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名门妖孽

更新时间:2021-01-11 07:01:08

名门妖孽 连载中

名门妖孽

来源:落初 作者:立行 分类:仙侠 主角:宫殿余韵 人气:

主角是宫殿余韵的小说《名门妖孽》此文是立行原创的仙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新书:重回七九撩军夫求包场求推荐票求收藏亲一口得长生,造就小白花翻天覆地的执念,苏浅若破而后立,一路西游祭,收一票打手当苦力,千界纵横怒破苍穹。三千大道,修。亿万法宝,夺。妖孽美男,收。谁上谁下?拳头是老大!不服来战……刚摆完睥睨天下的架势,身后便传来一道清冷的男音:要战?逆光中衣着华贵,眉眼清冷,一脸禁欲气息的精怪挑了挑眉,苏浅若立马化作一道流光远遁十万八千里.夫君,玩笑而已,千万别当真。vip书友群528028207普群541391581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只见远处一片巨大白墙,在月光下奔腾过来。

蓦然间寒意迫人,越移越近,声若雷震,大潮有如玉城雪岭,天际而来,声势雄伟已极。潮水越近,声音越响,真似百万大军冲烽,于金鼓齐鸣中一往直前。

月影银涛,光摇喷雪,云移玉岸,浪卷轰雷,海潮势若万马奔腾,奋蹄疾驰,霎时之间已将整个内河道全部淹没波涛之下。

涛来势转雄,猎猎驾长风。雷震云霓里,山飞霜雪中。

“海子桥垮啦……”最先爬起来的乡民一声惊呼,在寒夜之中传得格外远。随之而起的乡民们都齐齐爬上高处,一脸惊悸地望向着海子镇呼啸而来的惊天巨浪,脸色惨白。

照这么下去,整个海子镇的村民,必将被完全香没。

“快收拾值钱的家伙什儿,逃……”人们惊慌失措地往屋内窜。

走在最后的一个跛脚小老头儿却不退反进,直直的朝着巨浪走去。他身边的一个毛头小青年忙伸手拽着他的衣领将他拖回来,气急地骂道:“图三儿,你这跛脚老绝户莫不是走错方向了罢?赶紧的上来,我背着你跑……再迟,可就要葬身海中喂乌鱼啦。”

他慢慢地半蹲下来,留给图三一个消瘦的后背。图三伸手往他后脑一砍,他歪过头来疑惑地瞪了图三一眼,却没有立刻昏倒过去。

浪头已经扑天盖地的冲过来,图三顾不得许多,枯瘦的如鸡爪的双手开始结印,“翻天印……镇!”

一道巴掌大的光柱自图三手指间疾射而出,打在浪头之上,那浪头竟然被生生阻得一顿,僵在半空中,似被冻结了似的。

小青年惊骇地翻着眼皮昏倒过去。

图三却缓缓变化着手势,慢慢靠近被结界暂时挡住的浪壁。透过水色,他竟然看到了一个脖子上套着一圈骨头链子的男子漂浮在浪头后面,手里扯着一片女子的衣摆,衣摆的后面,是一个混身是血,左胸中刀的长发女子。

男子身量极长,体型健壮,身体静静地漂浮在最高的一道浪头之中,五官峻奇,双目紧闭。他****的右臂之上,有着一个似山似海的图形……图形中间围绕着一个奇怪的文字。

图三定睛一看,这字古朴有力,似长在男子的胳膊之上,不是后天刻印上去的。而且这个字……竟然是他都不能辨识出来。

心中震惊已不足言表,他可是仓颉……天下文字,都是他造出来的!怎么可能还有他不认得的文字呢?

仙文?魔文?妖族文字?或者是……水精文字?

是了,他漂浮在浪中,自是拥有控水的能力……必是海中一方灵者修习而成。他能控制住这么多巨浪攻击,灵力惊人啊!

结界只不过支撑了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就已经有了破裂迹象。

图三再次翻动着手指,结出一更玄奥繁复的印势,却发现于事无补,那结界已经轰然垮塌下来,浪头将他猛力一个拍打,打得他一个趔趄直直栽进了深水里,冰冷咸涩的海水灌进肺中,呛得他不住咳嗽。他运起避水诀,却惊异地发现,他所修习的避水神诀竟然丝毫不起作用。

他又结了敛水印,却发现这水不仅没有减少,反而长高了十尺。

这怎么可能!?

