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空谷雪寂

更新时间:2020-03-25 04:40:07

空谷雪寂 连载中

空谷雪寂

来源:落初 作者:白亦青byq 分类:玄幻 主角:阿娘明白 人气:

主角是阿娘明白的小说《空谷雪寂》此文是白亦青byq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从小长在与世隔绝的雪谷,四季皆冬,隔绝了乱世的计谋与杀伐。十三岁那年,她人生中第一次见到了一个男子,一袭绿衣,在白茫茫的世界中,遗世而独立。两年后,她的身边又出现了他,他眉眼弯弯,温暖仿若春风,却不曾想,无尽温柔缱绻的背后,却是惊天致死的一场阴谋。而昔日那个雪谷中初遇的男子,却成了高高在上的西生苑苑主,而她,却成了千年前他遗落人界的妹妹~万年的因果,百年的纠缠当所爱皆成虚妄,你是否依旧会爱?【引子第一人称,正文第三人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雪谷中春意盎然的菜园里,玹之樱蹲在地上,双手托着腮,若有所思地瞧着橘子树。

昨天,她急匆匆地回去,将菜篮子交给悠茉后,连忙上楼拿了一包绿豆糕,悄悄地溜出屋子奔往菜园。

在风雪中,她因走得太快而摔了一跤,紧紧抓在手里的一包绿豆糕也瞬间被甩出去,一块块骨碌碌地滚到雪地里。

玹之樱慌乱地赶紧爬起来,顾不得满身的雪而去捡拾雪地上那一块块已经潮湿的绿豆糕,用自己的白狐狸裘皮披风小心兜住,继续匆忙而又小心翼翼地向雪谷跑去。

她很懊恼自己的不小心,心里又自责答应给橘子树的绿豆糕不能承诺,还担心他会责怪她的毛手毛脚。

来到菜园后,她看见只剩下一棵孤零零的橘子树,和一片同样孤零零的蔬菜。

玹之樱四处张望寻找着,但再也寻不到那抹绿色的身影。

她的心突然空了一下,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不舍。虽然怕他责怪自己毛手毛脚的忧虑全然散去,但是突然得到什么又快速失去的失落让她小小的心里有着很大的沮丧。

玹之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她明明只是第一次看见他化成了人形,但对于这个陌生人,她的内心却有着无比熟悉的感觉。

他只不过又变成了这十三年来习惯的样子陪在自己身边,不要太担心,只要自己不说出他的秘密,他一定能好好地活着,玹之樱在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

她想起了橘子树跟她说过他能听见她讲话,于是她走近橘子树,满怀爱怜地摸着橘子树的枝干,坚定地说道:“橘子树,你放心吧!我一定不告诉别人你的秘密,你要努力修习,提升灵力,要赶快再次化成人形,这样,我就可以再次见到你了!而且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

她站着,蹲着,坐着,又在橘子树旁说了很多很多十三岁少女的心事。

以后两年的每个日子里,她都来跟橘子树说话,她认为橘子树是个很好的倾听者,他不会骂她,不会怪她,很多无法对阿娘,悠茉说的话都可以对他说,虽然他不能说话,但她觉得也许这就是他能使自己告诉他很多心里秘密的原因之一。

……

雪花仍然在无声地飘落着,飞舞着,抖动着,一日复一日,一年复一年,时间唯一告诉整个雪谷它来过又流逝的,便只是那棵橘子树上又增加的两条飞舞在青春与白冬交界处的红丝带了。

两年的时光,就这样,来了,又走了。

她已经十五岁了。

两年的时光里,雪谷大多都没变,雪谷日日复年年的景色没变,悠茉也没变,从玹之樱未出生到十五岁,岁月不曾在悠茉身上留下一丝流过的痕迹,变得只是玹之樱和她的阿娘。

玹之樱长高了不少,只是还是很瘦,显得有些营养不良,雪谷终年的阳光微弱柔和,少了强烈阳光照射,因此她虽然瘦,但是很白。

玹之樱在一点一点长大,但是她的阿娘却是一点一点临近死亡。

一年前,她的阿娘病重地已经再也不能下床了,终日里只是躺着,虽然阿娘病得那么厉害,疾病折磨得她连睡着都是紧蹙着眉头,但是她的阿娘生性乐观得很,终日里坐在床头上望着窗外,或者跟悠茉玹之樱说着话,温和地笑着。

