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弑魔天逆

更新时间:2021-09-11 12:17:56

弑魔天逆 已完结

弑魔天逆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物雨 分类:玄幻 主角:盛轩玄力 人气:

《弑魔天逆》是物雨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弑魔天逆》精彩章节节选:每五百年,魔界幽冥再现,统领凶恶魔军来袭,整个世界风起云涌,而无数惊天动地的英雄都将会在这个时刻诞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盛南峰听风脸色一变,几步闪身站在盛凌轩的身边,惊讶的长大了嘴,道:“怎么……怎么可能……”伸手搭在了盛凌轩的肩膀上道:“轩儿,我似乎明白一些什么了!”

“我也明白了!”盛凌轩向前走了几步,低头看着已经发黑,却没有没有消散,而且还立在地上的七具尸体,很显然,七具尸体身边有七把刀剑,其中父母的弑魔剑和斩神剑立在他们身边,只是好像有些不对劲,但是……长老七剑中少了一把月翎剑,同样也少了一个人!

“不可能……六妹绝对做不出这事情来!”

盛凌轩摇了摇头道:“大叔,肯定不是六姨;而家族一直都主张人、妖和谐相处,从不杀妖,肯定不会是妖精,他们一定是被人给害了,怪不得八年前的夜晚,有近万魔族奇袭听风阁,近万魔族,灵魅岛魔族大军加起来也不过三万,魔族余孽竟然会有近万,神圣联盟能没有发现?”

“已经很明显了,他们在被魔力攻击之前,已经死了,魔力需要沿着血液才能传遍全身,而他们虽然已经变黑,但魔力却只是在表面,并没有散开全身,不然肯定会散成灰烬,但人类中有谁能有这么大的能耐,号召近万魔族灭我听风阁?而且大陆中又有谁能是阁主对手?”

盛凌轩走到七人面前,先站在了父亲面前,也不像当初那样抬头才能看到父亲的脸,直视这父亲双眼,目光中闪过一丝冷气,张嘴舔了舔嘴角,拳头捏的咯咯作响,黑色外皮掩饰不住他脸上原有的悲伤和气愤。

伸手从父亲双眼捋过,道:“孩儿不孝,让父亲受累了!”双手一挥;一手一个,将父母的尸体扛了起来道:“大叔,叔叔阿姨们就交给你了,我要安葬父母,守孝百天!”抱起父母,连弑魔剑和斩神剑都没多看一眼,走到后山望月崖,放下父母,双手注入玄力就开始挖!

就算是有玄力施加,但盛凌轩挖的也是岩石,双手已经染满鲜血,但却坚持挖出一个墓坑,将父母尸体平放其中,也许是皮肤已经被魔力所侵,尸体并没有腐烂,但也充分证明了一件事情,在被魔力攻击之前,他们就已经死了。

用玄力将一块块碎石打成粉末,一层层的铺在父母身上,最后用玄力削出一块块石板扑在了墓堆上,而后一笑,道:“爸爸妈妈,好好睡吧!”眼睛湿润了,回头看着盛南峰面前已经见多了五个墓堆,而前面都插着他们那独一无二的剑,这些剑,盛凌轩从小就听说了,那都是长老们自己在阁里剑冢用材料;一点点注入玄力打造,而父母的剑是家族不知道在多少年之前,由一名大炼金师打造的对剑,陪着家族斩杀无数魔族,一代代传递下来。

“大叔,这盛峰剑,恐怕是不能物归原主了!”盛凌轩笑笑,从背后抽出盛峰断剑,在父母坟前对地插了下去,随后跃起,双脚踩在剑托上,剑身入地足有半尺。

“轩儿,八年了,大叔居然让阁主和夫人……”听着盛南峰的口气,盛凌轩摇起了头,“咚…”的一声跪在了父母坟前,一句话也没有说,他从小就知道,猎魔师的武器就是他一生的象征,但他家族却不是,家族的剑是代代相传,象征的一个家族的一切,所以他不能把父母的剑像是其他猎魔师一样插在坟前做碑,而盛林轩也要用这象征家族的剑,为家族报仇,斩杀幽冥带着家族崛起。

“轩儿……”盛南峰站在盛凌轩身后,无奈额叹息着,已经三个月了,盛凌轩一动不动的跪在墓前,一句话也不说,玄力虽然能维持人类生存能量,但这也太让一个孩子遭罪了,可却也无能为力。

“大叔,还有十天,我要带着家族的剑,为大家报仇!”盛凌轩说了一句话,没有任何语气,就像是一个开口的尸体一样,他用三个月的时间想了一个问题,家族为什么会被人类所害,但现在都还没有想清楚。

“轩儿,吃点东西吧,你这样,身体会吃不消的!”听到盛凌轩说话,盛南峰心中也松了口气,但也就只有这么一句,盛凌峰又回到了原来的状态,却听哈哈的大笑声从身后想了起来,接着就是一句讥讽的叫喊:“小子,你要是打算跪死在这,我只能踢阁主感到羞愧。”

盛凌峰连头都没回,脸上依旧是什么表情都没有,而盛南峰却呆在了原地,回头道:“阿靖,是你吗?”

