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樱宁子

更新时间:2020-11-20 06:12:56

樱宁子 连载中

樱宁子

来源:落初 作者:易水晓风 分类:仙侠 主角:樱老婆婆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樱宁子》是易水晓风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樱老婆婆,书中主要讲述了:神州大陆,五老山下,少年樱宁偶遇红颜,但随后却被莫明被追杀,唯一相依为命的姐姐横死,被逼得无家可归,只得上五老山求仙,从此踏上了修仙之路。樱宁在求仙路上九死一生,但也逐渐发现自己的宿命,以及与几个红颜之间生生死死,相聚相离,可歌可泣的情感纠葛。到底是呼啸九天,还是红尘轮回?各自有各自的求仙道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5

一个月后,县衙大牢。

不知是不是流年不吉,还真是祸不单行。樱宁自问自己做人老实本份,从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什么老天总是和自己过不去。昨天自己还盘算着想将自己积攒了的一点小钱,给姐姐买点什么好,以报姐姐这年几的照顾之恩,今天却不但姐姐、姐夫已命丧黄泉,天人两隔,自己也身陷囹圄,生死不知。樱宁的人生迎来了重大转变,变得让他措手不及。

樱宁俯卧在死囚牢内发霉的草堆上,想着自己这些年来的点滴,满嘴全是苦涩,只是偶尔当想起前些天白小莲的恶作剧时,才有那么一丝快慰。一项谋杀亲姐、姐夫的罪名莫名其妙就扣到了他的头上,昏庸的县令为了能尽早结案,不由分说就是二十大棍,打的他是皮开肉绽,当堂就昏死了过去。就这样便草草结了案,押入死牢,只待上报朝廷,择日问斩。

昏黑的死囚牢内不知日月,只有一盏如豆的油灯支撑起一片光亮。樱宁记不得在这里躺了几个时辰,努力想挪动一下身体,但从屁股上扩撒出来的剧烈疼痛又让他差点晕过去。

樱宁无法动弹,只得静静的想着心事:“我这一生就此结束了吗?人有时候活着确实比死更不容易,死就死吧,但姐姐和姐夫,惨遭横死,作为弟弟不能为他们伸冤报仇,却还反被当成了凶手,蒙受不白之冤。在大堂之上,住姐姐隔壁的老王一口咬定姐姐被害当晚,我曾醉熏熏的去敲姐姐家门,可我明明在自己家中,而且老王头平时也不是搬弄是非之人,怎么会糊涂到看错人呢?既然天要我亡,我又奈何……。

“喂,死了没有,还在喘气吗?”正当樱宁胡思乱想,万念俱灰之际,白小莲的意外出现给了他一个大大地惊喜。

樱宁挣扎着爬到牢门边上,白小莲今天白衣剑靴,头上梳着两根小辫,俏皮又不失妩媚,娇丽又不失英姿。看到樱宁傻不愣登的看着自己,顿时俏脸微红,怒到:“看什么看,我好心来救你,你怎么如此无礼。”但又看到樱宁的惨状,微微皱眉,当下转口道:“你是我的朋友,你的事我不会不管,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说完一转身,头也不回,风也似的走了。

樱宁至始至终都没能说上一个字,但对于这个风里来风里去,神出鬼没的“朋友”,樱宁也只能一声叹息,无可奈何。樱宁细想自己和白小莲从认识到现在,其实总共也没和她说过几句说话。虽然一个小姑娘不能指望什么,但在自己落难时候还不忘来关心他,樱宁觉得心头颇感温暖。

樱宁想了想,又摇摇头,一声叹息,干脆睡了。

案情在县太爷沈大人来看,真是铁证如山,定樱宁死罪是水到渠成的事。

四月初八夜,衙内衙役赵良与妻樱英双双被人砍死家中,据邻居老王亲眼所见,樱英之弟樱宁当夜曾醉酒进赵良家,还在现场起获凶器柴刀一把,人证物证俱在,也不容樱宁不认了。他这次如此着急定樱宁的罪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自打他来到这个小县城后,百姓民风淳朴,安居乐业,从未出现过什么大案,而且沈大人当县令到现在也真没什么政绩,眼看今年吏部考核就在眼前,他要是还不办个漂亮的大案,在自己的政绩上添一笔,那说不定就会被打发到更偏僻地方去了。而眼前正是个好机会。