图三甚至感觉到仙力在飞快消失.他的所有灵印都失去了作用.他脸色发白地又重新尝试了一遍,这才发现,站在这片水浪之中,竟然连再次凝聚仙力也变得极为困难起来.

他往后倒退,直到退出那片水域,脚踏在实地之上,才又重新结出仙印.但是这仙印却再没有实际攻击能力。

上古有覆水,神魔难收,禁绝仙力……难道,这竟然是上古的覆水?

水浪须臾之间又追了上来,将他卷入。

图三开始害怕起来。能Cao纵覆水的男子,竟然莫然其妙的攻击一个普通的人间小村子!而他手中牵着的女子,却又生机全无……

眼见得无法抵住,图三只依靠体力浮出水面,带了小青年速速离去。

海子镇被毁,他已无力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这无意识Cao纵着覆水的男子将它毁灭。

可这是仓颉的家乡啊!

他避到昆吾山颠,驾了朵云头,这才躲过被覆水颠覆的命运。

他的一身仙力,因为化结界,结避水印,敛水印,损耗过半。

他早就应该察觉到的,不是吗?

哪有用得着要积聚周身一半仙力结出的印才能勉强支撑住一柱香时间的浪头?

这六界之中,又有几人能让他这么狼狈?

巨浪冲出镇子后,被昆吾山的地脉所阻,终于退了回来。被大水肆虐过的镇子,房屋倒塌,街道上灌满了泥石,到处是牛羊生畜的尸体。

若是想要重建,还不如再新造一个镇子,代价真的太惨重了。

流离失所的乡民们绝望地站在昆吾山上,嚎啕大哭。

天色微明,海子桥下的水竟然开始倒退着往海眼处倒灌,天空中出现了一道水吸云的怪异景象。

顷刻之间,海子桥的河滩暗道全部显露了出来,河水流入海道处,甚至都不再湍急。若不是已经断裂成两截的海子桥和满目疮夷的海子镇还摆在眼前,所有人都会怀疑,这不过是一场凄惨的梦境。

而原本在浪头里的一男一女,也随着覆水的退却消失不见。

天一亮,图三便按下了云头,将小青年抛在了阴暗地地方。他自己则是盘腿坐下,五心向天,迎着东方第一道紫气吸纳起天地精气来。

“妖怪啊!呃…”小青年一通怪叫着要翻身爬起来,便被图三虚空一指,又软软地坐了下来,惊恐无比地盯着他。

图三继续吸纳,直到紫气消散,旭日破云而出,他才收势恢复成正常的坐姿。小青年已经吓得面如土色,上下牙磕得格格响。

“不要吃我,不要吃我。”他两手胡乱挥舞着,眼睑发白。

图三轻笑起来,丢了一块小石头砸到他的脑袋上,小青年痛得哇哇乱叫,四处张望,却发现就算是近在半迟外来来往往哭泣嚎啕的人们,也没有往他们这边张望一眼。

“东望莫惊,这是我的结界之中!我不是妖怪,是仙,我是仓颉。文字之仙。”图三缓缓道。

“什么?你便是那个传说中造万字,以字降妖龙,护佑一方水土的文仙仓颉!”东望震惊地伸出了舌头,“怎么可能?你不就是我们镇上…啊,对了,我爷爷说他小时候见过一个跛脚的小老头会腾云驾雾,回去讲给我爷爷的爹听时,爷爷被狠狠的胖揍了一顿……你竟然还真的是神仙!”

“我是仙,不是神。”图三一本正经地纠正道。

“神和仙有什么不同么?人人不都这样叫的嘛。”东望奇怪地嘟囔道。

“神,有天人之福没天人之报,有先天之神,后天之神之分;仙,有鬼仙,人仙,飞仙,散仙,地仙,天仙,大罗金仙之分,由低到高。后天之神是死后转生,仙是修长生者。先天之神则是天生天养的。”图三洋洋洒洒地解释道。

“那我能修仙么?“

凡人欲修仙,谈何容易!图三径直摇头。

修真千难万险,看似简单的三步,却是难于登天!许多人终其一生,也难以走完第一步的前几个境界,能达到婴变、问鼎之境界者,少之又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