是……他这两天,总是问起你……”

章清儿冷笑一声:“我伤了脚,躺在床上起不来,娘家兄弟可不得多问两句。你这就吃醋啦?下次再去那巷子里呆着不回家,让你知道我的醋有多大。”

蔡婓心里道,还下回呢,这一回我就已经见到了。顶着风搁一里地都能闻得到。

他还在想着用什么话来应付她,门外有人敲门来传话,说是夫人要他过去商议事情。蔡婓便赶紧收拾收拾一下就去了。

在贝夫人见人谈话的二堂,除了蔡婓被点了名,还有熊绮和李潇也在。

“你家娘子的伤情如何了?”

“已经快好了。说是再过两天就可以下地活动了。”

“那就好。”贝夫人点点头,拿出一封书信:“门主的回信我收到了,对于三花镖局的邀请,门主已经做了安排。蔡婓,你带上你家娘子与我一起去绍兴。”

“是。”蔡婓低头领命,却在思索带上自家娘子是否合适。毕竟,他不想让自家娘子和那个叫林歌多在一块呆着,天知道会出什么事情!

贝夫人继续道:“李潇、熊绮,门主对你们也有吩咐。”

“弟子领命。”李潇起身抱拳道。

“敢不从命。”熊绮略低了低头,淡然道。

“门主让你们化装成跑江湖卖艺的小夫妻,混入山阴县内,等候进一步的指示。”

“是。”李潇习惯Xing的先领了命然后才道:“难道师傅要对三花镖局有什么提防的吗?”

“那倒不是。”贝夫人把手中的信件递给他看:“门主说了,有一件与本门有着极大干系的物件将要在山阴县露面,至于是怎么来的,什么东西,在什么人手上,都一概不知。门主先去山阴县也是未雨绸缪。如果确有必要,他也会亲自来一趟。”

李潇有些兴奋地道:“能让师傅亲自出手,那一定是极大地干系了,请夫人放心,我和熊师姐一定不辱使命。”

“尽力而为。”熊绮淡淡的欠了欠身子:“夫人,我与李师弟什么时候动身?”

“明日吧,你们悄悄地,不要惊动任何人。”

“是。”熊绮扶着明杖点了两点,便转身离开,李潇兴奋地追了出来:“师姐,师姐——哦,对了,我要改口叫娘子了。娘子啊,我们是化装成什么样的好呢?”

熊绮微微一笑:“还是老样子,你拉琴,我来卖唱吧。你替我去阿聿哪里把她的那把胡琴借过来。”

“好叻。”李潇兴冲冲的去了,熊绮一个人找个地方歇着,却没有离开太远,凝神静心的话,这里还是能够听见二堂里两个人的对话声音的。

蔡婓对贝夫人道:“夫人,师傅这次让您带我们去三花镖局,是否别有安排?”

“门主的安排,自然有他的用意。”贝夫人将信丢在桌子上:“不用问太多,他信里面这样安排了,就有这样安排的道理。去做好你该做的事情就行了。”

“是。”如果是三年前的蔡婓的话,那么贝夫人的这句话就足够让他打道回府了,但是现在的蔡婓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只晓得听话,为了一个孝字能在自己最心爱的女人的酒盅里下毒的傻孩子了。

“吴当家的来信说得到了一件罕见地奇珍异宝,邀请师傅去同赏,师傅不在,便邀请您去。这件事情,弟子左思右想,总觉得有些蹊跷。”蔡婓知道自己谋不如邹,断不如绮,但既然已经开了口子,还是顶着夫人的目光硬着头皮把话说下去:“这好像就是一个套儿一样,似乎要的就是把我们框进去。而师傅他却也还偏偏布置下了这么多,又是明的又是暗的——以师傅的风格,熊师妹和小李他们这一对看似是暗棋的其实也是明棋,只有师傅他自己才是真正的暗棋。”

“师傅一定是非常想要这个东西,虽然还不知道吴当家的到底得到了什么,但是师傅肯定知道。他要不惜一切的把这个东西拿到手。如果有必要的话,熊师妹、李师弟都是他随时可以抛出来牺牲的对不对?”

贝夫人很平静的看着他:“你师傅是个做大事的人,这件事情很关键。”

“熊师妹和李师弟呢?”

贝夫人低垂下眼帘:“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换他们出来。但是现在,他们还要在他们的位置上。”说着,她站起来走到蔡婓身边:“你和你家娘子也一样。都要准备好,今天会是他们,明天也许就会是你们。在这条路上已经太多的人倒下,如果这时候放弃,那么他们就都白白浪费了。”她伸手搭住蔡婓的肩膀:“绮儿很聪明,会照顾好她自己的。我担心的是李三儿。他还不知道那件事的真相,自然也不晓得这后面的残酷。”

蔡婓捏紧了拳头:“这件事,只有我,师傅,还有夫人知道。”

“这件事,谁也不要告诉。即便是对她。”贝夫人猛然看着他:“否则,她就只有死路一条。门主不会让一个棋子跳出他的手心的。”

“我知道。”蔡婓说完这话,已经是泪流满面。

“回去做做准备吧。等你家娘子伤势好了,我们就上路。”贝夫人站在门口,穿堂风穿过庭院,将她的衣袂吹动,宛如仙子。

熊绮默默地站起来,点着明杖走了一条人迹罕至小径抄回自己的小院。在她居住的小巷背面有一座常年紧锁的废园,虽然现在正是初Chun时节,万物复苏的好时候。但即便仅仅是从这座园子外面走过,也能感受得到从园子里传来的肃杀之气。

对于新入门的小师弟们来说,这座位于西北角的废园乃是一处禁地,他们只被告诫禁止入内,却并未被解释为何如此。于是乎,各种流言应运而生:有的说那里是风水上死Xue,门主在此建了一座园子,里面修了镇妖塔来压抑住此地的恶气,保佑扇子门的生机勃勃。也有人说这里面是门主依据师祖尹太真人留下来的一个无名阵法改建而成,谁若是能够闯过此阵,那么便可以参悟尹太真人留下的最高武学秘籍:《问心决》。

各种奇怪的说法不一而足,熊绮当然知道这里面隐藏着什么:在她小的时候,这里面是一座生机盎然的百草园:李潇会爬上树掏鸟窝,叶子和她一起捕蝴蝶,蔡师兄和邹师姐一起玩家家酒,做傧相的是朱师姐,张师姐缠着夫人的腿,牵着她的裙子,夫人走到哪儿,这个小跟班就跟到哪儿。但,后来的这一切都变了,都消失了。百草园仅存在于她的回忆之中,留下的只是这座透着古怪的废园。

她纵身一跃,飞进了废园之中,里面一片萧索,草木皆是枯萎的,好像仍旧沉睡在寒冬之中一样。

熊绮凭着记忆走到花园最中心的假山石壁上,伸出手指,去抚摸那些嶙峋的山石。这些奇形怪状的石头上有她最美好的回忆,也是她最后一次看见光明的地方。

“这酒,真甜啊。”她低声呓语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