但沈县令定案快,翻案更快。三天后,经过仔细推敲,反复论证,又认定樱宁杀人一案证据有待商榷,存在疑点,当下就把樱宁给放出了大牢。但据沈大人府中传出的小道消息是,前一天晚上沈大人明明搂着二夫人上床睡觉,半夜却莫明失踪,第二天被人发现昏睡在县城外的坟地里,据说与樱宁案有关。自此,沈大人一病多日,也无心再审樱宁的案件了。

樱宁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忽然间又出了牢笼,真是恍如隔世,人生无常啊。

当樱宁一瘸一拐地回到家时,发现曾经的家已化为一片灰烬,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令他欲哭无泪。左邻右舍看到樱宁回来,都跑来劝慰他,但都是些穷邻居,又能帮到些什么。

樱宁在发了片刻的呆后,便头也不回的出了村子,离开了他曾经生活的家。

当樱宁在城外一个残破的土地庙内找到栖身之所的时候,白小莲又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怎么样,我说到做到吧?”白小莲一副满心想接受夸奖的样子,“我只动用了一点点的本事,那糊涂狗官就趴下了,厉害吧!”

樱宁道:“白姑娘,多谢你的搭救。我樱宁如今举目无亲,身无分文,你的救命之恩我实在无以为报。姐姐、姐夫无端惨死,如今就是拼上Xing命我也要找到真凶,为他们伸冤,你的大恩只能来日再报了。”

“呵呵,你这个书呆子原来不光只会读书,还挺讲情义的嘛,反正本仙子急公好义,帮人帮到底,我来帮你捉那凶贼如何?”

“那,就有劳姑娘了”对于白小莲的本事,樱宁是领教过的,有她相助自然是一大助力,但又不放心的问道:“虽然姑娘身手不凡,但长久一人在外,家里双亲不会挂念吗?”

樱宁对白小莲的来历还是有些奇怪的,一个年轻姑娘整天在外闲逛,而且看起来还有一副很好身手,既不像大家闺秀,也不像小家碧玉。看着她有时没心没肺的样子,传说中的江湖儿女,看来也不像。但如今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孤立无援,这主动热情送上门来帮忙的,樱宁肯定不会拒绝。

“你知道我是哪里来的吗?”看出樱宁对自己的来历有些疑虑,白小莲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说道:“我是从山上下来的。”

“哪座山?”樱宁故意装糊涂。

“还有哪座山,当然是五老山。”

“那又怎样?”

“怎样?”,白小莲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山上下来的,当然是有仙术的咯。是我父母派我下山来体察民情的,你遇到我算是走运了。”

“哦,原来是神仙下凡,恕我肉眼凡胎,没看出来。”

“神仙吗,咳咳,还可以,还可以,咳咳。”白小莲的脸有点红。

“神仙身体不适吗?”

“啊,没有啦,没有。对了,你下步打算怎么办?”白小莲及时岔开了话题。

樱宁正色道,“我想应该先从姐姐的邻居老王查起,如果老王头没有瞎编,那夜确实看到有人进了姐姐家,那既然不是我,肯定就是凶手,所以只有他见过真正的凶手。”

“好,就从他开始。”白小莲一副跃跃欲试,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6

当樱宁和白小莲到老王家时才知道,老王头昨天出门之后就没有回来,樱宁有种不好的预感。没有打听到老王的信息,樱宁和白小莲只能沮丧的又回到了姐姐家中。看到屋角仍可见的斑斑血迹,让人触目惊心。

“对了,还有一个人可以去问。”樱宁看到那血迹后,忽然想起了一个人。

“谁?”白小莲问道。

“白老鬼,他与我姐夫一起在衙门里供差,他是一个仵作,肯定知道这案子的一些细节。我恰好知道他住在哪。”樱宁说道。

“仵作?”