“哈哈!听风阁都没了,哪还有什么阿靖!小子,要是不想死的早,赶紧夹着尾巴躲回你的山洞去,省的出来给听风阁丢脸!”

“你给我闭嘴!”盛凌峰喊了一句,却还是没有动,还有十天,他不想因为任何事情打扰自己的,但突然感觉后胸一痛,整个人瞬间向前扑飞了出去,还好崖边修饰石柱拦着,不然就掉下去了!

“嘿,小子,让我闭嘴,你明显还没有这个资格!怎么着,被我打断了要从新跪起?在跪上三个月?哈哈,你现在连一个跪在阁主面前的资格都没有!不信你试试!”

“阿靖,他还是只是一个孩子?”盛南峰闪身抱起了盛凌峰,回头对白衣少年喊着,他清楚阿靖想做什么,但这样对一个十五岁的孩子来说,太残忍了!

“孩子?魔族可不会管你是不是孩子,害死你们全家的凶手,才不会管你是不是孩子,外面的世界才不会管你是不是一个孩子,孩子!哈哈!不想死就站起来,拿着你们家世世代代猎魔的剑,像个男人,像个听风阁后裔!”

盛凌峰挣脱开来,回头冷冷的看着白衣少年,道:“你记者,这一脚,总有一天,我听风盛轩会还给你!”盛凌轩报出了原名,眼中冷光肆意,抬头冷笑了起来,从白衣少年的身边擦声而过,冷声道:“记住了,总有一天!”直径的走了过去。

“阿靖,我知道是你,也只有可能是你了!轩儿只是孩子,你真要用你的方式这样对他?”

“我曾经也是一个孩子……你知道的!”阿靖对盛南峰冷笑道:“你的伤……还是在山下休养生息吧,以后的事,就交给他了,他要是不行,我第一个灭了他,省的让别人拿去立功了。”

“你有什么线索没有?八年后我才知道事情的真相。”盛南峰挥了挥手,笑道:“三十年没见,你的修为已经到这般地步了,阁主要是在,也许能和你切磋切磋。没想到三十年前你的离去,反倒救了你!”

“我真想死在八年前那个夜晚,至于线索,我只找到了这个!”阿靖从左手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块金属碎片,交给了盛南峰道:“剩下的路,他自己走吧,但是背起了弑魔、斩神,他出门就得死!”

“所以,所以你就在两把剑上做了手脚,不是吗?我还以为我看错了呢!”

“哈!”阿靖大笑一声,道:“剩下的路,他自己走吧!至于能不能活着见到幽冥,就看他自己本事了!”几个闪身,白色身影已经消失了在山中丛林,而盛南峰摇头间长湖口气,道:“阿靖,轩儿就交给你了!我也是时候了!”盛南峰扭头看着自己右肩,淡淡的笑了起来。

抹血开封,盛凌轩跪在对剑之前,双手握住了弑魔剑和斩神剑刃,从下至上,鲜血顺着剑刃流淌下来,染红了整个剑刃。随后对剑刃上闪出了蓝色和红色的光芒,瞬间即逝,漏出原本玄铁明晶的光泽。

盛凌轩感到奇怪,这种奇怪在他第一次看到对剑之时就已经有了,这对剑剑柄本是一蓝一红,此时却完全成了黑色剑柄,而柄端的红蓝晶石也已经失去了光泽,显出一片灰黑,似乎是被封住了一样!盛凌峰带血的双手握住了剑柄,双手向上,将两柄剑提了上来。

“轩儿,你说了还有十天……”盛凌峰挥手,回头道:“大叔,我想回山洞!”盛凌峰向前跑了几步,起身一跃,从崖上直接跳了下去,这十天,他已经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可是越到半空中就后悔了,两步踩着岩石有向上跳了起来。

看到一脸疑惑的盛南峰,盛凌轩抬手玩弄起刘海来,笑道:“大叔啊,突然发现要想熟练这对剑,在什么地方都可以。”

一看这样子,盛南峰就知道这孩子一定是有别的事情;摇头笑道:“你呀!是不是想做两个剑鞘,但是下面可没有什么材料,而这里虽然已经成了废墟,找到材料还是可以的?”

“呀,这都被你发现了,没有刀鞘,我怎么带这两柄剑啊!再说了大叔,我之前练得玄术都是用盛峰剑,那可是一柄阔剑,而这两柄都是佩剑啊!家族也能找到一些材料,给对剑弄个剑鞘,好让我背着。”

“我说轩儿,你见过这样的佩剑?弑魔、斩神对剑;剑长二尺七寸,宽两寸,厚六分,双刃,剑锋为圆,属于单手剑中的轻剑,不过这个轻可不是指他的重量,不过现在也就只有你能拿起这两柄剑了,再说大叔的盛峰剑可不是阔剑,是巨剑啊!”

“哎呀,你知道我不太懂,反正这两柄剑加起来也没有你那半柄剑重,而就算是单手剑,我也要两个一起使用吧!”

“那是当然了,再说用两柄剑有什么奇怪的,你难道忘了,史上可是用同事用六把剑的猎魔师,而且六把剑都是不同的剑!你这才哪跟哪啊!不管用什么剑,都离不开刺挑斩砍,而至于玄术招式,听风阁从来就没有招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