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且入江湖

更新时间:2020-11-18 06:04:47

且入江湖 连载中

且入江湖

来源:落初 作者:江河月下 分类:武侠 主角:吴张封 人气:

新书《且入江湖》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江河月下,主角吴张封,是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破五庄,踏三山,双盟之中穿身而过,却还是看不透。走庆府,过金安,天明之前破局而出,也依旧放不下。给你一个江湖,赠你一盘残局,你入不入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次日清晨,张封还在榻上迷迷糊糊的时候,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声音,而后就听见房门被人急促的拍响,张封赶忙掀开被子,走到门口隔着门问道:”谁?“

只听门外婢女轻灵地声音传入:“侯爷有请公子堂内议事,还请公子开门,奴婢服侍您梳洗。”

张封闻言心下一定,若是这安乡侯一直不主动寻他倒是麻烦了,此时就是只有得到更多的信息才好应对。于是打开了房门让了两名侍女进了门。

只是梳洗更衣的过程倒是让张封闹了个大红脸,从小到大还没有享受过被人服侍着穿衣洗漱的待遇,直教人手忙脚乱不提。梳洗打扮一番两名婢女便是行了一礼退到了门外,只等待张封出门便领着他前往客室。

“哈哈,人靠衣装马靠鞍,这话说的着实没错,张公子这般打扮,真有几分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感觉了,比老朝是英武了许多。”刚踏出门口便听得旁边传来一阵笑声,只见朝无畏挥退了两名婢女,说道:“张公子便由我领到客室去见侯爷,你二人可以退下了。”

张封赶忙抱拳一礼,说道:“哪当得朝大哥称赞,只是洗去一身风尘,显得清爽了许多罢了。”

朝无畏听了微微一笑,也不再多说,便是伸手一引,示意张封随他前往。

一路行来,便看得府内人来人往,倒是多了许多江湖客模样的身影,张封心下暗想:看来这侯府里也是有着许多江湖人,这才像是个江湖客侯爷该有的样子不是?

只跟着朝无畏又到了一座园子里,这园子哪怕在冬日清寒的时候,依然是万紫千红,花香满园好一个冬日仙境。只看牌匾上写着三个字:映心园。

张封随着朝无畏走到了一座亭子外,朝无畏便向亭子里拱了拱手说道:“禀侯爷,张公子来了。”然后就转身离去。

只听得亭中传来声音,说道:“张公子既然来了,就请入内一叙,想必张公子对本侯也是有许多话是要说的罢。”

张封听了便缓步踏入亭中,只见这亭子也是别有洞天,四面挂着的暖帘罩住了亭子,亭内有一坐矮几两张暖凳,几下燃着炭火,倒是暖意融融,而安乡侯坐在张封对面那张暖凳上,手上捧着一卷书册,似笑非笑的看着张封。

“劳烦侯爷盛情款待,封无以为报,侯爷若有差遣,定不托辞。”张封听得赶忙行了一礼,坐在了那张暖凳上看着安乡侯。

“没错了,看来公子已是看了那样东西了,本侯也不知道是何物件,不过张公子你一进来,本侯就在你身上感受到了那个人的那股气息,果然没错。”安乡侯似笑非笑意有所指,只是放下了书卷,为张封倒了一杯茶,又说道:“若说到差遣,本侯还真没有什么,只是小兄弟也是要去走一看、看一看的吧?本侯这里倒是有一分说来也不难不远的差事,小兄弟且去走动走动,换换心情也好,本侯遣无畏随你一路。”

张封听得此话心下一凛:来了,那人说这江湖有他布下的一个大局,如今这般,便是要我开始入局了吗?

