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繁花流转不羡仙

更新时间:2020-03-23 06:06:25

繁花流转不羡仙 连载中

繁花流转不羡仙

来源:落初 作者:糜竺 分类:仙侠 主角:小晖莫二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糜竺原创的仙侠小说《繁花流转不羡仙》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小晖莫二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女主的父亲被人所杀,12岁那年,母亲离家远行,不知所踪,虽然有好心的邻居领养,但无奈与关于女主母亲的流言蜚语不断,邻居家也因为收养“魔教教徒”的女儿而遭受很大压力,只能把她送到灵咎寺的一个高人那里修行。女主16岁结束修行下山,在一次渡魂中从村人口中得知自己父亲被魔教所杀,为了知道自己身世真相,也为了修炼成仙,她告别自己长大的村落,告别了栽培自己的师父,开始了修仙之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既然是故人。就不要提了,也给小灯留个清静,好么?”莫晖只是无奈地笑笑,表情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小灯的事情只是个意外,你莫要听村里那些人胡说。”

“意外是么。”萦怀猛地抓住莫晖的领子,“我走之前你是怎么和我说的,说要好好待她,不会负她,现在看来都是些鬼话!要不你让小灯完完整整地站在这里,要不就给我交待清楚!”

“萦怀,松手,”莫晖的我表情仍旧是那么温和,但是眼神却冰冷起来,“你一走就是这么多年,现在又有什么资格干预我们之间的事情?你要是闲来无事,与其在这里胡搅蛮缠,倒不如想想办法让小灯的魂魄安心!”

萦怀咬了咬牙,狠狠地推开莫晖,莫晖也意识到自己说得过了,换上了平日好脾气的笑容,甚至有点讨好的意味,“鬼魅作祟之事我虽然不懂,也略知个一二,鬼魂若是在人世流连久了,就不能转世做人了,是不是?”

萦怀没有再理会他,冷冷地跳上窗去,瞬间消失在夜色中。

“驱鬼?”莫二癞子又狐疑的目光上下打量了萦怀一番,“你的来头,我倒是早有耳闻,但是。就算你真的有灵根,又上山修行过,这事关我们全家几口人Xing命的大事,我凭什么能放心交给你?”

“观测吉凶,拔除不祥,本来就是术士的职责,我十二岁上山修行,如今早已通彻灵Xing,再者说了,即使你不相信我的实力。”萦怀狡黠地笑笑,“既然你们都认为我是妖女之女,也理应该相信我,生来就是会妖术的。”

莫二癞子感到脖颈一凉,在他头上,居然不知何时聚集了一小块乌云,雨水淅淅沥沥地浇到莫二癞子头顶上,惊得他长大了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反正方圆百里内,你都再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术士,要是你不怕再次作祟,尽可以不来找我。”

从莫二癞子骂骂咧咧的叙述中,萦怀大概地了解到了事情的大概。

“我们家姑娘啊,就是傻气!之前就给她张罗着嫁个老实人家,她偏不依,非和莫家那个小子不清不楚的。现在受到钱老爷的垂青,她又开始做着当姨太太的美梦了!我们这样的人家,哪里高攀得上?姑娘家家的失了身,钱老爷又翻脸不认账,以后还怎么嫁人?丢人!现在死了也不安生,还回来祸害自己的弟弟!哎,我是造了什么孽,生了这样的女儿?”

“你家小儿子落水的地方,就是这里?”萦怀压根也不想听这老醉鬼说的话,细细地打量着清水河,看到河边有一艘陈旧的渔船,“出事的时候,有没有什么不同于平日的地方?”

“我想想。”莫二癞子搔搔脑袋,“要说怪事,这艘早已破败的渔船,倒是飘到了河水中央,甚至还隐约能看到青白青白的阴光。”

“怕这就是作祟所在,我今晚在这渔船上等待一宿,定能收服这鬼魂。”

莫二癞子虽然半信半疑,倒也是懒于刨根问底,不一会就抱着酒瓶,摇头晃脑地走了,剩下萦怀一个人,在渔船上东看看,西看看,弄得船重心不稳,险些栽翻。

“我说小师姐,你偷偷溜下山,我当你是什么事,感情就是过来骗骗百姓找找乐子?”萦怀站在渔船上,一个重心不稳差点摔倒,却被一个温暖的怀抱稳稳地扶住,“不过话说回来,你这样的行为可不地道。”

“滚开,”萦怀狠狠地推开来人,“你自己的修行还没满,倒跑来干涉我的事情?”