“阿樱!你过来!”玹之樱的阿娘望着趴在桌子上细细描摹画像的玹之樱,无力地喊着她。

玹之樱立马站起来,大步快速地走到她阿娘面前,坐在阿娘的床沿上,疑惑而又心疼地注视着她。

阿娘苍白的脸上绽开一个柔和的微笑,她早已失去了视力,但还是努力睁着已经失去光明的眼睛,紧紧盯着凭着自己的感觉玹之樱所在的方向,柔声问道:“阿樱!你现在还想离开雪谷吗?”

玹之樱听得她如此问,一瞬间有些呆愣,她从未想过阿娘会问这样一个问题。

在她十岁以前的记忆里,阿娘都是极力反对她离开雪谷的想法,虽然自从阿娘生病后便很少提及外面的世界,但她还是觉得阿娘还是不愿意让她离开雪谷的。

况且,阿娘突如其来的大病,使她每天都在担心阿娘如同书上所言的死去,不安全感和患失的心情早已让她自己小时候那种坚决想逃离雪谷的心慢慢淡化了。

“我也不知道,我想出去看看,但我也不想离开你!”

阿娘温和地笑着:“你终究是要离开的,娘也会离开你的,所以,等到娘死了,你便与悠茉一起离开雪谷吧!”

玹之樱的心里突然涌出一阵锥心的刺痛,她没有见过人的死亡,她也无法想象在她单纯又单调的世界里仅仅只有两个人却又失去一个是什么感受,她不知道,她也无法承受。

玹之樱哽咽着:“阿娘,你能不能别离开我?”

阿娘苦笑着:“阿樱!你已经长大了!虽然娘想让你在雪谷中安然活着,但娘也不想让你终生活得那般无趣,你素来向往自由,喜欢热闹,娘是知道的!”

柔和的光线洒在阿娘同样柔和的脸上,虽然眼角有了不少岁月留下的皱纹,但她依然如年轻时那般美丽。

“倘若以后遇见心仪的男子,就大胆去爱,不管艰难与否,莫留遗憾才是最重要的。”

……

屋外的雪轻轻地飘落着,无声无息,无言的悲伤在空中升腾弥漫蔓延……

玹之樱趴在阿娘早已变凉的身体上哭得撕心裂肺,声嘶力竭,悠茉无声地流着泪……

三个月,玹之樱整日里恍恍惚惚,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不想做。

她十五年来从来没有尝试过热闹,但从阿娘那里知道了热闹,她从未尝受过人情冰冷,只因她的阿娘给了她无尽的温暖,从来没有尝受过失去最珍贵的是什么感受,但是,当阿娘永远闭上眼睛的时候,她瞬间觉得,十五年来所了解的热闹,所得到的温暖,所珍贵的一个人,就那样,永远地离开了她……

玹之樱来到菜园里,静静地凝望着橘子树,她又想到了那日大雪纷飞中,遗世而独立的一抹绿色,以及春意盎然的菜园里,他温柔地给她披上披风,系上一只飞翔于心底的蝴蝶。

玹之樱摸着橘子树干,眼泪簌簌落下。

夜晚的雪谷,漆黑的夜空里,四周更加一片静谧,比起白日更添了几分幽冷。

菜园里有着皎洁的月光,透明结界的上空里又亮着一盏又一盏的亮光,整个菜园里温暖又明亮。

玹之樱背靠橘子树坐在地上,她做了一个梦,那个梦里出现的不是三个月来日日所梦见又极其思念的阿娘,而是那个她在这个世上所见的第一个男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