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凌天修仙录

更新时间:2020-05-21 06:52:41

凌天修仙录 已完结

凌天修仙录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叫我大军 分类:仙侠 主角:郑天邓 人气:

完结小说《凌天修仙录》是叫我大军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郑天邓,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十六年前,郑家迎来了第八代男丁,发现这个婴孩天生体质异常,各大经脉自然堵塞,无法修炼仙法。 天生无法修炼的男主在修真家族里如废物一般被唾弃着,却在偶然中遇见奇事被打通经络,修成正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韩远山冷哼一声,运气入宝剑,剑身顿时放出黄色光芒,“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我身,惊雷显身!”道决一念,剑刃之上现出电光闪烁。他持剑轻轻一架,轻描淡写的挡住中年汉子力欲千斤的重刀。一丝电光随着刀身而上,中年汉子顿时感到电击之苦,忙撤刀退开,不过他岂能甘心,稍一定神,便合同其余五人一起围攻韩远山。剩余两人则被聂旬接住,聂旬修行虽是指导光照期,与围攻两人不相上下,但是他一把巨剑使得灵动不已,围攻他的两人虽是愤恨,却也近不得他身。打斗刚起,野店老板伙计早已逃走,现场之中惟有郑天站立旁观。韩远山毫不惊慌,在六人各色武器围攻下,四处游走,反而那六人每次武器与韩远山宝剑相击都会被电芒攻击,难受不已。缠斗片刻,六人之中已有两人被电击之下难以稳定心神,被韩远山寻住破绽,分别被点中一指,虽是没有打中要害,但是韩远山指力之中暗含天雷神力,点中之后,身形立时缓慢许多,难以继续应战,只得退开一旁。那中年汉子见状,心中着急不已,这老头子实在太难缠了,这样打下去,必输无疑。正苦恼,透过间隙,中年汉子突然瞥见立在一旁的郑天,听家主说,这小子道行很浅,不如他偷偷向退出战圈的两个人打个眼色,那两人会意,慢慢从旁边绕到郑天一侧。韩远山此刻也发现了,心中暗叫不妙,这等卑鄙小人竟然偷袭一个不会道法之人!正要退去援救,中年汉子岂能放他过去,他吹一声哨,战圈中三人同时发力,尽全力轰出灵力,韩远山纵是道法强横,也不能无视四人全力一击,只得宝剑一挥,使出惊雷决,劲风吹过,终于逼退四人。这一延误,那两人已经扑到郑天身前,两人挥刀向郑天劈下。哪知刀刃挥出一半,眼前一花,一道绿光划过,两人宝刀刀身齐齐被斩飞出去,手上只剩半尺长刀把。两人不敢相信的望着手上剩下的半尺长刀把,这可是用几块上品仙石加上玄铁打造出来的上品圣刀,品质一流,自己刚才还注入十成道法,竟然被直接砍断!实在难以想象!抬头一看,前面那传言中道行极低的小子手上握着一把奇怪法宝,手握之处是个黝黑的剑柄状圆管,前方一道三尺来长绿色光芒,那光芒形成剑刃形状,边缘处还闪着丝丝光晕。家主可没说过郑天有这样一把厉害宝物啊!中年汉子几乎要哭出来,怎么今天尽是碰到厉害的主啊!郑家众人皆惊诧不已,呆立当场。郑天一按剑柄处按钮,那绿芒陡然消失,然后剑柄亦回到玄幽神戒之中。肖家众人一见这宝物不仅拥有削金如泥的威力,还可自如消失出现,尽皆骇然,“仙器!”有人甚至惊呼出声。此语一出,肖家众人哗然!确实只有传说中的“仙器”才有如此厉害,这小子难道修行如此高深?郑天吐吐舌头,刚才见两人袭来,自己无处可逃,只好拿出李净留下的激光剑,硬接两人,没想竟起到如此效果,那激光剑还被视作元婴期高手才会炼制的“仙器”!