“简单说就是专门验尸的,快走。”

樱宁迫不急待的出了门,白小莲只得跟了出去。

转了几条街,终于顺利找到了白老鬼。白老鬼其实是他的外号,由于专门与各类死尸打交道,而且整天好似别人偷了他媳妇,一副哭丧着脸无精打采的样子,所以衙门里的人都叫他白老鬼。平时与樱宁的姐夫关系不错,所以当看到樱宁来找他时,白老鬼显得挺高兴。

“我就知道这案件有蹊跷,看来沈大人把你放出来是对的。我早就跟沈大人说过,以我二十多年的检尸经验告诉我,这事肯定有蹊跷。你能放出来就好,要不然怎么对得起地下的老赵。”还没等樱宁问起,赵老鬼就叨叨开了。

“赵大叔,你能否把详细情况告诉我。我姐姐和姐夫不幸枉死,我又蒙受不白之冤,我一定要找到真凶,替我姐姐、姐夫讨个公道。”樱宁决然道。

“当心,要当心。我看这件事还是让沈大人来查,你自己去查不妥,不妥。这查案是很危险的事,你一个人怎么行,还是让沈大人来查的好,衙门里有那么多人,肯定能抓住那家伙。”白老鬼听到樱宁要自己查案,连连摇头表示不同意。

“白大叔,看在我姐夫和你共事的份上,就帮帮我吧。若不是有人相助,只怕我已被沈大人冤枉作凶手了,难见天日了,而且至今还没给我洗脱嫌疑,与其靠别人,还不如靠自己。”樱宁苦苦哀求,就差拜倒。

白老鬼挠了挠他尖细的脑袋,叹口气道:“好吧,既然你有此决心,我就把我知道的告诉你吧。以我二十多年的验尸经验来分析,你姐夫、姐姐这起案件不寻常。我看过尸体,虽然从表面看他夫妇二人是被凶手用房内的菜刀乱刀砍死的,好像凶手是一时失去心Xing,或是酒后作案。但其实真正的致命之处是一刀封喉,干净利落,绝对是高手所为,身上其他的刀口都是后来加上去的。还有据老王头讲案发时他未曾听到隔壁有吵闹声,由此更可推断不是因言语不和或其他争执而引起的凶案。还有一点,事后经检查,你姐姐、姐失家中衣柜等完好无损,似乎未曾失窃过东西。因此,我判断可能是寻仇杀人,而且凶手一定是个武功高强之人。”白老鬼一口气说来,竟然思路清晰,分析透彻,不愧是做了二十多年的仵作。

“但姐夫、姐姐都是本份之人,为人老实,从未听说过有什么仇家。况且也没听说过我们小镇附近有什么武功高强之人啊!”樱宁听了白老鬼的分析后,大感吃惊。

“我就说肯定不是你做的,沈大人还不肯相信,哎,真是作孽啊,好人没好报啊。一刀致命,我决不会看错。说起来你还真是命大啊,听说了吗,前夜牢房失火,死了好多犯人,死牢里的死囚全烧死了也就算了,可怜那些因为一点小事被关起来的人可怜人,也烧死了好几个,你还好出来了。我看这事就算了吧,人说倒霉起来喝口凉水也能呛死。危险,我瞧着危险,还是别查了,好好过日子吧……。”白老鬼喋喋不休起来没个完。

樱宁从白老鬼家中出来后,就一直低头不语。

白小莲看樱宁若有所思,便道:“书呆子别怕,什么高手在我白小莲面前都不堪一击,我倒要看看那个高手能有多高。”白小莲听到有高手出现,似乎还有些小兴奋,真有些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樱宁道:“我姐姐、姐夫向来安分守己,从不与人争强,也没听说有冤家,怎么会有高手来谋害他们。姐夫在衙门也没听说过在公务上有什么不妥,让我想不通,是因何事遭人毒害。”

“我看八成是错杀。”白小莲分析道。

“也有可能凶手的目标本来不是他们,而是……”

“是谁?”白小莲忙道。

“是我。”樱宁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