张封听得只是沉默,慢慢地饮了一口茶水,过了片刻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气,心下按定:既来之,则安之,任他千般暗算,我自一往前行!张口道:“劳烦侯爷安排了,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只见安乡侯敲着矮几沉吟了一会儿,张口说道:“不瞒张公子,那定江府铸剑山庄庄主谢江来,是本侯年轻时的好友,他前几日托人递来消息像是遇了什么麻烦,本侯恰巧有事不便脱身,就麻烦小兄弟去处理一番了,我会遣无畏随行。”

张封听得云里雾里,赶忙张口问道:“这......不知侯爷能否细说,在下也好心中有所计较。”

安乡侯只是微微一笑,摆了摆手,说道:“张公子不必多虑,此事不难,只是他信中也未曾细说,只是说有些面子上的事情需要调停,想来无碍,且等公子到了他自会向公子细说。”说罢唤来一名婢女,吩咐道:“去执事房为张公子取一枚云符来。”

直到从婢女手中接过那制作精美地令符张封才回过神来,只向安乡侯一抱拳,问道:“不知,在下几时出发,也好收拾行装,这云符更是?”

侯爷也是耐心解释,说道:“不急,小兄弟可暂歇一晚,明日启程便可,这一路上也就是三五日,不耽搁事情,这云符是我侯府门客象征,待到小兄弟到了山庄见了谢江来,他自会明白。“说罢挥了挥手,示意婢女带着张封离去,张封见得,也只好拱了拱手,便随着婢女离去。

在张封离去之后,安乡侯低头叹了口气,正要捡起桌上的书卷时,只见亭外又走来一个黑衣人,浑身上下都裹得严严实实地,手上更是提着一个盒子。

那人走进亭中,将那盒子放在了桌上,说道:”你要的东西取来了,事情都安排好了,只是?你就这么相信他不会死在那里?“说罢坐在了凳上,嗓音嘶哑好像两块金属片摩擦发出的声音一般。

安乡侯也不作答,只是揭开盒子,看着里面的物件,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回复道:“不是你该考虑的事情,且听命行事就好,知道的太多对你没好处。”

那黑衣人听了冷冷一哼,说道:“大楚江山数万里,本座不知道的事情才是真的太少,你们那些心思,不说我,便是那几位,谁心里又是没个大概?”

安乡侯听了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不怕他们知道我们要做什么,反正这些人也已经在局中,要知道落下去的棋子,可就没有办法再跳出棋盘了啊!”

那黑衣人听了也是一愣,缓缓地叹了口气,说道:“你我又何尝不是那棋盘上的一枚棋子呢?”

两人对视久久无言,只余下亭内的炭火声噼噼啪啪作响。

而张封拿了云符,便准备回房去寻一寻朝无畏,向他问一问该几时出发,需要带些什么,没想到在那日初来的茶室门口见到了朝无畏,远远地只见朝无畏在和一个宫装女子说些什么,神色像是极为愤怒,张封赶忙躲在了一棵树后,细细听去。

“这事侯爷找了我去,怎可能是我?此去谁人不知那处......”之后的声音渐渐地模糊

只听得那女子张口,口中声音倒是清脆动听,好似清泉流响:“侯爷自有他的打算,放心,这次事情关系不大,你且放心去就是了,此番我也不好再帮你说和。”

张封心里更是大奇,莫非这次事情还有其他内幕,这倒是要好生计较一番,只见那两人边走边说,倒是往这边靠来,张封赶忙转身离去,沿着路回到了房中。

只是晚膳用过,张封心中越想越是没底,便直出了房门,去隔壁敲了敲门说道:“朝大哥,可在屋内,小弟特来问问明日出行事宜。”

只听屋内一阵轻微响动,随后传来声音:“原来是张兄弟,且先等等,老朝我倒是已经睡了,疏忽了此事。”

随后朝无畏推开门让了张封进去,只看那屋内倒是和张封屋内摆设无差,只是壁上多了几把长剑挂着,而朝无畏更是哈欠连天,一身内袍松松垮垮,看来是方才起来。

张封赶忙拱了拱手以示歉意,说道:“不瞒朝大哥,一路行去,听侯爷所说倒是不近,这马匹行装,尚未着落,小弟心里不踏实,特地来询问一番。”

朝无畏倒是哈哈大笑,拍打着张封的肩膀说道:“张老弟多虑了,这些散碎事宜,自有下人帮咱们安排妥当了,明日老哥我起了便去取了就好。”

张封一听心下安稳了一些,便抱拳退出门外准备回房歇息,却没有看见朝无畏眼底闪过的一线阴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