韩远山师徒亦是颇为惊奇,他们现在亦如肖家人般怀疑郑天修为到底有多高。“哼!知道是‘仙器’,你们这帮家伙还想再来试试吗?”郑天忙顺借势索性装下去,左腿还故意向前虚跨一步,气势不凡。肖家众人骇然,一个老头子已经够厉害了,还有这样个拥有仙器道法深不可测的强横对手,自己这几个人哪里是对手?见郑天向前威胁性的走了一步,顿时一声喊,全都四散奔逃,转眼不见踪影。肖家众人的表现让郑天苦笑不得,不过不管怎样,这场风波算是解决了,他转头望向韩远山师徒。见到韩远山诧异询问的眼神,郑天不好意思的再次亮出激光剑,“前辈不要奇怪,这把剑乃是家传宝物,拥有很强力量,不过晚辈本身可没有那么厉害道行,不然今日在山上就不需要前辈搭救了!”郑天不能说出李净与凌天洞府之事,那也是当时那程序所嘱咐的,只好谎称激光剑乃是家传宝物。韩远山将激光剑拿于手中把玩片刻,却也无法参透那激光剑是何种仙器,无奈只得交还郑天,暂且相信郑天所言。不过,在他看来,这郑天越发显得神秘莫测,让人费解。郑天尴尬的将激光剑收回戒指,打定主意不再多言,所谓言多必失,说不定一不小心说漏嘴就不好了。韩远山又问了些激光剑来历之事,郑天一概以不知道为由打发过去,韩远山饶是不甘心,却也不好再多问。三人转而往南行了一天后,郑天考虑了一天,感觉几天以来老是受人追打,几乎无还手之力,若非韩远山相救,今日就已魂归西天,这两师徒心地很好,为人仗义,明知自己惹上天极派这大对头,还挺身而出,实在让郑天感动,不过正因如此,郑天实在不忍两人为了自己再惹上麻烦,还是早点与他二人分开的好。既打定主意,便推说自己想先去南边与家人回合,打算与二人暂时分开。“郑小兄,此地还在肖家势力范围之内,我担心你一人上路怕是危险重重啊!”韩远山担心的说道。“是啊!郑兄,你还是和我们一起走吧!这样至少有个照应!”聂旬相当不舍,忙搭腔道。“前辈,聂兄,多谢两位这几日的照拂,不过此次事情重大,我还是想先与父母回合商量对策,再想其他,聂兄放心,我此间事了,我必然会去剑仙门寻你!呵呵,我们说好要做师兄弟的!”“这既然郑小兄执意如此,我也不能多勉强!一路上多加小心,与父母回合之后,一定托人寄封信去玄灵大陆都城羽都洛仙楼,我与聂旬会在那处安身。”韩远山见郑天颇为坚决,不在多言。聂旬见师父都没执意挽留,自己劝说几句,郑天仍是不改主意,只好作罢。临别之时,聂旬还多次嘱咐郑天一定要去找他。郑天笑着连声答应,挥手相送。待得韩远山师徒二人走远,郑天转身想近旁深山行去。他要找个隐蔽之处修炼凌天决,那对师徒在旁边,实在难以修行。往山中行了半日,找到一处瀑布之旁的密林,多苍天巨木,树叶茂密,旁边又有瀑布水声掩盖形迹,此处根本亦无人烟,正适合修炼。不过郑天还是谨慎的释放出凌天转形阵,以防万一。坐定,郑天拿出一块岐郑仙石放于地上,自己则盘膝而坐,运出功法,凌天元气从掌心出溢出,直奔岐郑仙石而去,拿仙石受凌天灵力控制,自动悬浮起来,放出柔和郑光。所谓仙石乃是修炼之引,如同草药之中药引一般,能够发挥草药的最大功效。而仙石则是修炼凌天决时导引天地灵气的最好介质,凭借仙石,可以大幅度加快吸纳天地灵气的速度。岐郑仙石放出光辉,并且在凌天灵力催动下开始在空中自行旋转,速度越来越快,成为一个光团,这光团立时引得四周天地自然灵气向光团涌来,吸入光团之后,则缓缓输入郑天体内,郑天双眼紧闭,慢慢接收天地灵气,随着吸纳天地灵气的数量增加,五脏之处开始浓缩天地灵气,转为凌天灵力。修炼持续了一昼夜,慢慢的口中那块仙石越转越慢,最后终于停住,此刻的岐郑仙石已经变成一块普通的石头,再无半点神力。郑天以凌天内视法观察体内五脏,感觉体内存于肝脏处凌天灵力已经渐渐显出雏形,看来凌天诀第一重即将完成。