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天纹帝君

更新时间:2021-04-17 17:59:54

天纹帝君 连载中

天纹帝君

来源:落初 作者:我是钢筋工 分类:玄幻 主角:贺惊云晋皇 人气:

《天纹帝君》是我是钢筋工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天纹帝君》精彩章节节选:三万年前,晋皇与魔帝一战失踪,韩、赵、魏三家分晋,并杀晋皇之子,那个时代的第一绝世天才就此殒命黄泉。三万年后,晋皇之子贺惊云涅槃重生,回首望,早已物是人非!当年瓜分晋国的三族家臣已然势大,和秦、楚、燕、齐并称七雄。天子失踪、诸侯势大、楚国僭越、周室蒙尘。天后独力难支、天女三生三死只是为了摆脱传说中的天道轮回。贺惊云拔剑而起,且看他如何携两世之姿容,追逐先贤遗志,一剑划破苍穹!一生一世一道纹,纹天纹地纹我身!这个世界,去魔法、弃斗气、不修仙灵。惟一道神纹,亘古至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亚很委婉的将城主府的决定告诉他:贺惊云被城主府的人赶走了,从今天开始,他便不能再居住于此了。

“这是城主大人的决定?”贺惊云问道。

“额,可能是吧,城主大人或许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秦亚赶紧出来帮忙城主府圆和。

贺惊云摇摇头,道:“他能有什么苦衷?城主府是国家所建,乃是大宋国大辟天下寒士之所,我会按期给他们纹象石,为什么不可以居住?”

秦亚苦苦一笑,说道:“话虽然是这么说,可实际上还不是县官不如现管,你不如就此离去吧,犯不着再得罪一个木连天。”

木连天是纹师境后期的强者,贺惊云自然是不想得罪他。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好吧,老子也不是没有地方可去!

贺惊云拍拍屁股,也不客气,从地上拿起那一袋纹象石,从容的打开了门,大步朝城主府门外走去。

既然别人不收留,我又岂是那种渴望施舍之人!

风餐露宿而已,无所谓了。

贺惊云也不会将这一件小事放在心上,独自一个人从城主府出来,稍微一思索,朝自己租的那个破烂小院子中走去。

不一会,秦亚从后面追了上来。

贺惊云问道:“你跟着我干嘛?”

“废话,我说过了要跟你混,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老大!”秦亚看着贺惊云,微微的露出了笑意。

别人或许会以为他很傻,但是只有他自己明白贺惊云的潜力有多大!

菊花纹,十天不到连续突破,现在已经突破到了生纹境五层,那得是何等的天才才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秦亚相信自己的眼光,再说了,俗话有云: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很多有钱的大家族,哪怕花很大的价钱也不一定能够买来强者的青睐,但如果他秦亚真的赌对了,就等于说用很少的代价提前投资了一个超级强者,哪轻哪重他衡量的很清楚!

就算万一他看走了眼,又能有什么关系,无非是在贺惊云身上多浪费一段时间而已。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贺惊云拍了拍秦亚的肩膀,说道:“选择帮助我,你也不会后悔的。”

现在的贺惊云,也非常需要秦亚的帮助,凭秦亚一身纹徒镜初期的修为,便可以让许多想要打他注意的低阶修士望而却步。

贺惊云慢慢悠悠的从城主府中出来,外面顿时有很多人同时看向他。

大夏城颇为繁华,街上的人很多,而且这几天他造成的轰动又极大,所以很多人都认识他。

“嘿,看到了吗?那是贺惊云!”

“是啊,就是那个菊花纹,十天修到生纹境五层的菊花纹!”

“是的,厉害吧!”

也有很多人跑到贺惊云面前善意的打招呼,贺惊云微笑着一一回过,并没有因为自己取得的那么一点点成绩就目中无人。

无论前生今世,他都是一名翩翩君子。

“师傅!”

人群中突然窜出来一个小屁孩,跑到贺惊云面前就跪下来朝他喊师傅。

贺惊云看了一眼,记起来了,这个小屁孩就是前几天和他一块在天道广场上开纹,和他一样开出来个菊花纹。

将那小屁孩拉起来,贺惊云说道:“你别拜我师傅,有些事,我也教不了你!”

“你就教教他吧!”旁边的一个中年妇女看着自己的孩子,朝贺惊云行礼说道。

“不是我不想教他,而是我现在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你看,我刚刚被城主府赶了出来,很可能今天晚上就被贺家的人取了Xing命!”贺惊云摊了摊手,他说的都是实情。

“这。。”中年妇女犹豫了一下。

“你如果还让他拜我为师跟着我,很可能今天晚上就会和我一样死于非命!”贺惊云盯着妇女看了两秒钟。

妇女思索一会终于摇摇头,说道:“那还是算了吧,小宝能够活着,才是最好!”

贺惊云不会怪他们没有进取之心,他只是轻轻的抬起脚,继续往前走。

身后,跟着意志坚定的秦亚。

到了自己的小破屋,指着里面说道:“这就是我住的地方,不过现在咱们有钱了,在大夏城换个大点的地方居住也是可以的!”

“这些都是小事!”秦亚表示自己不在乎。

贺惊云看着秦亚一会,说道:“对了,我有个问题问你,你到底是什么命纹,我从来没见你亮出来过!”

