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大镖王

更新时间:2020-11-21 06:59:37

大镖王 已完结

大镖王

来源:落初 作者:万世机甲 分类:武侠 主角:老九楚寄风 人气:

主角叫老九楚寄风的小说是《大镖王》,它的作者是万世机甲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此书讲述楚寄风如何收拢江湖新秀奇才,成立天下最大镖局的传奇经历,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楚寄风踏上艰苦的旅程,一路上遇到无数磨难,也结识生死相共的好友,他们携手一同打造最传奇的热血镖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实战是最好的演练,楚寄风刚学完招早就想跃跃欲试,楚寄风转身背对他们的关亭高喊“喂,一炷香时间过去啦,在不过来我就要回去睡大觉!”

楚寄风话音刚落,关亭身子一闪,楚寄风忽地觉得头顶有股劲压下来,关亭一手按在楚寄风右肩,楚寄风只觉右肩一沉,就像压块大石头般,连反应都没有一屁股就瘫坐在地。

关亭跃离楚寄风三丈,关亭冷嘲一笑“这架还没打,怎么就坐在地上了?”

楚寄风何曾想过会在关亭面前会这样窝囊,楚寄风又羞又急嚷道“不算!我还没准备好呢!”楚寄风从地上跳起来,正要挥剑而上。

张老九这时出声阻止,张老九岂能不知楚寄风和关亭的差距,张老九道“等会”

楚寄风身势停下,张老九对关亭道“关少主,你此次和他过招不能使用内力,更不能使用你家传的那黏剑断腕的功夫,只能用剑招比试”

关亭一怔咬着牙狠狠盯着张老九道“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张老九见关亭如此反应,更是确定自己猜测无误,张老九徐徐道“我猜出你身份,倒不是因为你也姓关,你向我打出那一掌,掌气中携带黏力,这功夫除了关正青关老前辈天下已无他人”

张老九是何等人也,能被张老九如此口捧,关亭自是非常受用,关亭神情异常骄傲淡淡笑道“原来是我自己漏了馅”

关亭睨了楚寄风一眼心道“身份既已暴露,如用内力取胜一小孩不免会让江湖人取笑”

关亭思虑方定道“好,只比剑招,不比内力”关亭饶有趣味看着楚寄风道“出手吧”

张老九道“不忙动手”

关亭道“你还有话说?”

张老九知道关亭手下功夫不俗,无论十二剑痕如何精妙,但这楚寄风毕竟是个孩子,临场应敌经验自是没有关亭多,张老九必先要为他们争取到最大的利益,张老九道“关少主,你此次前来无非是想看看十二剑痕的招式,既然如此我看就不用拼个你死我活,最好是点到为止,这样吧,你们比试交手无论是谁,只要后退三步那就是输了”

关亭岂能不知道张老九的心意,张老九是在保护楚寄风,如果楚寄风不敌后退,关亭就不可在进招攻击,

关亭没有理由反对,因取一个小孩的性命并不光彩,关亭点头道“我答应了”

张老九在向楚寄风叮嘱道“你听见没有,如果后退三步就输”

楚寄风道“我听清楚了”

张老九是在暗示他,如果不敌对方赶紧后退了事,但在楚寄风听来,这是张老九让他严禁后退,楚寄风心道“不后退就不退,反正死也不能给张大叔丢脸”

楚寄风剑面一荡,一招“一剑无涯”已向关亭而去,剑还未到身前,关亭只听剑破虚空传来的啸声,这啸声就像出驽的利箭就欲刺穿他的耳膜。

关亭不禁大吃一惊,心里想道“这十二剑痕果真不同凡响,这小鬼刚学招就能持剑发出如此厉啸”

但这厉啸初始强烈,过得一个呼吸这啸声已是断断续续,在而若有若无,如楚寄风有精纯的内力便可让这啸声绵绵不绝,从而给敌人一种震慑的作用。

由此关亭可以想象,如是张老九亲自动手这招会是如何震慑人心。

习武之人总不免有争强好胜的心,关亭见这剑招如此凌厉,他也不由生出战意“一剑无涯”缓缓而来,关亭出手快如闪电,剑光已朝楚寄风卷了过来,关亭拔剑,飞身,出剑几个动作一气呵成,姿势显得十分美妙。

两人不拼内力,虽是如此楚寄风持剑一挡,只感剑头沉重,楚寄风先前还信心十足,此时心头已是微微发慌,楚寄风心中暗叫“好厉害!”

两人交斗不出数招,楚寄风已让关亭逼得手忙脚乱,楚寄风剑招已是不成型,完全是本能持剑抵挡,关亭见着不由笑道“这就是十二剑痕?我看和三脚猫功夫差不了多少”

楚寄风一听对方轻视十二剑痕,心下更急,招式就显得更加凌乱,张老九在旁看得摇头叹气,张老九知道关亭是故意出声激怒,想让楚寄风出丑,这比武交手除了比拼武艺内力之外,出声嘲讽让对方心急羞愧自乱阵脚也是取胜的一种途径。

楚寄风对此完全没有经验,在加上他性子也是好强,一经关亭以言语相讥不禁又急又气。

楚寄风右臂一振,手中利剑隐隐携带风雷之声向关亭右腰刺去,这一招来得巧妙,关亭已无法回剑相挡,关亭艺高人胆大,一斜身窜步,就已避过一刺,关亭避过即刻进招,关亭剑尖一抖和楚寄风剑面相黏。

但他并没有使用内力,关亭以四两拨千斤的巧劲,想要将楚寄风手中之剑从他手中撒去,楚寄风看出关亭心思,不觉心头一凛。

但楚寄风死也不撒手,紧紧将长剑握住,楚寄风身形一转,将剑划成弧形,两剑相交碰出火花。

楚寄风随既变招,使出“剑重万影”,关亭眼中映着漫天剑影,关亭临场经验丰富,功夫十分老练,关亭徐徐将剑势反圈回来,只守不攻以静制动。

楚寄风见关亭只守不攻,不由心急,关亭不出手那就没有破绽,没有破绽他的下一招就无法连接而上,楚寄风出声骂道“躲着干什么,你是缩头乌龟么!”