“好好好,我不该来干涉你办正事。”这少年少Chun衫薄,邪笑着倚在船头,却自有一股仙风道骨,“不过小师姐,你这捉鬼方法,当真有效?我怎么记得,你尚且不满旋照的等级,还没有完全通灵Xing?这鬼怪妖魅,你怕是看不到的吧?”

萦怀咬了咬牙,却找不出一句辩驳的话。这人明明是比自己小一岁的自己的同门师弟,却天资聪慧,已经修炼到开光的阶段,现在又跑来羞辱自己,当真可恶。

“鬼魅又不像妖物,妖物只需靠灵力降服就好,若是要鬼魅心甘情愿地离开凡世,还是要了解到它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才好。要用强硬的方式,生生打破它的魂魄,让她永世不得超生,也不是小师姐所希望的吧?”少年的笑容如沐Chun风,“能让小姐姐不怕师父责怪,急急忙忙溜下山,怕是姐姐的什么重要之人吧?”

“少来这套,说得这么好听,你无非也就是想普渡下冤魂,顺便让你彻底通彻灵Xing,好提前下山吧?”莫萦怀无奈地撇撇嘴,面前的这个笑容温良的少年,自己同门的小师弟邱怀风,除了长得一张人畜无害的美人脸,其余真是没有一点地方招人喜欢!

“不要说得那么难听么,我们合作,不是各取所需嘛,明明到了年龄却没有通彻灵Xing,出不了师门的是小师姐你啊?”

“滚。”莫萦怀被戳到痛处,脸一红,狠狠地推开邱怀风,冷着脸跑开了。邱怀风愣愣地看了她的背影一会,随即大笑出声。

“小师姐真是。臭脾气一点都没改,还是那么有趣呢。”

萦怀和邱怀风已经在清水河的小渔船上守了四五个时辰,还是一丝风吹草动都没有。

“我说小师姐,能不能是那姑娘因为家里重男轻女,对自己亲弟弟积怨已深,只是专门回来报复他的?现在仇也报了,没准她就安心去渡魂了呢。”邱怀风困得连连打了好几个哈欠,苦不堪言。

“开什么玩笑,小灯才没有那么无聊呢,”萦怀支着下巴,百无聊赖地玩弄一根芦苇杆,“也许只是今日不来作祟罢了。”

萦怀说着说着,一股困意也涌上来。邱怀风倒是体贴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先稍微小睡一下吧,我先守着。再说,就凭小师姐你这三脚猫的法力,就算是醒着也是无济于事啊。”

萦怀难得地没有动怒,甚至没有力气回嘴和他吵架,她只是突然觉得好累,好困,整个身子乏得好像不是自己的一般,她也就缩成一团,就着这个还算舒服的姿势,香甜地睡了过去。

待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没有看到邱怀风,倒是看到了一个眉目如画的女子,她站在清水河边,任秋风吹乱她的青丝,她也只是草草地用手抚弄一下自己的发髻,时不时翘起脚尖眺望着远方,好像在焦急地等待谁的身影一般。

视线逐渐变得清晰,萦怀也终于看清了那女子的脸,是小灯,虽然早就不是小时候稚嫩的模样,但萦怀还是能认出她来。刚想开口叫叫她,萦怀却发现自己连发声都做不到,整个身体也仿佛失去知觉,动弹不得。

不知道何时藏在芦苇荡里的男人,突然从背后袭击,将小灯的眼睛捂住,随即冲着她的后背就是狠狠地一掌!那个腹满肠肥的钱老板,也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来,Yin笑着把小灯推到芦苇荡里。

萦怀只能看着这一切,没法阻止,甚至没法叫出声来。只能。闭上眼睛,避开这太过残忍的一幕。

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一切都慢慢回归虚无,在萦怀恢复意识之前,听到的是小灯的声音。

“萦怀,我怨他所欠我的。”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