秦亚被他问到了命纹,顿时苦苦一笑,再次便了个秘,说道:“别问了,我的命纹虽然没有你那么奇葩,可是也没啥用,反正我问过所有人,没有人见过这种奇特的命纹。”

“说不准我就见过!”听秦亚这么说,贺惊云突然对秦亚的命纹有一种期待。

“好吧,既然老大你想看,我也不怕羞!”

秦亚话音一落,眉间亮起。

虽然纹徒镜的修士可以随时将命纹显露在外,但是没有那个修士会整天让命纹露出来,一般情况下都会特意隐匿。

贺惊云往他眉间一看,吃了一惊。

“没吓着你吧?”秦亚苦苦一笑。

贺惊云摇摇头,喃喃自语,说道:“难道没有人告诉你开出的命纹很高级吗?”

“我知道很高级,然而我却找不到相关的功法。”秦亚一脸的无奈。

“那你是怎么修到纹徒镜二层的?”贺惊云疑惑的问道。

“随便找个功法修炼,不行就换,换了修,修了换,换着换着就到纹徒境二层了!”

“噗!”

贺惊云看到秦亚那么认真的模样,忍不住一口水喷出来,说道:“世人都以为我菊花纹奇葩,其实我发现你才是个变台!”

“好吧,既然你碰到了我,我就随便指点你两下吧!”贺惊云像是老师傅一样端端正正的坐在堂中破旧的太师椅上,对秦亚说道:“你这是旗纹。”

“我当然知道是旗纹!”秦亚一副你这不是废话吗的表情。

“那你可知道,旗纹不在五行之中,不修五行之法!”贺惊云问道。

“啊。。。”秦亚一呆:“不在五行之中,不修五行之法?”

“恩,我现在传你一套专门修炼旗纹的功法和战技,若能修到大成,毁天灭地不在话下!”即便是前世,贺惊云也没有见过真正的旗纹,只是他知道自己父皇旗下的第一大将智伯子就是旗纹,而且他还知道旗纹逆天之处。

“稍等!”秦亚突然站起来,严肃的说道:“有人来了!”

小院的外面有一丝元气波动,不用秦亚提醒,贺惊云也知道外面有人来了。

一名面色冷酷脸色苍白的少年,走进了贺惊云的小院。

随着这名少年的进入,整个小院中都仿似下了霜一样,有了一丝淡淡的寒意。

“贺惊城!”

贺惊云走到小院中,第一眼看到那少年的时候,就认出了他。

贺家的嫡系子孙中,贺惊云这一辈只要名字中有个“惊”字的,都非一般人物,他们要么出身高贵,比如贺惊云,他是家主之子;要么天资惊人,比如眼前的这个贺惊城,六岁开出了霜纹,现在已经是纹徒镜中期的修为了。

常言道水火无下纹,霜纹是水属Xing的分支,练到大成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惊云,好久不见了!”贺惊城看着贺惊云,颔首致意,但是两眼始终看向天空,甚至也不把面前纹徒镜初期的秦亚放在眼中。

“我来找你,只为了一件事!”贺惊城上前一步,他眉间霜纹闪烁,脚下的大地以他落地处的脚掌为中心,然后一层白色的冰霜四处延绵。

三个呼吸不到的时间,整个小院中的物事全部布满了一层寒霜。

纹徒镜的修士比之生纹境,强大太多太多。

“你要干什么?”秦亚第一时间上前,阻拦在了贺惊云身前保护。

“放肆,自不量力!”贺惊城手掌轻轻往前一伸,看似极慢,可是等秦亚看到他手掌过来的时候,已经反应不及了。

“砰!”霜凌飞溅,秦亚直接被他一掌击飞,落在了十米之外,整个身子都被冻得颤抖,牙齿中发着咯咯的声音。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谁让他开出了一个奇葩的旗纹,到现在都无法修炼战技。修为再高,也只是摆设。

“老大快走,他好厉害!”秦亚倒地,还不忘提醒贺惊云。

“身上有什么秘密或者宝贝,交出来我饶你不死!”贺惊城再次向前一步,距离贺惊云也仅仅只有三步不到。

“贺成派你来的?”贺惊云虽然身上被寒霜沾染,却依旧从容淡定的问道。

“你觉得他有这个能力?”贺惊城是家族精英,又岂是贺成那种人能够指使的?

“呵呵,我知道了,是你的那个主子指使你来的吧?”贺惊云知道是谁了。

凭借贺惊城一个在贺家无权无势的家伙,虽然比自己厉害很多,但也不至于说敢为所欲为到这种程度。

“你气势再凶,也不过是他人的一条狗而已!”贺惊云眼中精光闪现,左右两手同时亮出明亮的菊镰刀,“想要我的宝贝,你至少要掉一层皮!”

“是你自己找死,不怪我!”贺惊城眼睛中闪过一丝凶光,突然运气。

然后,只见他身子周围霜凌漂浮飞转,形成一道肉眼可见的夹杂着冰凌的强风,抬手朝贺惊云打了过来。

这是贺惊城的成名绝技“霜凌风”。

“大胆!住手!”

突然,一道强力的声音从小院的门外传来。

人未至声先至,然后天空中突然落下一段碧绿的细竹,旋转着飞到贺惊城的霜凌风处,仅仅一下就将他的战技打散。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