关亭听楚寄风对他口出骂言,关亭微微动怒道“真是乡下野娃,动不动就张嘴骂人,你这是找死!”

关亭剑法展开,一招连接一招绵绵不绝,如同一层波浪往楚寄风层层推进,楚寄风在次展开“剑影万重”抵挡,楚寄风反讽道“你才是乡下野娃!你说张大叔的功夫是三脚猫,这话就不是骂人了!”

关亭怒中进招,招招逼近异常凶狠,张老九看得眉头大皱“这人心气也太窄了”

楚寄风虽是招式新练,但这“剑重万影”防守严密,一时之间关亭也是拿楚寄风没有任何办法,两人在拆十余招,关亭心气不由微微有些急了,因他和楚寄风至少拆了三十余招,还没能拿下楚寄风。

如不尽快拿下楚寄风,这事传入江湖,到时候他哪里还有脸面见人。

当下关亭目露凶光,真气入剑,楚寄风只觉手中之剑让一股怪力牵引,怪力来自关亭之剑,两剑相黏,关亭利剑如同蛇般在楚寄风剑面游走往楚寄风手腕划来,张老九当下不在旁观,身形一动人已冲了上去。

张老九脚往楚寄风手腕一踢,楚寄风手倒是不痛,张老九使了隔山之力将剑从楚寄风手中荡开,剑高高飞上最高空,在而直坠而下,关亭得势不饶人,当剑落到他眼前之时,关亭飞身一跃反腿一踢剑柄。

整把剑如同脱缰野马般,往张老九疾射而去,张老九侧抱楚寄风,往右面移动,利剑滑过张老九右肩,刮破张老九右肩皮肉,直往身后一株老树射去“锵!”的一声,剑横插在老树树身。

张老九右肩血数滴溅落在楚寄风脸上,楚寄风登时岂住,张老九怒视关亭喝道“我没想到你是言而无信的小人,用内力黏剑想卸下这孩子的手腕,你这心也是太狠了吧!”

关亭冷笑道“我哪里言而无信了?我原本就没打算放过你们,张老九你杀了我的人,你以为拿个小孩和我过招,我就能放过你们?这小孩打来打去就只会三招,实在无趣得很,你在不动真格,我可就不客气”

张老九将楚寄风往身后三丈外托抛而去,张老九抛势虽疾,但力道拿捏得恰到好处,楚寄风双腿平平稳稳落地,张老九喝道“你快走!”

楚寄风见张老九为了救他而负伤,他岂能如此抛下张老九“我不走!要走一起走!”

关亭诡谲一笑“张老九等我杀了这小鬼!我就不信你不出手!”关亭手中忽扣三枚飞镖,突然往楚寄风射去,楚寄风看得一惊连忙躲入一旁小树林,三枚飞镖“咔咔咔”直插树干。

关亭纵身一跃往林中追去,张老九沉声一喝“你休想伤他!”张老九亦是展开轻功追去。

楚寄风根本就没有跑远,他只是躲在树干之后利用树干遮挡飞镖,当关亭跃到边缘之时,只见楚寄风捡起一截断木从树后往他抛来,关亭冷笑一声一剑将断木斩断,关亭双脚落下身不停势,身子转入树后,但楚寄风已不在后头。

关亭咦了一声“跑得倒快”

张老九这时刚到边缘,只见关亭从树后出来,张老九紧紧盯着关亭,关亭对着张老九笑道“别担心,他跑了,我没得手”

楚寄风其实也没跑远,就在关亭位置第三棵树后躲着,但他不敢露面,他实在对那些飞镖吃不消。

关亭和张老九面对面对恃,但他却扬声道“我知道你没跑远!出来吧,找到你只是时间问题”

楚寄风紧闭双唇并不接声,楚寄风心道“我才没那么傻,出声让你知道我在哪里”

关亭见楚寄风不答,他也不在意,只要张老九还在他必定不会走远,关亭瞅了张老九两眼,他也不忙动手,因他想知道一件事情“张老九我有点不明白”

张老九双目环顾密林,想看出楚寄风的藏身之处,但楚寄风藏得很好并没有现身,张老九道“不明白什么?”

关亭说出自己的疑问“十二剑痕冠绝天下,我不信你是怕给镖局惹麻烦被人寻仇才封剑隐退,其实你可以仗着十二剑痕在江湖中为所欲为”

张老九听及关亭提及往事,目光不由一沉“的确,仗着十二剑痕我是可以在江湖上为所欲为!”

关亭一奇不由反问道“那你为何封剑归隐?”

张老九沉默一阵,最终他决定给予关亭答案“因为我害死了我的好兄弟”

关亭道“好兄弟?你指的是你们飞云五骑”

张老九想起飞云五骑,语声更是显得无限懊悔道“无论大小镖通通是我们五人同行,七劫镖完全是因为我的自负才害死他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