他正欲取出最后两块仙石继续修炼,突然凌天转形阵外阵传来预警,有人来了。郑天忙收敛气息,全力运起阵法,隐身凌天转形阵中。不几秒,三个人影窜到附近,旋即停了下来。其中一人正是肖家家主林辛河,看样子似乎已经复原。“奇怪!这小子到了这里怎么会失踪了?”林辛河四处张望。“师兄,你会不会搞错了?这里不想有人来过的样子。”林辛河身后之人原来是他天极派同门师弟。“不可能,我在这小子身上下了追踪符!绝不会出错!虽然我因为疗伤耽搁了几日,没能及时赶上他。不过这小子怪异的很,道行不高,身上却有些法宝,颇为厉害,你们仔细找找!不能让他跑了,不然我派预谋夺他家玉石矿的事要是传扬出去,派里长老可不会轻饶了我们。”林辛河双目精光四射。“呵呵,师兄哪用担心?此次任务不就是肖长老让你来执行的吗?肖长老是你家祖辈,怎会与你计较!”“废话少说!快去找吧!此次长老何止派我一人,你罗师兄也快来了,要是他知道善后工作没做好,还不得去掌教面前打我小报告?到时我肯定吃不了兜着走!”林辛河提到那罗师兄时面色有些难看,显然他与那罗师兄有些瓜葛。听完几人所说,郑天最终确定,天极派才是谋郑家矿脉主谋,只是他想不通,一个修真门派拿着矿场做什么?应该不是仅仅为钱这么简单,郑天百思不得其解。郑天全力运转凌天转形阵,这阵法与自然天地融合的天衣无缝,林辛河等人怎么也找不到郑天到底藏身何处。“他妈的,这臭小子到底躲哪去了?难道,我的独门追踪符被他识破了不成?”林辛河喃喃道。沉默半天,他冷哼一声,大声说道“算了,暂时放过他,还是家中之事要紧。我们走吧!”说完,他领着其余二人出林而去。等到确定三人确实走远,郑天这才长舒一口气。现在终于知道自己对手是谁,面对整个天极派,他郑天绝不可能退缩,为了家族荣誉,他必须变的强大,强大到能够对抗苍穹星五大门派之一的玄元一宗!郑天没有歇息,拿出仙石,继续修炼。最后两块仙石结合天地灵气在凌天灵力催动下融合入郑天体内,郑天肝脏处那团灵力在噼啪声中流转天华,变成一颗金灿灿内丹,郑天终于突破凌天诀第一重,算是有所小成。随着凌天决第一重的完成,郑天亦学会凌天诀中的第一套凌天印法——金罗仙印,此套印法共有八种变化,可攻可守,使出之后可以隔空击碎五丈外岩石,还可在身前唤出渡劫仙障护体,功效不凡。郑天初会此印法,亦是高兴不已,至少现在对付些小罗罗不成问题了。得意之余,不由使出印法四处轰击,打的旁边岩屑飞溅,树木横飞!往往乐极生悲就在此种时候发生,郑天得意之余,不免放松对凌天转形阵的控制,现出破绽。而那林辛河也是异常狡猾,半途只身返回,恰好让他发现郑天踪迹,当即狞笑几声,“我就知道你小子还在!快把你那两件法宝交出来!”说罢,运起魔功向郑天袭来。郑天大骇之下,仓皇唤出渡劫仙障护体抵御。林辛河料自己突然出现偷袭,加上这小子道行又浅,肯定难以招架,所以只用了三成功力。哪知掌风还未及身,这小子周围突然出现一道金光闪闪光壁,林辛河还以为又是如同上次一般有个法宝护身,错愕一下,旋即加力攻击,想要再次运功打破光壁。没想到,一道金光从光壁中冲出,直向自己胸口袭来。这道金光速度异常迅速,而且凌厉不已,林辛河骇然飞退,在不明情况前,决不能硬接,想想那天这小子突然拿出一把奇怪的厉害武器,将自己手下直接吓走,这次不知又是什么玩意。郑天唤出渡劫仙障防护竟然挡住林辛河一击,他也不迟疑,双手急速打出几个印法,手指间闪现金光,这几个印法乃是联合而出,自己还没试过,此刻正好用用,印法打完,手掌出现两团郑光,形似剑气,他想也不想直接打出,效果确实不错,至少将林辛河逼退了。林辛河躲过金光,只见那金光冲天而起,转眼化作一点光芒,消失云端。林辛河骇然,这是什么玩意,如此厉害。渡劫仙障有个特性,外人看见,这光壁并不透明,无法看见里面人在干什么,而郑天却可看见外面,如此一来,林辛河根本不知道那金光到底是什么,对隐身光壁之后的郑天到底在干什么。郑天见一击得逞,忙连续打出印法,轰击林辛河,自己则慢慢后退,寻机逃跑,毕竟这老魔头修为远胜自己。林辛河连躲数次,终是火起,于是直接全力运出魔功,当日曾令郑天无法动弹的魔气向光壁袭来。郑天虽是有渡劫仙障护体,但是修为始终差了许多,魔气来临,全身顿觉难受不已,印法停滞下来。林辛河抓住机会,飞身欺近,全力一掌轰在光壁之上。郑天此刻受魔气影响,对于渡劫仙障控制之力大打折扣,加上林辛河又是全力一击,渡劫仙障顿时便被击碎,郑天被打飞出去,撞断几棵大树,重重撞在瀑布山壁之上,他吐出一大口鲜血,亏得凌天灵力护体,灵识尚保清晰。他靠着这一点灵识,勉力打出一个印法击向瀑布之下水潭,打的水潭中水四溅而起,顿时水雾弥漫涌向林辛河。半响水雾散去,郑天已经借机遁走!“他妈的!又让这小杂种溜了!”林辛河咬牙切齿的一掌轰向旁边大石,轰鸣声后,那大石带着林辛河的怨恨灰飞烟灭!郑天驾着飞板奔行数十里后,体力终是不支!摔了下来,落在一条小路之旁,再爬不起来。迷迷糊糊间,感觉前面来了一人,将自己扶起,那人说了几句话,自己却什么也听不见,随后便昏了过去。郑天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小屋之中草堆之上,四壁没有窗户,唯有前面小门之上开了个巴掌大小窗,透进一点光亮来。他勉强坐起身来,想到窗边观望,却听外面传来一说话声,那语气熟悉而让人厌恶,正是那林辛河,“太好了!罗师兄,你把这小子抓回来了!算是救了师弟我一命啊!”郑天颓然躺倒,他妈的!还是落到这混蛋手里了!郑天躺在地上,听屋外二人谈话,从前面几句话中,郑天知道自己昏倒之时恰好被林辛河师兄罗琦发现,便带到零州肖家,交于林辛河看管,林辛河更是向外发话乃是抓了一个魔修者。真是刚出狼窝又入虎口!郑天暗骂,今日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肖师弟,照你所说这郑天确实奇怪,我遇见他时并没发现他身上有何法宝,用神识探查其经脉也没有发现他拥有道法灵力!不过我还是用道法封住了他经脉,以防万一。”闻言,郑天暗自庆幸,原来这罗琦并不能察觉他体内凌天灵力,那经脉封便封呗,反正自己凌天灵力储存在五脏之中,封了经脉,毫无影响。想到此处,郑天暗自运气凌天诀,调理伤势。“罗师兄,那小子诡异的很,我怀疑他乃是魔修之人,所以修习的魔功不易察觉,那日我在矿山之上发现他时,他旁边还躺着几十具尸体,肯定都是被他所杀,因此我才愤而出手将他打下山崖,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不死,还被他偷听到我派的大计,实在可恶!”郑天听到此处差点大骂出声!这老混蛋竟然污蔑自己是魔修之人,还把杀人之事嫁祸自己身上,实在可恶之极!不过看来这老混蛋还不敢让同门知道他暗自修习魔功之事,尤其在这罗师兄之前。郑天心中涌起一点希望。那罗琦似乎沉吟了一会,方才回答,“此事还是有些蹊跷,我看还是把他带回天极派,请掌教和众长老裁定!”那林辛河旋即回应,“这样吧,这小子太过诡异,我怕带在路上又生变故,不如留在此处由我看管,师兄则回师门请示,这样也可尽快解决此事!这个牢房设有多重禁制,只能由外打开,从牢房之内断无可能逃脱,师兄可以放心,!”“嗯也好,那只好劳烦师弟多费心了!”“哪里的话,除魔卫道本就是师弟份内之事嘛!好吧,罗师兄,这边请,我送你出去!”郑天心中哀嚎一声,刚刚涌起的希望转瞬破灭,这老混蛋一旦支走罗琦,回来之后定然便是自己死期!希望破灭,郑天甚至连运凌天决疗伤的心情都没有了,直直躺倒睡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